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九章 关入柴房
    气急了之后的林梦雅,却是忽然间冷静了下来。

    她冷眼看着皇后,又看了看她身边,那一群帮凶们,忽然知道,自己这一次,到底是疏忽在哪里了。

    其实,是她被故意误导了。

    她的确是十分谨慎,进门以后,就亲自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番,也是她自己,亲自确定了僧房里没有任何的意外,所以,才遗失了翻盘的最佳时机。

    再者,她也是从严姑姑开始寻找程美人的那一天开始,才故意防范着外人,借着这个机会,来自己房间里捣乱的。

    但其实,程美人早就是个死人了。

    也许,从她住进来的那天开始,程美人就已经在她所在的房间的枯井之中了。

    可惜,她并未察觉。

    而且,她也猜到了,为何,自己之前一直没有发现程美人尸身的原因了。

    那是因为,程美人一定是被冻在了冰块里。这样,冰在融化的过程中,会起到延缓尸体**的作用。

    也因为低温的关系,她刚开始的时候,嗅不到任何的腐臭味道。

    至于到了后来的这几天,则是因为熏香太过浓烈,所以,才导致了她嗅觉的暂时失灵。

    因为,越是灵敏的嗅觉,就越是受不了这种剧烈味道的袭击。

    其实,从她踏出家门的那一刻起,针对她的阴谋,就在一刻不停的上演。可是,自己非但是浑然不觉。

    反而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到了皇后他们所做的假动作上。

    这一局,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先机。

    “你准备怎么处置我?”

    想通了这一切,林梦雅已经完全恢复了她一以为傲的冷静。

    没错,现在所有的罪名,都已经堪称完美的,栽到了她的头上,何况,她现在百口莫辩,对方,也不会给她一个辩白的机会。

    第一次,林梦雅与别人对战,输的这样的惨败。

    不过,也是让她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更皇后的心思缜密比起来,自己的伎俩,倒是有些小儿科了。

    “唉,你这孩子...不管程美人与你有多大的仇恨,也不该如此。来人,把昱亲王妃暂时关到柴房里面。没有本宫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探望。一切,要等到回京,请陛下做定夺。”

    皇后维持着她一贯的高贵典雅,只是在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已经丝毫,没有了任何的温度。

    也许,在她看来,林梦雅几乎已经是个死人了。

    谋害皇妃,破坏祈福法事。

    这样的罪名,足以让这个曾经一身荣宠,最为耀眼的昱亲王妃,成为刀下亡魂的了。

    也许,这样,还远远不够。

    林梦雅笑了笑,却并未让那些人,碰到自己的衣角。

    她败了,的确是败得一塌糊涂。

    可如果皇后以为,这样就能算计得她家破人亡,未免,太不把她放在眼中了。

    “我自己会走。”

    仰起头,林梦雅依旧是那个千尊万贵的昱亲王妃。哪怕,她去的地方,是最为简陋的柴房,可她脸上的表情,却依旧跟富丽堂皇的宫室,没有任何的两样。

    身后的宫人们,也不敢轻易动手。

    只是紧紧的尾随着她,不让林梦雅,有任何可以逃跑的时机。

    皇后做事十分的缜密,从大雄宝殿,到后面的柴房,一路上,她竟然没有见到任何人。

    柴房就坐落在最为破败的院落里,林梦雅被推到了一扇,极为阴暗的门口。

    瞬间,门被人大力的关了起来。

    逃,怕是难以逃出去了。何况,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怕是皇后,很愿意给自己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名。

    何况,这事,还未必就如皇后所愿,真的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破烂的柴房里,只有一些干燥的稻草,可以供林梦雅栖身。

    安静的坐在稻草之上,这里略有些发霉的气息,但是比那些浓重的香味,更让她觉得清新爽利。

    多日里,被熏香缠得有些迟钝的大脑,也恢复了往日了敏锐。

    她捋顺了这几天所有的事情,再结合自己的猜测,很快,就把所有的事情,都串联到了一起。

    皇后的法子,看似天衣无缝,但是有一点,却是容易出现纰漏的。

    那就是,她杀程美人的动机。

    要知道,她可不是一般的市井小民,即便是有皇后的授意,那些负责审讯的官员们,也得要顾忌到皇上、龙天昱,跟林家的意思。

    况且,现在龙天昱在朝堂之中,已经并非是单兵作战了。

    太子失德,朝野上下,已经有了改弦更张的声浪。

    若是此时,自己出了事情。即便是为了保住龙天昱的位置,怕是有些家族们,也得被迫选择站队了。

    到时候,每一个细节,都会被无限放大。

    那些人也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其中的猫腻来。

    如果,她是皇后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敌人,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

    而且,丝毫不夸张的说,寺院里面,唯一一个安全的地方,对她来说,就应该是这里了吧。

    只要她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等待回朝的时机,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可她一旦出去,就会被人,坐实畏罪潜逃的名声。到时候,她可就是人人得而诛之了。

    一旦想通了,林梦雅也就不再纠结于此事。

    她现在担心得更多的,则是自己的四个丫头,还有那个应华那个小家伙。

    以皇后的手段,说不准,她会用处更加丧心病狂的招数来。到时候,自己可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而且,那个邪气的云深大师,到底是什么来头?

    难道,她就是皇后,用来对付自己的秘密手段么?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团乱麻,让林梦雅,丝毫没有任何的头绪。

    跟林梦雅这边的千头万绪不同,皇后的居所里,得知了消息后的天成公主,则是笑开了花。

    其实,这事真的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有人想要杀了程美人,陷害给林梦雅,只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而她,左不过是怂恿母后,顺手推舟罢了。

    现在,让那个林梦雅成了瓮中之鳖,这样,她们接下来想做的事情,也会更加的顺风顺水。

    “下去吧,我知道了。”

    打发走了她安插在母后身边的暗线,天成慵懒的伸展着柔媚的四肢,靠在了身后的黄花梨木的贵妃椅上。

    跟外面,清净雅致的僧舍相比,她依旧是金碧辉煌的屋子里,却是更加的符合,她嫡出公主的位置。

    “云深大师回来了么?”

    挑起眸子,天成公主的容貌虽然清艳妩媚,但是那一双冰冷的眸子,却总是让周围的宫人们,止不住的泛起颤栗。

    小宫女没敢回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垂下了一双眸子,生怕,冒犯了自己的主子。

    “你去云深大师的屋子里走一趟,就说,我答应他的条件了。让他,放手去做就是了。”

    完美的唇瓣,散发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来。

    小宫女并未看到,自家主子脸上,一闪而过的漠然。

    利手利脚的,偷偷的往云深大师的房间里走去,却不知道,等待着她的,则是悲惨至极的命运。

    “公主,若是她就这样失踪了的话,怕是皇后那边,不好交代。”

    天成的心腹侍女,是整个皇宫里,唯一一个,敢跟她直言不讳之人。

    但是,她的脸上却并未有任何的怜悯之情。

    因为她跟她的主子一样,心中未曾有过任何的情义。而她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这件事情,会稍微有些麻烦罢了。

    终于这一条人命,不足挂齿。

    “是啊,这样吧。你就说她是去后山游玩,失足摔死的。人家云深大师既然提出了条件,我也总不好一点表示都没有吧。以后,你派人去民间,给我搜罗一些少女来。省得老用我身边的人,被母后发现,又是一顿唠叨。”

    谈吐之间,小宫女的命运,就这样被草率的决定了。

    可天成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她满心满腹的,都是对自己计划的构想。

    太子哥哥?那个草包,如果登上皇位的话,怕是这大晋,早晚是要翻天的。

    不如——

    “对了,你去昱王妃的院子里头看着点。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出入。要是有人硬闯进去,把人给我记下来,我亲自去回禀母后。”

    她还记得,林梦雅好像是把那个小孽种给带过来了。

    嘴角,勾起了一抹冷血至极的邪恶笑容来。

    既然,他的母亲敢在宫里,跟自己的母后作对,那她,就要给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一个深刻的教训。

    而且,她可是为了给她亲爱的太子哥哥,扫除一切障碍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母后,一定会帮助她的吧。

    “是,奴婢这就去办。”

    心腹恭敬的离开,万事具备的天成,只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是如斯美好。

    什么太子,昱亲王,还不都是,被她们母女,耍得团团转。

    就连,她那个英明神武的父皇,也不过,是个处处制肘的憋屈角色。

    她虽然是个女孩子,可一切,都不由得任何人置喙!

    等到她完全掌握了一切,到时候,任何人,都得臣服在她的脚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