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上官拜帖
    “你不怕把她逼急了,会转投他人的阵营么?”

    龙天昱当然知道,林梦雅绝对不会原谅擅自行动的人。

    但是,他更担心的是,如果上官慧逼急了,会不会像是上官晴一样,转而成为皇后一党的工具。

    “她?才不会,上官慧虽然是上官家的人,可她却聪明多了。得到人,得不到心,又有什么用呢?再说,有我帮忙,她成功的几率会更大。若是失去了我的支持,她这辈子,都别想得到我哥哥的心了。”

    聪明的女人,即便是做了糊涂的事情,也很快就会改正过来。

    林梦雅之所以选择上官慧的原因,是因为她不像是其他上官家族的人,那么偏执成狂。

    能用脑袋思考的人,当然知道,如何做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她是如此,上官慧也是如此。

    “遇上你,还真是上官家的劫难。对了,听说这次去上香,上官家的老夫人也会去。我听母妃说,她从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厉害的角色,你可得小心一些。”

    龙天昱虽然是少数随行的男宾,但是上官家的老夫人,那可是当朝皇后的母亲。

    于情于理,她这个当晚辈的,也不能对老夫人太过无礼。

    “看来皇后还真是重视这次的法事,也难怪,这种出风头的事情,皇后的确是喜欢。”

    林梦雅自知自己还没有那么重要,起码,皇后不会大费周章,把朝中所有的女眷都带上,只为了对付自己。

    可那天的事情,总归是让她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到底,皇后那边用了什么东西,竟然,能够让自己,有那样诡异的反应。

    林梦雅的种种猜测,却最后都被她自己一一推翻。

    看来,唯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两个人闲聊着回到了王府,金家的事情,龙天昱特意吩咐过,绝对不能外传。

    稍晚些,林梦雅他们,倒是意外的收到了金府的回礼。想来,也是觉得招呼不周,十分的过意不去。

    说是去做法事,其实,不过是各家的夫人小姐们聚在一起,顺便聊一些家常,透透气而已。

    这种聚会林梦雅很少去,一是因为没时间,二来,是她每每到了那种地方,都会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

    与其让人家把自己的那点子东西都扒出来,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的好。

    久而久之,也就是落得个不合群的名声,至于别的,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毕竟,能在家里当家做主的夫人们,也都鲜少会参加这种无聊的贵妇聚会。

    这几天可忙坏了龙天昱,皇后出巡,再加上是关系到国运的法事。

    一点一滴都不得有任何的疏漏,幸好有龙轻寒给他做副手,万事,倒还算是顺心。

    这下子,反倒是林梦雅,悠闲了下来。

    每天不是逗逗孩子,就是听几个姑娘们唠家常,她倒是成了自得其乐的那一个。

    “王妃,上官家的小姐求见。”

    负责看门的婆子,恭恭敬敬的送上了上官慧的拜帖。

    正在喂墨言吃莲子羹的林梦雅,只是瞥了一眼后,便没有了更多的动作。

    婆子不敢擅动,只能垂首站在她的身后。

    林梦雅一点点的,把手中那香甜的羹汤喂给了墨言。看着小家伙吃得眉开眼笑,直到不再盯着她手里的碗,这才算是告一段落。

    “请她进来,我在花厅见她。”

    其实,在她让林魁递上帖子的第二天,上官慧就打发人来过。

    不过那人连府们都进去,就在林梦雅的授意下,灰头土脸的回去了。

    此刻,她又晾了上官慧许久。这下子,可是完完全全的,摆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想跟她合作,就得乖乖听话。否则,她有无数种方法,让上官慧知道,自己不会是林梦雅唯一的选择。

    婆子立刻去传话,林梦雅招呼着田妈妈来照看俩个孩子,自己,则是带着四个姑娘,浩浩荡荡的往花厅走去。

    还没进去,就看到花厅的门口,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个身影,正着急的走来走去。

    刚一看到她,那身影,就立刻朝着她焦急的走了过来。

    “王妃娘娘,您这是——”

    上官慧清秀的脸蛋上,此刻,溢满了急切。

    一身豆绿色的衣衫,虽然不名贵,却衬托得她纤细的身材,越发的弱柳扶风了。

    林梦雅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兀自带着四个丫环,走到了内室里面。

    跟她耍花招,上官慧,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智障不成?

    “有什么话坐下说,你看你,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怎么了?难不成,你家里又给你找了一门亲事么?”

    林梦雅落座,立刻就有人奉上了一杯香茶。

    淡淡的品了一口后,林梦雅才慢悠悠的问道。

    态度,倒像是她丝毫不知情一样。

    “没有,只是...您怎么能那么不小心。现在,我们府上上下下都知道您给我下过帖子。这要是传到那个人的耳朵里,只怕咱们之间的事情,会——”

    上官慧一副怯懦怕事的模样,娇娇弱弱,的确是惹人怜惜。

    谁又能猜到,这样看起来美丽柔弱的女子,心肠,竟然如此的狠毒。

    嘴角勾起了完美的假笑,既然对方不说实话,那她,就静静的看着她演戏就好。

    “您别误会,我也不是怪您什么。只是——您也知道,这几天宫里的那位,正忙着去祈福的事情,也未必能关心我这个小人物,我只不过是怕牵连到您就不好了。”

    把脸上的焦急,恰到好处的转为了担忧。

    上官慧一副为林梦雅着想的样子,可是那双眼睛里,分明,暗藏着几分探究。

    如果不是林梦雅太过了解她,也许,还真会被她被蒙骗过去。

    “哦,无妨。我前几天去了金府,你也知道,他们家跟我们家,还是有些渊源的。尤其是那位金小姐,跟我哥哥,也是旧相识。没想到,一时聊得尽欢。我觉得你跟金小姐,也应该是颇为投缘的样子。所以,我就让人去给你送了帖子。真是不巧了,我这府中的下人不懂事,差一点,拖累了上官小姐。”

    林梦雅婉转说道,那一双柔和的双眸,似乎半点波动也未曾有过。

    可却看得上官慧,有些触目惊心。

    神色有些犹豫,不过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是么?那真是不巧了,我跟金家的小姐,还未曾见过面呢。若是以后有机会,还希望王妃能够引荐。”

    林梦雅一双眼睛,仔细的观察者上官慧的一举一动。

    发现她除了刚刚有些心虚以外,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失望之类的情绪。

    难道,是她的猜测有误?

    “引荐,也得等她好了以后再说。要说这金小姐也是多灾多难,要不是我去了,她还真有可能香消玉殒。”

    进一步的试探,林梦雅却发现,上官慧的脸上,只有几分诧异。

    可除了她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迫切的希望,金家的小姐死去呢?

    “那是怎么回事?我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消息也闭塞了些。只不过,我听家里人说,金家的小姐,多年都不曾迈出府门一步了。在自己家里,怎么会出了那样的意外?”

    林梦雅心头有些疑惑,盯着上官慧,直到对方,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了,才移开了自己的眼睛。

    “不是你做的么?”

    忍不住开口询问,可上官慧,却瞪大了眼睛,赶忙摇头。

    “我哪里有那个能耐呢!对了,我想起来了,之前有一天,我姑母突然带我去了金府。可我并没有见到那个金家的小姐,难不成,你怀疑这件事,是我做的?是,我承认我的确是想过除掉金家的那位小姐,但是,我还没有做,她就出事了。我以为,你是知道了我的计划,所以,才让人送了那枚帖子给我。”

    上官慧也撤下了刚刚来时候的伪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可林梦雅还是用那种疑问的眼神看着她,被看得心里发毛的上官慧,露出了有些古怪的笑容。

    最后,却是小小声的说道。

    “我...只不过是在大人们议事的时候,偷偷的提了一句。但是我保证,只是提了那么一句而已。梦雅,你要相信我。虽然我很想嫁给你哥哥,可我终究不会轻易害人性命的!”

    上官慧有些着急,生怕完全失去了林梦雅的信任。

    其实那天,家里人不过是一时闲聊,说起京城中,未曾婚配的公子哥们。

    自然,说道林南笙的时候,上官慧就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了。

    她坐在家里,可京城里的大事小情,却没有能瞒过她的耳目的。

    可没想到,怎么就那么巧,她才刚刚说完,金家小姐就出事了。当时坐在那里的,明明都是她的家里人,至少,不应该向流传就是了。

    “我不在京城的这阵子,皇后有没有召见过你?”

    林梦雅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

    从今天上官慧的打扮里,她就觉得,似乎比以前,多了几分精致。

    就连她头上的如意钗,都是宫里们娘娘,才能用得稀罕货。

    她一个旁支的女孩子,如何能得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