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 意外转机
    虽然之前,这种状况在云深来的时候,曾经出现过。

    所以,以皇后的德行,她是不会再犯这种失误的。

    再加上这位无尘大师,也的确是个高人,所以,林梦雅觉得,他有能力,帮自己救出应华。

    “度人乃是贫僧的本分,施主放心,贫僧明白了。一如红尘深似海,若是贫僧能救出一位无辜之人来,也算是福报。那贫僧,告退了。”

    林梦雅深施一礼,对于这位无尘大师,她心中只有敬佩。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无私的人。

    把应华托付给他,林梦雅倒是很放心。

    只是不知道皇后若是知道,她觉得胜券在握的把柄,突然间消失以后,到底,会不会生气呢?

    说实在的,林梦雅倒是很期待,看到皇后娘娘盛怒之中的表情呢。

    一大早,林梦雅就被人从睡梦中吵了起来。

    有了无尘大师的糖饼,她也得以吃得饱饱的睡上一觉了。

    “王妃,该启程了。皇后娘娘命我等,前来护送王妃上车。”

    严姑姑的样子,一如既往的平淡。

    林梦雅看着她,忽然间笑得极为优雅。

    “好,有劳姑姑了。”

    因为她的‘罪人’身份,所以,跟各家的夫人们,都不能坐在一起。

    一路上,林梦雅照例是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踪影。

    心头留了个疑影,即便是要把她押送回京都,也不用如此躲避着别人吧。

    “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

    站在护国寺的门口,林梦雅却是心生疑窦。

    现在她要是再看不出来的话,那她,可就是个傻瓜了。

    这一路上,别说是各家夫人了,就连寺院里的僧人们,和应该在外面驻守的禁军都不见了。

    难道,皇后是迫不及待了,想要提前把她处理掉么?

    “当然,是带到您应该去的地方。来人,送昱亲王妃走。”

    严姑姑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林梦雅,却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抹残忍来。

    不对,她们也许并未打算,就这样把自己杀掉。

    难道——

    一辆极为显眼的马车,看起来,就像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们,才会乘坐的那一种,出现在林梦雅的视线之中。

    她忽然间眉心一跳,下意识的想要转身逃跑。

    却发现后面,早就被人,锁死了退路。

    “你们!原来皇后娘娘,竟然就是这样言而无信之人,看来,她对我,也不是那么有把握呢。”

    林梦雅转过身来,正色道。

    可严姑姑却丝毫,不因为她的话,而有任何的触动。

    反而是更加催促着身边的宫人,把林梦雅强硬的塞进了马车里面。

    “你们如此对我,昱亲王,绝不会善罢甘休!我林家也不会放过你们!”

    林梦雅还想要挣扎,可却是因为寡不敌众,所以,只能被人用绳子捆了,塞进了马车里。

    才刚进来,一股子新鲜的血腥味道,就让林梦雅,有些隐隐作呕。

    不过,还没等她坐稳,车夫就甩起了鞭子,往护国寺的山下奔去。

    “你们几个,都给我记清楚了。昱亲王妃是跟程美人,因为一个登徒子而产生了争执,才杀了程美人的。然后,她现在打伤了看守她的人,跟那个登徒子私奔了。只不过,不幸掉入了悬崖,双双都死了,记住了么?”

    严姑姑瞥了一眼,越走越远的马车。

    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来。

    哼,林家?恐怕这个消息传出去以后,林家就再也没法做人,更别说,想要替她这个跟人家私奔的女儿伸冤了。

    至于昱亲王么?呵,可没有一个男人,会经受住这样的污名。

    “是,奴婢们知道了。”

    严姑姑转身,也带着自己手下的宫人们离开了。而被她们送走的林梦雅,却是在颠簸的马车里,迎接自己又一次的危机。

    被捆绑住了双手,林梦雅被人强硬的推到了马车里,那猛然行进的马车,让她一个不稳,就狠狠的撞到了头。

    忍着火辣辣的疼,林梦雅努力的,顺着四壁,艰难的爬了起来。

    马车摇晃得很厉害,看来,速度倒是不慢。如果她跳出去的话,说不定会死得更快。

    艰难的稳定着自己身体的平衡,却发现,马车的最深处,一个身影,却是一动不动的,躺在了马车的最里面。

    新鲜的血腥味道,就是从这边,散发出来的。

    “喂!喂!你还活着么!”

    林梦雅低声的问着地方,但是,对方却毫无反应。

    艰难的往里面挪了挪,林梦雅才看到,那人,早就已经死透了。

    之所以不会因为马车而随意晃动,是因为被一条绳子,给固定在了马车上面。

    林梦雅环顾四周,发现除了这一具死尸之外,车上,居然还有几个不小的包裹。

    用脚轻轻踢开,里面,除了有些平常男女的衣服之外,还有不少的金银珠宝。

    看着这些东西,林梦雅忽然间,明白了个大概。

    原来,皇后是想要用这招,来污蔑自己。

    看着那一具男尸,虽然已经是了无生息了。想来,即便是被人看到了,也不会查出什么重要的线索来。

    难道,自己这一次,真的要死在皇后那群人的手上了么?

    林梦雅心头不甘,可现在,她除了坐在这里,看着这个死尸之外,什么也做不到。

    “你要把我带到哪去?”

    急中生智,林梦雅想要通过外面的车夫,来确定自己目前的位置。

    车夫并未回答,反而除了扬鞭指挥马儿前进的声音外,再无其他。

    皇后做事果然是滴水不漏,相信即便是她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发现她现在的状况了。

    “你不说回答我也不要紧,不过,你的主子看来打定了主意,只要牺牲你的了。想一想,用你的命来换我的命。来实现你所谓的忠诚,值得么?”

    林梦雅靠在马车里,继续跟外面的人车夫费口舌。

    虽然心里明白,皇后选中的人,一定会对她忠心不二。自己不过是在垂死挣扎,可要是什么都不做,林梦雅怕自己,会首先崩溃。

    “如果,你把我放了,我能给你三倍的报酬。如果,你的家人被人当成人质,我也可以帮你救出来。怎么样?你知道我的身份,我所说的,都不会谎话。”

    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对方愣是一点点的回应都没有。

    林梦雅真的很想出去,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实心的。哪怕是不答应她,好歹,也给个回应不是。

    可惜,外面依旧是一片平静。

    连连受挫的林梦雅,终于是闭上了嘴。再说下去,怕是也不会有什么回应的了。

    还不如保存好体力,没准一会儿,能派的上用场。

    马车在路上飞驰,被捆住的林梦雅,摇晃得十分不舒服。

    坐着不是,躺着也不是。总之,这姿势让她觉得十分的火大。

    皇后的心肠也忒坏了,都是要死的人了,也没有点什么临终安慰之类的。

    不知道,马车会把她带到哪里去。那个死人,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良久,外面忽然间,传来了一道颇有些压抑的嗓音。

    “你说,任何条件,都能答应我,是不是?”

    马车内,林梦雅愣了愣,这人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还是说,其实之前,对方不过是在思考条件而已?

    “是,任何条件我都能答应你。但是你知道的,如果是超出我能力范围的,我也是做不到的。”

    林梦雅思考了片刻后,才回答道。

    可对方却并未立刻回答她,过了片刻后,才缓缓说道:

    “如果我要你——一会儿看到千万不要生气,也不要打我,好不好?”

    故意低沉的声线,忽然间变得跳脱而清扬。

    林梦雅呆滞在了当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清——狐——你个杀千刀的!谁让你这么吓我!来,我今天一定扒了你的狐狸皮,拆了你的狐狸骨!”

    死家伙!

    林梦雅只觉得悬起来的心,在一瞬间回到了胸腔里。

    她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呢,却没有想到,原来清狐,早就已经掌握了这辆马车。

    终于,车子在路边缓缓的停住。

    一双手掀开了车帘,随后,车夫打扮的清狐,讪笑着出现在林梦雅的面前。

    “那个——咱们先说好,不要扒皮拆骨好不好?你看,我这个老人家也没几两肉了,咳咳,你应该尊老爱幼的。”

    林梦雅瞪了他一眼,死亡射线毫不留情。

    “把我解开。”

    冷冷的看着清狐,林梦雅其实心里感动无比。

    但是,面对这个惯会用这种手段的家伙,她,绝对不会给清狐什么好脸色。

    “是,好的,小的遵命。”

    清狐大概也知道林梦雅的脾气,无奈,他这个人能对任何人狠心。

    唯独,却对她只能俯首帖耳。

    也许,是上辈子欠了她的吧。

    手脚麻利的把林梦雅身上的绳索解开,林梦雅活动着被勒得生疼的手腕。狠狠的拧了清狐几把后,才气呼呼的坐在马上边上,哀怨的盯着清狐。

    “嘿嘿,我也不是故意的啦。你知道的,皇后那边的人,真的好奸诈好奸诈,我要不装的像一点,肯定会穿帮的。你看,我这不是将功折罪来了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