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法宝显灵
    林梦雅态度亲切,说出来的话,却着实的噎人。

    上官老夫人纵然,是可以仗着自己的身份,居高临下的对她颐指气使。

    可嫁出去的姑娘,就等于是泼出来的水了,生死,都是婆家的事情,哪里容得娘家人说三到四。

    上官老夫人此时,也明白面前的丫头,也是个绵软里带着刚硬的性子。

    而且,以林家的权势,跟龙天昱目前的地位来说,她再说下去,也未必合适。

    只是,常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已经让她习惯了这样强势的指摘所有人。

    何况是个晚辈,登时,上官老夫人就收起了自己勉强的和颜悦色。

    一双眼睛,锐利的盯着面前的女子。

    “哼,你可知道,即便是你父亲在这里,也不敢如此跟我说话。纵然你是昱亲王妃,可也别失了分寸!”

    且不说上官晴是她的*,自然是疼惜万分。

    即便是这个丫头,也不该如此,跟自己顶撞。哪怕是她的父亲,在自己的面前,也理应礼让三分。

    要知道,她可是皇上的岳母,哪里,还能有女人的身份,逾越过自己去。

    这话一出,周围几个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样子,上官老丰人是真的动怒了。不由得,为那个势单力薄的昱亲王妃,捏了一把冷汗。

    在所有人,都以为林梦雅会动怒,或者是会难堪的时候,却见她轻柔的,绽放开了一抹笑意。

    “老夫人说的很对,这天下间,哪里有晚辈顶撞老夫人的道理呢?倒是我糊涂了,君臣之礼,也不过是老夫人家礼罢了。赶明儿回去,我就立刻去宫里请罪,让父皇撤掉我亲王妃的位份,然后,我再以儿女之礼,来尽孝道,外祖母以为如何?”

    上官老夫人生平第一次,被人这样公开而又不留情面的怒怼。

    要说她是有心的吧,可她偏偏是万般柔和的笑着。

    可若是她是无心的,只是一句句话,却偏偏,是挑明了老夫人逾越了皇家的规矩。

    皇上的岳母,说白了,女儿自从嫁入皇室,便和娘家,已然是亲疏有别了。

    林梦雅辈分再低,年龄再小,可她也是皇室的儿媳,正儿经八百的皇室众人。

    一个上官家的老夫人,又如何能跟她的身份媲美。

    所以,林梦雅这样说,实际上,也是在提醒老夫人,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如今的昱王妃,可不是当初的小丫头,能任她揉扁搓圆的了。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僵硬。

    林梦雅也缓缓的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先礼后兵,是她一贯的做法。

    但是这个老太太明显的不知分寸,她也绝不会后退半步。

    “我听说,外祖母的身体一向康健。也希望母亲,能跟外祖母一样,延年益寿。只是,家里也好,还是外面的事情也罢,总归是要牵着精神。我会让母亲,在林府好好将养,外祖母尽管放心就是。”

    不管林梦雅把话说得有多漂亮,可听到上官老夫人的耳中,都化成了*裸的挑衅。

    好猖狂的丫头,好大的口气!

    只是,在上官家这么多年,她这个老夫人,早就已经历经了风雨。哪里,会怕了一个黄毛丫头!

    “那就好,虽说我们上官家不济,可至少,绝不会让女儿受委屈。你有这份孝心自然是好,若是你母亲不好,那我这把老骨头,也会亲自上门,看看我那不成器的女儿,是如何,在你们府中将养的!”

    林梦雅微微一颔首,随后,潇洒转身,出了议论纷纷的人群。

    死老太婆!仗着自己的年纪大,辈分高,就拽得跟个大公鸡似的。

    还真以为,她会怕了这个黄土已经埋半截的老太婆了么?

    才刚出门,林梦雅却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官晴的原因,她对上官家的人,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尤其是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她更是零容忍,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怼了上去。

    很快,林梦雅就收拾好了心情,话都说出去了,她也不总不能用月光宝盒倒流回去吧。

    只是眼神,不经意的扫到了大雄宝殿的方向。

    现在,在夫人们都散去以后,几乎寺院里所有的和尚,都像是都聚集到了那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梦雅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轻易的被勾起好奇之心的人。

    因为她知道,好奇会害死猫的。

    只是,刚刚那个叫云深的和尚,实在是太过神秘了。还有那股子,从灵魂里散发出来的颤栗之感,久久让她难以忘记。

    静悄悄的来到了大殿之外的广场上,却看到所有的僧人们,几乎是在不停的诵经叩头。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副凝重的神色。似乎,十分的担忧,大雄宝殿内发生的一切。

    林梦雅站在后面,踮起脚来,却什么都看不到。

    只是没过多久,那个一直在大殿之中的云深和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从里面走出来。

    林梦雅立刻藏身在角落之中,生怕,被那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

    幸好她动作利落,并未被人云深发现。

    对方的注意力,显然也不是在她的身上。

    只是,林梦雅亲眼看到云深,从手上拎着的口袋里,掏出了几把东西,洋洋散散的塞进了大雄宝殿门口,巨大的香炉之内。

    顿时,一股子细腻的檀香味,渐渐的,在空气中漫开。

    所有的僧人们,似乎都有些激动,不停的,往云深和尚的方向叩头。

    仿佛这味道,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施舍。

    可藏身在角落里的林梦雅,却是一阵阵的心里发慌。

    这股味道——

    一股子深入灵魂的痛楚,让林梦雅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

    一下子,那原本完美契合的灵魂与**,差一点,就变得支离破碎起来。

    心跳的声音,忽然间充斥着脑海,几乎鼓动着耳膜都开始疼痛不已。

    就在她已经自己已经完了的时候,突然间,一股子十分绵长的清澈的檀香味道,从腰间升腾而起。

    那股子如同针扎一般的疼痛感,也逐渐像是潮水一样,缓慢的褪去了。

    扶着墙,林梦雅狼狈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也许在别人的嗅觉之中,刚刚的味道,不过是稍微浓烈了一些。但是,只有她嗅到了一股子,极为诡异缠绵的异香来。

    林梦雅全身已经几乎湿透了,腿脚极为的酸软。

    可手,却摸出了一直戴在腰间的东西。

    除了那个僧人们发的香囊外,就是田宁给的那个护身符了。

    这是红玉早上,坚持给她戴在腰间的。她还笑红玉是过分的小心了,却不想,这个小东西,居然,真的救了她一次。

    那股子中厚悠长的檀香味道,也随着林梦雅的好转,而渐渐的褪去了。

    放在鼻间,也再也没有那股子味道了。

    看来,田宁哥说的没错,这东西真的能救她一命。

    谨慎的把东西收好,林梦雅也不想再在这里停留,反正,偏殿里的人也散得差不多了。

    不如,早一点回去的好。

    可没想到,才刚走到院子门口,却跟别的夫人一起,被皇后的人也截留了下来。

    她看了看周围,除了跟上官家有关系的那几个人以外,其他大部分的夫人小姐们,都在这里聚集齐了。

    既然大家都被留了下来,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看到大家都议论纷纷的样子,难不成,这事是跟大雄宝殿里的事情有关?

    林梦雅只是把猜测放在心中,脸上,却是一副波澜不兴的样子。

    观察四周,似乎皇后的心腹,严姑姑并不在。

    没多久,那个十分严肃的严姑姑,就从大雄宝殿的方向走了过来。

    一边给各位夫人行了个礼,一边十分恭敬的说道。

    “皇后娘娘有请,各位,请随奴婢来吧。”

    既然严姑姑来了,那些人哪里敢磨蹭。

    就连林梦雅,也不得不跟在众人身份,缓步往大雄宝殿的方向走去。

    此时,僧人们已经散开了。只是有不少手持法杖的僧人们,却是分成两列,分别站在大雄宝殿的左右。

    林梦雅看得分明,他们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似乎带着几分,十分憎恶的表情。

    僧人们可都是方外之人,能让他们如此深恶痛绝,想必,是发生了几位恶劣的事情。

    还不等她猜测完,一脸冰霜的皇后娘娘,缓步,走到了她们的面前。

    至于,那个让林梦雅差一点就跪了的云深大师,则是跟在了皇后的身后。

    那张极美阴柔的脸上,不知何时,却是浮上了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

    林梦雅只是看到了那张脸,身体,就有些不由自主的僵硬。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皇后娘娘站在了她们的面前,凤目微微一挑,那份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尊贵,就让面前的那群夫人们,自动矮了一截。

    即便是林梦雅,也不得不承认。跟太过和蔼柔美的皇贵妃相比,眼前的皇后娘娘,才更有母仪天下的气场。

    但是,她这辈子,却是注定要跟皇后娘娘,对抗到底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