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天成公主
    林梦雅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幸好她所居住的地方,离这里最远。否则的话,她倒是还真的会以为,这事是冲着自己来的。

    刚刚的小小插曲,不过是片刻之后,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所有的命妇们,都井然有序的,鱼贯入内。

    因为是三进的院子,所以都要从正厅转入内院。

    林梦雅才刚刚出门,就看到从宫里跟来的嫔妃们,都按照自身的品级,垂首站在屋外。

    想必是因为人数众多,所以皇后娘娘,才选择在内院空地上召见众人吧。

    林梦雅跟在几个王妃的后面,不显山不露水,也没有跟皇后,有什么视线上的碰撞。

    只是她刚刚站定,就觉得,似乎有几道视线,若有若无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了几个眼熟的女子。

    正是当日在长街上,与程美人一起的芸充容跟慧婕妤。

    不过,芸充容还是淡然的笑着,可慧婕妤,却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后,掉过脸去了。

    林梦雅倒是不怕她,只是觉得,这世界当真是小。

    竟然又在这里看到了她们二人,略微一颔首,算是对芸充容的回应。

    随后,林梦雅又转过了头来。因为,此刻站在皇后身边,一抹略有些眼生的身影,正冲着自己,十分灿烂的笑着。

    林梦雅翻遍了自己的脑海,也不见此人的资料。

    心下,有了些许的防范。可还没等她做出任何的表示,那个穿着碧蓝色宫装的娇俏少女,便紧走几步,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伸出一双白生生的小手,亲昵的拉住了林梦雅的手臂,那张如同芙蓉般白嫩的小脸蛋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甜丝丝的笑容来。

    “早就听母后提起,在诸位嫂子里,唯有三嫂是个拔尖的人物。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有三嫂在这里,倒是把其他人,都给比下了去。”

    那女子一开口,林梦雅就忍不住眉头微皱。

    果然,周围的几个皇子妃,都或是隐晦,或是直接,向自己投来了些许,不满的目光。

    林梦雅立刻笑了笑,随后说道:

    “不过是皇后娘娘话,公主何必当真,来取笑我呢?”

    听她的语气,应该是宫里的某位公主。

    只是林梦雅只认识几个王子,至于养在深宫之中的众位公主,却还真是没什么交际。

    而且大晋皇室十分重视公主的教养,在未成年之前,鲜少会让她们露面。

    所以,一时之间,她才辨认不出面前的女子,到底是哪个娘娘宫中的公主。

    “三嫂子真会说话,怪不得我母后,对你是赞不绝口呢。对了,忘了跟嫂子说了,我是天成公主,第一次见面,嫂子,还真是让我,印象深刻呢。”

    天成公主?林梦雅忽然间想起来,皇后除了太子这么个儿子以外,的确还育有一位公主名唤梦茹。

    十二岁就得到了晋封,封号为天成。而且因为聪明秀慧,所以颇受帝后的喜爱。

    看来,就是眼前的女子了。

    只是她一来,天成公主就差一点,给她招惹了一场祸事。怕是此人,来者不善。

    “原来是天成公主,见过公主。”

    林梦雅对任何人都是淡淡的,即便是身世显赫的天成公主,也没有任何巴结亲热的意思。

    天成又跟她说了几句话,可她的回答却是滴水不漏。许是觉得无趣了,转了身,回到了皇后的身边。

    林梦雅看着她趴在皇后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再加上她刚刚的一场风波,实在是有些引人注目了。

    只好垂下了头,专心致志的,盯着自己脚边的这一块地看,像是能开花儿似的。

    “给皇后娘娘请安,恭祝皇后娘娘富康安宁。”

    所有人,都蹲下给皇后行礼。

    因着是在佛寺里面,皇后并未穿描龙画风的高贵朝服。反而,只穿了一身紫檀色的衣衫,头上的饰品也是十分的素雅。

    一张脸上,含着几分笑意。不过,却让人不自觉的,觉得有些紧张。

    凤眼微微的在人群里扫了一圈,也没有过多的注重某一个人。

    只是看到大家都打扮得干干净净,又来得极为整齐,眼中浮现出几分满意的神色来。

    “平身,此一次为国祈福,希望的是大晋国泰民安。本宫知道大家辛苦,只是,不得不委屈了众位。”

    皇后娘娘都这样说了,众人自然也是要尽心尽力。

    说是辛苦,也不过是斋戒三天以后,每天去前面的大雄宝殿里面静默祈福而已。

    当然,枯燥是枯燥了一点,但是这种事情,不得不严肃。

    林梦雅只是低头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跟着别人一起应和着就是了。

    请安的过程一如以往的无聊,除了天成公主以外,其他的嫔妃,连目光都跟林梦雅没有任何的交汇之处。

    有些无奈的看着正在冲着她笑的天成公主,说实话,皇后的一双儿女们,跟她都好像是八字不合。

    虽然天成公主对林梦雅表面看起来,倒是十分的亲厚。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张微笑的小脸蛋,下面肯定,是包藏了不少的祸心。

    请安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平安度过,跟着众人行礼告退以后,林梦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从她来这里,就知道会跟皇后对上。但是皇后的按兵不动,可是苦了她的脑袋瓜。

    说起来,跟皇后想必,也许,她真是欠缺等待的耐性。

    众人散去,一派天正烂漫的天成公主,也随着自己的母后,回到了正屋之中。

    屋子里,只有她们二人的心腹在其中。

    皇后微微有些倦意,天成贴心的扶着自己的母亲,坐到了珠帘后的黄花梨小榻之上。

    又亲手接了宫人手中的木槌,轻柔的敲打着皇后的小腿,给自己的母亲解乏。

    “昨晚的事情,你都听到了吧?”

    皇后微闭着双目,好像是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她的耳目。

    “嗯,都知道了。一群蠢货,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可终究还是靠我,给他们收拾后事。”

    天成一改在众人面前的天真无邪,语气里,透着几分不屑与自傲来。

    皇后挑起了眉头,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跟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比起来,自己的女儿,不管是容貌还是心智,都是一顶一的出色。

    手轻轻的拂过了女儿落下一缕长发,有些惋惜的,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小女儿。

    “不要瞎闹,这次,咱们来这里,可是有大事要做。这次的法事,不能出任何的意外。你那个不成器的哥哥,还得靠着这次的法事,才能挽回颓势。”

    皇后看着自己的女儿,可话里话外,分明却都是向着自己的儿子。

    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儿子,登上皇位。

    一丝不满,飞快的从天成公主的眸子里闪过。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

    脸上依旧绕着可爱的笑意,充当一个乖巧的女儿。

    “女儿知道,这次的事情,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发现。即便是有人发现了,也决定查不到我们的身上。不过母亲,那个云深说的话,您真的相信么?”

    看着女儿疑惑的目光,皇后却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哦?怎么,你连他的事情都知道?茹儿,有些事情,母亲不让你插手,是为了你好。过几年,你父皇也许就会给你找一个最合适的驸马。母亲不想让你远嫁。而且,你会是整个大晋,最为风光的长公主。”

    对于自己母后的构想,天成的眼睛里,唯有冰冷的冷漠。

    可在自己的母亲,能够看得见的地方的时候,她又变成了那个,乖巧可人的好女儿。

    “女儿当然知道母亲的好意,母亲放心,女儿一定会好好的辅佐兄长。让他,成为大晋,独一无二的皇帝。”

    看到女儿这样懂事,皇后心里的确是十分的欣慰。

    亲自服侍了母亲休息后,天成公主,带着自己的宫女,悄悄的,从皇后居住的正房里,退了出来。

    穿过游廊,就是她所居住的厢房。不过,在她房间之后的院子里,却住着那个,近日来母亲颇为看重的云深和尚。

    那个和尚,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长相还算是俊美,可是却分明,带着一股子邪气。

    天成本来不想跟这个邪门的人打交道的,只是现在,她倒是来了兴趣。

    听说,母后想要靠这个人,挽救那个蠢货哥哥的名誉。既然他有这么大的能耐,那么,她也该去拜访一番才是。

    眸子微动,天成公主一转身,带着自己的人,往后院去了。

    没有人知道,她这一去,到底,会掀起多大的巨浪。

    从皇后的院子里回来,林梦雅立刻回来查看应华的情况。

    才刚进院子,就看到应华正在红玉的陪伴下,踢着他最喜欢小藤球。

    看着他笑得毫无阴霾,林梦雅也不由得,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你回来了!三嫂,你去母后那里请安,有没有欺负你?”

    小家伙一抬眼,就看到了刚进院子的林梦雅。

    也不管小球是不是还在脚底下,只是奔跑着,撞入了林梦雅的怀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