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五章 花街插曲
    林梦雅看着一脸回忆的清狐,想要问出来的那句话,最终还是咽在了喉咙里。

    伸出手来,轻轻的握住了清狐的手,跟他一起,在人来人往之中,肆意的穿梭。

    离得老远,林梦雅就嗅到了熬了许久的鸡汤,散发出来的诱人味道。

    混沌摊子不大,也只不过是有简简单单的三张桌子而已。

    清狐大喇喇的拉着林梦雅,坐到了其中一张桌子旁。

    “老板,来两碗鸡汤混钝!丫头,你要不要吃老卢家的肉饼,我知道那边还有不少的糟货,你等我一下,我去买过来。”

    一坐下,清狐就立刻开启了如数家珍的模式。

    林梦雅虽然觉得俩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可难得清狐这样兴致勃勃的,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点了点头,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等着他。

    看着清狐的身影,在人群里面穿梭,林梦雅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说起来,清狐自从到她的身边以后,鲜少,会有他自己的生活。

    也许是之前的日子里,让他太过孤寂了吧。至少在脱离烛龙会之前,清狐从未尝试过,一个正常人的日子。

    所以,对于清狐任何想要做的事情,林梦雅都是默许跟支持的态度。

    人活一辈子,总得留下点什么,不然,岂不是太亏了。

    手脚利落的老板,转眼间,就盛了两碗热气腾腾的混钝。

    “多谢。”

    点了点头,林梦雅闻着食物的香气,只觉得肚子还真是饿了。

    刚拿起筷子准备享用,对面,却有一个陌生的人,坐了下来。

    在这里,鱼龙混杂,她一个女人坐在这里,自然,会受到某些人的骚扰。

    低着头,并不想让这种人破坏掉自己难得的好心情。

    没想到,她的暂时退让,并未换来对方的理解。反而,那人胆大妄为的移坐在了她身边。

    刚想要呵斥对方,一道略有些颤抖的祈求声,顿时,让林梦雅停止了动作。

    “请帮帮我...”

    听声音,对方应该是个男人。

    也是因为距离变得近了,在各种各样味道掩盖之下,林梦雅才是嗅到了一股新鲜的血腥味道。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林梦雅与男子对视了一眼,却发现那是一张,极为隐忍,却是半点血色都没有的脸。

    对方冲着她点了点头,苍白的唇,想要努力向她展露一个善意的笑容,到最后,却是有些困难。

    那人一副寻常人家的打扮,大眼剑眉甚是俊朗,可长相却跟大晋的男子,有些不同。眉眼之间,更加细致一些,人,也显得尤其儒雅。

    “你受伤了?”

    他的左手,紧紧的捂着腰上的某个地方,林梦雅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可能不太好。

    “嗯,不用担心,我不会连累你。”

    男人以极低的声音安慰着她,可视线,却是在警惕的看向四方,好像,是在提防什么人似的。

    “吃了,它能帮你止血。”

    本无意多事的林梦雅,其实并不像趟这趟浑水。

    但是,她心在心情不错,偶尔,也想做那么一次好人。

    悄悄的从怀中,掏出了她常备在身上的小药盒,取出一枚止血药,塞给了男子。

    随后,又把另一碗馄饨,摆在了男子的面前。

    “我不会害你,你吃完了,就走吧。”

    她不想再沾染太多的因果,何况,即便是能止血,这个男人能不能逃出生天,还是两说,

    男子有些惊讶,看了看手中的药丸,又看了看若无其事的她。

    “多谢。”

    抿紧的薄唇,最终还是只挤出了简单的两个字。

    用筷子掩藏住手心里的药丸,男子就着鸡汤,毫不迟疑的喝下了她给的药。

    似乎是因为那滚烫的鸡汤,补充了流失掉的体力。

    也许是他的仇敌,暂时走掉的缘故吧。

    总之,林梦雅还没吃完,那人,就又消失在人群之中了。

    林梦雅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

    依旧是人头涌动,仿佛刚刚的一切,未曾发生过一样。

    “奇怪。”

    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因为,空气里,尚未散开的血腥气,提醒她刚刚,的确是来过一个受了伤的男人。

    她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呢。

    “我回来了,趁热尝尝...看到熟人了?”

    兴致勃勃的清狐,带着大包小包,终于回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却看到她一脸茫然的环顾着四周,他也下意识的看了一圈,发现连半个相熟的面孔都没有,不由得开口问道。

    “没...没有。只不过,刚刚好像是有人撞了我一下,大概是个贪玩的孩子吧。”

    打个马虎眼,讲这件事情轻松的糊弄了过去。

    那人看起来,不像是本国人,也许,是个外国的客商之类的吧。

    总之,也许俩个人不过再有见面的时候。她又何必说出来,让大家自寻烦恼呢?

    早已经把那个小插曲忘在脑后的林梦雅,在清狐的指挥下,又连吃了好几家的摊位。

    捧着滚瓜溜圆的小肚子,林梦雅笑得一脸的满足。

    在现代的时候,她所实习的那家医院的外面,就是一个小小的夜市摊。

    下了晚班以后,疲惫的同事们,通常都会在夜市里,解决掉自己未来得及吃的晚餐。

    说实话,她倒是觉得,京都里那么多的地方,唯有这里,才最有人情的味道。

    “瞧你,活像是个猪仔。”

    清狐宠溺的看着她,伸出手来,帮她整理好微乱的发丝。

    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蛋,和快要撑爆了的肚子,清狐的心中,不知为何,却觉得有丝丝的暖意。

    大概,是因为她从未对自己的过去,有过那么哪怕是一丝丝的嫌弃吧。

    其实,这里曾经是他的囚笼,亦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当他把她带到这里来的时候,也许心头,还是有些惊恐的吧。

    如果,她开口问起自己肮脏的过去,或者是对这里,流露出嫌恶的眼神。

    不管是哪一种,恐怕那些东西,都会继续成为自己的困扰。

    可没想到,当他以另外一种形式,把曾经的自己,完全摊开在她面前的时候,换来的,仅仅是她的笑脸。

    心中,仿佛有些东西,正在悄悄的抽离。

    活了大半辈子的他,第一次觉得,连呼吸,都变得轻松了许多。

    “没办法,谁让这里的东西太好吃了呢!比咱们府里的师傅,都要做得好吃多了。下一次,咱们还来好不好?”

    晶亮的眼睛里,闪烁着的,是真心实意的期盼。

    清狐没办法不答应,轻轻的点了点头,果然,就换得了她笑得眉眼弯弯。

    从花街出来,还没走多远,清狐就敏锐的感知到了,才刚刚甩掉一个晚上的苍蝇们,又重新捕捉到了他们的位置。

    看着他重新变得严肃的脸,林梦雅也收起了自己的笑容。

    放松过后,怕就是更加厉害的考验了。

    她也好,林家也好。不知道在这场惊涛骇浪之中,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走吧,我们回家。”

    再一次,回到战场里,再一次,回到足以噬人的漩涡之中。

    这才是她的命运,无法摆脱,就只能努力挣扎的命运!

    傍晚,镇南侯府,依旧是一派灯火通明。

    林梦雅跟清狐才刚回来,就被焦急不已的红玉,迎回了房间。

    “怎么了?给你急成这个样子?”

    林梦雅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里,顺便,还让白芷,把自己带回来的吃食,分给大家。

    可大家伙却都是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这,可不像是她们一贯的风格呢。

    “这件事要是说了,你可千万别生气。”

    几个人互相推搡着,最后,还是红玉站了出来,小心翼翼的说道。

    “说吧,还能有什么事情,让我生气呢?”

    林梦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以她现在的情况,怕是也没什么,再值得生气的了。

    “那就好,傍晚的时候,皇上派人传了口谕,说是——要给王爷再选一位正妃。”

    跟红玉的为难相比,林梦雅不过是冷哼了一声,随后,拿出包好的芙蓉糕,来逗被田氏抱在怀中的墨言。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皇上的旨意是什么,是要我回府帮着一起操劳呢,还是只要知会我一声就行了?”

    挑起眉头,林梦雅好像是丝毫,没有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似的。

    屋子里的其他人,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会触痛林梦雅的伤口,让主子现在的情况,更加雪上加霜。

    “只是知会一声,毕竟,您现在还是昱亲王府的——侧妃。”

    硬着头皮,红玉把皇上的态度,委婉的转告给了林梦雅。

    其实,口谕的原话,是叱责林梦雅身为侧妃,竟然任性妄为。所以,要找一位来头更大的正妃,来整治昱亲王府的不正之风。

    说白了,这就是对林梦雅的另外一种惩罚的手段。

    毕竟,皇上不可能不知道,虽然她搬出了昱亲王府,可龙天昱,却是每晚,都要宿在镇南侯府的。

    这样下去,他的圣旨,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若是被别人知道,那他老人家的脸,要往哪里搁呢?

    所以,娶一位厉害的正妃,一来,可以拴住龙天昱,让他有所收敛。二来嘛,也可以让他的儿子,得到一份助力。

    一举两得的事情,皇上自然是要做的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