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 心急如焚
    这家伙...

    看到清狐小心翼翼的那个样子,林梦雅即便是真的生气了,也会软化了不少。

    何况,她根本就没有生气,只是做做样子,逗逗那个家伙的。

    既然人家都足了自己面子,她当然会就坡下驴,不再逗他了。

    “好吧,这次我就原谅你了。对了,你不是跟白芷她们说,有事情不能来了么?怎么,又冒着危险来劫马车了?”

    清狐看到林梦雅终于露出了平常的模样里,脸上的愧疚,瞬间就化为乌有了。

    顺便拉过林梦雅被勒得通红的手臂,细心的帮她推开淤血。

    “我只是不能轻易的进去那个寺庙里而已,至于外面,还是随时都可以行动的。对了,你见过那个云深秃驴了吧?有没有吃什么亏?”

    云深,为何,连清狐都知道云深的名讳。

    难道,清狐之所以不敢进去的原因,就是那个邪僧云深么?

    这一点,林梦雅倒是没有想到,一脸探究的看向了清狐,希望能从他的嘴里,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一会儿再告诉你,这个东西,你准备要怎么处理?”

    清狐努努嘴,显然,问的是这个让林梦雅吃了些苦头的马车。

    “对了,你知道她们原本的计划是什么么?”

    林梦雅看着马车,问道。

    “我拷问过那个车夫,据说是到十里之外的山崖上抛下来。不过具体是什么打算,他应该也不是知道得很清楚。”

    清狐虽然是神色轻松的说着,但是眼睛里的毫光,却是闪着清冷的神色。

    敢伤害他家的小丫头,那就最好,心里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觉悟。

    “还能是什么打算,如果我要是跟一个陌生男人,死在一起。身边还有打包好的金银珠宝盘缠之类的,你说,最后会得出一个什么结论?”

    林梦雅真是被皇后的手段给恶心坏了,也不知道他们姓上官的都是什么德行。

    从上官晴到林梦舞,再到那个太子爷,全部都是喜欢害人家清白,毁人家名誉的东西。

    偏偏,身处这种世界,名誉有时候比性命重要。

    不然,岳婷姐也不会死了。

    把愤怒深藏于心底,他们所做的一件件,一桩桩,林梦雅可都是放在了心中。

    以后,早晚会有机会清算,现在,也不急在这一时。

    “那就按照他们的计划退下悬崖吧,反正我也不在乎,再让她们高兴这几天了。对了,记得把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取出来,扔给最近的山贼强盗。”

    既然暂时算计不到人,那么,拿他们的东西出去搞些动静还是可以的。

    杀人劫道的事情,从古至今都不稀罕。

    倒是如果官府一搀和进来,万一发现,这些东西都是达官显贵们才能享用的,到时候,可就好玩了。

    “没问题,那你怎么办?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戴罪之身呢。”

    清狐随意招了招手,就有一个蒙着面的人突然闪出来,无声的把马车给驾走了。

    林梦雅知道,这些人,都是三绝堂里的人。而且,都是清狐培养出来的直系,除了他的命令以外,任何人的话都不会听的。

    “我能怎么办?大摇大摆的走回去喽,反正,我一个人被仍在了柴房里面,被所有人都遗忘了。现在自己回去了,岂不是说明,我是问心无愧的?”

    眨巴眨巴眼睛,林梦雅做出了一副相当无辜的样子。

    可清狐却知道,这丫头,不一定是想出什么幺蛾子,来化解面前的危机呢。

    “走啊,难道你要在这里过夜?”

    林梦雅转身欲走,却看到清狐,还愣愣的站在那里出神。伸出小手来,轻轻的扯着他的袖子。

    “过夜?哈哈,昱王妃真是好雅兴呢!”

    又是这样不正经的打趣,林梦雅白了他一眼,扯着清狐的袖子,就往来时的路走去了。

    从护国寺到京都,如果是坐马车的话,大概要半天左右。

    但是因为有女眷,所以行进的速度,就适当照顾了她们。从天还没亮就启程,一直到差不多到了傍晚,灰色的城墙,才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龙天昱骑着高头大马,神情严肃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俊美的昱亲王,自然是引起了不少百姓们的注意。但是谁也不知道,昱亲王的心头,积聚的不满,马上,就要像是火山一样,完全喷发出来了。

    视线,毫不留情的刮过后面那些马车。

    真是该死!他也是今天一早,才得知皇后要启程回宫。但是,在所有的夫人们的马车,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却丝毫,没有见到,属于她踪影。

    白芷她们倒是看到了,只是,却被皇后那个老妖婆的人,给看护得死紧。

    如果不是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问出林梦雅的下落来。

    只是,临走前父皇的话,还犹在耳边。

    如果他现在跟皇后起冲突的话,只会让皇后一党,抓住机会,对自己泼尽脏水。

    为了梦雅跟父皇母妃的努力,他,不得不忍耐。

    “去打听一下,王妃为什么没有跟她们一起走。”

    转过头来,龙天昱低声吩咐着手下。

    手下人微微点了点头,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悄悄的溜出了行进的车队。

    其实,这已经是龙天昱派出的第三批人,去寻找林梦雅的了。

    之前的两批都已经回来禀告过他了,说是翻遍了护国寺,也不见昱王妃跟十皇子的踪影。

    已经差一点,被这个消息弄得方寸大乱的龙天昱,只能派出人,去护国寺方圆去寻找。

    若是再找不到的话,他怕自己,会当场疯掉。

    “王爷不必如此忧心,以王妃的手段跟心计,未必,就会让自己遇到什么危险。”

    龙天昱的坐卧不安,林魁都看在心里。

    这一次,他是跟着王爷一起来的。只是因为寺里都是女眷,所以,才跟王爷一起,在寺外警戒。

    相比于龙天昱的关心者乱,他这个旁观者,倒是看得十分的清楚。

    他们这个王妃,可不是一般人。虽然说,跟皇后这样的老手是有些差距,但是至少,保命是没有问题的。

    何况,王妃身边高手如云。就连她院子里四个看似普通的丫头,都被训练得超出一般人。

    想必,应该不至于丢掉自己的性命吧。

    “嗯,最好是如此。”

    龙天昱无心应了一声,其实,他的王妃有多厉害,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担心她会遇到什么危险。

    况且皇后是什么样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说,他是为了什么事情,能够不择手段的话,那皇后,则是比他更甚。

    别看现在,皇后还好像是顾忌着父皇的颜面,俩个人不曾死皮脸皮。

    但是唯有他清楚,如果真的到了生死抉择的时候,皇后,可丝毫不会顾及多年的夫妻情分。

    在她的眼中,只有权力,其他的,不过是她取得权力的手段而已。

    跟这样的人对上,相信即便是林梦雅,也会有力有不逮的时候。

    越想越烦,龙天昱甚至觉得,自己就应该不顾一切的,把她关在府里,至少,会让她远离危险。

    而在自己所不能触及的地方,若是她有什么不测,应该会有多么的无助。

    龙天昱不敢往下想,生怕想到林梦雅若是真的遭遇了什么,自己会疯掉。

    就在可怜的昱亲王,为了自己的夫人,差一点肝肠寸断的时候。突然间,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到了他的头上。

    “谁?”

    龙天昱瞬间清醒了过来,机警的往四周看了看。

    除了那些平民以外,未曾看到任何可疑的面孔。

    而队伍里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敢跟他开这种玩笑的。

    敏锐的双眸,扫视一周后,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目标。

    难道说,只是他多疑了么?

    才刚刚恢复了常态,忽然间,一道轻微的破空之声传来。

    龙天昱超出常人的身手,让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大手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截,却是接到一个,略有些圆润的坚硬物体。

    环顾四周,又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

    而且对方,好像并没有想要伤害他的意图。好像,在戏弄他而已。

    现在,又不是一个追究的好时机。

    龙天昱只得低下头来,看了看手中的接到的暗器。

    那不是——

    顿时,龙天昱的眼睛,瞪得溜圆。

    一丝丝狂喜,划过了他的眼眸。

    原来如此,终于,龙天昱算是恢复了他一贯的冷静沉稳。

    “打起精神,京都就在眼前了!”

    醇厚的嗓音,让所有的禁军们,都为之一振。

    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何一路上都低气压的昱亲王,怎么会突然间,变得这么斗志昂扬。

    但是作为他们的统帅,昱亲王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也总归是一件好事。

    “通知所有人,马上撤退回府。”

    龙天昱低声对林魁吩咐道,后者却是愣了愣,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家主子。

    这是什么情况?刚刚还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现在,怎么就这么志得意满了?

    “是。”

    回应之时,视线,却是不经意间,落在了王爷攥在手里的东西。

    咦?这东西,不是芋头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