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四章 无法背弃
    冷静下来之后的龙天昱,大脑飞速的运转。

    如果,父皇跟母妃只是想要训斥林梦雅的话,那么,没必要把自己关起来。

    除非,他们要做更加过分的事情。而且,也绝对是自己不会答应的。

    龙天昱越想越觉得烦躁,今天的事情,假若真的为了对付林梦雅的话,那他,绝对不会干看着。

    这些日子以来,林梦雅所做的点点滴滴,其实他都看在心中。

    为了他,那丫头总是委曲求全,甚至,还放弃了许多,所以,他绝对不能让她,再受委屈。

    哪怕,要忤逆他所敬爱的父皇跟母妃。

    昏暗的室内,龙天昱一声不吭的坐在桌前。只是那双狭长的眼睛,却是闪着晶亮的光芒。

    外面,刚刚被呵斥走的宫人们,找来了一直跟在皇贵妃身边的净月姑姑。

    自从真正的净月死了以后,锦月就定了她的名头,继续在皇贵妃的身边伺候着。

    如今,也唯有她,才能劝得动那个倔强的昱亲王了。

    “你们都下去吧,王爷这边,有我伺候就行了。”

    端着食盒,锦月站在偏殿的面前。其实,她也才是刚刚得知,皇上对林家的处置。

    说实话,对于那个聪明美丽的昱亲王妃,她的好感,比德惠皇贵妃还要深厚。

    只是,唉,有些事情,却是不得不有人受些委屈了。

    ‘笃笃’的几下轻敲门的声音,龙天昱透过门缝,看到的,是那张熟悉的容颜。

    不过,他并非起身,只是冷冰冰的坐在那里,如同,这世上,再没有能让他关心的事情般。

    锦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她从小就疼到大的小皇子,是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倔强而固执的呢?

    “王爷,若是您再这样下去的话,您的亲王妃,可就真的没救了。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的看着。”

    这句话,正戳龙天昱的靶心。

    瞬间,刚刚还僵坐在那里的男人,瞬间站了起来。

    急切的看着门口的姑姑,眉宇间,却早已经露出了几分担忧来。

    “姑姑,我夫人怎么样了?是不是父皇跟母妃,还是...还是皇后,又做了什么!”

    凡是提到跟林梦雅有关的事情,龙天昱就会失去自己引以为傲的冷静。

    尤其是在得知林梦雅身体的真实状况后,每晚,他都必须紧紧的拥抱着她,确定她安然无恙后,才能沉稳的睡去。

    锦月姑姑叹息了一声,顺着门缝,把食盒里的吃食,一样样的取了出来,放在了地上。

    随后,用只有俩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奴婢也是刚刚听说,林少将军出事了,好像是牵连到了王妃。不过,皇上并未降罪于林家,只是,暂时剥夺了她昱亲王正妃的位置。你放心,皇贵妃娘娘正在尽力的周全。有一点你得清楚,即便是皇贵妃娘娘,怕也不能忤逆陛下。”

    锦月苦口婆心,她太清楚龙天昱的性子了。

    一味的隐瞒下去,最终,怕只会伤了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但若是三皇子一意孤行,也未必,不能把宫内闹一个天翻地覆。

    要是真的到了事情不可收拾的地步,怕到时候,就连皇贵妃娘娘,怕也是难以周全。

    “该死!父皇,他怎么能——”

    双手,紧紧的攥成了一个拳头。

    即便是如此,龙天昱却感觉,都不能解自己万分之一的怒火。

    林南笙如何,那是他自己的事情。若是父皇以这种理由,来废黜梦雅的正妃之位,也未免,有些太过牵强了。

    黑色的眸子,忽然间散发出狼一般的野性。

    龙天昱倏然间变得极冷,就连看他长大的锦月,都觉得眼前的这个三皇子,似乎,有些陌生了。

    “即便是他拿回了梦雅的正妃位置,可我这辈子,也唯有她这一个妻子。你去回禀母妃跟父皇,若还顾念这么多年的骨肉亲情,就立刻把我放出去。不然,这三皇子的位置,我也不想要了!”

    龙天昱说的不像是气话,因为,他语气平淡得,像是在陈述某件,极为寻常的事情。

    锦月看着龙天昱,那毅然决然的表情,忽然间,觉得呼吸一紧。

    “是,奴婢这就去回禀。只有一条,您可千万慎重,陛下他,毕竟是您的父亲。”

    父亲?龙天昱只觉得心头,有些凄苦的滋味萦绕。

    是,父皇的确是他的父亲,也是他的君主。

    虽然,在过往的日子里,对他没有极尽宠爱,却也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可他更加明白的是,父皇之所以那么做,绝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儿子。

    因为,父皇更想要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如此一来,所谓的父子亲情,早就已经淡漠了。

    父皇病中之时,不曾给他们母子任何的保护。所以,他才会被皇后设计,迎娶一个痴傻的女人作为正妃。

    而好不容易,他才获得自己毕生难寻的幸福。

    父皇,却再一次,为了巩固自己的江山。想要把林梦雅,从自己的身边夺走。

    褫夺正妃之位,骄傲如她,又怎会受这种委屈。

    紧攥的拳头,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无力感。

    明明说好的,相守一生,不再让她受任何的委屈,可自己,却一再食言了。

    “昱儿,你这又是何苦?你父皇只说,只是让梦雅委屈几天,不会真的把她赶出去的。况且,她现在还是你的侧妃,这事,你可千万别想不开!”

    元曦宫的院子里,一身华贵衣衫的德惠皇贵妃闻讯赶来,柔美的声音,染上了丝丝哀求。

    隔着门缝,看着儿子冷硬而孤傲的背影,皇贵妃的心中,其实,也并不好受。

    “母妃,把我放出去。”

    龙天昱转过身来,眼神微冷,如同,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皇贵妃轻咬着银牙,其实,她又何尝,想让自己那个聪慧能干的儿媳受委屈呢。

    只是一切,都是陛下所定的,半点,由不得她。

    “儿啊,母妃知道,你心里定然是不好受的。你且宽心,梦雅那边,母妃早就派了一个妥帖的人去支应了。你就先安安生生的,在这里多住几天,就当,是陪陪母妃了,好不好?”

    月色下,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的德惠皇贵妃,越发显得娇弱可怜。

    可龙天昱,却丝毫,没有因为母妃的恳求,而有任何的动摇。

    不忍的看了看哀求着自己的母妃,龙天昱却是跪在了地上,给母妃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皇儿,你这是要做什么?”

    看着这个根本听不进去自己话的儿子,皇贵妃只觉得心如刀绞。

    “母妃,您可以不顾及梦雅对你的孝敬,父皇,也可以不顾及梦雅奋不顾身的救命之恩。可我,却绝不会负了她的深情。今天,你们执意要关着我,那明日之后,我就再也不是你们的儿子。”

    说完,龙天昱冷静起身。

    不管外面,德惠皇贵妃的脸色,有多悲伤。脑海中,萦绕的却只有林梦雅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

    为了他,她几乎是用命相搏。好几次,都差一点断送了她的性命。可为了自己,梦雅却总是义无反顾。

    这辈子到现在,唯有她成全了他生命之中的温暖,修补了他所有的不完整,让他体会到了人生原本有的苦辣酸甜。

    她就是他的心头血,若想要丢了她,自己,怕是得先丢了命。

    “好...好,昱儿,你千万不要激动。锦月,你去把钥匙拿来。”

    看着已经做出了决断的儿子,德惠皇贵妃,忽然间,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当初,身为姜家嫡出小姐,她也曾经是万般炙手可热,求亲之人,差一点踏破了门槛。

    可她,终究是爱上了只来过家里一次的皇子。所以,哪怕是他当初只是个不起眼的皇子,她依旧是央求着父亲,把她嫁给了他为侧妃。

    从她成为他侧妃的那一天开始,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多年。可她,还是无法忘记,当初那一日,那个恣意大笑的男人,曾经有过的明朗面容。

    所以,就在儿子说出那一番话来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跪在父亲面前,以绝食来威胁父亲的自己。

    也许,她的儿子,真的像自己多一点吧。

    “皇贵妃,请您三思。”

    锦月拿来了钥匙,紧紧的握在手心里,心中,却还是有些不忍。

    “没事,昱儿说的对,梦雅对我们有恩。何况,如果不是她的话,我的儿子,也不会尝到这种人间情爱折磨的滋味。想一想,咱们年轻的时候吧。”

    德惠皇贵妃话里有话,锦月微微一顿,却还是把手中的钥匙,犹犹豫豫的交给了皇贵妃。

    ‘咔哒’一声,锁头被皇贵妃轻轻开启。

    龙天昱如同风一般冲了出来,还差一点,撞到了门口的皇贵妃。

    “去吧,你父皇现在正忙着处理事情,一时半刻的,还不会注意到你。替我跟那孩子,说声抱歉。”

    伸出玉手来,整理一下儿子的衣衫。

    德惠皇贵妃的脸上,除了慈爱,再也寻不到她平常,半分的骄傲尊贵。

    此刻,她也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母亲而已。

    “母妃...谢谢你。”

    龙天昱看着突然转变态度的母妃,一言难尽。

    不过,他还是快步走出了元曦宫的院子,消失在夜色之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