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八章 扣押蠢货
    “干嘛?”

    瞬间,那股子要钻牛角尖的邪火,瞬间被额头上,那重重的一下,给驱散了不少。

    林梦雅下意识的捂着头,瞪着面前的清狐。

    “看你这样,就没事了。走吧,咱们去那个什么胡同找苟三。”

    清狐扬起笑容来,大步流星的走在了林梦雅的前面。

    只是,转过身后的他,眼中,却是划过了一抹不安来。

    林梦雅太聪明,可聪明人跟疯子之间,不过是隔了一步的距离。

    烛龙会里,这样因为一时的欲念,而最后沦为魔鬼的人不在少数。

    他不想让他的小丫头,也因此,成为一个疯子。

    希望林梦雅能早点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然,怕是以后,要出大事的。

    并未意识到,自己刚刚差一点就走入了心里魔障的林梦雅,只是在一心,想着如何去紫薇胡同找那个叫做苟三的人。

    她来京兆尹府衙的消息,相信早就已经被人传回了上官家跟宫里。

    若是想要悄悄的去,怕也是有些困难了。

    “丫头,要不我去得了。你现在,实在是太过瞩目了。而且,上官家还在虎视眈眈的找你的错处,万一要是别人察觉到了什么,岂不是白费了你哥哥的心思?”

    这种事情,清狐自然是要自告奋勇的。

    林梦雅看了看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件事,怕是非得要我亲自去才行。”

    既然哥哥能把这个希望,全部都寄托在这个苟三的身上,那么,即便是她去了,也得要自己证明身份才行。

    可是,她要如何甩开尾巴,如何要避人耳目,现在,倒还是个问题。

    “不急在这一时,你今天去见了你哥哥,自然,他们会在这几天重点监视咱们的一举一动。过几天你父亲回来了,京中的情况,才能暂时稳定下来。到时候,你再去也不迟。”

    思来想去,林梦雅也承认,唯有清狐说的这一个办法了。

    如果是之前,她倒是可以利用三绝堂的力量。

    但是现在,别说是上官家的人了,就连皇上,怕是也派了不少的人,埋伏在林家附近。

    如此一来,也唯有等到事态稍微平息之后,她才能行动了。

    “嗯,咱们回府吧。”

    叹了一口气,林梦雅只能吩咐众人,回到府中。

    轿子里,林梦雅凝着眉头,透过窗子,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大街,心中,不由得有些压抑。

    其实,她在监牢里,跟哥哥说的,也不全然都是假话。

    起码,皇上让她把正妃的位置空出来,也许,打的就是用儿子的婚姻,来笼络住有势力的臣子的目的。

    而且,皇上明知道,龙天昱对自己的心思。

    所以,即便是她被剥夺了正妃的位置,龙天昱对自己,也依旧会不离不弃。

    到时候,林家反而依旧在皇上的掌控之中。

    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当她主动回家,那近乎于挑衅的举动,早就会招来皇上的责难了。

    现在,龙天昱私自逃离皇宫,跟自己的任性,都没有被追究的时候,那便说明,皇上的对这一切,是早就有预谋的。

    好深沉的心机,就连他们之间的感情,都被皇上算计了进去。

    她跟龙天昱,若是想要反抗,还真是有些难呢!

    镇南侯府,在思考中,转眼就到了。

    林梦雅从轿子里下来,可还没等站稳,就听到了从门口,传来的吵闹声音。

    挑头看去,看到的却是穿着一身石榴红色裙袍的林梦舞。

    此时,她正带着几个人,站在门口叫嚷。

    听声音,应该是她想要进门,而门房坚决不让她进去。

    来得好,林梦雅的心头,不由得浮上了一股子冷意来。

    她还正怕那娘俩个缩在上官家的府邸里,说什么也不肯出来呢。

    如今,居然找上门来,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大小姐回来了!”

    眼尖的门房,早就在林梦舞的蛮横之中不耐烦了。

    何况,现在家里谁不知道,大小姐回来主持大局。而且,又出了那么一档子事,以后,怕是这个家里,可就完全没有了晴夫人母女的容身之地了。

    当下,转变了对林梦舞的不耐烦,殷切的往前走了几步,迎到了林梦雅面前,说道。

    “嗯,放她们进去吧。来者是客,不能让人家说咱们林家没有规矩。”

    林梦雅的眼神,只是略微扫过去了一眼,随后,就柔声说道。

    放缓了的语调,任谁,也听不出她声音的起伏来。

    只是,这句话,却是让林梦舞,本就不太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论起来,她也是这府中正儿八经的小姐。谁知道,门房不让她进去不说,还让这个死女人给奚落了一句。

    顿时,心高气傲的林梦舞,就一步跨出来,挡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这不是我那个王妃的姐姐么?哦,我忘了。你现在,只是个侧妃而已了。真是好笑,明明是嫡出的小姐,到最后,却成了个侧妃。现在,又被赶回了府里。幸好。咱们林家家大业大,总不会让你一个丧门星饿到就是了。”

    林梦舞的一双美眸里,闪着几分恶毒。

    在上官家的这几天里,她才真正的享受了一个,嫡出小姐应有的生活。

    母亲虽然在夫家不得宠,但是在上官家,所有的庶出子女,见到母亲跟自己,都必须要毕恭毕敬。

    哪怕是在吃饭,都不能在一个桌子上。

    看着那些庶出的小姐们,眼巴巴的讨好着自己,从家里受的那些气,也都渐渐的,转变成了,对林梦雅的妒恨来。

    终于,在得到林梦雅王妃之位被褫夺,人也被赶回府中的消息后,林梦舞再也按捺不住。

    忙不迭的,来府中想要讨回她该有的一切。

    如今,凭着上官家,凭着皇后姨母,她才该高高在上。

    而林梦雅,只能主动,被她狠狠的踩在脚底!

    “那是自然,来人,把二小姐给我请进府里。至于不是我林家的人,都给我赶出去。”

    林梦雅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白痴,智商低就算了,还这么来作死,就是林梦舞的不对了。

    今天来,林梦舞不过是想要恶心一下自己而已。

    所以,并未带来太多的下人。

    在她下令之后,隐藏在林府周围的侍卫们一拥而上,顿时,那几个狐假虎威都算不上的侍女家丁,顿时,尖叫着堆做了一团。

    还得意洋洋的林梦舞,瞬间就被侍卫们,当做麻袋一样,推搡进了府里。

    剩下的人,却是瑟瑟发抖的,看着这个巧笑倩兮的林家大小姐。

    “回去跟你们家主子说,从今天起,她就不是我们府中的夫人了。反正我父亲回来,休妻是势在必行的。至于梦舞,那是我们林家的女儿,自然,有林家来管教。外人,不许插手。”

    林梦雅虽然没有恶言恶语,但是几句话,却说得十分的冷淡。

    上官晴虽然狠毒,但是对她这个女儿,却是极为疼爱。

    既然她敢冤枉哥哥,那自己,也不妨有样学样。

    骨肉分离的痛苦,她会原样,还给上官晴。

    “放开我!放开我!林梦雅,我外祖会杀了你的!”

    大门内,林梦舞撕心裂肺的声音,格外的让人愉悦。

    林梦雅微微一笑,上官家?哼,迟早有一天,她会身化猛虎,一口口,咬尽上官家的血肉,让他们,永世不能超生!

    “关门。”

    带着自己的人,林梦雅丝毫不因为林梦舞的话,而有任何的停顿。

    外面的那些上官家的家奴们,在见识过林梦雅的说一不二后,全部都觉得大脑发懵。

    半晌,才转身回去,不然,谁知道林家的那位大小姐,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王妃,那人要怎么处理?”

    侍卫都是昱亲王府带过来的,称呼林梦雅为王妃,也是昱亲王的意思。

    看了看那个怒瞪着自己的女子,林梦雅唇瓣微微扬起,可是那笑容,却越看越觉得,让人全身冷飕飕的。

    “关在柴房里就行,还有,记得不必给她吃太好的东西。我看我这妹妹,是近日里油水太多,才会蒙了心智。让她冷一点,饿一点,大脑才会恢复清明。”

    林梦舞被挣扎着拖走了,到了现在,恐怕她还不知道,自己,会被怎样对待。

    冷漠的看着人被押走,林梦雅才转身,带着侍女们,回到了自己的雅蝶小筑。

    今日,她扣押了林梦舞,上官家的人,虽然不敢明火执仗的来要人。

    但是背地里的小动作,可不会减少。林梦雅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做些防范工作才是。

    招来清狐,俩个人低语了一阵。

    结果未知,可从房中传出来那低沉的笑声,却让外面的几个姑娘,都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嘀咕。

    主子,这又是要算计谁了?

    心中,不由得为即将倒霉的某些人哀悼了片刻。

    谁让他们来惹主子呢,这也算是,他们活该吧?

    耸了耸肩,几个姑娘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压根,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头。

    看吧,老狐狸的身边,又怎么会养几只没用的小白兔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