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暗中偷袭
    林梦雅蹲在娃娃脸的面前,不断的描绘着自己院子里的奇景。

    在她有意的熏染下,那人的脸上,已经近乎是痴迷到膜拜的神情了。

    林梦雅心知,对付这种单纯的傻孩子,这种狼外婆似的勾引,他最是受不住的了。

    果然,听得了林梦雅的话,娃娃脸顿时露出了一副无比神往的样子。

    嘴巴瞥了瞥,可怜兮兮的,巴巴的望向了林梦雅。

    小白兔已经上钩,狼外婆自然是要收网了。

    林梦雅忽然间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衣襟,惋惜的说道。

    “我还知道,那昱亲王府的美人,各个都是世上难得的艳丽。美人配美景,当真是让人流连忘返。可惜,你又不肯说你三哥在哪里。不然的话,我倒是可以替你求求情,让你去昱亲王府里看看呢。”

    这一颗糖果核弹,顿时炸得娃娃脸晕晕乎乎的。

    林梦雅作势要走,那家伙立刻无赖似的,伸出手来,拉住了她的裙摆。

    “放手!不然,废了你的手!”

    清狐冷喝道,这种人,早就应该扔到地牢里面,用尽酷刑,到时候,看他说是不说。

    可林梦雅非要对他和颜悦色,清狐心头,正觉得他碍眼。

    对方伸出的爪子,就成了清狐目前主要的攻击目标。

    但是娃娃脸却一改之前的懦弱,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林梦雅。

    半晌,在清狐差一点就耗尽了耐心的前一秒,那人,才小小声的艰难开口。

    “你说的,都是真的?只要我告诉你三哥在哪里,你就真的能带我去昱亲王府看看?”

    眉毛轻轻的挑起,林梦雅早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会受不了这等诱惑。

    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这点子事情,对别人来说,也许可能是有些难度的。但是对她来说,可不就是举手之劳。

    “好,那你说话一定要算数!三哥就在我们家,不过,你们可千万不能说,是我透露的。”

    末了,娃娃脸还不放心的嘱咐他们一句,生怕被他们给卖了。

    林梦雅自然是全部都应承了下来,不过,按照哥哥所说的,如果这个苟三真的能解救他的话,想来,对他们倒也不会存有什么敌意。

    “对了,还没有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娃娃脸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兴致不错的林梦雅,也觉得面前的家伙实在是有趣得紧,所以,对他的态度,也比清狐和蔼多了。

    “我叫孟子期。”

    孟子期有些垂头丧气,看来,这位苟三哥,对于他的威慑力,似乎不小。

    想来,如果不是她刚好拥有孟子期喜欢的东西,怕是今天,会无功而返。

    “孟公子不必忧心,其实,我们也是你那位三哥的故人。我想,他应该不会怪罪你的。”

    这话却是安慰不了孟子期心中的担忧,带着两个人走入了紫薇胡同,很快,就到了他所指的宅邸的门前。

    林梦雅莫名有些紧张,也难怪,事关哥哥的生死,她,也不得不谨慎。

    “进来吧。”

    孟子期还是垂着一颗脑袋,轻轻的敲了敲棕色的木门,里面,也应声开启。

    看着孟子期好像是司空见惯了的样子,林梦雅却是跟清狐,对视了一眼。

    但愿,他们会不虚此行吧。

    跟在孟子期的身后,林梦雅看着面前的府邸,心头,却浮上了几丝诧异。

    紫薇胡同虽然比不上官家府邸所在的地址,可周围,也都是一些比较看得上眼的民宅。

    可眼前的孟家,偌大的院子里,栽植的却是三三两两,婴儿手臂粗细的梅花树。

    往里面走去,笔直高挺的翠竹,把院子装饰得格外雅静。

    跟家里不同的是,面前没有任何的亭台楼阁,也没有雕梁画栋。

    取而代之的,则是几间,造型古朴的茅草房。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林梦雅一定以为,自己是到了某个安静祥和的村寨里。

    很快,孟子期脸上的沮丧,就一扫而空了。

    快步走到了其中的一个草房里,林梦雅跟清狐也不敢怠慢,紧跟着孟子期的步伐走了进去。

    可刚到门口,一直警觉的清狐,却是用力的护住了林梦雅。

    ‘铮——’突然生出的嗡鸣,瞬间,在林梦雅的耳边炸开来。

    刚刚回过神来的时候,清狐早就已经揽着她的腰,退到了三步以外。

    而他一直藏在袖子里的短剑,则是挑开了一把,差一点就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剑。

    可即便是以清狐的反应速度,她的鬓边,还是有一缕发,被利剑割断了。

    看着那缕青丝,飘落在地,林梦雅却忍不住,觉得有些后怕。

    若不是有清狐在的话,只怕这一下,自己,可就成了无头鬼了。

    “四姐!你在做什么!他们是三哥的客人,不能乱来!”

    孟子期猛地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别看他脑袋一根筋,人看上去傻傻的。

    可倒是个讲义气的,分开了双手,就站在了清狐跟林梦雅的面前,气呼呼的对着面前的质问。

    “让开。”

    冰冷的声音,却带着几分,女子不常见的沙哑低沉。

    林梦雅这才看清楚,刚刚偷袭她的人。

    来人一袭深紫色的衣衫,款式,也不像是时下女子之间,流行的那种飘逸灵透。

    反而是劲装烈烈,透着那么一丝丝,女子的英气来。

    五官跟孟子期有些相似,却是更多了一种,凌冽的冷艳。

    只是眼神里,不像是她所接触到的女子那样的心思婉转。

    那种人,只要一看,就知道是直肠子。喜欢什么情绪,都放在脸上的。

    如今这种一言不合就要她命的架势,更是让林梦雅意识到,孟子期的这一家子,有可能,都是那种,与现实格格不入的类型。

    不禁觉得有些头疼,难道孟家,没有个正常人么?

    “就不让!四姐你要想清楚,要是让三哥知道了,他不扒了你的皮!”

    别看孟子期在自己的面前,是一副痴呆儿童的单纯模样。

    到了自己家人的身边,果然还是很硬气的。

    看到他如此维护自己,林梦雅不得不承认,对孟子期的印象分,是好了那么一点点。

    可接下来的画面,却让林梦雅瞬间,拉黑了孟子期的好感度。

    只见孟子期的四姐,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伸出那只没有握剑的手,抓住了孟子期的肩膀后,下一秒,一个标准到漂亮的过肩摔,就在姐弟二人之间上演。

    “啊——”

    凄烈的惨叫声,最后,在孟子期的声音,消失在草丛里而告终。

    而让林梦雅期待中,顽强坚持挣扎的场面则没有出现。

    因为孟子期,居然躺在草丛里开始装死了。

    林梦雅敢打赌,这样一个过肩摔,基本上不会让人有昏过去的可能。

    可是,那人字形的一滩,却是纹丝不动的,在草丛里开始挺尸了。

    天,这都是什么人啊!

    无力在心中吐槽,因为孟子期四姐的快剑,已经向他们袭来。

    ‘铿锵’一声,两把兵器相接,林梦雅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清狐给推到了安全的距离。

    下一刻,二人的身影,就已经缠斗了在了一起。

    “这位小姐,我们是来找人的,不是来打架的!如果你不欢迎我们,我们走就是了,没必要动手吧!”

    站在边上,林梦雅倒是也没闲着。

    可她并没有选择自报家门,一来,她还不能确定,这个苟三,是不是她要找的那一个。

    二来,看这个女人的架势,招招都是照着清狐的命脉来的。也许,他们是介入了什么事情,也是说不定的。

    那人只顾着跟清狐对打,丝毫,没有回答她话的意思。

    眼看着清狐也被打出了火气,马上就要露出自己真功夫的时候,一道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二人之间。

    “住手!”

    闻声,清狐跟孟子期的四姐都是一愣。

    随后,两个人都觉得虎口一阵酸麻。瞬间,四姑娘的长剑,就掉落在了地上。

    而清狐只是眉头一蹙,闪身,回到了林梦雅的身边戒备着。

    四姑娘被人硬拽了回去,可眼神,却依旧是对他们怒目而视。

    林梦雅下意识的检查了一下清狐的手,发现,他只是被人用暗器刺伤了一个小口,上面涂了一些麻药而已。

    可林梦雅的心中,却对这一家子,没有了什么好感。

    沉下了一张俏脸,林梦雅还算是客气的,看着对方凭空又出现的两个人。

    那是一男一女,女的容貌与那位四姑娘一模一样,只是穿了一身的碧青色,人也不似四姑娘那么莽撞。眉眼,也温和了许多。

    而站在她们俩个身后的,则是一位穿了一身藏青色衣衫的男子。

    男子虽然硬挺英气,可眉宇间,却拧着一股子,仿佛化解不开的惆怅似的。

    此时,躺在地上装死的孟子期,也一个鲤鱼打挺,迅速的爬了起来。

    不过,他只敢垂着脑袋,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乖觉的,站在大家身后,不敢吭声。

    “在下苟安,请恕舍妹无礼。未曾请教,贵客来寒舍有何要事?”

    一上来,这位苟安就开门见山,一点含蓄都没有。

    林梦雅也懒得跟他打马虎眼,不留痕迹的打量完对方后,淡然开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