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章 原来如此
    “从今天开始,你,不许来我的房间睡!”

    林梦雅实在是气不过,每一次,在这种事情上,都被龙天昱给吃得死死的。

    恶声恶语的宣布了单方面结果后,推开饭碗,林梦雅气呼呼的回到了卧房。

    不过,显然她故作的气愤,已经失去了作用。

    除了龙天昱脸色一变之外,其他的几个姑娘,而是捂着嘴,笑开了花。

    “真是的...”

    林梦雅就差拿个被子捂住自己的脑袋了,她真是没想到,龙天昱那个家伙,脸皮居然厚到了那种程度。

    不过,林梦雅也不是真的生气。反正她的性子,大家也都清楚,嘻嘻哈哈一阵子后,这事也就过去了。

    除了跟她关系最亲密的人,也不会有其他人这样。

    如此,林梦雅觉得自己,还不算是丢人。

    “清狐,这几天,皇后那边可有动静?”

    流心院的院子里,故意躲清闲的林梦雅,依旧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除了她能够信得过的人之位,其他人,并不知道,她已经悄悄的回到了昱亲王府。

    “动静不小,毕竟程美人失踪,可不是小事。不过,她倒是没做什么,据说是一位跟程美人姣好的慧妃,跟黄山禀告,说是程美人与你发生了口角,所以才在护国寺里面失踪的。不过皇上,好像并未深究。”

    清狐虽然人在昱亲王府,但是外面的事情,却都是打听得清清楚楚。

    偌大的京都里面,没有一件事,是能够瞒过他的耳目的。

    就连宫中的事情,想来也不会意外。

    “慧妃?之前没有没有听说过她?是哪一宫的娘娘?”

    皇后会把脏水泼给自己,这林梦雅其实早就想到的了。

    但是,她记得自己,好像是从未接触过这个什么慧妃的吧?

    看到林梦雅疑惑的眼神,清狐轻声解释:

    “此人,就是之前,在宫里跟你起过冲突的慧婕妤,好像,是皇后提拔起来的人吧。只是,她平时甚少去皇后的宫中走动,倒是跟皇贵妃交好。”

    听清狐这么一说,林梦雅就明白了。

    小手十分有规律的,在桌子上轻轻的弹了几下。

    此时,林梦雅已然是心中有数了。

    “看来,此人就是皇后有意指证我的人了。无妨,皇上不会想相信她的话的。只是我好奇的是,她到底跟我有什么仇怨呢?”

    清狐虽然厉害,但是皇宫大内之中的秘闻,他也未必全然知道。

    但是,即便是如此,以他的能耐,都能打探出来,慧妃跟她的婆婆交好,其中的猫腻,她当然是一清二楚。

    “不知道,只知道慧妃的母亲跟妹妹,死于崇庆殿血宴。”

    清狐的话,瞬间让林梦雅记起了这件,已然久远的事情。

    当然突然出现的刺客,的确是杀了不少的人,最后,她跟龙天昱居然还差一点,就被当做幕后黑手了。

    难不成,慧妃,是把自己,当做真凶了?

    越想越觉得,唯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慧妃对自己,那么没由来的恨意了。

    可她实在是冤枉,当初的事情,的确是跟她无关。

    只是她明白,慧妃定然已经被皇后那边的人洗脑了,现在,怕是一心觉得,自己是在为亲人报仇雪恨吧。

    有时候,人蠢,就不要学人家玩什么复仇的戏码。不然的话,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我知道了,这事看来没有那么容易了结。对了,我们派去的人,现在可都安排妥当了?”

    林梦雅只是想了想,就不再在这种事情上多做纠缠。

    她没有死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皇后的耳朵里。之所以暂时,不让任何人暴露她的行踪,不过是因为,想要抢一个时间差,抢先把这件事情,引到到另外一面去。

    到时候,即便是皇后怎么煽风点火,她谋害程美人的罪名,也不会成立了。

    “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怕是已经有人去府衙里报官了。很快,富家公子被山贼劫财,最后堕入山崖的消息,就会传得满城风雨。可惜,里面一点关于你的痕迹都找不到,若是被皇后她们知道了,那个老妖婆,会不会连鼻子都气歪了。”

    清狐幸灾乐祸的说道,他可是派人,把马车里面里里外外的都收拾一遍。

    “皇后应该还有后手,你不是说,从那个人的身上,搜出来一些我的东西么?这些东西虽然不是我常用的,但我问过白芷她们,这些东西,都是之前我带进府里的嫁妆。所以我想,至少在之前,咱们身边,应该还有皇后派来的奸细。可是,我思量了许久,都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在假德妃在的时候,趁机混进来的。不知道,你还记得那个叫韵若的人么?”

    虽然清狐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府里面,但是按照他的性格,但是跟家里有关的事情,清狐都会事无巨细的找人记下来。

    纤长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清狐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对这个人还有些印象。

    “这个人很神秘,我的人曾经跟踪过她一段时间。可是没想到,居然被她给察觉了。不过我记得后来,这个人不是神秘的消息么?怎么,你觉得此人,是皇后派来的细作?”

    其实,韵若是皇后的人,这一点上,林梦雅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她很特别,净月假扮德妃娘娘的时候,除了亲近之人,几乎毫无破绽。可是,唯独对她是言听计从。你觉得,如果她只是皇后身边的侍女,净月,为何会对她如此恭敬呢?虽然表面上,韵若只是个侍女,但是,我有次看到她手上戴着的翡翠玉镯,好像是前几年的贡品。这东西,别说是她一个小小侍女了。我想,就算是慧妃,也未见得会有这么一只。”

    所以,林梦雅才会觉得奇怪。

    也怪她当初没有当机立断,也是怕会打草惊蛇,才让韵若有机会逃脱了。

    但是,如果她真的身份特殊,又深得皇后信任的话,那么林梦雅倒是觉得,韵若来府中的目的,并不简单。

    难道,也是为了她手中的青筝谱么?

    “红玉,你们几个赶紧进来!”

    林梦雅扬声说道,在外面各司其职的四个姑娘,也在听到了她的声音后,鱼贯而入。

    “白芨,你跟白芷立刻清点一下我带来的嫁妆,包括后来父亲跟哥哥送过来的那一些,记得,一点都不能错漏。还有红玉,你跟白芍一起,不管我丢了什么东西,都要立刻去府衙报案。就说咱们昱亲王府遭窃。如果有人问起来我,就说我早就回到府里,其他的,一律不要说出去。”

    四个姑娘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自家主子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不过,她们却是知道,凡是跟自家主子有关的,全部都是大事。

    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耽搁的,各自去办了。

    林梦雅坐在屋子里,但是脑袋里,却是在急速的运转着。

    通过跟皇后的这一次对弈,林梦雅就完全明白,皇后跟之前自己遇到过的角色不同。

    如果不是有田宁哥给她的舍利子,在加上清狐及时回到她的身边。怕是现在,她早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并且,还把灾祸,带给了龙天昱跟整个林家。

    所以,皇后绝对留有后手,而她相信,一旦这个隐藏的后招使出来,自己,可能会全然没有招架的力气。

    但是,因为她之前所做的防范,让皇后能够动手的地方,大大的有限。

    所以,她必须努力在皇后动手之前,排除已方所有的雷区。

    “不好了,不好了!主子,林家出事了!”

    林梦雅还在思考,自己有没有遗漏什么,外面,白芷忽然间大呼小叫的跑了进来。“怎么了?有事好好说,你别大呼小叫的,吓到别人。”

    清狐皱着眉头,一下子接住了白芷的身体,责备的说道。

    可林梦雅却只觉得心头的不安,在逐渐的加深。难道说,皇后的利刃不是举在她的头上,而是,林家?

    “外面,大少爷的亲卫刚刚传来的消息,说是大少爷,欲杀晴夫人不成。而且,还从大少爷的房间里,搜出一些通敌叛国的罪证。此刻,龙颜大怒,皇上,已经责令让老爷速速回京了。”

    轰然之间,林梦雅呆坐在那里。大脑,像是炸开的烟花,瞬间白茫茫的一片,半天难以回神。

    “不可能的,我哥绝对不会这么做。是谁传来的消息?可准确么?”

    事关哥哥,林梦雅再也淡定不下去了。

    可白芷哭着说,这话,都是从大少爷身边的亲卫嘴里说出来的,断然,不会有任何的虚假。

    也就是说,哥哥,也许真的被人,抓住了铁证了么?

    但是,之前却是一点征兆都没有,如今怎么会——

    调虎离山!

    林梦雅忽然间,才明白,所谓皇后的后手,其实,却是自己错失的先机。

    让她去护国寺里上香,其一,是为了除掉自己。而其二,却是借着这段时间,调开了龙天昱跟自己。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护国寺的时候,皇后真正的利刃,却是刺向了一向低调的哥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