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阴谋交易
    待到云深离开了许久,那几个负责看守林梦雅的宫人们,才蹑手蹑脚的走回来。

    林梦雅心中有气,但是却知道,她也是犯不着跟这些人生气的。

    毕竟,她们都是皇后身边的一条狗,若是不听话,怕主子是不高兴的。

    腐臭的香味渐渐散去,林梦雅却是有些赫然的发现,神农系统,竟然诡异的检测不出,这佛香里的致幻成分,到底是什么。

    而且,连分子式都没有,难道,这是世界上,尚未发现的分子结构么?

    这一点上,林梦雅倒是觉得极有可能。

    毕竟,这里不同于自己所在的那个时空。随着时间的流逝,也的确是有不少的药物,都完全的消失在了世界上。

    林梦雅平复了一下心情,云深的失手,不代表皇后那些人就会放过她。

    今天可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不能除掉她,到了京都,可就麻烦了。

    只是不知道清狐那个死家伙到底在做什么,从前一天看不到自己,就经常半夜潜入屋子里来吓唬她。

    如今,她已经整整三天毫无音讯了,龙天昱跟清狐,怎么就这么心大,都没来找过她呢?

    阳光退去,夜色晦明晦暗。

    看守她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的事情,现在,一个个的居然打起了呵欠。

    林梦雅心头冷笑,果然,是按捺不住了么?

    好整以暇的正襟危坐,即便是如此,她也不会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懦弱来。

    果然,还没等月色正浓,一道黑影,便匆匆的从门口跑了进来。

    林梦雅还以为是皇后身边的人呢,却不想,在柴房晦暗的烛光下,确实浮现出一张,极为惊慌的小脸蛋。

    “白芷?怎么会是你?红玉她们呢?”

    林梦雅看着惊慌失措的小丫头,只觉得心头有些微微的不安感。

    白芷从门缝里,努力的看着自家的主子,语气,低沉却迫切。

    “糟了!主子,十皇子丢了!我跟三个姐姐怎么找都找不到,明明晚饭的时候,十皇子还在屋子里呢。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我们已经找过了所有的地方,就是不见他的踪影。主子,我们该怎么办啊!”

    白芷眼圈有些红肿,看样子,就是已经狠狠的哭过一场了。

    林梦雅眉头皱起,应华一向乖巧,别说是乱跑了。即便是要去茅厕,也会提前知会跟着他的乳母嬷嬷。

    如今,竟然在层层包围的护国寺里面丢了,可想而知,是有人有意为之了。

    “你先别急,我问你,这几天你们都做什么了?还有,今天有没有来自宫里的人去找过你们?还有,龙天昱跟清狐,有没有觉察到我情况的不对劲?”

    见到了林梦雅,白芷就跟有了主心骨似的,不再那么的慌乱。

    听着主子的话后,白芷努力的回想,之后,却是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

    “没有人来,自从您被冤枉了以后。他们只是说,您被皇后娘娘单独留在她那里训话而已。我们都被送到了别的禅房里,被人看守着不准踏出房门一步。对了,清狐曾经来找过我们,不过,红玉姐说,清狐有些不对劲。还说这几天,不能在寺里照看你了。但是,他已经知会了王爷,相信,王爷会想办法的。”

    听到白芷如此说,林梦雅也总算是明白,为何这俩个人都没有来的原因了。

    清狐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不靠谱,可实际上,如果不是有大事的话,他一定不会如此。

    真是让人担心,为何清狐,也会出了状况?

    “我的事情,你们都不必着急。我猜想应华一定是被人给带走了,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有事的。你们几个都回去好好的待着,不管有任何事情,都不要冲动。先回到府里再说,我很快,就会跟你们汇合。”

    林梦雅安慰着六神无主的白芷,而小丫头,也一直没有发现,林梦雅语气之中的异常。

    “好,我马上回去告诉其他人。主子,你可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林梦雅点了点头,希望让自己的笑容,给这个受到了连番惊吓的丫头一个安慰。

    白芷一步三回头的走了,林梦雅脸上的笑容,却是渐渐的转冷。

    看来,皇后那边的人,已经等不及了。

    “有活人么?滚出来一个,我要见你家主子。告诉她,如果敢伤害那个孩子,我就是拼了命,也会让她后悔。”

    清冷的音色,哪怕是在困境中,也依旧维持着她一贯的傲气。

    皇后有皇后的手段,她,亦有她的方法。

    狭路相逢勇者胜,何况,她未必会输得一败涂地。

    不多时,林梦雅被带到了一间黑屋子里。

    月色,被乌云遮挡得严严实实,不过,她很快就习惯了黑暗。

    这里,应该是护国寺里的某间废弃的禅房,月黑风高,的确是个发生阴谋的好时机。

    林梦雅面对着门口,不动如山。

    很快,黑暗之中,有人走了过来。

    来人只是提着一只最为简单的灯笼,而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身漆黑的人。

    即便是隔着老远,皇后娘娘身上,那一股子高贵典雅的龙涎香,也依旧让她辨认得出。

    皇后果然看得起她,这种事情,居然也舍得亲自前来。

    看来,她的确值钱。

    “见过皇后娘娘了,只是臣媳的膝盖太硬,不能给娘娘行礼问安了。”

    戏谑的声音,在一个受困的之人的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的讽刺。

    那提着灯笼的女人抬起头来,刚想要怒骂林梦雅,就被皇后压了下去。

    “无妨,今夜,本宫可以饶恕你所有的罪过。”

    皇后的那张脸,在灯光的映衬之下,依旧冷淡得像是死人一样。

    林梦雅丝毫不畏惧,反而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

    反正,自己跟应华的命,都握在皇后手中。奴颜婢膝又能如何,还不是,要被皇后一党,当做棋子一样的利用。

    “皇后娘娘真是心胸宽广,值得我等学习。只是,我倒是不明白了,皇后娘娘何以如此看得起我。甚至不惜程美人的命,跟应华的安全来相威胁。即便是皇后娘娘有本事,把这事做得天衣无缝。把所有的罪责,全部都推给他人。可皇后娘娘身为嫡母,到底有看护不周的责任。以您如今,跟皇上的夫妻情分,龙颜震怒,亦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怎么?皇后娘娘,当真不怕么?”

    明人不说暗话,都到了这里了,林梦雅也懒得跟皇后继续打马虎眼。

    皇后看着她,那一双凤眸里,却闪过了一丝,深埋许久的恨意。

    林梦雅愣了愣,看着皇后。为何,皇后为何要恨自己呢?

    “你倒是一贯的伶牙俐齿,不过,本宫可没有时间让你在这里胡说。你答应本宫的条件,本宫就可以放了你跟应华。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本宫会受到牵连,此时,本宫正在跟母亲叙旧。周围还有不少的夫人,且本宫从未离席。如果你跟应华,被人看到一起离开了护国寺,也与本宫无关。”

    又是这种惯用的备胎手段,可惜,她是皇后,还是背后主谋,谁又敢怀疑她呢。

    林梦雅知道自己处于劣势,但是,可她就是不想,让皇后的阴谋,进行得如此顺利。

    偏偏,自己现在,丝毫没有反击的余地。

    “好,那倒要听一听,皇后娘娘的条件是什么了。不过我也有一句话,想要奉劝皇后娘娘。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林梦雅的冷言冷语,并没有引起皇后娘娘多大的火气来。

    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仿佛眼前的女人,已经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了一样。

    “本宫要你林家的兵权,还要你离开昱亲王,永远,不得再出现在京城里。应华本宫会亲自抚养,如果本宫的人,在大晋的任何地方,发现了你的踪迹。那么,应华怕是就活不到成年了。”

    施舍一般的语气,仿佛,这样无理的条件,已经算是给林梦雅网开一面了。

    到了现在,林梦雅才知道,皇后的野心到底有大。

    要她离开龙天昱还不够,竟然,还要让她把林家的兵权交出来。

    “皇后,你是在开玩笑么?林家的兵权,哪里是我一个女儿家说了算的。再说,即便是林家要交,也是交到皇上手中,跟您,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还有,我昱亲王妃的身份,也不是说放弃就放弃的。除非是我暴毙,不然,我还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

    知道皇后有所图,林梦雅也知道,皇后也轻易的,杀她不得。

    可谁知道,皇后却看着她,冷冷的笑开了。

    仿佛,在嘲笑她是个笨蛋一样。

    “你当然有办法,别低估了你这张脸蛋。有了它,你就可以做到本宫说的一切。还有,也许你觉得,本宫不敢杀你。但若是,你畏罪潜逃,又挟持皇子当人质的话。你觉得,你还能踏出护国寺一步么?”

    林梦雅的心头微微一凛,该死,她怎么忘记了这一条。

    原以为当个缩头乌龟,就算是最保险的办法了。可她现在,却是‘主动’要求来见皇后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