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布置陷阱
    时间将晚,林梦雅梳洗好了,在房中悠然看书。

    都到这个时辰了,龙天昱也肯定在找机会往自己的屋子里来,只是今天,怕是不会如同往日一般的简单了。

    淡定的坐在屋子里,反正这些事情,都是为了防止上官家的人来捣乱。

    至于龙天昱嘛,只能算是池鱼之殃了。

    “噗通”一声,从天色渐暗的院子里传来。

    林梦雅立刻合上了书本,视线,不由自主的往院子外面的飘去。

    其实,在清狐布置这些陷阱以前,她已经暗中让人,去知会龙天昱一声了。

    难道是那个家伙轻敌了?还是说,清狐又增加了什么花样?

    她素来是知道清狐的性子,那家伙做的陷阱,一般人可是逃不出去的。

    龙天昱,不会真的有问题吧?

    林梦雅有些坐卧不安,从那一声巨大的声响过后,不断有声音,从府中的四面八方传来。

    不过,她的雅蝶小筑倒是安安静静,也没有看到清狐的影子。

    大概,龙天昱暂时还没有事吧。

    没过多久,林梦雅的房间,终于被一双大手分开。

    紧绷的神经,如今终于缓和了下来。

    敛去了眼底的担忧,林梦雅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只是下意识分开的书本,却压根,没有在她的眼睛里,留下只言片字的痕迹。

    “我回来了。”

    低沉而浑厚的嗓音,似乎染上了一抹浅笑。

    林梦雅当然知道,也许,这家伙早就把自己刚才的样子,尽收眼底了吧。

    故意把视线,都定格在淡黄色的书本上,林梦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如初。

    “嗯,辛苦了。”

    装镇定嘛,谁不会似的。

    她可不要承认,刚刚,自己的确是担心他来的。

    一身玄色衣衫的龙天昱,只觉得这丫头可爱的紧。

    才刚从宫里出来,他就接到了侍卫的回禀,说是府中,设置了不少的陷阱。

    虽然那侍卫没提是她派来的,但是,说的最详细的,可是直接通往她这个小院子的那一条路。

    她总是喜欢这样嘴硬,即便是龙天昱没有在门外,看到她踌躇的样子,也明白,这丫头,其实是不想让自己受伤的。

    “没事就洗洗睡吧,很晚了,我也累了。”

    被他三分调戏,七分宠溺的目光,看得有些心头发虚。

    林梦雅立刻起身,想要逃出他的视线。

    可龙天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长腿一迈,人,就给他困在了怀中。

    “这是,又惹了什么仇家?”

    眉头一挑,龙天昱实在是太知道她的性子。

    向来,林梦雅都是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准则。但要是有人犯在她的手里,想必,不会好过。

    转过身里,林梦雅坦然的赖在了龙天昱的怀中。

    小嘴撅起,满不在乎的说道。

    “不过是一些新仇而已,咱们跟她反正都已经是积怨已深了,不在乎这一条。”

    她跟上官家,早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而且,上官晴三番五次的,想要对她动手,她早就想要狠狠的回敬一次了。

    也好叫上官家的人知道,他们林家,可不都是任由他们搓扁揉圆的。

    “这倒也是,不过,你打算如何处置林梦舞?”

    今天的事情,龙天昱早就知道得清清楚楚了。

    而且林梦雅说的对,如果岳父回到京中,除了觐见父皇之外,第一件事,怕就是要休了上官晴了。

    只是林梦舞虽然是上官家的外孙女,可更是林家的血脉,所以,即便是上官家想要把她救走,怕也是不能那么名正言顺。

    林梦雅布置的那些陷阱,如今已经起了作用,恐怕以上官家的脾气,他们,不会如此善罢甘休的了。

    “处置?我哪里敢处置她呢?不过,我只是觉得,梦舞年龄也不小了,是该找一门好亲事嫁了。”

    既然,想要让上官晴长教训,那么,第一项,就从上官晴最在意的事情开始吧。

    当初,上官晴以为自己,可以肆意操纵别人的婚姻,那么现在,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给林梦舞找一门好亲事,上官晴,也能放心不是?

    感受到林梦雅心中,那蠢蠢欲动的邪恶心思,龙天昱也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贤妻说的有理,林家身世显赫,林二小姐,必定会得一门贵婿。至于人选,就得夫人多多留意了。”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笑得活像是一个小恶魔。

    她一定会好好的挑选,最好,要让上官晴这个岳母,只要一听到名字,就能昏过去的那一种才好。

    “这是当然,那就请王爷,帮我多多宣传。就说我林家,要择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最好,是那种,能让我妹妹,终身难忘的人选。”

    眼神里,闪着邪恶的光芒。

    没错,京都里面风度翩翩的公子哥是不少,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一根藤上结出来的瓜,都得是同一个样子,不是么?

    要是想让林梦舞满意,她,还真是要费一番心思才能行了。

    林家的反击,正在夜色中无声的伸展。估计,就连上官家也没有想到,多年来,他们以为已经驯服了的野兽,此时,正祭出锋牙利爪,准备好好的,品尝他们的血肉呢!

    睁开双眼,身边温暖的怀抱,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消失了。

    林梦雅慢慢的起身,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虽然这种生活,辛苦了龙天昱。可不得不承认,每次看到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林梦雅的心中,其实,是无比雀跃的。

    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他们这种偷情似的相处方式,甜蜜中,还带着一点点的小刺激。

    就像是小时候吃的那种,酸酸甜甜的跳跳糖,让人,只想着一次又一次的回味。

    “主子,老爷来信了,今天早上刚到的。”

    白芷,红着一张俏脸,踏入了充满了暧昧气息的室内。

    云鬓散乱的林梦雅,慵懒的伸出了自己的纤纤玉手,接过了白芷手中的信笺。

    爹爹身边有清狐的人,所以传信格外的容易些。翻开了淡黄色的信封,只是看了几眼内容后,眼神里,就带了几分笑意出来。

    果然,他们林家护犊子的心态,都是一脉相传的。

    哥哥被她几句话,就激起了火气。而父亲,在清狐坏心眼的隐瞒下,则是冲冠一怒为女儿了。

    “老爷怎么说的?主子,您快说呀!”

    白芷好奇的看着自家主子脸上的笑容,出声催促着。

    “没什么,爹爹说他回来以后,会立刻给我讨回公道。放心吧,一切,都在咱们的掌握之中。”

    林梦雅收起了信笺,心中却是在盘算着目前的局势。

    皇上大概,也没有想到,深明大义的林家父子,唯一的软肋,就是她这个曾经痴傻的小角色吧。

    也是,当初父亲跟哥哥处正在外,若不是有意的漠视自己,嫉妒成性的上官晴,也未必能容得下那样一个废物般的自己。

    就连皇上,都以为父亲跟哥哥,对自己不过是寻常的亲情。却没有想到,动了她,就等于是捅了林家这个马蜂窝。

    在忠心的狗,也保不齐,会让踩痛了自己的主人,得到点教训。

    何况,林家从来就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狗奴才。

    皇上算是亲手斩断了林家的忠心,那么,就不要怪林家的人,会不顾及所谓的君臣情面了。

    “来人,把昨晚抓到的小毛贼,都给我送到京兆尹的衙门门口,给我挂上牌子表明身份。其他人,好好的打扫府里,迎接父亲。”

    樱唇微微扬起,上一次,她叫人把那些家奴们大张旗鼓的送去衙门,其实,早就已已经引燃了一些人的议论。

    如今,有这些个罪证在一处,看上官家,如何交代!

    京兆尹的衙门内,被京兆尹大人亲自迎进来的林梦雅,正悠然的喝着温热的茶。

    说起来,她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新建的府衙。

    跟之前比起来,是宽敞明亮了不少,只是,面前的京兆尹大人,却是一样的为难。

    真是巧,好像似乎她每次来这里,都会给人家惹上不少的麻烦呢。

    “大人客气了,只是不知道,大人如此为难,所谓何事呢?”

    林梦雅眨巴着大眼睛,自是有一片天真无邪。

    可是刚上任不久的京兆尹许大人,却是皱紧了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位活祖宗。

    “王妃殿下,其实下官——”

    “哎,大人客气了。我早已经不是王妃之尊了,若是大人不觉得麻烦,倒是称呼我为夫人即可。”

    林梦雅客客气气的打断了许大人的话,脸上的笑容,更是分外的和煦。

    说起来,人家许大人对她,还是有些恩情在的。要是真的开罪了人家,怕是哥哥,也会不好过。

    所以,这一次,她才选择亲自亲来。

    许大人擦了擦额头的汗,他曾经听闻这位王妃,最是难缠,没想到,如今府衙里,不仅关押着人家的哥哥,现在,又送来了这么几位。

    虽然,他从不畏惧这些权贵,可他也不想做个糊涂鬼不是。

    耐着心思,只得跟这位侧王妃,打着哈哈。

    “夫人说的是,是下官失礼了。不知道夫人大驾光临,到底,所谓何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