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 如疯似魔
    林梦雅笑容清浅,盘坐在稻草堆上。

    虽然,她其实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才会有刚刚那样的心境。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从此以后,这个云深邪僧的手段,却是再也威胁不到她了。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可以让她对我俯首帖耳么?”

    天成公主横起了一双秀眉,十分不满的,看着面前的云深和尚。

    “不可能!没有人会抵挡住佛香的味道,没有人!”

    云深比天成更加的激动,他手段,从来没有失去过作用。

    院子里,那腻人的香气更加浓密了起来。林梦雅只是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这味道越是浓烈,那里面掺杂的腐臭气息,也就越发的清晰。

    什么佛香,味道比烧焦了的尸体,还要更加的呛人。

    “行了,你也不用再白费力气了。收手吧,而且,你不会再有伤害我的机会。”

    手中,那枚白色的珠子,静静的闪着银辉。

    也不知道田宁哥口中的那个高人到底是谁,赠送给她的东西,却是这般的神奇。

    外面,邪僧云深,几乎是疯癫了一样,不停的念叨着‘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那张邪魅脸蛋,也在一瞬间,似乎不再那么的精致。

    “我要杀了你!”

    信仰的破灭,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疯狂。

    其实高人与疯子,也不过是一念之间而已。

    云深太过于自信于自己的手段了,所以,当他所引以为傲的手段,在林梦雅的身上,失去了作用的时候,他第一想到的,就是除掉这个,他生命之中,出现的异数。

    “不行!你别轻举妄动,现在,还不能动她!”

    天成却是拉住了云深的僧衣,心中,却是在惋惜,自己白白送出去的那个丫头。

    要知道他是个这么没用的东西,她还不如把那丫头留着,赏给父皇身边的太监当对食的好。

    可云深却根本不理会天成,瞬间挣脱开了她的手,如同一只野狗般,扑倒了柴房的门上。

    “我要杀了你!只要杀了你,我的佛香,就会百试百灵了!我的佛香,是真正的佛香!”

    幸好,柴房的大门,是被人锁了起来的。虽然有缝隙,却不至于让云深,在片刻之间,就能打开。

    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甚至于,云深根本就忘记了,世界上还有钥匙这么个东西。

    指甲抓挠木板的声音,让林梦雅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眼看着,那双黑色的眼睛,充斥着对她的怨毒,林梦雅却是觉得,这个男人,没救了。

    “这个蠢货杀了你也好,林梦雅,你就好好的享受吧。云深和尚,你忘了你带来的人了么?不,是人棍。她可是没有痛觉的,不如,让她去撞门,如何?”

    天成公主在远处,咯咯的笑着。

    黑色的斗篷重新披在了她的身上,得意的看了一眼柴房的大门后,天成悄声离开了后院。

    如果林梦雅被这个疯子弄死了,对于母后来说,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但是对于她,却是百利而无一害。

    所以,就任由他们去闹好了。

    在天成离开之后,云深也好像是得到了天成的提示似的。

    回过神来,一把抓开了一直跟在他背后的那个黑衣人的斗篷。

    瞬间,斗篷下的人影,暴露于光明之中。

    林梦雅只是透过缝隙,看了一个大概,却是瞬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一张,只能依稀辨认出来,似乎是个女孩子的面孔。

    此时,她脸部所有的皮肤,都像是被人完全揭开了一样。

    更让她觉得汗毛倒竖的是,那女孩子的五官,头发,包括手臂,全部都被人砍掉了。

    此时,伤口居然呈现出风干腊肉一般的颜色。

    林梦雅忍不住干呕了起来,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残忍的手段!

    “去,把门给我撞开,我要她死!”

    云深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让这个女孩子,在这种状态下,也能乖乖听话。

    被挖了眼珠的空洞/眼眶里,已然是看不出,任何属于活人的痕迹。

    在云深下达了命令以后,被做成人棍的女孩子,却是一步步,僵硬的走向了柴房。

    林梦雅第一次觉得,这个云深,是真正的该死!

    而且,她不知道云深用了什么法子,但是她唯一知道的一点是,如果云深得手,那么自己,很可能会危在旦夕。

    再加上有天成公主在中间捣鬼,她即便是呼救,也无人能来。

    当下,林梦雅急中生智,忽然间,想出了一个主意来。

    从柴房里,悄悄的捡了一个手臂粗细的木棍,放在了身后。

    林梦雅却是取下了腰间,那个护国寺的和尚,发给自己的香囊。

    脸上变化出傲慢的神色,林梦雅把恐惧,深藏于内心。面对着门外,已经癫狂的云深和尚。

    “你真是蠢啊,即便是杀了我,又能怎么样呢?我实话告诉你吧,之所以你的把戏没有成功,是因为我手里的这个东西。看,是不是很熟悉?”

    林梦雅故意,把手中的香囊,展现在云深可以看到的位置。

    随后,一把就把香囊,攥紧在掌心之中。

    “那是什么?拿来,让我看看那是什么!”

    云深一听到林梦雅的手中,有让他失败的东西,立刻,就让人棍,停止了无休止的撞门声,林梦雅暗中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随后,就把香囊,往前面送了送。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失败的关键,如果没有它的话,你这辈子都不会品尝失败的滋味。”

    悄然间,把仇恨都引到了香囊上面。林梦雅晃动着香囊,时时刻刻的,引诱着外面,已经走火入魔的人。

    瞬间,云深的所有视线,全部都被那一枚小小的香囊吸引住了。

    那触手可及的位置,让他迫不及待的,从门缝中间,伸出了自己的右臂。

    “好,我可以给你看看。看到了么?这东西厉害的呢,有了他,你永永远远,都达不到你想要达到的目的。”

    不动声色的引诱,林梦雅实在是太过明白,这些人的魔障在哪里了。

    伸出手来,香囊一点点的靠近云深的手,就在他的手,能够完全攥住香囊的那一刻,林梦雅忽然间,把门用力的合上了。

    “啊——”

    紧闭的大门,不再有任何的缝隙。

    而云深的手臂,则是牢牢的卡在了中间。林梦雅的力气很大,几乎是整个人,都靠在了门板上,顿时,云深的痛呼声,凄厉得让人头发到竖。

    “拿好了,只要错过了这个机会,你不会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

    都到了这个时候,林梦雅还不忘了给云深和尚,灌上一碗毒鸡汤。

    藏在身后的木棍,此时也有了作用,稳准狠的敲击在云深的手臂关节处,再坚硬的骨头,也会在双向夹击之下,完全失去作用。

    “不...不要!我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啊——”

    钻心的疼痛,却是更加刺激了云深的魔障。

    林梦雅实在是太清楚这种感觉了,之前老师就曾经在被人利用,利用他心中的执念,最后差一点让老师付出生命的代价来。

    如今,她却是让云深,越陷越深。

    经过她的重点‘照顾’,云深的手臂,几乎是弯到了一个极为诡异的程度。

    而此时,林梦雅却是一狠心,丢了木棍,用力的抓住了的云深的手臂。

    ‘咔吧’一声,云深的嚎叫声,忽然间带着几分清醒。

    因为,林梦雅已经完全的把他的手臂折断了,瞬间,林梦雅从门板上退开。

    上下起伏的胸口,显示出她刚刚,有多紧张。

    可付出总是有收获的,云深的手臂完全的废了。但是,在这种剧痛的刺激下,他,却整个人,都获得了难得的清醒。

    “你——”

    云深铁青的脸色,已经几乎不能用狰狞来形容了。

    林梦雅紧贴着柴房的墙壁,丝毫不畏惧的,跟他恶毒的眼神,对视着。

    “清醒了么?清醒了我就告诉你,想要杀我,你得也来陪葬!别以为你是皇后的人,她就能够保住你。我还要提醒你一句,人死如灯灭,你不是想知道,为何你的手段会失败么?如果你死了,那就永远不会知道了!”

    林梦雅表面上镇定,但是已经心如鼓擂了。

    闹了这么一大通,她跟云深之间的矛盾,已然是不死不休了。

    若是云深不管不顾的,执意要杀了自己。那么,现在清醒状态下的他,比刚刚更加的可怕。

    所以,她赌的,就是云深心中,对报仇,还是对佛香的执念,哪一个更大。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我的佛香居然还有失败的一天。林梦雅,你早晚会死在我的手上。到时候,我要亲手挖出你的心肝,让你,生生世世奉我为主!”

    极度阴邪的笑声,让林梦雅手心,满满的都是冷汗。

    云深那一双泛着别样诡异冰冷的眸子,让她觉得,呼吸都差不多凝滞了。

    终于,对佛香的执念,超过了对现在对林梦雅复仇的恨意。

    看着云深拖着他的断臂,带着可怖的人棍离开了她的视线后,林梦雅却像是虚脱了一样,滑落在稻草堆上。

    刚刚,实在是太过惊险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