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七章 赐婚计划
    后面的话,林梦雅的声音,似乎能温柔的滴出水来。

    美目之中流转的款款深情,嗔怪的看着龙天昱,别样温柔的林梦雅,却奇迹一般的,渐渐的抚平了龙天昱心中,所有不安的情绪。

    深深的,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龙天昱的心头,却有些淡淡的感动。

    多谢,她能知道自己的心意,多谢,她能明白他的一切。

    让他不再一个人,肚子在黑暗中,焦灼的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所以,雅儿我不会——”

    一只纤白的手指头,却轻轻的堵住了他的唇。

    林梦雅眨巴眨巴眼睛,却是笑着歪头看他。

    “如果我说,我要你接受你父皇的这个决定呢?”

    一时间,龙天昱只觉得眼前,似乎是炸开了花一样,头晕目眩得,让他有些找不到边际。

    “雅...雅儿,你怎么了?不是气坏了吧?”

    龙天昱小小声的求证着,却看到她的脸上,露出了惯有的坏笑后,才猛然意识到,这丫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瞬间,心也安定了下来。松松的圈着她,听取这鬼丫头的意见。

    “你看,你父皇既然这么用心的帮你寻找合适的人选,那咱们,也不能不领情不是。明日,你就上奏你父皇,说你已经想通了,可以接纳一个新的正妃。但是,你要有一个条件。”

    林梦雅眼睛晶亮的看着龙天昱,哪里有半点吃醋的样子。

    分明,是把这次的圣旨,当成了能为自己谋取利益的手段。

    看来,他的王妃,还真是不简单。

    “你是,想让父皇答应无罪释放你兄长?”

    现在,龙天昱唯一能够想到的条件,也唯有如此。

    但是以父皇的心思,怕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达成的。

    林梦雅的聪明能干,他能看在眼里,父皇,又何尝没有见识过。

    所以,这一次林南笙被污蔑,少不了,也有父皇的暗中默许。为的,怕就是以此为把柄,能够牵制住林家,让林梦雅跟岳父,都乖乖听话。

    如今,若是他提出来的话,怕是父皇,更会利用林南笙,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不用我们说,只要你表现出那么一丝丝的抗拒,皇上,自会拿这件事情来压制你。我是想说,既然皇上执意要给你选一个王妃,那么,皇上必定是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而且,还会不止一个。我的意思是,第一次你是被迫的,那么第二次,你总不能再被强迫着娶一个媳妇了吧?”

    林梦雅看着龙天昱,话里的意思,可是再明显不过了。

    “你呀,真是坏透了!”

    刮了刮她高挺的小鼻子,龙天昱真是爱她爱到了心窝里。

    之前罢黜她的王妃之位,已然让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别扭无比。

    更别提现在,皇上又强势安排他的婚姻了。

    如果父皇不想真的失去他这个儿子,那么,这次的赐婚,必须要缓缓行之。

    否则,一旦他们父子失和,就会给皇后一党有可乘之机。

    父皇不傻,这其中的帐,他算的明白。

    “不好意思了,要你算计你的父皇。其实,我原本也不想这样子的。”

    躲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的心中,是真的对他,有些愧疚。

    自从她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似乎,总是会带给他无穷无尽的麻烦。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自带厄运光环,为何想要平安度日,就这么难。

    好日子没过几天,事情倒是空降了一堆。

    现在,又得逼着龙天昱,跟他父皇闹矛盾。

    她是觉得没所谓,可他们父子之间,毕竟是因为自己才——

    “夫妻本为一体,父皇没错,你又何错之有?”

    大手,挖出了正埋在他怀抱里唉声叹气的林梦雅,柔情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

    “唉,但愿咱们会一切顺利。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的缘故,最近,我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

    她的预感,总是该死的准确。

    只是,她树敌太多,自己,也未见得能想的起来,到底是哪一方面,会出现疏漏。

    又或许,只是她多心了而已吧。

    躲在龙天昱温暖儿坚实的怀抱中,起码,自己还有他在,不是么?

    缠绵,总会在清晨散开暧昧的气息。

    天不亮龙天昱就悄然离开了,林梦雅也在他身影消失的那一刻,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最近,她能够深眠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

    如果不是怕吵醒他,她也不会这么辛苦的装睡了。

    揉了揉有些疲惫的额头,林梦雅起身,推开了窗子。

    清晨微凉的风,让她也逐渐的精神了起来。

    “这么早就醒了,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

    清狐似乎从未改变过的身影,自一旁走出。

    林梦雅转头看着他,随后,给了对放一个无奈的苦笑。

    “我的身体,好像是又差了一些。”

    闻言,清狐的眉头深深皱起。

    抓过林梦雅的手腕,那微弱到几乎探测不到的脉搏,忽然让清狐,觉得一阵阵的心慌。

    “不能再拖下去了,咱们必须要立刻就去寻药。再这么下去,你会死的。”

    带着浓浓担忧之情的低喝声,却让林梦雅,觉得有些惭愧。

    总是让清狐这样担心着自己,还是她太过自私,只觉得这种压力,非得找一个人来帮自己承担才行。

    反手,紧握住了清狐,一双水眸,却是祈求的看着对方。

    “我知道,所以,替我保密好么?再过一个月,最多不超多三个月,等我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后,我们就动身,而且,而且...”

    “你还是舍不得离开他,是不是!”

    被清狐,一语道破了心中所想的林梦雅,瞬间,安静了下来。

    别过头,不想跟那双,似乎能够看透自己的眼睛对视。

    也许,清狐说的是对的。

    即便林家没有发生这种事情,为了继续留在龙天昱的身边,她也会一直,给自己找个不去的理由吧。

    “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不能下决心,那我就替你下。”

    这是第一次,清狐在林梦雅的面前,展露出他不容置疑的霸道。

    只是,林梦雅却无法反驳他。

    “好。”

    如同温顺小猫般的柔软,却让清狐的心里,只觉得一阵阵的难过。

    明知道她的心,都落在了龙天昱的身上,为何自己,还会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呢?

    昱亲王同意再娶正妃的消息,跟父亲已经回到京都的消息,同时传到了林梦雅的耳朵里。

    虽然龙天昱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待林梦雅,但是镇南侯府里的每个人都清楚,一旦王爷再娶了新王妃,那么自家主子的位置,可就有些尴尬了。

    而且,此时林家正逢多事之秋,王爷又另娶他人,也未免,有些太过绝情了吧。

    可没有林梦雅的授意,谁也不敢多事。

    持续的低气压,盘旋在整个镇南侯府之中。

    唯一没有受影响的,怕是只有风暴眼中心的那一位,哦,还有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豆丁。

    小孩子长得是真快,林梦雅惊喜的看着,正咧着嘴笑的小墨言。

    她日日都要亲自照看这个孩子,可没想到,还是在无意中,才发现他已经学会了站着。

    莲藕似的小胖腿,在床上努力的支撑起了身体。

    虽然还有些不稳当,但是小家伙却得意的很。

    像是学会了一项,了不起的技能似的。

    “小乖乖你简直是太棒了!”

    林梦雅一把把孩子抱起来,亲亲抱抱个没完。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常把孩子养在身边的缘故,就连田氏都说,这孩子,跟她小时候有几分相像呢。

    想来,也是因为这孩子白白胖胖的,又长得眉清目秀的缘故吧。

    “大小姐,老爷的副将已经到门外了。”

    正在林梦雅逗弄墨言的当口,府里的管家,已经急急忙忙的来回话了。

    “快请进来,我在父亲的书房见他。”

    本想把墨言交给乳娘,可小家伙却小嘴一瞥,小手抓住了她的衣襟,委委屈屈的不肯撒手。

    林梦雅也只好继续抱着他,往父亲的书房走去。

    她可是叮嘱过父亲,回来以后,要第一时间去宫里回话,然后辞去大将军的职位的。

    看来,父亲是听从了她的计划,所以,才让副将来回话的吧。

    林家的书房之内,还没来得及的换下一身甲胄的副将,在面对那一大一小俩个小家伙的时候,却显得有些局促。

    好在林梦雅不是个啰嗦的人,几句话就问清楚了他的来意后,就立刻安排人,带副将去休息了。

    书房中,只剩下了林梦雅跟墨言俩个。

    此时,小家伙又好像是有些玩累了,赖在林梦雅的臂弯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而一边哄着墨言的林梦雅,一边,又在思考着今天,副将给自己带来的消息。

    父亲果然是按照她的计划,去宫里请辞了。

    只是中间,发生了一点变故。

    父亲驻守的地方,是跟南安国交接的边陲重镇。

    南安国一直蠢蠢欲动,如果不是忌惮父亲的话,怕是现在,早已经操刀冲向大晋的领土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