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 幸灾乐祸
    “哦,知道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林梦雅甚至来追问,都懒得说出口。

    淡淡的答应了一声后,就接过了田氏怀中的小墨言。

    看着小家伙的小嘴,一点点的啃着芙蓉糕,林梦雅温柔的帮他擦拭着嘴角上沾到的碎屑。

    似乎喂小家伙吃东西,都比对龙天昱要迎娶其他人的消息,感兴趣的多。

    围观群众们,此时却有些糊涂了。

    明明自家主子,每天都跟王爷相亲相爱,难道,主子真的看开了?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抬起头,林梦雅看着周围关心她的人,嘴角扬起了一抹,极为温柔的弧度。

    仿佛,这件事情,跟她无关。

    “我们...主子,你不是,气糊涂了吧?”

    白芷伸出小手,扯了扯林梦雅的袖子。

    小脸蛋上,满是对林梦雅的担忧。

    “我没事,再说了,我生什么气?要生气,也是龙天昱跟皇上生气。我?犯不着。”

    林梦雅莞尔一笑,继续低下头,给怀中的墨言喂好吃的糕点。

    可这下子,周围的群众们,却都闹不明白,这位淡定的昱亲王侧妃的意思了。

    难道说,林梦雅真的这么大度,能把自己的夫君,拱手相让?

    “行了,天儿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林梦雅知道,自己的反应,一定让关心她的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实际上,林梦雅是真的,一点都不发愁。

    愁什么呢?如果这事,是发生在半年以前的话,那她或许,还会担心龙天昱会不会真的为了权势,而弃她于不顾。

    但是,他们俩个人之间,可以说得上是生死与共。而且,更是难得的心有灵犀。

    所以,别说是皇上了,只要龙天昱的心,还在她的身上,即便是被别人,强塞了一个女人给他,相信,那家伙也不会多看人家一眼的。

    没办法,自己的男人,就是这么自信。

    所以,当龙天昱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再次站在林梦雅的闺房的门口时候,步伐,有些格外的沉重。

    这件事情,也是父皇私下决定的。

    如果不是母妃哭着恳求自己,不要跟父皇当面起冲突,他,怕是要冲到金銮殿上,来反对这种婚事的了。

    只是,即便是父皇同意,他,也绝对不会让那些个不知所谓的女人,踏入王府一步。

    那里的女主人,永远,只能有林梦雅一人。

    不过,他心如磐石,可目前的情况,却让他,有些左右为难。

    梦雅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一旦她得知了消息,不知,又会是怎样的伤心。

    他,原是舍不得她伤半点心的。

    “在外面站着做什么?”

    抬起敲门的手臂,随后,又放了下来。

    可那扇雕花的木门里,忽然间,探出了一颗精致的小脑袋。

    愣了愣,龙天昱今天,可是特意在路上磨蹭了一会儿,想要趁着她睡着了,再回来了。

    却不想,每天老早就上床睡觉的林梦雅,此时,正睁着一双乌黑溜圆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我...欣赏月色。”

    忙不迭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怕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林梦雅的面前,似乎,他连撒谎,都变得有些困难了。

    林梦雅看着有些局促不安的他,忽然间,笑得眉眼弯弯。

    这家伙,今天怎么觉得,有些可爱起来了呢?

    “欣赏够了么?要不要早点休息?”

    侧着身子,给他空出了一大块的缝隙。

    月色之中,林梦雅身上那件淡粉色的纱衣,显得格外的单薄。

    龙天昱下意识的把她揽在了怀中,用身体,为她隔绝还尚有些冷意的夜风。

    林梦雅顺势把自己藏在了他的怀中,抬起小脸来,笑得甜蜜蜜。

    “你...怎么还没睡?”

    刚想开口,询问林梦雅知不知道那件事。

    可看到她娇俏的小模样,语气,不由得放柔了许多。

    托着她的身体,高大的他,抱着纤瘦的她,似乎,都不用耗费任何的力气。

    只是,在感觉到她略轻的分量后,龙天昱的眉头,不由得皱紧了许多。

    似乎,她这几天又轻了些似的。

    “我今天跟清狐出去玩了,吃了太多的东西,现在有点睡不着。”

    其实,林梦雅只是想要等他回来而已。

    笑眯眯的收敛住自己心中的得意,特别是在看到龙天昱,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林梦雅只觉得,这种能戏弄他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

    所以,坏心眼的林梦雅,就当自己不知道一样,任由龙天昱,顾左右而言他。

    “去哪玩了,看你笑的这么开心。”

    处在纠结之中的龙天昱,丝毫不知道,面前的小女人,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还以为,她是因为在外面疯玩了一天,所以,才不知道那件事请。

    不过,这倒是不是什么坏事。与其,让她在别人的耳朵里,听到那些被歪曲了的事实,还不如,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更能让俩个人之间,少点误会才是。

    “哦,只是随便逛了逛而已。对了,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林梦雅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顺着龙天昱的话反问道。

    果然,一提到这个问题,龙天昱的神色,就有些慌张。

    不自然的转移了视线后,龙天昱才含糊不清的回答她。

    “没什么事...对了,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不太好的消息?”

    又在试探她?林梦雅眼珠儿一转,就知道这家伙的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

    转而抬起头来,尽量用自己天真无邪的小眼神,看向了忐忑不安的他。

    “没有啊,不过——”

    拖长的声音,让龙天昱的心,瞬间悬了起来。

    可林梦雅却没那么好心,这么快,就结束这一场,对龙天昱心理素质的考验。

    “不过,我听说我爹快回来了。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坏消息。”

    悬着心,瞬间又回到原先的位置。龙天昱的心里,又是觉得庆幸,又是觉得为难。

    殊不知,他现在所有举步维艰,其实,都落在了怀中,那个坏心眼的小女人的眼中。

    也不知道他上辈子,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缺德事。不然,为何这辈子,他独独,会被她吃的死死的呢?

    “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吧。毕竟,如果岳父回来的话,你也会轻松不少。”

    死鸭子嘴硬,居然到现在,还不对她说实话。

    林梦雅趁着龙天昱分神的功夫,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真是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这件事情,明摆着是他皇帝老子一个人的馊主意。不关她再怎么生气,也不会怪罪到他的头上嘛。

    对她居然这么没有信心,真是让人忍不住生气呢!

    转念一想,林梦雅决定,再给龙天昱一记重锤。如果他再这样负隅顽抗,那么,就别怪她要发起总攻了。

    “是啊,我爹爹回来,也算是件好事情。不然的话,要是有人欺负了我,辜负了我,都没有人,会替我做主呢。”

    着重,在‘辜负’俩个字上的读音。林梦雅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就连眼睛里,也逼真的转了转心酸的小眼泪。

    她太清楚龙天昱了,那家伙,宁可把什么事情都背在身上,也不会让她受伤害的类型。

    所以,她只要适当‘自残’一下,龙天昱就会受不了,然后,把任何事情,都会对她和盘托出。

    果然,看到了她委屈的模样,龙天昱的眼神,忽然间坚定了许多。

    温柔的把她安置在被子里,确保她身体的任何一寸,哪怕是发丝,都不会受到冷风的侵袭后,才蹲在床边,跟躺着的她对视。

    “雅儿,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

    林梦雅点了点头,清澈的眼睛里,全然的,都是对面前男子的依赖与信任。

    龙天昱伸出手来,爱怜的划过了她的脸颊。

    在遇到她之前,他曾经觉得,自己,不会爱上任何人。

    可当她出现之后,他才发现,原来,有了她,自己的人生,才算是完整了。

    “父皇说,想要给我再娶一个正妃。但是,我是决不会答应的。”

    酝酿了许久,龙天昱才把这句话,正经严肃的说了出来。

    当场,他也是摆明了自己的态度。但是,预想之中,她的反应,并未来临。

    倒是在她的眼睛里,自己,却看到了一抹调皮的神色,一闪而逝。

    难道说——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勉强憋着笑意的林梦雅,实在是忍不住了。

    抱着肚子,林梦雅笑得在床上打滚了起来。

    真是很少见呢,强大如龙天昱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因为这点小事,变得婆婆妈妈的。

    尤其,是在看到龙天昱明显纠结到不行的心情,竟然莫名的,治愈了她这几天,被别的事情,逼出来的压力。

    看来,她真是被清狐给带坏了。

    这种行为,她可不承认叫幸灾乐祸来的。

    “哈哈哈...龙天昱,昱亲王殿下,原来,你在外面又是欣赏月色,又是兜圈子的,竟然,只是为了这种事情。唉,难道你就这么对我没有信心么?呆子,我们之间的感情,那是经过了生死的考验的。要是我连这一点都不能坚定的话,那我们,还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