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 帝王之术
    “锦月,你说,他到底,是随了谁的性子呢?”

    眼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德惠皇贵妃对于眼里,却溢出了些许的悲伤。

    她这辈子就这样罢了,希望昱儿,不要步了自己的后尘。

    “奴婢不知道,只是娘娘,您如此,怕是要惹得龙颜震怒了。”

    锦月面色带着几分忧伤,即便是不能用自己的身份活着。可只要能守在小姐的身边,她也是无怨无悔的。

    “无妨,若是他想要杀我,那便杀了吧。来人,随我去正天殿,今日之事,由本宫一力承担。

    如今,她已经是悍然无畏,所以,不管皇上如何怪罪,哪怕是剥夺了自己皇贵妃的位置,她也能泰然处之了。

    “是。”

    宫人们垂手而立,入境宫中已然是人人自危,谁又知道,这一刻自己的主子,会不会还在万人之上呢?

    一路疾行,终于,在宫门落钥的最后时刻,龙天昱出了宫门。

    巍峨的皇宫,在夜色中,却像是鬼屋一样的森冷。

    对于这个从小就生活的皇宫,现在,龙天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好印象。

    策马在街道上狂奔,他只想快一点找到林梦雅,至少,要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雅爹小筑内,已经安顿好府中众人的林梦雅,带着几个姑娘们,参观自己从小就居住的院子。

    大概是因为哥哥在家里的缘故,雅蝶小筑又再现了之前的精致。

    林梦雅坐在亭子里,烛火之中,哥哥亲手描绘的色彩,即便是在夜色里,也依旧有极为淡雅的味道。

    小手轻轻的托着下巴,听着红玉她们的闲话家常。

    “龙天昱已经出宫了,此刻,怕是已经知道你搬回来的消息了。”

    清狐无声无息的出现,带给林梦雅的,却是她早就猜测过了的消息。

    以龙天昱的能耐,逃出皇宫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不知道,这家伙看到已经空空荡荡的昱亲王府,会不会,立刻发疯呢?

    “主子,您还是派人去知会王爷一声吧。这件事,可能错不在王爷。”

    白芨跟红玉一样,虽然向着自家主子,但还是觉得,有些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

    毕竟,龙天昱对林梦雅如何,她们可都是看在心里的。

    这事主子的确是伤心,可再伤心,也总不能让龙天昱,承担这种连带的后果吧?

    “你们以为,我是真的迁怒于他么?”

    眼波流转,林梦雅看着几个姑娘,无奈的摇了摇头。

    “皇上为何要剥夺我正妃的位置,难道,皇上真的会在意,我兄长所谓的罪名的么?何况现在,我哥哥尚未定罪,皇上如此做,就不怕会落人话柄么?”

    林梦雅这么说,倒是让红玉她们表情微微凝滞。

    细细一想来,大少爷才犯了事情,皇上就让人夺了林梦雅的正妃位置,这事,确实是有些不妥。

    “那你的意思是?”

    白芷睁大了双眼,疑惑的看向了自家主子。

    “皇上是为了激怒林家,同时,也是在释放信号。因为他知道,即便是父亲兄长再生气,也不会反了他。最终,不过是一场偷梁换柱的好戏罢了。等到朝廷局势一旦稳定,我父亲跟兄长,也会重新得到重用。但是现在,朝中众人摇摆不定。因为皇上这一派的权利,全部都已经瓜分完毕。所以,那些摇摆不定的新贵们,会倾向于另外一派。如此,才能得到更大的利益。可如今,我林家遭了秧,那就表示,皇上这一派的新旧权利,也会更迭。你们说,那些正在选择的人,会不会,重新丈量得失呢?”

    皇上这一招,实在是诛心之策。

    即便是心头不满,林梦雅也不得不佩服帝王的驭人之术。

    他别人不选,单单选择了林家,就是看透了林家没有太多的分支,家族,也不似别人那般,生有二心。

    况且以她跟龙天昱的关系,事后,也比被人更好被安抚。

    可惜,也许父亲跟哥哥,会原谅皇上所谓的权宜之计。

    她,却不想就这样,被摆上权力争夺的天平之上,成为皇帝手中的筹码。

    “原来如此,怪不得主子你要回来了。如果您继续在府中的话,怕是皇上,又会出新的招数来对付您了。不然,别人是不会相信的。”

    红玉一点就透,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利害之处。

    “嗯,所以,哪怕是在表面上,我也必须,跟龙天昱决裂。如此,皇上才可放心,哥哥跟父亲,还有他,才能不会继续被算计。”

    这就是那万人之上的权利,让人迷恋的诱惑之处。

    想一想,自己可以随便决定任何人的生杀大权,对于那些阴谋家们来说,简直,就是罂粟般的毒药。

    所以,那些人才会拼了命的抢夺。

    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是自己一样,被这种事情,无辜牵连了。

    “都累了一天,早些休息吧。上官家绝不会善罢甘休,哥哥那边,我也不能不管。对了,你们清点我的嫁妆的时候,都丢了什么,可曾去报官了?”

    白芍点了点头,这些东西都是她收着的,可今天一盘点才发现,主子之前带过来的嫁妆,竟然少了不少的好东西。

    幸好发现得早,不然的话,怕是又要惹出旁的风波来了。

    “嗯,你们要当心些。这些东西,很可能,会在别人的身上发现。我们抢先一步报官,那他们,就不能再栽赃于咱们了。以后,你们的东西也要格外的小心收着。哪怕是一方帕子,也不要随意丢了。你们都是我的人,那些人,肯定对你们也是虎视眈眈。”

    林梦雅如此叮嘱了几句后,才在红玉的陪伴下,回到了自己的闺阁的二楼卧室去休息。

    全然陌生的气息,跟已经刻印在脑海之中的记忆,让林梦雅并不能立刻,把这里当成家一样。

    比起来,倒是流心院的房子,更能让她安定心神。

    主仆两个梳洗好了,倒在床上,红玉跟林梦雅一样,心事重重,反而睡不着了。

    “其他人都还好吧?这样风风火火的人,可别委屈了他们。”

    知道林梦雅问的,是田妈妈他们,红玉早就安置好了,当然,不会让自家主子操心就是。

    “其他人都好,就连朱炎,都带着小白跟小虎,在大少爷的院子里住下了。只是主子,我不明白,为何要把田宁跟朱炎,都安排在大少爷的院子呢?那两个小家伙,虽然对我们和气,可对别人,却是危险得很。主子不怕,咬伤别人么?”

    红玉撑着头,跟自家主子闲话家常。

    这段日子以来,她可是把这里的人,都当成了家人一样。

    林梦雅对她也是十分的信任,凡事也不瞒她,所以,大家也都把她当做亲姐妹一般的对待。

    “不会,若是有咬伤的,也是宵小之徒。再说,哥哥跟父亲的院子里,要是没有人看守,我反而会觉得不安全。即便是在我们昱亲王府里,这种栽赃陷害的事情,哪里少了。红玉,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

    林梦雅也侧着身子,极为认真的看着红玉。

    有些话,她盘亘在心里很久了,直到哥哥出了事情,她才明白,有些事情,必须要早作打算。

    “主子有事,直说就好。我虽说不一定能做到,但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

    红玉看着林梦雅,神情,微微有些激动。

    自她来到这里以后,其实,是带着几分自卑的心里的。

    论忠厚老实,她比不上白芨;论持家之道,她比不上白芍;要是跟白芷比,她又不如白芷乖巧机灵。

    总之,大家虽然尊敬她,但是她却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比大家虚长了几岁的残破之人罢了。

    尤其,林梦雅如此待她,不仅仅是救了她的命,更是救了她的人。

    所以,她必须要回馈给林梦雅些什么,才能报答林梦雅的恩情。

    “别这么激动,其实,我是想请你,在这件事情完结之后,暂时,留在这里,帮我打理林府。”

    之前,林梦雅总觉得,若是单独派红玉过来,她会不会多心。

    毕竟,红玉虽然看起来温柔贤惠,可多年的生涯,让她比任何人都敏感。

    可是这次的事情,让她意识到,父亲跟哥哥,虽然能应付瞬息万变的战局。却未必,能赢得了这种闺阁之中的诡诈。

    其他的三个姑娘太单纯,田妈妈又要帮自己带墨言,所以,唯有红玉,才是最佳人选。

    “只是——这件事么?”

    红玉还以为,林梦雅要跟自己说多严重的事情。

    没想到,竟然是这种小事。

    林梦雅点了点头,随后解释说道。

    “你别误会,之前,我就觉得,唯有你,才能镇住上官晴跟林梦舞一伙。我父亲跟哥哥,有些时候,是不屑于跟这些女子争斗的。而你知道的,女子之间的心思,有时候,可比男子多多了。所以,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里,帮我保护好哥哥跟父亲。”

    林梦雅期待的看着红玉,生怕对方拒绝自己。也怕红玉,会想得太多,误会自己的意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