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二章 夜宿禅房
    “别那么紧张,一切,还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别对任何人提起,我不想让她们担心。”

    清狐忽然间沉默不语,之前,他总是觉得,只要哪怕有三年的时光,能够陪在她的身边也好。

    却没想到,自己所以为的满足,也许对别人来说,是比凌迟还要严重的残忍。

    如今,他也算是领悟到,这其中的痛楚了。

    “好,我知道。”

    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之间的秘密,只有他们才知道,也唯有他们,才能互相支撑着走下去。

    林梦雅打发清狐出去,亲自把老师给的小小药丸给藏好。

    拍了拍自己的小脸蛋,就当这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主子,该吃饭了。”

    白芷笑嘻嘻的进来请林梦雅出去吃饭,看着小丫头没心没肺的笑容,林梦雅却只能,尽量的掩藏好自己内心的一切。

    “好,一起去吃饭。”

    五月初六,正是宜出行的好日子。

    林梦雅起了个大早,梳妆打扮一番后,才带着应华,乘坐进了属于他们的车驾之中。

    皇家威仪,全城的老百姓,都要在街道的一旁,跪地相送。

    若是有敢高声喧哗者,便是对皇家的不敬。生死打杀,不过只在上位者的一念之间而已。

    虽然还是个六岁的小小幼/童,可龙应华毕竟是皇子。

    一身湖绿色锦缎衣裳,衬托着小脸越发的白皙可爱。

    头发被乖乖的束在了脑顶,只带了一只造型可爱的青鸟发冠。但是因为是个孩子,所以大部分的头发,还是柔顺的披散在脑后。

    林梦雅抱着他一起坐在高大的马车内,难得出来一次的小家伙有些兴奋,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林梦雅向来对小孩子有很好的耐性,也都给他一一的解答了。

    “三嫂,母妃为什么不能来?不是说,除了皇贵妃娘娘以外,其他的人,都要来么?”

    贤贵妃生病的事情,林梦雅还是瞒着龙应华的。

    毕竟,贤贵妃是不是真的病了都还是两说,再加上,她实在是不想让应华心里觉得难过,因此,才只是对他说,贤贵妃有事,所以才没来。

    “因为宫里事情太多,皇贵妃忙不过来。再说了,你母妃在宫里,也省得舟车劳顿了不是么?乖,跟三嫂一起出去玩,不好么?”

    小家伙倒是个乐天派,没有了宫里的拘束,他在昱亲王府,成长的无拘无束。

    周围还都是疼爱他的人,比一般生长在深宫之中的孩子,幸福了太多太多。

    这个问题才刚刚过去没多久,小家伙就被街上建筑吸引了。

    他从前都是在朱炎他们的掩护下,急匆匆的去城外见母妃。又急匆匆的回来,从未有如此的休闲惬意的时刻。

    如今林梦雅由着他,自然,觉得眼睛都不够看了。

    一路上倒也是平安无事,因为她的身份显赫,所以差不多,是紧跟在宫中嫔妃的后面。

    没想到,才刚刚出了城门,前面的马车,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

    掀起帘子,林梦雅低声问道。

    扮作侍卫混在人堆里的清狐,自然是明白林梦雅的意思,闪身去了前面,没多久,就悄悄的回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说是护国寺的人前来这里迎接,没事,您不用担心。”

    点了点头,林梦雅轻柔的拍着已经看累了,睡在她怀中的龙应华。

    护国寺的人当真是殷勤不已,还隔着这么远,就出来迎接了。哪里,还有什么大师的样子。

    林梦雅本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再说,整个车队都跟她一样堵在这里,倒也不是她独一份。

    只是远远的,从前方走过来三名僧人。

    好像是在按个马车分发什么东西,林梦雅合上眼睛闭目养神,想来,也不过是一些法事上用的东西罢了。

    “王妃施主有礼,贫僧是奉了主持慧能大师的令,给您和小施主送上避难灵珠俩枚。还请王妃施主与小施主,一定要贴身佩戴。”

    林梦雅坐在马车里,略点了点头,算是对三名僧人行了礼。

    那三个人也不停留,施了一礼后,就接着往下一个马车去了。

    看着红玉递过来的所谓避难灵珠,不过是一枚明黄色的璎珞上面,缀了一颗淡棕色的佛珠罢了。

    不曾想,护国寺居然也搞这些名堂。

    放在鼻间轻轻的嗅了嗅,里面只要一些淡淡檀香的味道。而且神农系统也未曾发出警报,看来,这是没什么问题的。

    想了想,还是把灵珠,给自己跟应华,都系在了腰间。

    “清狐,他们是每一个人,都会派发这样的灵珠么?”

    这一切,都透着些许的诡异。林梦雅不得不防。

    好在清狐一向谨慎,暗中已经调查得清清楚楚,冲着林梦雅,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小心些,不要跟皇后那边的人打了照面。”

    现如今,林梦雅也知道,烛龙会的耳目,怕是早就已经渗透了大晋的朝廷里面。

    若是有一个认出来清狐的身份的,只怕,会引来一连串的危险。

    “无妨,没有人会知道我的身份。放心,烛龙会,比你想象的还要等级森严。”

    撂下了这句话,清狐就继续充当他的侍卫去了。

    林梦雅也知道,有些事情,完全不用她操心。

    一边抱着应华,一边无聊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打发时间罢了。

    到了傍晚,车队才到护国寺的山脚下。

    做了将近一天的车,林梦雅只觉得自己腰酸腿痛,恨不得赶紧找一张床好好的休息一下。

    可她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因为红玉她们四个人,愣是跟着车队活活走了一天。

    除了在路上短暂的歇了几次,基本上都是靠着双脚,硬生生的走过来的。

    只是,四个姑娘都十分的争气。哪怕是年纪最小的白芷,都是一副淡定的模样。

    丝毫,没有给她们昱王府,拖任何的后腿。

    看到她们四个都如此,林梦雅更是挺起了自己的胸膛,领着刚刚睡醒的应华,在护国寺,负责接待的小比丘的带领下,带着自己的这一行人,走到了分给他们休息的禅房。

    “女施主们有礼,在下是护国寺比丘清远,这里是供给女施主们休息的禅房,多有不便,请女施主们多多谅解。”

    护国寺是专供皇室做法事跟静修的国寺,当然,比一般的山寺,都要来的华丽肃穆。

    皇后跟后宫的嫔妃们,倒是每年都会来这里祈福几次。

    这里面,完全没有来过的,怕就是林梦雅了跟龙应华了。

    从寺院大门口到这里,处处都是端庄肃穆的情景。

    从大雄宝殿进入,一直走到后院,一排排雅致的禅房,正式为她们这些特殊的香客准备的。

    只是,寺院要恪守清规戒律。所有的僧人们,都住在靠前的几排禅房里。

    平常出入的话,后院是有自己的小门的。

    一来以方便,二来,也阻断了僧人们跟女眷们的接触。

    今天林梦雅跟龙应华,被分到了紧靠北边的几座禅房里。

    离皇后那里倒是很远,想来,也是因为觉得她在眼前晃悠的话,会心烦的缘故吧。

    “三嫂,我肚子饿了,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吃饭呢?”

    不管应华多像是个小大人似的,归根结底,他还是个孩子。

    刚刚安置好了,就趴在林梦雅的耳边,小小声的问道。

    “很快就可以了,而且在寺院里吃的,可都是精致的素斋。你不是平常嚷嚷着说,家里的东西都吃腻了么?这里,没有你爱吃的虾仁跟鸡翅,只有青菜跟白饭了哦!”

    斋饭应该是早就准备好了,只是等到大部分的人都安顿下来以后,才派了人一家家的送了过来。

    寺院里素斋味道还是不错的,既有素鸡素鸭之类,也有一些时鲜的新鲜蔬菜小炒。

    大家都觉得是个新鲜,再加上也是肚子饿了,很快,一大桌子的饭菜,就都见了底。

    一行人忙忙活活的收拾好了一切,吃饱喝足了的应华,早就已经团在床上,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林梦雅见状,也并未让乳母把他带回屋子里。

    而是帮他脱了衣服鞋袜,又用柔软干净的布巾擦干净了他的小脸蛋后,给应华盖好了被子。

    “累坏了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们照顾了。快去睡觉吧,这几天,怕是有够你们受的。”

    转过身来,林梦雅看到白芷都已经趴在白芍的身上开始打瞌睡了,连忙柔声,让大家去睡觉。

    可四个姑娘谁也不愿意离开她,最后,还是留下了白芍跟红玉,身子骨比较瘦弱的白芨跟白芷,也只好在大家的好言相劝中,回到了她们居住的禅房。

    人累得大劲了,往往就睡不着了。

    林梦雅就是这样,只是禅房里的烛光不够明亮,若是看书的话,不大一会儿就会觉得眼睛酸痛不已。

    难得禅房里面,除了一张素净的大床外,还有一张能够让两个姑娘睡得踏实的暖炕。

    三个人各自洗漱好了,都换了柔软的寝衣,在禅房内,说些女孩子之间的体己话儿。

    “这里可真安静,比咱们院子里,安静多了。”

    闭着眼睛,白芍跟林梦雅一样,都有些不太习惯这样静谧的黑夜。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