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坦白病情
    “您放心吧,对了,墨言这几天还乖么?田妈妈,过阵子我可能还要出门一趟。墨言跟朱炎,都得交给您了。”

    林梦雅依旧是如同往日一般,淡淡的笑着叮嘱,可田氏却觉得心头,一阵阵的不安。

    她跟林梦雅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到底她也是把林梦雅从小带到大的。知女莫若母,林梦雅的任何改变,她都能感觉得出来。

    一双粗糙,却温暖的手,握住了林梦雅的。

    慈爱的,如同是看着自己孩子一般的眼神,看向了林梦雅。

    “这个我自然知道,可梦雅,好孩子,你千万不要做些傻事。昱亲王,他虽然身份不凡,但是我能看得出来,其实,他是很喜欢你的。还有你的父亲跟兄长,这么多年来,他们在外面,也是一直惦念着你。所以孩子,为了他们,你也要好好的保重自身。”

    林梦雅点了点头,她又何尝不知道呢。

    告别了十分不放心的田氏,林梦雅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换好了衣服的清狐,又出现在她的身边。看着林梦雅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的模样,清狐也知道,她是在为什么事情而烦恼。

    静静的站在她的身边,不管她最终做出什么决定,他,都会陪着她一路走下去。

    其实,他们之间早就已经超越了男女情爱。

    对于清狐而言,林梦雅已经构成了他余下的生命的全部。是一种,比男女情爱,更加重要的感情。

    所以,他宁可林梦雅把他当成最重要的伙伴,最亲密的哥哥,最信赖的人。

    只要如此,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清狐,我是不是做错了?”

    良久,林梦雅才回过神来,偏过头,满脸疑惑的看向了清狐。

    笑而不语,清狐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其实,他的心里,也并未是一片清明。

    事关她的性命,一切的一切,不得不小心谨慎。

    “老师给我的药,只要吃下去,就会立刻陷入假死状态。到时候,你再把我偷偷的带出城。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人知道了我们的去向。可是,清狐,我真得好怕。如果我骗了他们,那我,会不会也会失去他们?”

    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或者说,林梦雅找到了她真正犹豫的地方。

    一年多的时间,所有人都跟她建立起了极为深厚的感情。

    林梦雅本意,是不想让任何人担心。可是,如果她的‘死讯’传出去的话,那些爱着她的人,会不会因此万念俱灰呢?

    “其实,我在想。如果你非去不可的话,也许,可以跟大家坦白讲。如果,她们都知道你是为自己挣得一线生机,即便是你永远不回来,也会让大家,抱持着永远不灭的希望。”

    清狐难得正经一回,他所经历的过往,充满了欺诈阴险毒辣。

    所以,他的人生经验,其实,比林梦雅多不到哪里去。

    可他却比任何人都清楚,可以坦白的人生,到底有多让人愉悦。

    作为一个永远要背负着秘密的人来说,毫无保留的坦白,才是彻底改变人生的方式。

    “我——我再想想。”

    不得不说,清狐的话,让林梦雅有些触动。

    她不是个胆小的人,但是事关自己关心的那一群人上,她就变成了一个胆小鬼。

    窝在椅子上,一直到月朗星稀,林梦雅都没有改变姿势。

    龙天昱皱起了眉头,看着这个一直在出神的思考着的女人。

    那一颗芋头,其实就是林梦雅给他报的平安信。

    所以,他才能压下心头的焦急,匆匆的去宫里交接了所有的事情。

    就连父皇跟母妃的问候,他都无心听完。一心,只想赶快回到她的身边,让她再也不能,离开自己的视线。

    急匆匆的他,回来看到的第一眼,不是她温柔的笑脸。

    而是一个,即将要化身为石雕的傻丫头。

    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他这辈子,是注定摸不透她那个机灵古怪的小脑袋瓜了。

    伸出大手,轻轻的揽住了她的双肩。

    看着她略有些惊讶的眸子,却只想,把她牢牢的锁在自己的怀抱里。

    “龙天昱,对不起。”

    低低的声音,似乎还带着几分怯意。

    林梦雅把头埋在了龙天昱的怀中,小脸透着一股子歉意。

    龙天昱还以为,自己的王妃,肯定又是惹了什么祸回来的。

    不过没关系,只要有他在,天底下,就没有能困扰到她的事情。

    “怎么了?谁又欺负你了?说出来,我立刻就去替你报仇。”

    林梦雅靠在他的怀中,听到龙天昱的低语后,却越发的觉得心头,对这个男人的愧疚越深。

    她真的不应该欺瞒他的,一直以来,她都以为,龙天昱对她,不过是日久生情罢了。

    如果有一天,有另外一个女人,也是如此进入到他的生活里,那么自己的地位,也许会岌岌可危。

    但是,从临天国回来以后,龙天昱所做的一切,才让她真正的明白,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也许,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说爱她。可他的一颗心里,却已经是印满了自己的影子。

    嘟起嘴来,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恋爱之中的女人,都会任性了。

    有一个人无底线的疼着宠着自己,就连任性,都会变成两个人之间的小情趣。

    努力的把自己的身体,挂在他的身上。

    为了不摔到她,龙天昱只好用宽厚有力的大掌,拖住她娇小纤细的身子。

    像是抱着婴儿一样的轻柔小心,但同时,又是十分的沉稳可靠。

    因为,他怀里抱着的,是他这辈子的至爱。

    林梦雅似乎也感应到了他的心意,脸上,终于露出了明媚的笑容来。

    “龙天昱,我有事想要跟你说。”

    抬起头,明亮的眼睛,毫不闪躲的,跟龙天昱对视着。

    贪婪的看着他深邃的眉眼,刀刻一般迷人的相貌,林梦雅只觉得,自己这辈子真是撞了大运了,才会找到这么个又帅又专一的好老公。

    而且,老公还多金得很,能够供她毫无止境的买买买。

    也许,这是所有女人的理想吧。

    被林梦雅的笑容看的有些心里发毛,龙天昱习惯性的计算着自己家库存的银两。

    却发现,好像是自己,已经是个一文不值的穷光蛋了。

    呃——他们家所有的财产,地契,房契,好像都被林梦雅收着了。

    就连他暗地里,赚来的那一笔收入,都被他自动的存入了的昱亲王府的金库里。

    难不成,这丫头发现了什么不对么?

    还是说,自己连最后一点点的私房钱都藏不住了?

    可是,招兵买马都是需要钱的。不知道如果他实话实说了,他家王妃,会不会舍得把钱拿出一部分来,作为他的军需费用。

    第一次,哪怕是天塌下来,也能张办法补好的昱亲王,陷入了两难的纠结。

    在全部上缴,跟私留一部分的抉择中,困难的进行着取舍。

    却根本不知道,自家王妃,要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件事。

    “其实,我快要死了。”

    林梦雅低头斟酌着用词,可发现,精简过了头的语言,却汇聚成了一句,最为惊悚的话语。

    但是,诡异的是,平常听到这句话,会立刻蹦起来问她详情的龙天昱,此刻,却并未有任何的回应。

    是她声音太小,所以没有听到么?

    林梦雅想了想,抬起头来,盯着自家夫君,清了清嗓子,才又口齿清晰的说道。

    “我说,我要死了,你听没听到!”

    此时,才缓缓回过神来的龙天昱,迷茫的看着面前的妻子。

    她——快要死了,什么!?

    瞬间,龙天昱总算是明白了林梦雅说的每个字。

    把她郑重的放在椅子上,龙天昱半蹲在她的面前,极为严肃的平视着她。

    “怎么回事?是皇后给你下了什么毒么?还是说,她伤了你。”

    林梦雅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龙天昱还是那个龙天昱,至少,还没变成傻子,也没暴走什么的。

    一双小手,搭在了龙天昱的肩上,脸上带着轻松愉悦的笑容,把自己的病情,原原本本的,给龙天昱做了一个交代。

    看着他的表情,从凝重,转为暴怒,最后,归为平静之后,林梦雅也终于,结束了自己的讲述。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如果我要是不寻找解药,人就有可能会活不下去。准确的说,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我能活下来的几率,不超过五分之一。但是,即便我去寻药,那种药十分的奇特,难以寻找不说,我服下之后,能完全康复的几率,也不超过一半。所以,结论就是——”

    “你必须要活下来!”

    忽然间,林梦雅的话,被龙天昱截了下来。

    看着他坚毅的眉眼,跟眸子里从来没有见过的不安。林梦雅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个残忍的人。

    “嗯,我尽量。这个世界这么美好,你又给我赚了那么多银子。我才不舍得,让别的女人来睡我的床,花我的钱。”

    林梦雅把他抱在自己的怀中,她真的是好爱好爱这个男人。

    哪怕,现在在她面前的他,露出了轻易不曾露出的脆弱,也有了她这么个致命的弱点。

    但是,她就是爱他,至死方休的爱着他。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