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 投桃报李
    林梦雅重新打量着面前的京兆尹许大人,从前,她只听说过此人出身名门。人又是出了名的不畏强权,公正廉明。

    但是,通过这几次打交道,林梦雅觉得,此人倒是有趣得紧。

    公正而不失圆滑,能够在多方势力之中周旋,定然,也是有不少手段的吧。

    垂下眼睛略略思考了片刻后,林梦雅决定,无论如何,这人,也是要拉拢的。

    “大人多虑了,其实,我此次前来,是来跟大人报案的。毕竟,有贼人闯入我娘家府上,要是我不亲自来,大人也不好交代不是?”

    听了林梦雅的话,许大人也终于是有了头绪。

    只要不是来要求他把林南笙给放了的,其他的事情,也都不算是什么难事。

    “是,多谢夫人体恤下官。只是,这贼人,怕是要——”

    上一次送来的,最后虽然被证实是上官家的家丁,可上官家不动声色,反而让他们抓不到什么错处。

    毕竟,光凭着家丁,是碍不着上官家什么事的。

    如果他冒然行动,到时候,人家只要抛出家丁早就被卖掉的证据,想必,就能推脱得一干二净。

    这一点,相信这位林家大小姐,比他要想得明白。

    林梦雅微微一笑,却是出言,打断了许大人的话。

    “这些贼人,都是一些流窜的匪寇,我相信,大人也早就对他们深恶痛绝。不如,以他们做样子,震慑那些宵小之辈。当然,我一个妇道人家,实在是难以揣度大人的心思,但是大人公正不阿,一定会造福一方。我此次前来,不过来做一个苦主的本分,还请大人,不要多思多虑。”

    林梦雅说完,起身就要告辞离开。

    瞬间,让许大人劝说林梦雅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太过纠缠的借口,给顶在了喉咙里。

    目送着女子离开,许大人久久不能回神。

    按说,上官家跟林家已然是死对头了,为何,林家大小姐非但没有让他查明那些人跟上官家的关系,反而,还主动给自己找了台阶下。

    只以流寇身份,给那些人定罪,岂不是,便宜了上官家。

    一时间,许大人也愣在了原地,看来,这位前昱亲嫡王妃的心思,还真是难以捉摸。

    从京兆尹的府衙出来,林梦雅并没有回府。

    反而是让自家的轿子,随意的停在了一处茶楼里。

    她带着人在二楼的雅间内歇息品茶,而片刻不离身的清狐,则是没有了踪影。

    谁也不知道,林梦雅打的是什么主意。

    只是看她淡然的样子,却又像是胸有成竹。

    四个姑娘也是习惯了主子这幅神秘兮兮的样子,所以,只是各自侍奉在林梦雅左右,并未多做追问。

    只见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林梦雅依旧是稳坐如初。

    可喧闹的街面,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安静了不少。

    林梦雅视线悄然的落在了几处,刚刚消失的小小摊位。

    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了然的笑意。

    “走吧,咱们去紫薇胡同。”

    话音未落,清狐的身影,就出现在林梦雅的面前。

    俊脸带着几分轻佻的笑意,冲着林梦雅明晃晃的笑着,露出了自己整齐的一口白牙。

    “现在,苍蝇都被赶跑了,算是最好的时机了。”

    灿然一笑,林梦雅仿佛跟清狐在打什么哑谜。

    四个姑娘互相对视一眼,心里,却是不明白,清狐跟自家主子,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从茶楼里出来,林梦雅弯身上了轿子。

    街道两旁,刚刚被空出来的几个摊位,如今,都已经被人悄无声息的补上了。

    视线不经意的略过了几张黑黝黝的脸,真是伪装得不到家。

    在大街上摆摊,哪有只顾着盯着她的轿子,而忘了吆喝的摊主呢?

    卖胭脂的挨着卖水的摊位,卖蜜饯的旁边站了个卖石灰的,打鱼翁穿了一双锦缎的靴子,砍柴汗腰间别了一把崭新的斧子。

    摇了摇头,林梦雅放下了轿帘。也许他们作为眼线,功夫都是一顶一的厉害。

    但是在伪装一项上,怕还是少了许多细节的模仿。

    只要是心细一点的,都会辨认出他们不合乎常理的地方。何况,她本就知道,自己身边,少不了盯着她的眼睛呢?

    “果然如你所料,咱们走以后,那位许大人,就派了人进宫送信去了。”

    轿子边上,一身侍卫打扮的清狐,靠在边上,轻声跟林梦雅交谈。

    “他当然要去,许大人是皇上的人,这次,我卖了他一个人情。自然,他的主子,也是投桃报李。”

    如果他不是皇上的人,那么,哥哥便不会在他这里关着,还受到了一些优待。

    更别提,龙天昱可以安排他们见面的事情了。

    而且,皇上大概也明白,林家可以交出兵权,也可以偃旗息鼓,但是,绝对不能被人肆意屠戮。

    否则,失去的,将是一贯支持皇族的老牌势力。

    所以,皇上大概也知道,哥哥有能力证明自己,并未跟敌国勾结。

    即便是哥哥不说,皇上也会让哥哥,从这项罪名里解脱出来。

    于是,她卖了许大人一个人情,那么作为回报。皇上这个背后的主子,当然也要为她打开一扇方便之门了。

    这一点,她跟皇上,都是彼此心照不宣罢了。

    至于那些消失了的苍蝇,则是被皇上的人取代。

    现在这个时期,她如果真的想要瞒过所有人的耳目,不过是异想开天而已。

    所以,她只好退而求其次,只要皇上无意阻止她给哥哥洗白,那么,被他知道也无妨。

    “我已经打听好了,紫薇胡同离这里不远。只是,没有听说过,有苟三这一号人。你确定,你哥哥说的那个人,真的能在那里找到么?”

    比起林梦雅这个大目标,有绝顶轻功傍身的清狐,出入更加随意一些。

    林梦雅看了他一眼后,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死马当活马医吧。”

    哥哥如此说,那就说明,这个苟三,真的能洗清他的罪名。

    可就像是清狐说的那样,她,要如何把这个人,找出来呢?

    而且,皇上跟她,也是趁着上官家尚未反应过来,才能找到这个间隙。

    一旦错过,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所以,她必须要好好把握,方能不辜负哥哥的期望。

    紫薇胡同,只是京都内,最为普通的一条巷子。

    只是这里人家不多,又靠近府衙,所以颇为清静。

    林梦雅觉得如果大家都过去,目标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打发了家仆跟几个丫头回去,自己,只带了清狐一个人在身边。

    站在幽深的胡同口,其实林梦雅也是一筹莫展。

    这事她又不能大声嚷嚷,不然的话,被人知道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不如,我去挨家挨户的查看。能跟你哥哥有私交之人,必定不是什么凡人。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

    清狐不想林梦雅这样烦恼下去,主动请缨。

    林梦雅想了想,却又否决了他的办法。

    “不成,他不知道我们的来意,再加上我哥哥出事,怕是早就传遍了京都。万一他以为,我们要对他不利,那他要是躲起来,或者是趁机跑了怎么办?”

    紫薇胡同外面,正有一棵大槐树。

    此时,嫩绿的叶子,结成了繁杂的纵横,投下了浅淡的阴影。

    林梦雅跟清狐,就站在阴影里轻声交谈。

    一个是粉雕玉琢的绝色佳人,另外一个,亦是雌雄难辨的绝世无双。

    这两个人凑在一起,绝对是一副极为让人眼馋的美人景象。

    而他们丝毫不知道,俩个人的身影,早已经落在了一个人的眼中。

    毫无办法的林梦雅,正皱着眉头细想办法。只见刚刚还在柔声安慰着她的清狐,却是瞬间,把她带入了自己的怀中。

    随后,右手如同闪电般的抓向了她的身后,下一秒,骨头断裂的清脆声音,混合着男人的惨叫声,让林梦雅惊讶无比。

    再抬头,清狐脸上的温柔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眉眼间,让心神惧怕的冰寒。

    已经许久,未见他这幅模样了。

    林梦雅转过头去,却看到了一张,疼得龇牙咧嘴的脸。

    “哎呀哎呀!我的手!美人,快...快快放开我的手!”

    这人疼得差一点就要飙泪了,可语气,却是依旧轻佻。

    清狐最讨厌这样的人了,抓住男人的手指微微用力,顿时,男人的手腕被拧成了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

    “美...美人,是在下唐突了...哎呀哎呀,快点放开我吧!”

    男人的五官拧成了一团,林梦雅看着对方,那男人虽然嘴巴不老实,可眼神,却是没有什么邪欲。

    反而,即便是疼成了这个样子,在看到自己打量他的时候,还费力的,挤出了一个勉强算是礼貌的笑容来。

    “小美人...你能不能跟这个大美人打个商量...放了我吧,行不行?”

    被对方美人美人的叫着,可林梦雅却只觉得这人有些怪异而已,实际上,他的语气里,并未掺杂什么其他的情绪。

    只是纯粹的称呼而已,就像是在现代社会里,大家都习惯了张口,就叫人家美女帅哥之类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