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一反常态
    站在不远处,林梦雅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骄纵无力的人,是那个在护国寺里,见过几面的天成公主了。

    不过,她是皇后那边的人,为何,要亲自来昱亲王府一趟呢?

    难道,只是为了嘲讽几个侍女么?

    她倒是觉得,没有这么的简单。

    随着天成公主亮出了身份,王府中人,也就没有刚刚那么明目张胆了。

    红玉机敏,立刻压着愤愤不平的白芷,匆忙却不失礼数的,给天成公主,行了个大礼。

    跪在地上,也是十分的恭敬。

    “奴婢向公主赔罪,府里的人,并不识得公主玉颜。还请公主,放过他们吧。”

    天成并没有看向这个还算是懂事的侍女,只是轻蔑的看了一眼王府大门后,扬声说道。

    “哼,我当然不会跟你们计较。你们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面。你们那个死鬼王妃,很快,就会把昱亲王王妃的位置空出来。到时候,坐在这个位置上面的,可能会是我的表姐。我表姐可是个手段凌厉的人,你们可就知道厉害了。咱们走,这晦气的地方,我真是一刻都待不下去。”

    说完,天成傲慢的挺起了胸膛,由身边的侍女,扶着她上了马车。

    马车再次绝尘而去,这一次,方向却是不远处的皇城了。

    林梦雅躲在角落里,天成的话,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了。

    的确,按照皇后她们的计划,自己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可天成说,她的表姐,会接替自己的位置。

    难道,说的是林梦舞?

    可是,奇怪。如果皇后计划接替她的人,真的是林梦舞的话,那天成公主,在尘埃落定以前,也应该保密才是。

    现在这样大声嚷嚷出来,难道,她不怕有变故么?

    “在想什么?”

    看到天成远走,清狐轻轻的戳了戳林梦雅的脸蛋。

    这丫头每次思考,都会出神得可爱。

    “我在想,这个天成,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把挥开了清狐的手指,林梦雅可是满心的疑惑。

    挑衅?不像是。警告,也不对。

    反正,她觉得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她一时半会的,还说不清楚。

    总觉得,天成不应该是这种愚蠢之人。

    而且,在寺里的时候,天成不仅差一点,就让自己成了众矢之的。

    后来,那个云深,怕也是天成领到自己面前的。

    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难道会犯这种错误?

    不管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可其中的缘由,她又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算了,你还是别想了。看看,你家那四个姑娘都要哭出来了。现在你再不出现的话,怕是咱们的院子里,早晚得让水给淹了。”

    清狐做出了一副好怕怕的样子,林梦雅受不了的给了他一拳。

    俩个人瞬间消失在街角,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王府里的所有人,都沉浸在刚刚的愤怒中不能自拔的时候,殊不知他们心心念念的昱亲王妃,早就被清狐带着,平平安安的落在了自家的院子里。

    “我先去换衣服,待会再过来。”

    清狐一落地,就松开了林梦雅,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点了点头,林梦雅也觉得,穿着别人的衣服,自己也有些不太舒服。

    毕竟是要变装,所以,她跟清狐都是随随便便,买了几件别人家洗干净的旧衣服。

    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淡蓝色的粗布衣裳往她身上一套,名动京城的昱亲王妃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村里头的娇嫩小村姑一枚。

    要是龙天昱看到她这幅样子,能不能娶她,那都是得另说了。

    历经艰险,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林梦雅自然是觉得心情,都舒畅了不少。

    趁着红玉她们还没回来,林梦雅快手快脚的换上了便装。散了一头乌黑的秀发,靠在自家的贵妃榻上,好好的放松休息。

    一想到待会,就能看到自家的那几个人,惊讶到死的表情,林梦雅不禁眯起了眼睛了。

    这可是每次冒险后,最高级别的享受呢。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林梦雅连忙坐了起来。不行,要是让大家看到,她这么享受的话,也许,会遭到集体的攻击。

    “主...主子!”

    第一个进来的白芷,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正襟危坐在贵妃榻上,一脸和善笑容的林梦雅。

    半晌,才缓过神来。

    “不好意思,又让你们担心了。不过没关系,我平安的回来了。”

    林梦雅伸出了双手,温柔的说道。

    可白芷,却并未像是每次一样,扑过来就哭诉林梦雅没回来的时候,自己有多担心。

    反而是翻了个白眼,随后,招呼着外面的同伴们。

    “行了,都不用担心了。主子回来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吧。”

    咦?这是什么情况?

    第一次玩脱的林梦雅,瞪大了双眼,双臂,就这么僵直在空中。

    说好的姐妹情深,说好的涕泪横流呢?

    这套路,她可没玩过啊!

    “白芷,你干嘛去?”

    林梦雅忍不住出声喊人,可白芷却是连头都懒得回。

    “去换衣服,累都累死了。有什么事,一会儿说吧。”

    “哦。”

    林梦雅被白芷态度弄得一愣,乖乖的答应了一声后,就呆坐在了原地。

    怎么了?难道是她这几个丫头,被人给换了?

    不然的话,为何会对自己这么冷淡呢?

    以聪明著称的某王妃,再次陷入了混乱当中。

    天啊,她今天简直觉得脑汁要被耗干了。

    不过好在,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

    在林梦雅加薪跟加奖金的讨好下,四个姑娘终于是对她多云转晴了。

    不过,其实林梦雅也清楚。她们不是不着急,只不过,在清楚主子的责任后,只能把这种担心放在心底。

    她们既然不能成为助力,那么至少,不要成为负担才行。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林梦雅,才愿意配合大家,做出这一场善意的谎言来。

    况且,她的钱可是多得花都花不完。而且,那些多出的部分,本来就是给四个姑娘做嫁妆用的。不过是提前一点点而已,没关系,她又不算亏。

    林梦雅回来的消息,被她暂时封在了这个小院子里。

    虽然觉得对不起外面的人,但是,如果过早的惊动了皇后,那效果,反而会大打折扣。

    不如,就让大家都以为,她失踪了吧。

    这一点上,流心院的各位可谓是驾轻就熟了。

    林梦雅都嫁过来一年多了,但是她的一些贴身的衣物首饰什么的,从来都没有丢过一件。

    足以说明,她院子里的人,都是十分精明强干的人物。

    有她们在,林梦雅丝毫不用担心,自己会后院起火。

    吃过了晚饭,林梦雅带着白芍去看墨言。

    几天没见,小家伙就像是发面馒头一样,不知不觉的又胖了一圈。

    好不容易看到了林梦雅,小家伙像是逮到了亲人似的,小胖手抓着林梦雅的手指头,说什么也不肯松开。

    哪怕是睡着了,也得抱着林梦雅的手指才行。

    看得周围的人,都是一阵阵轻柔的笑。

    待到小家伙睡得熟了,林梦雅轻轻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把一个柔软的布老虎代替自己的手,塞到了小家伙的手中。

    看着墨言睡得香甜,林梦雅不由得笑得极为的开心。轻抚摸着墨言的小脸蛋,对这个小家伙,真是说不出来的喜欢。

    “墨言真有福气,有小姐疼他,这辈子,算是衣食无忧了。”

    田氏也坐在一边,跟林梦雅她们几个小姐妹闲话家常。

    现在,有了红玉她们几个得力的人。田氏的就只剩下看孩子这一项了,不过好在,盼孙心切的田氏,倒是很喜欢这份工作就是了。

    “唉,跟着我,哪里算是什么好归宿呢。就算是田妈妈你,跟着我,不还是担惊受怕的么?有时候我在想,不如,把你们都送到一个安全地方去算了。可不在我的面前,我始终不放心。况且,天下之大,能让我觉得安全的地方,却是并不多。”

    不是谁都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够遇到无尘大师的。

    其实,送应华走,现在对他来说,算是最好的办法了。

    夺嫡之路,险象环生。应华既然身为皇子,难免以后,会被卷入其中。

    可若是跟随者无尘大师,说不定,会另有一番机遇。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她必定会想办法寻回应华,再给他一世的平安。

    也许,这想法有些过于理想化了。但是实际上,却是对应华最好的安排。

    夺嫡之战,远不如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傻丫头,又说胡话了。我老了,哪里也不去。这辈子能待在你跟少爷身边,就是我的福气了。对了,你说应华被你送走了。那孩子看着娇惯,实际上心思却重得很。可别委屈了他,唉,在外面不比在家里。总归是个苦命的孩子,可别亏待了人家。”

    田氏也是真心喜爱应华的,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

    林梦雅都一一应下,实际上,她有预感,无尘一定会喜欢应华那个孩子的。

    也希望应华,能明白自己的苦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