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三章 兄长往事
    “我们来这里,是找一位叫苟三的人。不过看来,我们好像是走错了。打扰了,我们这就告辞。”

    林梦雅并非是萌生退意,而是孟子期跟他四姐的行为,实在是让她觉得,这家人的行为实在是有够奇葩。

    这样的人,真的能救出哥哥么?

    林梦雅心里表示怀疑,同时,她又觉得,与其求这种不靠谱的人,还不如靠着自己的能力,把哥哥救出来的妥当。

    可惜,对方却并不打算,放他们这样顺利的离开。

    尤其是苟安,自从他出现在林梦雅面前以后,一双锐利的眸子,就紧紧的盯着她看。

    这样无理而放肆的行为,也让林梦雅对他,也没了什么好感。

    刚想转身,带着清狐离开,苟安却出声,叫住了他们的脚步。

    “且慢,我就是你们要找的苟三。请问,你可是镇南侯林将军家的人么?”

    被人一句话,就道破了来头。

    林梦雅的心中,不由得戒备了起来。

    谨慎的看着对方,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这城中认识她的人,也不算少。

    所以,对于对方说自己是苟三的事情,她,并不能马上就相信。

    “真的是你?我早就听二师兄提过你,没想到,你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快请进吧。子期,玉合,备茶。宁云,不许对林家妹子无礼。”

    对方瞬间改变的态度,让林梦雅有些措手不及。

    何况,刚刚还一脸冷清的苟安,现在竟然露出了十分亲切的笑容来,这让林梦雅,愈发的迷惑了。

    不过,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逃避之人。既然对方要留她下来,那她,不如稍安勿躁。

    “有劳了。”

    怀揣着几分猜测,有清狐在身边,她自然是安全无虞。

    跟在那四个人的后面,绕过了几间小草房,也总算是看到了一间,像模像样的厅堂。

    不过,这里整体的风格,都是不曾装饰得太过浮华的清冷。

    那四个人之中,除了一直还对清狐,有些跃跃欲试的宁云以外,其他人,在听到她是林家的女子后,都报以了不同程度的善意。

    特别是孟子期,几乎就要扑过来似的。

    要不是有苟安跟清狐,双重眼刀的压力,怕是孟子期现在,不一定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这样怪异的气氛,让林梦雅,也觉得有些坐卧不安。

    “别紧张,咱们这里没有外人。对了,你哥哥一定跟你提起过,他十五岁之前,曾经出去学过武艺吧?”

    苟安笑容可掬,可却丝毫不能缓和林梦雅心头的怪异之感。

    听到他的问话后,稍稍回想了片刻。

    哥哥自从母亲去世以后,没几年就跟随父亲去军营里操练了。

    如果说是练武的话,也应该是最初那几年的事情。

    而且哥哥十五岁,就已经成为让人艳羡的少年将军了。

    所以,这件事情,她并不敢肯定。

    想了想,林梦雅摇了摇头。

    “家兄并未提起过,也许,是重名了吧。”

    林梦雅的回答,让苟安的脸上,流露出几分遗憾的表情来。

    “唉,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不提也罢,提了,怕对二师兄来说,才是最大的麻烦。我跟他,也有五年未曾见面了。你若是不信我的话,那这个东西,你该认识吧?”

    说着,苟安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布包。

    林梦雅接了过来,在确定布包无恙后,才轻柔的打开。

    小布包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已经有些褪色了。

    里面并未装什么名贵的东西,反而,是装了一把,巴掌长的木质小剑。

    一看到这东西,林梦雅就知道,面前的苟安,看来,真的是自己要找的人了。

    抚摸着那把木质的小剑,林梦雅的眼神里,终于流露出了丝丝的暖意来。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哥哥还留着它呢。”

    让林梦雅一眼就认出来的东西,是她五岁的时候,送给哥哥的礼物。

    那时候,上官晴虽然已经过门,可对他们,却尚未撕破脸面。

    可那时的林梦雅,当时怕是已经早就嗅出了危机之感。才会趁着哥哥生日,央人去寻了一把木质的小宝剑,用来给哥哥防身吧。

    年幼时期的想法,早就已经随着时间,而烟消云散了。

    就算是现在的林梦雅,能记得的,也唯有这一把小木剑而已。

    十多年过去了,小剑的表面,已经不再如刚买时候的那样光滑。

    但是印刻在记忆之中的情感,却并未随着灵魂的改变,而有任何的变化。

    摩挲着小木剑,那上面,还有五岁时的林梦雅,亲手,给哥哥刻上的一个‘笙’字。

    歪歪斜斜的字体,却不是任何人,都能模范得来的。

    哥哥曾经把这把小剑当成宝物,片刻都不会离身的。

    不过,既然苟安能够拿得出来的,想必,他跟哥哥的关系,必定是十分亲密。

    当下,林梦雅就放下了悬着的心。还好,她幸不辱命,终于找到了这个人。

    “怪不得你哥哥说,要是咱们要相见的这一天,只要取出这个东西,你就能相信我的话了。你既然是二师兄的妹子,那就是我苟安的妹子。有什么事情,你但说无妨。”

    苟安笑着看着林梦雅,俨然,是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这种江湖豪侠般的仗义,让生活在尔虞我诈之中的林梦雅,有些新鲜的感觉。

    对这个苟安,也不由得有了些许的好感。

    思索片刻后,一字不差的,把哥哥要她转告的内容,复述给了苟安听。

    没想到,话音刚落,屋子里的四个人,都像是炸开锅似的。

    “不可能!大师兄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反应最激烈的,竟然是一直冷若冰霜的宁云。

    此刻,她就像是一条喷火的龙,一双杏眼道竖,瞪着林梦雅。

    “一定是你们弄错了!大师兄是绝对不会背叛二师兄的!你们若是再敢污蔑他,我秦宁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秦宁云的态度,让林梦雅十分不爽。

    事实上,从刚才到现在,只有她像是看杀父仇人一样,盯着他们二人。

    从她刚刚的表现来看,林梦雅便是明白此人,不仅仅是有些无知鲁莽,心思,怕是也是个险隘之辈。

    此时,她那咄咄逼人的态度,也激怒了林梦雅。

    冷笑一声,林梦雅并不准备,放过这个家伙。

    “如今,我哥哥可是被关在了京兆尹的府衙内。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所说的大师兄是什么人。可哥哥,当初可是抱定了死扛到底的心思。如果,不是事关我林家满门,他是绝对不会说出这句话来的。我林家的男子,向来是忠义之人。要不是有确凿的证据,他可不会像是别人一样,如同疯狗一般的乱咬!”

    秦宁云本就看他们二人不顺眼,听了林梦雅的话之后,更是咬紧了银牙,两眼冒火了。

    “你说谁是疯狗?”

    “谁乱咬谁就是喽!”

    比起气人来,林梦雅敢说第二,还没人敢说第一。

    登时,那秦宁云就掐紧了手中的利剑,恨不得冲过来杀了她。

    而刚刚全程,都没有参与的清狐,则是垂下了一双眸子。

    在秦宁云即将冲过来的前一刻,鬼魅般的,降临到秦宁云的身边。

    “你敢动她,就得死。”

    如同地狱里飞出来的罡风,刺骨的冰寒,瞬间,让秦宁云动弹不得。

    而她刚刚一度,想要逞凶的长剑,此时,已经被人拧住了手腕。

    雪白纤细的脖颈,不知道何时,已经被一只形状优美的大手所扣住。

    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没有想到,那个刚刚还跟秦宁云打成平手的男子,竟然,是一个拥有着他们绝对无法企及的高深武功的强者。

    “想动手?你的利剑,除了会刺向那些比你弱的人之外,还会些什么?我看,不如断掉的好。”

    林梦雅很讨厌持强凌弱之人,尤其是这种,仗着自己会武功,就觉得可以,制裁全天下忤逆自己意思的人。

    抬起头来,林梦雅的眼神里,除了丝毫不掩饰的厌恶之外,还有对面前女子的冷漠。

    她,就像是在看一只,随时可以碾死的蚂蚁。

    那是一种,在绝对的能力差别下的蔑视。意思就是,秦宁云连当她的对手,都不配。

    “别冲动,其实宁云只不过是——”

    求情的,是那个名叫玉合的女子。

    从她们的相貌,到现在她脸上的焦急,看的出来,她们应该是亲生的姐妹吧。

    “不过是什么?如果今天,我的朋友不在,是不是我就要死在她的剑下了?还是说,你们觉得,你们的兄弟姐妹是人,我林家兄妹,就是可以随意牺牲的牲口了!”

    从碰到孟子期开始,林梦雅现在的表情,是最吓人的。

    对待单纯的孟子期,她可以宽容诱哄,而对仗义的苟安,她也是满腔的敬意。

    唯独,在对这个不分青红皂白,只会按照自己的喜好行事的秦宁云,她,唯有冰冷的憎恶。

    “不是的,宁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林家妹子,你千万不要误会了宁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