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辞官归来
    可巧合的是,父亲这边刚一走,南安国驻扎在边境上的军队,就有些蠢蠢欲动。

    如此看来,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何况,父亲请辞之事,除了少数几个能够信得过的人之外,其他人一定是不得而知。

    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情,猫儿刚走,老鼠就要出洞去偷主人家的粮食。

    除非,对方早就猜到,大晋的军事将领,会有大的调动。

    不然他们又怎么会,正好选在这个时候,对大晋的军队,做出挑衅的举动来呢?

    看来,哥哥被冤枉的事情,比她想象之中,还要复杂些。

    不经意间低头,正为这种意料之外的事情而困扰的林梦雅,忽然间,看到了墨言,那张可爱的睡脸。

    小家伙比一般的婴儿要省事不少,哼哼一声就是饿了,再哼哼就是拉了。

    睡觉也好,吃奶也好,都十分的自觉。平常也是笑眯眯的,被谁抱着会给人家一个带着奶香味口水印,十分的招人喜欢。

    所以哪怕是刚刚换了个环境,小家伙也是立刻,就收拢了不少姐姐阿姨粉的心。

    此时,胖嘟嘟的小家伙就睡在她的怀中,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小嘴还在嘟囔着,似乎是在要吃的东西。

    圆滚滚的小身子,柔软温热。抱在怀里,比娃娃还可爱。

    如果她体内的毒能完全解开的话,希望,自己也能生一个,像是墨言这样,可爱的孩子。

    小心翼翼的抱着墨言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林梦雅才刚刚安置好了墨言,就张罗着给父亲接风的大事小情。

    这一次父亲回京,在家里可不仅仅是住个几天就走。也许,是要永远在家里修养的。

    再加上有林梦舞的存在,府内要操心的事情不少,红玉她们虽然能干,可大事上,还是需要她来拿主意的。

    “大小姐,既然老爷回来了,那二小姐那边——”

    这几天,林梦舞几乎是每天都要咆哮一阵子,如果不是林梦雅没给她吃饱饭,怕是现在,连柴房都会被拆干净了。

    而且,不管怎么说,林梦舞都是林家的二小姐,老这么关着她,自然不是长久之计。

    正在看账簿的林梦雅,微微挑起了眉头,视线,落在了那个回禀的下人身上。

    圈了林梦舞这么几日,大概,也是把人饿得半死不活的了吧。

    既然如此,把人放出来也好。

    “安排她住之前的院子就好,记得这几天,多给她吃一些当归枸杞阿胶之类的补品。大鱼大肉什么的就免了,青菜萝卜倒是可以管饱。”

    既然有林梦雅发话,那下人也就有了办事的依凭。

    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以后,收拾一新的林梦雅,带着手下人,也站在门口,翘首企盼着父亲的到来。

    虽然父女俩个每个月都会通信,可毕竟已经许久未曾见过面了。林梦雅的心中,还是有些激动的。

    只是,她在别人的面前,不太善于表露自己的感情。

    不远处,一身甲胄的父亲,骑着神骏的黑马,沉稳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女儿见过父亲,父亲一路辛苦了。”

    即便是心中再激动,可林梦雅依旧克制住了自己。

    几个月的时间,虽不算短,却也不长。

    可父亲的脸上,却似乎,又增添了几条皱纹。

    在看到她以后,那舒缓了的表情,让他不再是战场上杀伐决断的大将军,不过,只是一个看到了心爱女儿的父亲罢了。

    “嗯,都进去吧。”

    翻身下马,林牧之依旧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战事上再难,也会有法可解。

    可眼下林家的危机,即便是他,也觉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一家子浩浩荡荡的回到了府中,林梦雅敏锐的直觉,让她感觉到了外面,越来越多的刺眼视线。

    现在的林家,毫不夸张的说,方圆三里,都布满了各方势力的探子。

    只是,以她对林家的了解,应该,不至于会有如此夸张的阵容吧?

    心中打了个结,可林梦雅并未放在心上。毕竟,父亲已经回家,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还是正事要紧一些。

    回到家中,林牧之自然是要先去亡妻的灵位前上香。

    林梦雅默默的在正厅里面等候,这阵子发生了不少的事情,父亲,应该有好多话,想要对母亲说的吧。

    遣散了所有的人,林梦雅只留下自己的贴身丫环,等了约有一个小时,换了一身便服的父亲,才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起身,刚想要行礼。可父亲却摆了摆手,低声说道:

    “坐吧,家里的事情,我都听你派来的人说了。这几天,难为你一个人苦苦支撑了。”

    林牧之坐在上位,那双锐利而精明的眼睛里,此刻,却是溢满了对女儿的心疼。

    只是他又是个感情不喜欢外露的人,那几句话,包含了太多太多,不能说出口的话语。

    林梦雅摇了摇头,她当然知道,父亲最担心的人,不是哥哥,而是自己。

    乖巧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林梦雅却是同样担忧的,看向了父亲。

    “哥哥的事情,我虽然在尽力周旋。但牵扯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父亲不回来的话,怕我也是有心无力。”

    这几天她也没有闲着,她深知绝对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到别人的身上。

    所以,除了密切注视苟安他们的一举一动之外,凡是能动用的资源,都被她动用了个遍。

    只是这一次,除了萧家肯鼎力相助之外,就连岳家,此刻都是回避的态度。

    更别提其他人了,现在的林家,一落千丈,早已经不是当初人人都争抢的香饽饽了。

    “唉...没想到,圣上如此无情。也罢,我戎马半生,亏钱你们兄妹的,也着实不少。这一次,咱们林家上下一心,度过这次难关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她深知父亲不是一个容易灰心丧气之人。

    如今连父亲也这样,怕是在宫里,受了什么刺激了吧。

    “父亲不必过于担心,皇上这次虽然拿咱们林家开刀,但我相信,倒霉的,也许不止咱们一家。林家多年以来,效忠圣上,也都是被大家看在眼中的。我想皇上,应该不至于对咱们赶尽杀绝。只是这一时的困境,还望父亲,不要如此灰心。”

    父亲欲言又止的看了她一眼,最终,心中的话,只化成了一声叹息。

    林梦雅低垂着眼睛,其实,她本来害怕父亲会不死心,这样的话,整个林家就被动了。

    也不知道皇上这是作的什么大死,居然让一个跟他并肩作战过的忠臣如此伤心,看来,她真是半点都不用操心了。

    “话是这样说,可如今你跟笙儿的处境不妙啊。唉,你母亲临终前曾经嘱咐过我,让我送你们俩个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是我枉顾了她的嘱托,才让你们会遭遇这种不幸。都怪我,怪我啊!”

    看着父亲陷入了自我愧疚之中,林梦雅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现在看来,母亲的确是一个有着高瞻远瞩之人。

    只是她跟兄长,早就已经卷入了这一场腥风血雨之中,哪里,还能由得他们自己呢?

    “爹爹不必自责,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女儿现下有一件事,还得爹您拿主意才是呢。”

    林梦雅亲手,端了一杯热茶,送到了父亲的面前。

    等到父亲稍稍安定了自己的情绪后,这才斟酌开口。

    “如今,我跟哥哥都是琐事缠身,如今爹爹回来了,咱们家,也该振奋精神才行。女儿是觉得,虽然二妹的母亲不成事,可梦舞,毕竟是咱们林家的骨血。所以我想,不若趁着爹爹在家的这段时间,给二妹择一房乘龙快婿可好?这一来,是抚慰二妹与其生母生离之苦。二来,也是不要让大家落了话柄,说咱们林家,迁怒了二妹,父亲看,此事可好?”

    一提起林梦舞,父亲的眉头,就挤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如今虽然休书还未送达,但是在父亲的心中,上官晴早就已经不再是林家的人了。

    他们之间,连最后的一点表面上的夫妻情分都断送了。

    所以,对于林梦舞,本就不甚疼爱的父亲,自然,会愈发的厌恶。

    只是林梦雅心中,始终有些疑问。

    自打她懂事以来,父亲极少跟晴夫人一同休息过,听晴夫人房里伺候的丫环说过,即便是俩个人宿在一个屋子里,也都是分房睡的。

    父亲既然厌恶上官晴至此,那林梦舞的身份,岂不是,有些可疑了么?

    而且,父亲对她的态度,虽说比不上她跟哥哥,却也不应该是对待亲生女儿的冷淡。

    按照父亲的性格,即便是不喜欢她的母亲,也至少,会留一点父女之间的温情在的吧。

    何况父亲是出了名的仁义,对待那些互不相识的兵卒们,还尚且尊重爱护。

    所以,在这一点上,倒是让林梦雅,留有一个疑影。

    不过,她一个女孩家,又是晚辈的身份,这些事情,却是不能开口询问的。

    脑袋里转过千般念头,最终,还是需要父亲拍板定案。

    思考良久,林牧之终究,还是点头同意了这件事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