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甩开眼线
    秦宁云现在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不过,因为苟安的关系,清狐并未痛下杀手。

    如今,林梦雅更加不会。

    “我没想杀了她,不然,她哪里还有机会,这样瞪着我呢?”

    清狐放开了的钳制着秦宁云的手,可是另外一只手里,却已经握着秦宁云的剑了。

    冷笑一声,手中的利剑横飞了出去。

    一道令人心颤的碎金之声传来,下一刻,秦宁云的剑,已然断成了两截。

    “我的剑...你们,你们怎么能!”

    秦宁云愤怒不已的瞪着面前的一男一女,瞬间,红了眼眶,似乎随时能够落下泪来。

    “剑放在你的手里,不过是滥伤无辜的利刃而已,如此,不如毁了来的好。若是三位觉得我做的不对,尽可以给她来讨回公道。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虽然我哥哥的事情,的确是要仰仗你们。可没有你们,我也能救出他来。”

    好好的气氛,被秦宁云完全毁掉了。

    林梦雅说的不客气,其他的三个人,也是各有心思。

    毕竟,无论林梦雅是不是占理。秦宁云才是他们朝夕相处的姊妹,如今,断然是不会为了一个外人,而伤了自己人的心。

    这事,又的确是秦宁云错在前,他们同时,也不好争辩。

    林梦雅环顾四周后,心知以目前的状况,正事怕也是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的了。

    “我先告辞了,如果各位能帮得上忙,我自然是感激不尽。至于其他事,随时欢迎各位的指教。”

    屋子里,苟安面色难看,不过冲着林梦雅还是点了点头。看来,虽然为难,却并不至于不明辨是非。

    “我...我去送你们!”

    孟子期是几个人里,唯一一个还能勉强扬着笑脸的人。

    林梦雅也不想再留在这里招人厌,带着清狐,跟在孟子期的身后,离开了这个混乱的地方。

    “小美人,其实,四姐她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要怪她,好不好?”

    孟子期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梦雅,生怕惹恼了冷着脸的她。

    看着孟子期的样子,林梦雅也渐渐的消了气。

    真是,她又何苦跟人家置气呢,毕竟,哥哥的事情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我没事,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对了,你也是我哥哥的师弟么?”

    孟子期立刻拼命的点头,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小美人,竟然就是二师兄一直惦念的亲生妹妹。

    “是,我年纪最小,入门也最晚。其实,跟二师兄相处的不多。不过,听三哥说,当初最早拜入师门的,除了他跟二师兄以外,还有一位大师兄。只不过,我来的时候,大师兄已经走了。后来,二师兄也离开了,只剩下我们几个人而已。”

    这倒是从来没有听哥哥提起过,当初哥哥每次回来,总是会跟她讲许多事情。

    即便是当时的她只会傻笑,可哥哥却是从不瞒她的。

    如今,居然凭空冒出来这样几个师弟妹来,为何哥哥,从来都没有提过呢?

    “那你知道,为什么我兄长,从来不说你们的事情么?”

    林梦雅问的有些小心,生怕她现在唯一能说得上话的孟子期,也不会回答她。

    但是,孟子期虽然没瞒着她,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我不知道,我连大师兄是谁都不知道,所以,更加不清楚他们之间的过往了。只是有一次,我听三哥提起过。什么,要是没有战乱,他们三兄弟一定会闯荡江湖之类的话的。其他的,他们什么也不肯跟我说。”

    答案有点简单,不过,聊胜于无。

    孟子期看来,应该是跟哥哥的关系不错,不然的话,也不会再三的跟他保证,苟安一定会出手相助。

    从紫薇胡同回来,林梦雅总觉得,怕是哥哥跟他那俩个师兄弟之间的事情,不太寻常。

    如果那个大师兄,真的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哥哥也不会傻傻的,想要一力承担下来了。

    也许,他们都是有苦衷的人吧。

    在外面慌了一个下午,不知不觉中,天色依然渐暗。

    身旁除了清狐以外,又多了不少双眼睛盯着。

    怕是因为皇上的清剿行动,所以有人害怕了,又添加了人手的关系吧。

    林梦雅心头有些烦,她觉得,今天自己在冲动之下,可能,会毁了哥哥的嘱托。

    一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些人的主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真的厌烦了被人盯梢的日子,哪怕是回到府里,也不得安生。

    拉了拉清狐的手,两个人悄悄的耳语了几句,又看了看后面,那些故作镇定的眼线们。

    顿时,一个不太高级,但是在这种情况,又无比适合的摆脱方法,应运而生。

    林梦雅如常在街上逛着,一反刚刚总是寻找无人的小路,现在,反而是哪里人多,就往哪里钻。

    热闹的中市大街,即便是探子,也难以完全占领。

    除了几个固定的,装作摊贩的人之外,其他的,都是化为路人,悄悄的跟在了他们二人的身后。

    林梦雅不紧不慢的,跟他们落开了一定的距离。

    忽然间跟清狐对视了一眼后,立刻,弯着腰躲到了一个角落里。

    那些人立刻紧张的上前,此时,因为某些原因,不远处的一对彪形大汉,忽然间吵了起来。

    听起来应该是一个荷包丢了,而另外一个,手里,拿得却是那一个的荷包。

    这一下子可是炸开了锅,一个喊拿贼,另外一个喊冤枉。

    也不知道谁先动的手,总之骂战变成了全武行。

    本就拥挤的大街,瞬间变成了武斗场。

    有热闹可看的吃瓜群众,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

    顿时,大街上人潮拥挤,人挤人人挨人的,别说是追踪了,就连鞋,怕都是要挤掉几只的了...

    拉着清狐,林梦雅迈开脚步狂奔起来。

    后面,那些人引起的骚动,则是她跟清狐,可以安排的。

    俩个人一直跑了许久,直到确定,后面的人暂时没有跟上来,才喘着粗气,跟清狐两个,靠在路边休息。

    “呼——呼——我...我都好久没这么跑过了。老了老了,跑这么几步都喘成了这样。”

    因为剧烈的运动,林梦雅的脸上,爬上了难得的红晕。

    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处处都要求她端庄得体不说,处处,都有人给她精心安排。所以,她很少会有如此随心所欲的时间。

    清狐依旧宠溺的看着她,其实,他刚刚本可以用轻功带着丫头离开的。

    但是,看到她难得的,绽放出笑容来,清狐,有不舍得,让她不尽兴。

    只要她喜欢,不管怎么瞎闹,他,都会陪着她一起。

    “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渐渐平缓下来的林梦雅,歪着头,看着清狐。

    嘴角俏皮的笑意,像是撒娇一样的,问了一句。

    今天,她想当一个逃兵。不管龙天昱林家的情况如何,也不管她自身的毒有多严重。

    现在,她统统都不想去思考。

    清狐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对于丫头的所有决定,他都是无条件的给予赞同跟鼓励。

    既然她想要放松一下,那么自己,自当会给她一个,最美好的回忆。

    “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保证,你从来就没有去过。”

    灵光一闪,清狐觉得,如果想要玩的话,那里,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了。

    “哪里?你带我去哪里呀?”

    疑问,没有得到解答。林梦雅只能任由清狐拉着她走,可当她看到他们的目的地的时候,紧紧蹙在一起的眉头,更是说明了她心中的困扰。

    “你说的好地方,就是——这里?”

    林梦雅指着面前,那一条在夜色中,渐渐喧闹起来的街巷。

    胭脂水粉的气息,哪怕是隔着十几米远,也浓烈得,让人打喷嚏。

    艳红色的灯笼,配合着莺声燕语,形成一幅暧昧而奢靡的画面。

    即便林梦雅是个穿越的现代女子,也知道那里,应该是古代电视,说是小说里,非常经典的地方——烟花柳巷。

    “这里,可是最好玩的地方了。走,我们去看看,在这里,你想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清狐笑得极为鸡贼,林梦雅倒是不知道,他嘴里所说的最好玩的在哪里。

    只是,当初她跟红玉的相遇,就是在一个烛龙会开的妓院里。

    也许,所有的青楼,都是一个样子的吧。

    心中抱持着这样想法的林梦雅,跟在清狐的身后,往京都最大的青楼聚集区,走了过去。

    当她真的身处在那里的时候,才发现,她刚刚的认知,有多么离谱。

    普通的青楼楚馆,除了有一样风情种种的花娘外,还有许多好吃的,好玩的摊贩。

    因为这里彻夜灯火通明,所以,那些摊贩们,也都是通宵贩售。

    这里,比外面任何的街巷都要热闹,也都要,多了几分烟火气。

    “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饿了吧,走,我们去馄饨李家去吃点东西!”

    清狐,好像是对这里很熟悉。

    从进来开始,他就絮叨着一些,谁家的东西最好吃,谁家的花娘最漂亮之类的话题。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