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 剥夺地位
    “主子,咱们该怎么办啊!府里已经乱成一团了,大少爷...大少爷也被带到京都府尹的监牢里面了!”

    白芷是从林家出来的,自然,是跟林梦雅一样的忧心林家。

    看着小丫头火急火燎的样子,林梦雅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说,现在哥哥的亲卫还能过来报信,那就说明,哥哥其实被完全控制。

    即便是被押到了府衙大牢里,其实,还是有办法,把消息传递出来的。

    又或者是哥哥之前,早就有了布置。只是怕她担心,所以不到最后关头,绝对不会让人来告诉自己的。

    但是既然哥哥来跟她求救,那么,她就必须冷静下来。不然的话,不管是哥哥也好,她也好,最终,只是会深受其害。

    “白芷,你们先去把我刚刚交代你们的事情做好。哥哥那里已经出事,我们不能忙中出错。”

    先把白芷给打发了出去,林梦雅强迫自己坐在椅子上,脑中,不断的旋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

    “现在,你想要怎么办?进宫面圣,还是,去找龙天昱?”

    清狐所说的,的确是林梦雅心中所想。

    可林梦雅更加清楚的是,这一次,如果没有皇上的允许,谁敢去捉哥哥这个武官呢?

    除非,哥哥是确确实实的被人抓住了把柄,就连皇上,也不能替他开脱了。

    而且,责令父亲进京。怕是,龙颜震怒,已经是意料之中了。

    “主子,外面有一位于公公,说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前来府中宣读圣旨的。”

    红玉神色有些古怪,林梦雅也是一样,心中疑惑不已。

    这个时候,龙天昱应该在御书房,与皇上商量事情。到底是有什么圣旨,非得是现在宣读不可?

    而且,于公公——

    林梦雅忽然想起一个清瘦的身影,难道,会是那位于公公么?

    “快请,我马上去见他。”

    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衣衫,那位于公公,可是父亲的老熟人。

    当初,她在宫里给皇上诊治之时,可是受了对方的不少照顾。

    如果是那位于公公的话,林梦雅倒是觉得,能够稍稍安心一些。

    带着几个侍女,出了院子,到了会客的大厅。

    果然,在椅子上坐着的人,可不就是那位于强于公公。

    不过,此时于公公却倒觉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两道剑眉,也紧紧的皱在了起来。

    林梦雅心中,暗暗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可事到如今,她也唯有顺其自然了。

    “多日不见,前辈依旧精神抖擞,晚辈佩服不已。”

    听得门外传来林梦雅的声音,于强立刻从椅子里起身。恭恭敬敬的给她行了一个礼后,才开口说道。

    “王妃殿下过奖了,事情紧急,还请王妃殿下,迎接圣旨。”

    这么急?林梦雅蹙了蹙眉头,却还是带着侍女们,跪在于强的面前。

    看着这个故人之女,于强也只能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后,展开了手中那明黄色的圣旨。

    “三皇子妃林氏,虽出身名门,却德行有亏。朕念其昔日所为,功过相抵,即刻,剥夺其正妃之位,降为侧妃。并令其闭门静思已过,不传召,不得入宫,钦此。”

    于强带来的圣旨,却让林梦雅心头,猛地生出了一股子怒火来。

    怪不得,哥哥直到被人抓住了把柄以后,才派人来通知自己;怪不得,龙天昱一大早,就被人急匆匆的请进了宫去;怪不得,皇上不顾边陲危急,执意要把父亲从边疆急召回来。

    原来,他们林家,这一刻倒是成了他们夫妻二人,博弈的战场了。

    心里一片清冷,皇上即便是不念救命之恩,也多少该看在父亲多年忠心耿耿的份上,给林家留一条活路吧。

    却没有想到,伴君如伴虎。她也罢,父亲也罢。不过都是皇上手中,可以获取利益的筹码而已。

    “王妃殿下,老奴知道,这事实在是难以接受。但是,现在情势危急,还请殿下,能够体谅皇上的苦心。”

    于强不忍心看着面前的女子,露出心碎的表情来。

    可是,多年来,宫中的生活,已经让他看透了一切。

    君恩如流水,特别是近几年,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他却再也,猜不透皇上的心思了。

    就拿这一次来说,林南笙的事情,皇上非但没有听那孩子分辨,还一纸诏书,就召回了牧之兄。

    现在,又怕牵连到自己的儿子,所以,剥夺了林梦雅的王妃之位。

    这不是,把林家往火坑里推么?

    可偏偏,他又违抗不得。这个消息,如果林梦雅非得要知道的话,那他情愿,来宣读圣旨的人,是他罢了。

    “当然,谢皇上隆恩。有劳于老前辈了,这份圣旨,我林梦雅接下了。来人,去取当初陛下赐婚的圣旨,跟王妃的冠服来。”

    林梦雅伸出双手,接过了于强手中的圣旨。

    脸上,却是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冷笑。

    其实,在临天国的时候,辰表哥就跟自己说过,让她小心晋元帝。

    没想到,现在,竟然是一语成谶。她,其实倒是没觉得有多意外。

    “这——冠服就算了吧。王妃殿下,您也知道,现在朝中局势不稳。你母家兄长之事,已然引起了朝中动荡。其实,皇上这么做,也是——”

    “我自然知道,陛下是不得已而为之。前辈放心,我虽然年少不懂事,但是这些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所以,必不会让前辈为难。只是,我府中还有杂事,就不多留前辈了。还请前辈,替我转告陛下。就说林梦雅,领旨谢恩。”

    实在是不能怪林梦雅迁怒,于强也觉得这事,是皇上做的不地道。叹了一口气后,终是起身,告辞离开了。

    林梦雅手中拿着圣旨,脸色却是阴晴不定。

    其他的几个侍女,则都是要气坏了。

    “这皇上,也太会过河拆桥了吧!当初,我家小姐不嫁,他们就硬逼着我家小姐嫁。现在,不过是出了点事情。皇上就第一个来拿我家小姐开刀!”

    白芷实在是气不过,当初,林家是怎样被逼婚,小姐是怎样被塞入花轿里的,她可是最清楚。

    如今,大少爷才刚刚被人冤枉,自家小姐,好不容易坐稳的王妃之位,就又被皇上给剥夺了去,她自然,是替自家主子觉得委屈。

    “主子,您没事吧?”

    红玉眼睛一直就没有离开过林梦雅,虽然主子表面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

    但是,那双握着圣旨的玉手,可是用力的泛白。显然,主子的心中,必然也是百转千回,难以形容的。

    “没事,我好得很!”

    好,很好!

    林梦雅心中,都差一点要给皇上的狠心叫好了。

    不就是想要通过林家,把兵权再度收回到他自己的手上么?

    只是皇后也盯着这块肥肉呢,不知道,最后这块烫手的山芋,到底会落入谁的手中罢了。

    既然皇上不仁,那就不要怪她不义!

    纵然是想要牺牲林家,可她林家,也得咯掉那对夫妻的几颗牙不可。

    “来人,给我把昱亲王府搬空!凡是我的东西,都给我搬回林家!所有人,都随我回到林府。若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我是奉了陛下之命,回家好好接受管教去了!”

    谁也没有想到,林梦雅居然会这样回应。

    呆呆的看着自家主子,仿佛她刚刚说的,是个笑话一样。

    “都看什么,给我搬!还有,凡是皇上赐给昱亲王正妃的,都给我留下来,让昱亲王爷,好好的给我睹物思人!”

    林梦雅实在是气坏了,但是有一点,她却比任何人都清楚。

    龙天昱肯定是不知情的,而且,怕是他现在已经被皇上,用了各种理由留在了宫中。

    不然的话,皇上也不会这么心急火燎的,让这个跟自己有交情的于强来宣读圣旨了。

    还不是想要先斩后奏,圣旨一下,她跟龙天昱,也只能乖乖听话。

    那么,既然如此,就不要怪她,回敬一个釜底抽薪了!

    皇上余下的命,可是她亲手救回来的。若是皇上忘了,那她,就好好的提醒提醒皇上,免得让皇上的生活,过得太过安逸。

    林梦雅从来不曾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从前,她就是太顾全大局了,所以,才让皇上生出了一种,可以随意摆布她的错觉。

    没错,林家的确是忠贞不二,父亲跟哥哥,也的确是可以为了这个国家,马革裹尸也绝不后悔。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林家,就可以任由别人搓扁揉圆!

    捏紧了手中的圣旨,林梦雅的心头,却缓缓的漾出了冰冷的笑意来。

    她要让皇上,知道有些圣旨,最好不要乱下。否则,她要搅得整个大晋,都不得安生!

    “清狐,你亲自派人去通知我父亲。让他回京以后,立刻去兵部辞掉职位。还有,给左丘辰传一封信,就说我正式接受临天国郡主——不,公主的封号!要快,记得,只能用你的心腹,不能用三绝堂的人。”

    清狐看着愈发沉稳的林梦雅,脸上,却是笑开了花。

    “遵命,那老皇帝还以为你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可惜啊可惜,他却不知道,自己惹得,却是一头,藏起了爪牙的狮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