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三章 大师无尘
    怕是从她踏出柴房门的那一刻开始,皇后,就已经派人布置好了现场。只要她不答应对方的要求,自己,就会被人发现‘畏罪潜逃’的踪迹。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有一点,你必须把应华还给我!”

    皇后转过头来,昏暗之中,那双凤眸里,静静的流淌着冰冷的嘲弄。

    “还给你也可以,只是——要在你完成以后。别想耍花样,即便是陛下对本宫已经心生不满,但是本宫,还是这大晋的皇后!”

    在那一瞬间,皇后眼中,丝毫不加掩饰的恨意,让林梦雅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她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因为,她所处的阵营,与皇后的阵营互相敌对的结果。

    但是,皇后却并未给她发问的机会。转过身,就离开了这件黑漆漆的禅房。

    究竟,是因为什么,皇后才会对自己,有这么重的恨意与杀机。

    林梦雅不得而知,但是,更大的问题,却是在顷刻间,缠绕上了她的心头。

    皇后手段的确是高超,知道应华对自己,对龙天昱的意义都特殊,所以,才会定下如此狠毒的计谋。

    可是,兵权也好,龙天昱也罢,也都是她所不能割舍的。

    皇后又是个既有耐心的人,怕是自己,难以逃脱过去了。

    摇了摇头,林梦雅微微叹了一口气。

    真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哪辈子做了孽了,这辈子,居然要勾心斗角到如此的地步。

    “走吧,送我回柴房。”

    整理好了神色,林梦雅从僧房里踱步而出。

    这里都是皇后的人,所以,即便是她想要跑,也难以成事。

    不如静观其变,毕竟,现在她可是个光杆司令。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柴房里。

    明白了皇后的目的,对林梦雅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她早就知道,不管是皇后,还是龙天昱来说,父亲手里的兵权,都散发着堪比罂粟的诱惑味道。

    当初,她之所以会被嫁给龙天昱,又在轿子里被毒杀的原因,其实,不过是为了被迫,让父亲选择一个阵营而已。

    说实话,有时候她真的很想,让父亲辞官,带着兄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如今的情况特殊,如果父亲掌握不住兵权的话,龙天昱未必能获得那么多人的支持。而父亲,怕是也保不住林家。

    都是君恩如流水,一个没有了军权的林家,即便是再忠心耿耿,又能如何呢?

    抱着膝盖,林梦雅呆呆的坐在柴房里,只觉得心思烦乱的很。

    ‘笃笃——’

    天明将至,毫无睡意的林梦雅,忽然间听到了门外,传来了一道极为轻微的敲门声。

    第一反应,觉得是皇后的人。但是,对方并未说话,而是顺着门缝,给她塞过来一张,被油纸包着的糖饼。

    林梦雅有些疑惑,可是,外面却突然间,传来了一声,极为慈祥的低语。

    “孩子,别怕。拿着吧,趁热吃。”

    这声音,虽然听着有些年迈,可是,却不由自主的,让林梦雅,想起了在孤儿院的时候,负责照顾她们的姑姑来。

    姑姑也是这样,慈爱的照顾着每一个孤儿。让她们努力的,在爱中成长。

    不自觉的,林梦雅就红了眼眶。双手接过了那人塞进来的糖饼,放在了嘴里,咬了一大口。

    入口香甜柔软,还温温热热的。

    这一夜的冰冷,也似乎随着这口糖饼,温暖了许多。

    林梦雅这才抬起头来,透着门缝看向了外面。

    只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正站在不远处,笑呵呵的看着她。

    那人只穿着一身粗布僧袍,虽然不华丽,却整洁而干净。

    充满了智慧的双眸,只是一看,就会让人心生敬意。

    此时,看到林梦雅看向自己。老和尚双手合十,行了一个礼。

    “施主有礼,是贫僧打扰了。阿弥陀佛,施主乃是佛主选定,注定有大机缘的人。贫僧无力,只是结个善缘而已。”

    老和尚口呼佛号,却并不像是其他人一样那般的刻意。

    林梦雅赶紧回了一个礼,这人,是真正的佛家弟子。都说相由心生,跟昨晚的云深相比,这位大师,却是如同菩萨一般,让人看着温暖。

    “大师言重了,多谢大师的糖饼。只是这里实在不是闲谈的好地方。若有机会,小女子一定会请大师,到府中畅谈佛经。”

    其实,林梦雅对佛教的印象并不好。

    这是来源于现代,那些商业化的佛教宣传,已经让这门修身养性的宗教,沾染了铜臭味。

    但是,今天看到的大师,却让林梦雅明白,为何佛教会传承千年了。

    如果不是真的潜心修行,普度世人,她也不会一看到这个老和尚,就觉得心情安宁无比了。

    这是一种,从内心里散发出来的气质。让人,有一种身在闹事,也亦如出尘般的淡定与从容。

    这样的人,一定是个佛学大家。林梦雅,自然是无比的尊重。

    “哈哈哈,贫僧法号无尘,施主只管叫我无尘和尚就好。什么大师,贫僧远远称不上。其实贫僧这次来,是想要向施主,讨还一物。”

    林梦雅愣了一下,她跟这位无尘大师,只是第一次见面,为何,会欠了人家的东西呢?

    无尘看到她的神色,笑了笑,解释道:

    “其实,这东西是多年前,贫僧求了一位小施主转交给你的。看来,那人信守承诺,也想通了因果。所以,这东西才会到了施主的手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林梦雅这才明白,无尘说的,就是田宁哥给自己的一颗珠子。

    连忙放下了糖饼,又仔细的擦了擦手,从腰间,把珠子给取了出来,双手奉上。

    “不知大师所说的,可是这个东西。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是大师送给田宁哥的。多谢大师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

    无尘看到林梦雅如此痛快,眼神不由得滑过一抹赞赏。

    很好,明理而不贪图外物。的确是个颇有佛心之人,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把那枚白色的珠子,接了回来。

    眼眶,却是有着淡淡的不舍与悲伤。不过很快,那些尘世中的凡尘俗念,就渐渐的,在他眼中淡化了。

    无尘双手合十,冲着正西方拜了拜,随后,却是把珠子,又还给了林梦雅。

    “不行,大师,我不能要。这是您的东西,理应物归原主。”

    林梦雅不是没有看到无尘大师眼中的情绪,所以,更加不能再要了。

    可无尘却是笑了笑,眼睛里,早已经了无牵挂了。

    “施主拿着就是,实不相瞒,这是我师父云方大师的舍利子。说来,贫僧不过是个转交人,真正要把它交给你的,其实是我的师父云方大师。”

    舍利子?

    林梦雅十分的惊讶,双手接过了无尘大师手中的圆珠。

    以前,她只是听说过。说是真正的得道高僧,在圆寂后,留下的功德结晶。

    原本,舍利子都是要在佛塔之中供奉的珍宝,为何,这位云方大师,竟然要送给自己呢?

    “施主不必心生疑惑,我师父云方大师早已堪透大智慧。他既然如此安排,就必然有他的道理。其实,贫僧这次来,不过是想要祭拜一下而已。还有一事,希望施主,能够答应贫僧。”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把舍利子收好,人家给了她这样一场造化,有什么事情,她自然是无不答应的。

    “大师请讲,不必客气。”

    那无尘忽然间叹了一口气里,脸上,却带着几分愧疚的神色。

    “不瞒施主,其实,我师父云方大师,跟那位云深大师,原本是师兄弟。只是因为云深师叔一时的邪念入体,才会铸成如此滔天大错。而他所用的佛香,则是一切罪恶的根源。贫僧想请施主,能够助我师叔,脱离苦海。”

    师叔?云深?

    林梦雅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无尘大师。

    那个云深和尚,且不说他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可是,他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最多三十几岁的年轻人,怎么会——

    “唉,此事说来话长。惭愧惭愧,师叔他是坠入了魔道,才会如此。具体的事情,施主日后最后了解。他也算是施主的一段尘缘,随缘而起,也会随缘而灭。施主放心,我师父的这枚舍利子,正是克制云深师叔手中邪法的至宝。佛光普照之下,妖孽无所遁形。时候不早了,贫僧就不打扰施主了。”

    无尘深施一礼,就准备离开。

    可林梦雅却突然间,叫住了他。

    “大师,您所说的事情,我会尽力办到的。可我,也有一事相求,希望大师,能尽力为我办到。若是不能,我也感激不尽。”

    无尘也觉得,拜托了人家一件事,自己,也是要有所表示的,当下,停住了脚步,凝神听着。

    “此间之事,全部都是因为权势争夺。我身在其中,已然是无法抽身了。但求大师怜悯,能够救出无辜孩童。若是能度化他自然是好,若是不能,也请大师能施展手段,让他远离这些阴谋。”

    林梦雅可不傻,从无尘和尚出现在她面前开始,那些日夜守护着她的宫人们,就未曾出现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