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六章 云深底细
    “呐,我说丫头。你家那个家伙一点都不关心你。你看你看,我只能击中他一次呢。说明,他都没有因为你的事情分神呢!”

    坐在路边茶摊上,乔装打扮的俩个人,一边跟普通的围观群众一样,看着这些贵妇人的马车前进,一边说着悄悄话。

    清狐上下的抛耍着两个烤熟的芋头,他刚刚可是按照林梦雅的话,用生芋头去通知龙天昱的。

    好不容易,让他逮到了偷袭的机会。

    可那个变态的家伙,却只让他的第一击得手了。

    啧啧,看来,那个家伙,还真是不在乎丫头的死活呢!

    “好啦,看够戏了就赶紧给我转过来。要是被人发现了,我们俩个可就惨了。再说了,你能得手一次就不错了。难道,你忘了以前的惨痛教训了么?”

    林梦雅只是笑着看了一眼,已然懵了的龙天昱后,就低下头,去咬粘了白糖的香甜芋头。

    她跟清狐,是骑马回来的。所以,速度上,要比那些马车快了不少。

    其实,从龙天昱的神色里,她就能发现,其实,龙天昱也是急坏了。

    不然的话,以他的功夫跟身手,怎么可能,会让这么大的芋头,砸到他的头上。

    眯起眼睛,仔细的品味着口腔里的香甜软糯。

    终于清狐的搬弄是非,她早就已经习惯了的。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清狐就是看龙天昱不顺眼。

    这一点,连她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呜呜,女儿不由人啊。嫁了人,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再收获了林梦雅又一枚白眼后,清狐才终于结束了哀怨娘家妈的表演。

    细心的替林梦雅又剥好了一枚芋头后,看着那丫头吃得欢快,眼睛里,倒是带着几分诧异。

    “唉,你这丫头。每天山珍海味的吃着,怎么今天,就想起吃这种穷苦人家的东西了?”

    林梦雅耸了耸肩,拒绝回答清狐这个问题。

    有些事情,可是她跟龙天昱之间的秘密。最好是任何人都不知道,才够浪漫不是。

    “对了,在路上你不是说,要跟我讲云深的事情么?反正现在,谁也不认识咱们,也没有眼线,你就跟我说了吧,省得我老惦记着。”

    林梦雅终于放下了啃了半天的芋头,盯着清狐,生怕这家伙再抵赖。

    “好吧,其实我并不是惧怕云深。而是因为,他是烛龙会八大长老这一。虽然是末位,但是,因为他手中,有一种诡异莫测的佛香。所以,烛龙会上下,都对他十分敬畏。”

    听到清狐难得正经一回讲出来的事情,林梦雅,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又是烛龙会!

    而且,让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云深的佛香,竟然跟烛龙会有关。

    那他又是如何,要对付自己呢?

    难道说,神通广大的烛龙会,已经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可是,灵魂穿越这种事情,除了本人以外,其他人,应该无从得知吧。

    如果是这样,那云深的佛香,竟然能够让自己的灵魂颤栗,其中的缘由,到底是什么呢?

    “你知不知道,云深手里的佛香,到底是做什么的?”

    林梦雅试探的问道,即便是对于清狐,有些事情,她目前,也依旧不能坦白的。

    不过好在,清狐好像是对这个云深深恶痛绝,只是皱着眉努力的回想,所以,并未发现林梦雅眼中的隐瞒。

    “这个云深,据说是某位得道高僧的徒弟。早些人也很是风光,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成了烛龙会的一员。据说,他手上的佛香,是用人来炼制的。而且功法极其诡异,你看他相貌堂堂,看上去不过三十。但是,据说他本人今年已经六十有余了。据说,他保养自己的法子,就是吃少女的内脏。”

    林梦雅差一点吐出来,脸色难看的瞪着清狐。

    烛龙会那些人,都是一些变态么?

    不是用人血,就是用人的内脏来保养青春,简直是丧心病狂!

    “而且,他专吃女子之胞,而且,必须是十七八的少女,说是这样,他才能永葆青春。”

    清狐想必也对这种人不感冒,所以,说的时候,都是紧拧着眉头,嫌恶的表情,跟林梦雅如出一辙。

    女子之胞?那不就是*么?

    顿时,林梦雅觉得身体一阵恶寒。有些后悔,为什么那一晚,她只是废了那个邪僧一条手臂了。

    偏偏,她又答应了无尘,关键时刻,救云深一把。

    像是这种人,凌迟处死,都不解恨!

    “再说他手里的佛香,说来这东西也怪。烛龙会有那么多人,可偏偏只有他手里才有。这东西,是用那些无辜女孩的鲜血跟人皮凝练而成。我只听说,这种佛香可以控制人心。剥夺人所有的记忆跟情感,但是,又不会让人变得痴傻。现在,烛龙会里那些新收的小孩,都会用他的佛香。最后,变成单纯信赖着烛龙会命令的杀人工具。而且,这种记忆是找不回来的。所以,即便是生身父母在自己的面前,那些人,也不会有丝毫的波动。”

    听了清狐的话,林梦雅却是暗中,松了一口气。

    原来,佛香的作用,是剥夺情感跟记忆的。

    那她大概可以了解,为何自己的灵魂,是觉得动汤不安了。

    她的记忆,全部根植于灵魂。

    之前在现代社会的记忆,这具身体本事的记忆,其实,都是跟灵魂有关。

    如果对方想要抹除掉自己的记忆,就等于要抹除掉自己的灵魂。

    虽然,她很不想接受这样的理由,可很显然,目前,这是最贴切的一个了。

    “怎么了?他给你用了?”

    清狐忽然间有些紧张的,抓住了林梦雅的手,急切的问道。

    回过神来,林梦雅点了点头,却是安慰着清狐说道。

    “他虽然给我用了,但是这个东西,对我却是不起作用的。对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明白了。”

    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林梦雅暂时,没办法用科学来解释。

    但是有一点,她却是能够肯定的。之所以她身上佩戴者云方大师的舍利子,就能让佛香不起作用,说明,这天地之间,自然有循环果报。

    邪不压正,乃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恭敬的拿出了那枚舍利子,林梦雅用掌心托着,展示给清狐看。

    后者一脸的狐疑,刚想要拿起来,却被林梦雅一巴掌给拍下去。最后,又小心翼翼的,放回了之前藏着的荷包里。

    “别乱动,这可是佛门至宝。一般人见都见不到的,那个云深出身佛家,自然,是拿我没有办法的。只是这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这些年,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才换得现在的容貌。怪不得,我闻到他身上,有一股尸体腐臭的味道,这样的人,早晚有一天,会死于非命的。”

    林梦雅说完,清狐就赞同的点了点头。

    他虽然也是手上沾满了鲜血,但是那种恶心的事情,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我现在知道,你为何要躲着他了。不过我提醒你,这段时间尽量不要混入宫去了。他被我废了一只手臂,又破了他的佛香,想必,他是恨死我了。如果我进宫,他一定会盯着我。万一被他看到了你,那就不好了。”

    其实,林梦雅倒也不想进宫。

    只是皇后虽然看她不顺眼,可皇上却是十分的喜欢,把他们俩个给招到宫里,吩咐一些事宜。

    越是变态的人,越是对自己的仇人,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执念。

    看来她,也不得不加倍小心了。

    等到皇后她们的车队,全部都进城了以后,林梦雅跟清狐,也轻轻松松的混入了城去。

    一路上,倒是也没有遇到什么意外,顺利的回到了昱亲王府。

    而此时,也刚刚到家的白芷几个,正沮丧的从马车里走出来。

    这一趟,那一大一小俩个主子,全部都不见了踪影。她们又是担心,又是自责。

    林梦雅看到这几个丫头,哭丧着小脸,又是一副自责的神情,忍不住觉得有些对不住她们。

    她这个主子当得真是没用,不然的话,何以老师让大家,为她担心呢。

    刚想要走过去,安慰一下那几个丫头。忽然间,清狐却是用力的抓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拽回了自己的身边。

    “别动,有人来了。”

    低沉的声音,细弱蚊呐的在耳边响起。

    林梦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背对着大街,两个人迅速的躲在了墙角,观察着前面的情况。

    果然,一辆装饰精美的马车,忽然间越过了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停在了昱亲王府的门口。

    随后,在府中下人们的惊疑声中,一个清丽的宫装美人,缓步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呦呦呦,看你们这一个个哭丧着脸做什么呢?哦,还在担心你们那个死鬼王妃是不是?”

    骄横的声音,瞬间引起了所有昱亲王府里的人们的不满。

    所有人,都对这个骄纵的女子怒目相对,似乎,要把她剥皮抽筋了才解气。

    “大胆!这位可是咱们大晋,嫡出的天成公主!你们敢这样对公主无礼,小心公主生气了,砍了你们的脑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