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八章 寻获尸首
    皇后娘娘的神色不善,周围的夫人们,自然也是噤声不敢言。

    只是在环顾一周,确定所有人都在这里后,皇后娘娘才冷然开口。

    “今日,在大雄宝殿之上,菩萨曾经显灵。之所以把各位留下来,是因为有件事情,不得不问清楚。”

    菩萨显灵了?林梦雅愣了愣,看向了大雄宝殿的深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为何这些僧人们,却像是看待仇人一样的看着自己这么些人呢?

    怕是,这菩萨显灵得不寻常。

    “娘娘但说无妨,这是自然的。”

    人群里,早就有机灵的,开始拍起了皇后的马屁。

    可皇后只是微微的颔首示意后,转而严肃的说道。

    “菩萨显灵,说是这寺院之内,有天大的冤情。而且此事,事关皇室,所以,不得不谨慎。”

    忽然间,林梦雅心中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跟皇室有关的天大冤情,难道,跟失踪了好几天的程美人有关么?

    林梦雅从来不认为,皇宫是个什么好去处。

    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事情,朝朝代代都不少,程美人这样柔弱的女子,怕也是因为某种原因,而成了牺牲品了吧。

    林梦雅只觉得这事实在是太过蹊跷,所以,哪怕是心中再有疑问,也终究是埋在了肚子里,静待皇后娘娘的下文。

    只见皇后娘娘像是有什么烦恼一样,修长玉指轻轻的揉了揉额角。

    “先前失踪的程美人,各位也都应该有所耳闻吧。”

    皇后娘娘开口,语气里,似乎带着几分愁绪。

    周围的夫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却不知道,皇后奶奶娘娘所说的程美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佛祖显灵,云深大师得到佛祖的启示,失踪已久的程美人,已经香消玉殒了。不过她心灵纯净,颇有佛心,才让佛祖显圣,为她鸣冤。而谋害程美人的凶手,就在这里。把大家留下来,一是为了了却程美人的遗愿,二来,也是为了各位的安全考虑。”

    程美人死了?林梦雅有些愣神,即便是心里有些猜测,但是真的确定了,林梦雅还是觉得,心里头有些发闷。

    这些年来,她自认为看到的生死之事,实在是不算少数。

    但是,每次看到无辜之人枉死,她多少还是觉得有些触动。

    当初,与程美人的一面之缘,虽然交往不深,却知道她是个比较单纯的女孩子。却没想到,竟然,会遭遇到这种事情。

    不过,此时她倒是没有时间伤春悲秋。

    对危机强烈的敏锐预感,让她明白,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没想到,程美人年纪轻轻,居然会遭遇如此的横祸。只是娘娘,不知道这个凶手,到底是谁呢?”

    人群里,自然是有跟皇后亲厚的夫人,敢开口询问。

    只见皇后却只是摇了摇头,一副并不知情的样子。

    可林梦雅却发现,刚刚还站在她们身边的严姑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竟然悄悄的消失在了院子里。

    环顾四周,她发现除了那个云深之外,平常跟着皇后的人,居然都从这个院子里消失了。

    难道——

    心头微微一紧,应华还在院子里,这件事,但愿红玉她们,能够应付。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在宣布完要追查凶手后,皇后就不再多言。

    只是那个阴柔俊美的云深和尚,却总是状似不经意间,把目光似有若无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自从田宁哥送给自己的东西,能够抵抗住那股子诡异至极的香味后,再遇到这个和尚,林梦雅也不再那么心慌意乱了。

    反倒是有几次,看到她目光如此的坦然,那和尚的眼睛,却是飞快的掠过了一抹惊讶来。

    显然,是觉得有些意外。

    林梦雅虽然不知道这和尚打得是什么算盘,只是心头的防备,却是一点都没有放低。

    有皇后在,这群平常养尊处优的夫人们,即便是心里再不爽,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大雄宝殿之外的广场之上。

    此时,时间已经渐入黄昏,林梦雅站在人群中,可心头的危机感,却是越来越盛。

    不多时,表情略有些惊慌的严姑姑,就一路小跑着,往皇后所在的方向去了。

    顾不得给各位夫人请安,立刻趴在了皇后的耳边,小小声的耳语了一阵子。

    谁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只是皇后在听完了严姑姑的回禀后,一双充满了讶异的眸子,则是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其他人都散了吧,昱亲王妃,你留下来。”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散了,唯独只留下了她一个人?

    林梦雅心中翻江倒海了,可面上,却只能恭敬的顺从皇后的意思。

    只是此时,人群已经对她有了诸多的猜测。

    别的不说,一旦她跟程美人的事情有所勾连,怕是以后,麻烦要比现在,多得多了。

    人群已经被疏散,林梦雅独自一个人站在广场上,承受着所有人的目光。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有一点,林梦雅可以肯定的是。她跟家里的几个姑娘,早就对这件事情严加防范了。

    即便是皇后有意栽赃,事情,也不应该会如此的顺利。

    至少,她们根本没有时间来做这样的手脚。

    皇后只是上下的看了她一眼后,神色恢复以往的高贵冷漠。

    “进来吧,其他人,不得跟进来。”

    林梦雅心里坦荡,也许,不过是例行的盘问罢了。

    可跟在皇后的身后,走入大雄宝殿的那一刻,看到了正当中,那一尊原本应该慈善亲和的佛像,心头,却是不禁微微一震。

    之间佛祖半眯半睁的眼角,此刻,竟然留下了一行血红的泪迹。

    在面目安详的佛像上,这一行血泪,却是让人觉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怪不得,周围的僧人们,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垂首而立。

    可林梦雅可是穿越过来的人,自然明白,所谓的佛像泣泪,到底是有多少的猫腻可做。

    如果皇后想要拿着这件事情,来治自己的罪,怕也是难以堵住众人之口。

    “跪下。”

    皇后忽然间冷喝一声,边上的宫人们,都吓得浑身一震。

    可林梦雅却是挺直了腰杆,她即便是要跪,也得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错才行。

    皇后转过身来,看到了并未听从她的林梦雅,凤目飞起了一抹冷厉来。

    “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错么?”

    知错?林梦雅只觉得可笑之极,她谨言慎行,这几天几乎是足不出户的沐浴熏香。

    如果是这样,那她还真是不知道自己,何错之有。

    “母后之命,臣媳自然应该遵从。只是梦雅不明白,母后所说,到底是所谓何事?”

    看到她这幅准备顽抗到底的态度,皇后的眼神里,却只有透彻人心的冷漠。

    “让你独自进来,也是为了保存你的颜面。难道,你所作所为,当真以为本宫不知么?”

    林梦雅越发觉得皇后,实在是个演戏的个中高手。

    什么为了保留她的颜面,无非是怕被人拿住了错处,反而污蔑自己不成吧?

    可皇后却挥了挥手,顿时,严姑姑就带着人,从外面,抬进来一样东西。

    等到放在林梦雅的面前的时候,顿时,她只觉得浑身,如同被电流击中了一样。

    湿漉漉的衣衫,紧紧的贴在了纤弱的身体上。

    青白色的小脸,早已没有了血色,甚至于,已经有狰狞的尸斑,在她的脸上,形成了一块块极为渗人的斑纹。

    林梦雅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已经了无生机的躯体。

    可她绝对不会认错,眼前的这具尸体,竟然就是属于程美人的!

    只是,这事跟她,到底有什么关系?

    “启禀皇后,为了追查程美人失踪的事情,我们奉了您的命令,在每一个有水井的院子里搜查。果然,在昱亲王妃院子里的枯井里,发现了程美人的尸身。”

    严姑姑的手下,一五一十的禀告着情况。

    可一切,却像是一颗重磅*,让林梦雅顿时,脑子里全部都是空白。

    不可能!她明明检查过一遍的,院子里的所有地方都没有问题。

    而且,这几天内,没有外人进来过。如果程美人的尸体,真的在井下待了几天,那尸体**的味道,即便是别人都嗅不到,可以她的嗅觉,绝对不会任何的问题。

    不过,瞬间,林梦雅就想到了一个一直,被她忽略掉的细节。

    瞪大眼睛,林梦雅看向了皇后,跟她身边的严姑姑。

    纵使这俩个人装的在像,此时此刻,林梦雅却能感受到,这主仆二人,联手演得这一场好戏的得意。

    以及,笃定了自己,肯定没有任何翻身机会的狠毒。

    原来如此,原来,从她踏入护国寺的那一刻起,针对与她的阴谋,就在暗地里,悄然上演了!

    “尸体,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你所住地方的枯井里找到的。这三天,除了你院子里的人,从未有外人单独进出过你所住的僧房。孽障,到了现在,你还要负隅顽抗么!”

    皇后冷眉道竖,顿时,大雄宝殿之内的气氛,只有用剑拔弩张四个字,放才能形容的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