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六章 打情骂俏
    “主子想要说的,就是这件事么?”

    红玉看着林梦雅,心中,却是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其实,即便是主子不说的话,她也会主动跟主子提议,给这个家里,找一个合适的女主人。

    毕竟,女人跟女人之间的战斗,唯有女人才能明白。

    他们男儿可以保家卫国,却未必,能够在后宅这一亩三分地上,有什么太大的作为。

    毕竟,牵一发而动全身,各方各面,若是一个考虑不周,都有可能会酿成苦果。

    如今大少爷被冤枉,焉知不是因为低估了女人的后果。

    “嗯,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哥哥寻好了一房媳妇。只是这媳妇一时半刻的,还难以到咱们家来,所以,我才想麻烦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跟金家的联姻,已经是势在必行了。

    同时,跟上官慧的约定,也得要尽快进行了。

    以后,有了这俩道助力,相信哥哥在朝廷里,怕是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撼动的了。

    “我当然愿意了,您不用多心,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是我在的话,至少少爷跟林老爷,不会那么被动不是么?主子放心,这些事情,我都想着呢。”

    看到红玉答应了,林梦雅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后院不能再起火了,而且这一次,上官晴跟林梦舞,也算是跟林家,彻底撕破了脸皮。

    以后,这个家里,也就再也没有她们的位置了。

    只是,上官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她一定要撑到父亲回来,才能稍稍的松一口气。

    姐妹两个正在谈心的档口,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吵闹声音,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红玉看到主子好像是很关心的样子,立刻起身披着衣服,提着一盏油灯,去外面查探情况了。

    帷帐之中,林梦雅悄悄的打了一个呵欠,一副困倦不已的模样。

    可谁知道过了许久,也不见红玉回来,林梦雅心中担忧,不得已,起床去寻红玉去了。

    脚刚踏出房门半步,一阵风袭来,林梦雅只觉得腹部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箍住了。

    “放开我!”

    低喝一声,但是对方并未理会她,瞬间,房门被紧紧的再次关闭。

    林梦雅被人粗暴的扔在了柔软的床上,待她刚刚脱离那只手臂的禁锢,人,就立刻钻进了被子里,把自己包围成了一个小圆包。

    只是那双眼睛,却是无比委屈的看着面前,那个似乎全身都在散发着怒意的大魔王。

    “你...知不知道,我要担心死了!”

    话才刚刚出口,龙天昱就不由得软化了下来。

    天知道,他飞奔到家里以后,发现她已经走了,心中,有多少惊恐。

    如果她再也不理他了,如果她真的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那么他,恐怕,会立刻发疯的吧。

    “你还担心我做什么,如今,我已经不是你的正妃了。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

    林梦雅有些鼻头发酸,当撒娇成为了一种习惯的时候,对于她这个从来都不会撒娇的人来说,还真是个坏到底的习惯。

    话没说几句,几滴金豆子,都噼里啪啦的掉落了下来。

    龙天昱看到了她的眼泪,心都要软成一滩浆糊了。

    “别哭了,你永远是我的妻子,什么圣旨,都不算数。”

    大手,笨拙的拭去了她的泪滴。

    合着被子,把一团小小的她紧紧的抱在怀中。

    不管父皇下多少条圣旨,这辈子,他的妻子,只会是她一个。

    “你说的,可是真的?”

    迷蒙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向龙天昱的眼神里,不知为何,竟然多了几分不确定的软弱。

    龙天昱何曾看过如此不确信的他,心中一痛,却是用炙热的吻,来诉说自己,早已经用语言无法形容的痴恋。

    二人在亲吻之中缠绵,再多的委屈与辛酸,此刻,也都被这甜蜜的滋味,给一一化解掉了。

    小脸通红的林梦雅,终于不再哭泣,纠缠过后,软弱无骨的,趴在了龙天昱的胸口。

    “我把王府都给搬空了,你怪不怪我?”

    被吻得七荤八素的林梦雅,小小声的嘀咕着。

    龙天昱却是抱着怀中的挚爱,笑得有些贼。

    “不怪。”

    有她的地方,才是他的家。何况,那王府他本来就不喜欢,搬空了更好。

    “那你以后来的时候,只能走暗道,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可不可以?”

    眉头微微皱起,虽然麻烦了一些,但是别有一番刺激的滋味。

    “可以。”

    林梦雅终于放下了心来,身体瘫在了龙天昱的怀中,娇艳的脸蛋,也有着别样的慵懒魅力。

    “还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在人前,至少把我当个弃妇好不好?如果你父皇要给你娶别的正妃,麻烦你,先答应下来哦。”

    “嗯?”

    这一条,倒是让龙天昱皱紧了眉头。

    他爱她疼她还嫌时间不多呢,何况,要在众人的面前,让她当个弃妇,而且,还要答应另娶他人的旨意了。

    “你就答应我嘛,我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以后,不会再误会你了。只是,我希望我们以后,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了,还不好?”

    甜糯娇软的嗓音,瞬间,让龙天昱只想拼命的点头。

    那一汪清泉似的双眸,早就已经勾起了龙天昱心中的旖旎。

    红肿的樱唇微微的嘟起,可怜无比的样子,让他的脑袋,似乎也迟钝了几分似的。

    “你到底再打什么主意?若是不说,我可就不客气了!”

    就在龙天昱,马上要迷失在林梦雅所营造的诱惑的前一秒。

    强大的自制力,终究是站在了上风。

    瞬间,林梦雅的一双小手,被他紧紧的扣住,被他强迫性的转身,扣在了床上。

    某个暧昧的姿势,让林梦雅的小脸更加红透诱人,只是眼神里,却怎么看,都带着几分不甘似的。

    “我哪有——啊!龙天昱,我杀了你!”

    宽厚的大掌,毫不客气的落在了林梦雅的娇臀之上。

    其实并不怎么痛,但是林梦雅,却觉得无比的屈辱。

    “说不说?”

    龙天昱哪里真的舍得打痛了她,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只是林梦雅哪里受得了这个,当下,就开始大哭了起来。

    “呜呜——龙天昱你居然打我!你不爱我了,你居然家暴我!我要去找全国妇联投诉你!你虐待妇女!我要找律师告你!”

    林梦雅的哭声,顿时,让龙天昱慌了手脚。

    而且,林梦雅所说的什么家暴,什么妇联,他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立刻,放开了她的手,把她抱在怀里耐心的哄着。半响,林梦雅那干打雷不下雨的哭声,才渐渐的止住。

    “好了,都依你,都依你,好不好?”

    龙天昱手足无措,他可以面对任何人都侃侃而谈,唯独是对怀里的女人,最后,都得以败阵退场。

    林梦雅见到目的达成,也不在矫揉造作,反而是抱着龙天昱的脖子,笑得温柔甜蜜。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你给我记好哦!每天不许无故夜不归宿,要是让我知道,你敢趁着这段时间去爬墙的话,哼哼!”

    林梦雅眼中的毫光,瞬间,让龙天昱后脊背一冷。

    当下,立刻说道:

    “不会,绝对不会。”

    谁能知道,如果他真的有这些行为,这个小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况且,每天有他一个,他都觉得自己的时间跟精力尚且不够用,何况,又增加一个,他原本就不喜欢的女人呢。

    夫妻二人的谈话,终于在和平友好的气氛之中进行了。

    不过,结尾,倒是成为了为数不多,知道龙天昱潜进来的人们,另外一段在夜里的谈资罢了...

    日上三竿,林梦雅才双颊通红的,从自己的绣楼里出来。

    昨晚...还是不要再想了,总之,她又一次刷新了对龙天昱体力上限的认知。

    唉,男人跟女人,果然在本质上就是不同的。

    清狐跟几个姑娘,早就在雅蝶小筑的院子里,等候她多时了。

    今天的林梦雅,并未像是往日一样穿红着绿,一身湖蓝色的裙衫,让她显得安静了许多。

    头上繁琐的王妃头饰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从临天国带过来的,一套砗磲的玉兰花头面。

    砗磲在这个时代,还算不上是多名贵的材料,但是那温润如玉般的颜色,却让林梦雅,少了几分贵气,多了几分平和。

    倒是,十分适合她现在的身份。

    “主子,一切,都已经打点好了。”

    白芨过来回禀,林梦雅微微点头后,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雅蝶小筑。

    昨晚,她已经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龙天昱讲了一遍。

    而龙天昱,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而且,还建议她先去找哥哥问个明白,再做打算。

    林梦雅也觉得,最好先了解,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即便她在外面,敖干了脑汁,怕也是没什么大用处的。

    没想到,龙天昱趁着她睡觉的时候,都已经安排清楚了。

    看着府内,显然多了一倍还有余的侍卫们,林梦雅心中的不安,也稍稍的,抚平了许多。

    还好,她还有他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