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七章 探望哥哥
    轿子,停在了府衙的大门外。

    自从上次失火以后,莫名失踪的京兆尹也换了人,如今的这一位,出身清贵世家,人也是公私分明,不畏惧权贵。

    这也是皇上有意安排,若不是哥哥关在这里,只怕上官家的那些人,早就一哄而上,要暗中陷害哥哥了。

    “王妃,请跟我来。”

    府衙的外面,林魁早就在这里待命了。

    王爷有吩咐,一定要处处保护好王妃的安全。虽然他们并不清楚,为何皇上会下旨,把林梦雅从王妃降成侧妃,但是,看王爷的样子,只怕这圣旨,对他们夫妻二人来说,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

    “有劳了。”

    看到林魁,林梦雅就稍稍的宽了心。

    龙天昱的人脉很广,在加上皇上的有意栽培,难保,这个恩怨分明的京兆尹,不买他的面子。

    再说,这又不是让他徇私枉法,能卖昱亲王一个人情,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林梦雅点了点头,往府衙后面的监牢里走去。

    其实林梦雅心中,还有一个疑问,一直没有解开。

    按说,哥哥的罪名是杀人未遂,这并不严重。更严重的,是在他的书房了,搜出了一些通敌叛国的罪证来。

    如果说前者罪不至死的话,那后者,可就是诛灭九族的大罪了。

    不知道是不是皇上有意为之,没有把哥哥放在了兵部的大牢里。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皇上只是想要在杀人未遂上做文章。

    而且,哥哥这么多年征战沙场,杀敌无数。若是一般的伪证,别说是皇上了,就算是满朝文武,怕是也无人能信。

    到底,上官家用了什么手段,才让他们兄妹二人,如此动弹不得呢?

    怀揣着这许多的疑问,林梦雅带着清狐,随着林魁,到了府衙后面的监牢门口。

    京兆尹的大牢虽然没有天牢一样的森冷,却也是规矩严苛。

    即便是有林魁带路,若是没有京兆尹的手信,那牢头也是不肯放人的。

    林梦雅并未给牢头送什么金银,不过是吩咐厨房,做了一些个酒菜而已。

    一来,也算是心意,二来,这酒菜也不算是什么贿赂,大抵,也不会让牢头他们难做。

    看到林梦雅这么懂事,牢头的脸上,对她也多了几分和善。

    “夫人客气了,林将军就在里面,夫人快去快回,我家大人也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

    林梦雅点头示意,也不磨蹭,带着清狐往监牢里走去。

    里面并未有电视里演的那样渗人,里面虽然有些破旧,但还算是窗明已净。

    一排排的监牢里面,都有十分干净的稻草暂做床铺。

    看来,之前的石牢被烧毁,倒也不是一件坏事了。

    “哥,你还好么?”

    很快,林梦雅就看到了哥哥所住的监牢。

    比起前面的那些来,有一张床跟被子的监牢,应该是条件比较好的了。

    林南笙看着自己的妹妹亲自前来,却只是苦笑了一声,并未站起来迎接。

    “雅儿,你怎么来了?哥哥的事情,没有牵连到你吧?”

    林梦雅用力的摇了摇头,才几天没见而已,哥哥,怎么就变得那么颓废了?

    俊朗的脸庞塌陷了下来,那双眼睛,也不在闪着睿智的光芒。灰扑扑的,让人觉得似乎,他已经丧失了所有的自信。

    身上穿的白色囚服,也有些脏了,只是这样坐在床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锋芒。

    “哥,我会救你出去的。我知道,你不会做出通敌叛国的事情,更不会想杀那个人。”

    看到妹妹如此坚定不移的支持着自己,良久,林南笙才终于挤出了一个笑容来。

    起身,走到了妹妹的面前,伸出粗糙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妹妹娇嫩的脸颊。

    “傻丫头,你该做的,是保全自身。唉,都是我没用,若是知道早有今日,我当初,定然不会受到奸人的蒙蔽了。雅儿,你记住,以后不要轻易的相信任何人,哪怕,这个人跟你亲如兄弟。也许,总有一天,他会在背后,捅你一刀。”

    没想到,哥哥一开口,林梦雅就嗅到了其中的隐情。

    转而紧紧的握住了哥哥的手,一双眼睛,疑惑的盯着哥哥。

    “哥,你的意思是,你身边的人,也陷害了你?是谁?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南笙不舍的看着妹妹,这件事关系重大,他实在是不想,让妹妹再操心了。

    况且,现在可谓是证据确凿了,即便是自己想要翻案,怕是也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了。

    “唉,雅儿,你还是回去吧。这件事情,你帮不了我。如果你也牵扯进来,对林家没有任何的好处。你别忘了,我虽然你的哥哥,可是咱们林家,还有不少人。要是这事再闹下去,怕是整个林家,都会被人连根拔起。”

    都到了这个时候,哥哥还是这样要顾全大局。

    林梦雅真是觉得要气急了,紧紧的盯着哥哥,丝毫没有退缩的样子。

    “哥!你真是糊涂了!你以为,你悄无声息的死了,就能抗下所有罪责了么?林家早已经不是深受皇恩眷顾的林家了,实话告诉你,我的正妃之位,已经被皇上给褫夺了。不是你牵连了我,而是皇上,早就已经做好牺牲我们家的准备。”

    牺牲,倒是谈不上。不然,皇上绝不会让林南笙,以杀人未遂的罪名,住到京兆尹的监牢里来。

    如果林梦雅实话实说,林南笙一定会劝她顾念皇上,不要轻举妄动。

    但是,她却知道一点,哥哥在乎她,机会可以逾越自己的生命。

    林家人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一笑置之的隐忍,唯独护短一条,比君恩更加重要。

    果然,林南笙听到这话的时候,犹如一潭死水的眼神里,忽然间掠过了一抹怒意。

    “皇上为何要这么做?即便是我犯了事情,也跟你无关。这样牵连,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看到有效果,林梦雅立刻装出了一副委委屈屈的小模样。

    暗地里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瞬间,红了一双眼眶来。

    “哥,你要是有事,谁还能护着我呢。你都不知道,龙天昱也不要我了,听说,他马上就要迎娶别人当正妃了,现在,他已经把我赶回咱们家了。爹爹的将军之位,也要皇上收回去了。以后,谁还能保护我,不受别人欺负呢?”

    看到妹妹红了眼圈,林南笙心如刀绞。

    他本以为,自己如果扛下所有的错处来,至少,妹妹不会受什么委屈。

    可没想到,皇上也好,龙天昱也罢,居然敢这样对他的雅儿。

    登时,一双手反抓住了妹妹的手,细心安慰着她。

    “别哭,别怕,哥哥不会有事。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好记挂的了。雅儿,你记住,如果你想救我,就去紫薇胡同,找一个名叫苟三的人。见到他以后,你就说毛一背信弃义,其他的事情,他自然会明白。只要找到了他,那我的事情,就可以解决一半了。”

    林梦雅立刻耐心的记下来,实在是不能怪她耍了些小手段。

    只是以哥哥的性子,若是她不说的严重些,哥哥万一真的铁了心要顶罪,那她且不是要完。

    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找到这个苟三,替哥哥洗清冤屈。

    林南笙看着越发纤细瘦弱的妹妹,只觉得一颗心,都要被揉碎了。

    “雅儿,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龙天昱不要你了不要紧,哥哥养你一辈子,再也不要你受任何人的委屈。”

    林梦雅看着一脸担忧的哥哥,这一次,不用掐自己,鼻子就一酸。

    “哥,你一定要平安无事,我在家里等着你。”

    自从哥哥回京,几乎每个月,都会给她送来不少的好东西。

    有吃的有用的,还有许多的私房体己。他们平常见不了面,可哥哥却总是担心她的身体,生怕她受了一丁点的委屈,所以,每天下了朝以后,都会绕远,从昱亲王府的门前经过,为的,不过是跟门房打听一声,自己这阵子是否安好。

    哥哥就是这样,默默的用他的一切,替自己遮挡着风雨。

    所以,林梦雅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救哥哥出来。

    “乖,不哭了,我没事。你早点回去,注意身体。上官家的人,如果再去咱们府中,你千万别受了委屈。等父亲回来,自会给你讨回公道。”

    林南笙看着妹妹,心中就是有千万句担心,也终究,只能化为句句叮咛。

    点了点头,林梦雅在哥哥的嘱咐声中,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监牢。

    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哥哥的身影,林梦雅只觉得心头,有些发闷。

    为何,这世上,好人总是要受人冤枉,而坏人,却可以逍遥法外,翻云覆雨?

    哥哥跟父亲,都是为了保家卫国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可在皇上的心中,也不过是为了制衡权势的的手段而已。

    心中,那股子压抑了多时的邪火,渐渐的侵蚀掉了她心中的清明。

    就在林梦雅差一点,被这股子执念所影响的时候,白皙娇嫩的额头,却忽然间,被人的手指,用力的弹了一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