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 祖孙交锋
    可是,当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子,状似无意的朝着自己的方向,与她的目光微微碰撞。

    一股子从灵魂深处生出的不安感,让林梦雅,第一次躲避了对方的目光。

    “大师,这边请。”

    跟在云深身边的严姑姑,并不知道林梦雅跟云深之间的小小插曲。

    恭恭敬敬的垂着头,引到着云深大师,往大雄宝殿的方向走去。

    林梦雅把头垂得低低的,强忍着心头,那股子诡异的感觉,尽量把自己,隐藏在人群之中。

    可心头,却不免浮起阵阵的疑问。

    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只是,无人来解答她的疑问,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只是集中在大雄宝殿的最深处。

    皇后不在,这里的诵经也不过是变成了个过场。没有人会真正的把注意力,放在这场法事上面。

    就连林梦雅也是一样的魂不守舍,只是,她更想知道的是,那个让她这样无端端忌惮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所有人的猜疑中,这一场口是心非的法事,也终于是暂时告一段落。

    前院的偏殿之中,一众夫人女眷,也正在稍事休息。

    虽说没做什么繁重的劳动,但是总归跪在那里接受太阳的暴晒,也是极其的耗费体力的。

    偏殿之中,早有小和尚给大家准备好了温热清甜的茶水,供众位夫人们解渴。

    可林梦雅却有些意兴阑珊,今天的事情,虽然皇后没说,但是从她凝重的神色里,林梦雅还是能猜测出一二来。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这一场法事,差一点就中断呢?

    女人圈子里,流言自然是不能少的。

    渐渐的,讨论的重心,就转移到了今天的事情上来。只是林梦雅一直静默不语,也就被人遗忘在角落里,安静的听着夫人们的谈话。

    “对了,今天下午来的那个俊和尚,你们可知道他是哪个寺庙里的大师?”

    这话一开口,林梦雅就竖起耳朵,一个字都没有放过的听着。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听说他自从进宫以后,就颇得皇后的赞许呢。而且,我还听说,这位大师,可是一位神人...”

    这话,却被一双眼睛,强行的压到了肚子里。

    林梦雅隐晦的望了过去,只看到上官老夫人,正看着那个议论着皇后的夫人。

    对方,立刻住了嘴。上官老夫人也并未多做停留,只是一眼,就让林梦雅明白,上官家的地位,在这里依旧是不可动摇的。

    不过说起来倒是也十分的有道理,毕竟,当朝皇后可是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的,自然,人家,是有这个身份与地位的。

    可没想到,一心只想窝在人心中,努力当一个小透明的林梦雅,却再次,被拉到了人前。

    “昱王妃,您的外祖母在这里,论礼您是不是应该过来,让老夫人好好看看您呢?”

    林梦雅循声望去,说话的,好像是一个出身上官家的夫人。

    那张秀美柔和的面孔,此时此刻,却流露出些许的,幸灾乐祸的神情。

    谁不知道,上官晴虽然是林牧之的夫人,也是林梦雅的继母,但是,一直不得林老爷的宠爱不说,听说,还被禁足在家里。

    就连这次的法事,也是在林南笙的阻挠下,不得成行。

    这事已经在京都里传的沸沸扬扬的了,上官老夫人自然,是不会任由别人,欺辱自己的女儿。

    所以,跟林梦雅的对峙,也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林梦雅并未让那个故意挑事的夫人笑多久,轻轻巧巧的起身,盈盈一拜,尽显她林家女子的教养。

    “给祖母请安,祖母万安康健。”

    看到林梦雅这样乖顺而温婉的样子,没有见过她的人,自然是觉得,这位昱王妃,并非是传说中,那等巧言令色的女子。

    可上官老夫人哪里还看不透这个丫头,伶俐的美貌下,隐藏的却是一颗极为狡猾的心。

    怪不得,晴儿在她的手下,还走不出几个回合就败了。

    林家的教养,果然是非同一般。

    眼皮微微挑起,上官老夫人不过是略看看面前的女子后,微微的点了点头,哪里,有一点外孙女的亲热劲儿。

    “听说你嫁给了昱亲王?那倒是个好去处,不管怎么说,太子也算是你表哥,咱们亲上加亲,以后,你夫君也可以辅佐太子,你也自然是会安享荣华。”

    瞧瞧,这施舍般的语气,好像是她今天能这样安然无恙,都是她们的功劳似的。

    林梦雅心头不屑,可面上,却依旧是一派云淡风轻。

    “祖母教训得极是,我与夫君,自然是为国家尽忠尽心。祖母放心,绝不会辜负了母亲,在家里对我的教诲。”

    她当然不会忘记,上官晴是如何算计得那个无辜的女子,命丧黄泉。

    又是如何算计自己的地位与男人,险些夺了属于她的幸福。

    这一切的一切,都得让整个上官家来偿还,不然的话,她如何对得起,上官家对她们林家的处处算计。

    “嗯,你懂事,我也放心了。记得,不管什么时候,上官家才是你的外祖家。你母亲虽然没有生养你,对你却也是一样的尽心尽力。你与梦舞,应该多来外祖家走动才是,免得往别人觉得,我们上官家小气。”

    如此,是想要让她开口,让哥哥把人放出来么?

    林梦雅在心头不住的冷笑,若不是因为上官晴跟林梦雅,依仗着有上官家的庇佑,她们,又怎么敢掀起那么大的风浪。

    微微颔首,林梦雅却柔声说道:

    “外祖母教训的是,只是,这几天母亲身体不适。梦舞妹妹又孝顺,想要替我,时时刻刻在母亲的床前尽孝,所以,不能去外租家请安。还请祖母不要责怪母亲与妹妹,待到他日母亲生日康复,我定然会亲自,带着妹妹与祖母,去外祖家拜访。”

    不软不硬的婉拒了上官老夫人的好意,她又哪里不知道,这明明是因为上官晴难以脱身,所以,她的母亲才来逼迫她就范。

    她真是打心眼,不喜欢上官家的人。为何别人,非得听从她们的安排才行?

    人与人都是平等的,这种强行安排别人人生的做法,真是让她,十分的抗拒。

    上官老夫人,好像并没有预料到,林梦雅会如此拒绝。

    也许是因为,在之前的生活里,怕是有极少的人,会敢忤逆她的意思吧。

    冷淡的看了一眼,面前垂首温顺的女子。那哪里,是一双注视着自己外孙女的眼睛,分明,就是在看待一个不听话玩意罢了。

    “既然你母亲生病了,那就该好好静养才是。你哥哥忙于朝中之事,哪里还顾得上这些。若是你有孝心,也应该把母亲,接到府中照顾。我倒是听闻,你府中似乎有不少的名医往来,也许,你母亲的病,会早一点康复。”

    这话,就带着几分不讲理了。

    京都里是人都知道,当初上官晴母女赖在人家昱亲王府不走,最后,是灰头土脸的,回到林府的。

    如今,上官老夫人一开口,就让林梦雅亲自去接,这样,岂不是在打她的脸,让林梦雅难堪么?

    还是说你上官家这样的霸道,连皇帝的儿媳,都敢这样的指使。

    当然,这样的话,都只存在夫人们的心中,表面上,却是没人敢露出一丝一毫。

    林梦雅闻言,却忽然挺直了脊梁,直视着上官夫人,脸上,哪里有惶恐二字。

    “祖母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必定会把母亲与妹妹,接到我的府上。只是——”

    话锋一转,哪怕是在历经风雨的上官老夫人的面前,林梦雅气度雍容华贵,丝毫也不输给面前的老夫人。

    “我府中有我府中的规矩,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母亲与妹妹再亲近,也大不过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若是母亲跟妹妹去了,这规矩,就不得不守。如有得罪,还请祖母从中斡旋,千万,不要让我为难。”

    挑起眉头,这是上官老夫人,第一次睁眼瞧了瞧林梦雅。

    好一张厉害的嘴,好一双丝毫不畏惧自己的眼睛。

    她仿佛是看到了十几年前的皇后,那个打从出了娘胎,就一直喜怒不形于色,却又聪明绝顶到,让她跟老爷都有些害怕的女子。

    虽然,她从未把林家的这丫头放在眼里,但是皇后说的对,放任这丫头下去,怕是,会影响到她外孙的江山。

    嘴角,渐渐的扩张了一个,略有些清冷的笑容来。

    那张历经沧桑的,布满了皱纹的脸,此刻,却是重新,焕发出一种,名为杀意的微妙表情。

    “既然如此,那就随她们去吧。不过,若是你母亲有什么不好,你的几个舅舅跟外祖,却是不会袖手旁观。”

    压迫不成,就改威胁了是么?

    林梦雅也终于明白,为何父亲,唯独会对上官家的女子,不感冒了。

    这样的咄咄逼人,怕是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个男子,会真心以待吧。

    轻轻的颔首施礼,却远没有之前那么的恭恭敬敬了。

    “这是自然,虽说母亲嫁到林家,就生死都是林家的家事。但是,外祖家自然是不比旁人,若是有事,我自然是会知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