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 金家丧事
    金家的仆人在前引路,三个人后面随行。

    一路上林梦雅倒是细细的观察了一番,金家的风格跟林家虽然不同,却也没有粗俗的金雕玉砌,却在尊贵优雅之中,别有一番粗豪的英雄气质。

    这倒是跟金家人的性格相同,而且,金家跟人丁稀少的林家不同。光是金诀金老前辈家里,就有三个儿子。

    听说前几年,金诀新收的妾室,就又给他添了一个小儿子。

    而且,金家也是少有的上下一心的大家族。

    这么些年来,其他几房的兄弟们,可是唯金诀金老将军马首是瞻。

    这样的家族,想要不兴旺也难呢。

    所以,如果林家跟金家联姻的话,除了可能皇帝会纠结一点之外,倒是没有任何的坏处。

    毕竟,林家也只有父亲跟兄长还能成一些气候,若是没有其他力量的注入,很快,林家就会失去跟金家抗衡的实力。

    孰轻孰重,皇帝自然会算得清清楚楚。

    何况,有她跟龙天昱的这一层关系在,林家,至少在她这一辈,怕是再也没有反叛的可能了。

    只是今天,他们才刚刚转到了后院里,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声压抑的哭声。

    夫妻俩个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读出了一抹,同样的疑惑。

    那仆人只是把他们引到了后院的一座气派的小院里以后,便也哭哭啼啼的,进去跪在院子之中了。

    林梦雅站在门口一瞧,心不由得一沉。

    这哪里是出了什么事,分明,是在哀悼。

    可金家直系里,已经没有了年岁较大的长辈。听龙天昱说,他今天早上还看到了金家的父子几个。

    难道说,是金家的夫人过世了么?

    还来不及细想,龙天昱就吩咐林魁,前去灵堂之内,给金家长辈去通报一声了。

    林梦雅观察了几眼这院子,院子十分的精致雅静,倒不像是夫人们的住所,倒像是大家小姐们住的地方。

    难不成,出事的是金家大小姐?

    “老夫不知是昱亲王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昱亲王与王妃恕罪。”

    随着林魁身后出来的,便是现如今金家的大家长金诀。

    听闻金家祖上是草莽出身,最是重视一个义字,所以他所带出的兵丁们,匪气多过于兵气。

    打起仗来自然是勇猛不再话下,只是行军打仗,也不能一味的勇猛。

    比起军纪严明的林家军来说,在百姓们的口碑倒是差了不少。

    两家的仇怨,也是因此结下的。

    只是如今,曾经器宇轩昂的金家老将军,此刻,却是颓败了许多。

    双鬓花白不说,一双眼睛,更是有些灰心丧气的意思。这,可不像是金家老将军的样子。

    “无须多礼,今日本就是我们来的突兀。没想到,竟是不巧,还请您节哀顺变。若是我们能帮的上忙的,您尽管吩咐就是。”

    龙天昱言辞恳切,也幸好他们今天来,穿的是都是一身素服。

    若是往日,还真是不适合在人家此时闯进门来。

    “唉,昱王爷客气了。说起来,都是老夫的孩子,无福啊!”

    金老将军说着,眼睛又掉下了一滴滴的眼泪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看来,金家还真是遭了大难。

    正说着,从小院的正屋内,又走来几个年轻人。

    看到金诀如此的悲痛,几个面色悲痛的年轻人,也立刻走上来扶着金诀安慰。

    可当他们看清楚来访的客人是谁的时候,突然间,那几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龙天昱身后的林梦雅的身上。

    只见一个穿着一身淡灰色衣衫的年轻男子,则是突然间,对林梦雅怒目相视。

    “你...你这个害人精!你居然还敢来!你害死了我妹妹,今天,我要让你给我妹妹偿命!”

    那人说完,劈手如刀,就向着林梦雅冲了过来。

    好在龙天昱反应神速,瞬间,就把自己的爱妻,护在了身后。

    林魁也毫不示弱,一道银光闪过,一把钢刀,就架在了那人的脖颈之上。

    “武儿,不得无礼!”

    随着钢刀一起到的,还有金诀制止的声音。

    刚刚还极为肃穆的场面,在经过如此一番闹腾以后,却变得有些喧闹。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那几个人的身上,偏偏,更有几个眼尖的,竟然认出了林梦雅的身份来。

    这下子,林梦雅倒是成了众矢之的。

    许多或是惊诧,或是愤怒的目光,齐齐的都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一时间,她到是成了众人眼里的罪人了。

    “爹,是她!都是她害死的妹妹!若不是她当初作弄妹妹,妹妹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又怎么可能,会...”

    那男子悲痛欲绝,全然不顾脖颈之上的钢刀,只是指着林梦雅,目次欲裂,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

    林梦雅躲在龙天昱的身后,可脑袋上,却满是问号。

    害人?不可能吧,她可从来都没有害过金家大小姐。

    即便是之前,她也是无心之失,怎么会,害死金家小姐呢?

    这样被人无端指责,林梦雅倒是也来了火气。

    冷笑一声,林梦雅站在龙天昱的身后,却也是无所畏惧的,对上了金家人指责的目光。

    “阁下想必就是金家的二公子金武吧,当年的事情,我的确是深感抱歉。但是,阁下的指责也未免太牵强一些了吧?说我害死了金家小姐,你可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么?若是没有,今天你污蔑我的事情,我便要讨回一个公道来!”

    林梦雅牙尖嘴利,就连清狐都每每都会败下阵来,何况是一个只会带兵打仗的武痞子。

    几句话,就差一点把金武气得吐血。

    可惜有他父亲的阻拦,跟林魁跟龙天昱的阻碍,别说要掐死林梦雅了。就是连她的身边,都近不得。

    倒是他身边的几个年轻男子,看到他这样疯癫以后,也顾不得再瞪视林梦雅了,而是手忙脚乱的,把金武给架走了。

    金诀看着还在叫骂不停的二儿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是个十分有气量的人,所以,在看到林梦雅以后,倒是没有什么责怪的情绪。

    只是因为金武的叫骂,却是让院子里的人,都隐隐的围住了林梦雅三人。

    金武糊涂,可金诀却是心如明镜。

    且不说林梦雅是林家的女儿,轻易动不得。而且,现在她的身份,也跟他们不相同。

    若是真的任由金武胡来,只怕,会让金家闯下弥天大祸。

    他已经失去了一双儿女,实在,是不能再失去任何孩子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金诀却是抱歉的笑了笑,随后,沉声说道。

    “昱王妃恕罪,武儿他只是伤心糊涂了。实不相瞒,今日,是因为我的幼子跟女儿突然过世,一时心痛,才会如此。”

    林梦雅其实也没生什么大气,不过是受不了被人无端端的冤枉一通而已。

    如今人家都这么说了,她哪里还会揪着不放。

    只是,这事也未免太巧了一些。她才刚刚想要来金家探探口风,金家的小姐就去世了。

    若不是龙天昱决定搞一个突然袭击,恐怕,几天后,他们来的时候,也只能见到金家小姐的骸骨了。

    “无妨,只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金小姐跟小公子,难不成,是久病缠身么?”

    此一时,林梦雅却是被吊起了好奇心来。

    只见金诀悲恸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后,才说道:

    “这是报应啊!都是因为我金家先祖做错了事情,才会报应到我的儿女身上。我这个当爹的,不配做人啊!”

    看到金诀这样灰心丧气,林梦雅倒是觉得,事情怕是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俗话又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但是金家先祖做下的错事,又怎么可能,会报应到这两个后辈的身上。

    除非——

    林梦雅眸中光亮一闪而过,心头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而且灵堂近在眼前,若是报应,她也得看得个清清楚楚的,免得,以后会落人口实。

    “金老将军,虽然这事是我们来的不巧。可碰上了,我跟王爷,也能希望尽一份心意再走。咱们俩家虽说过去有些误会。但是逝者为大,我也不想,让人误会,觉得金家小气。不如,我代王爷去给金小姐跟小公子上一炷香,聊表哀思。您看,这样如何?”

    此时,金诀哪里还有什么阻挠的意思。

    再加上林梦雅说的,也的确是情理之中。

    虽说夭折的孩子,是不宜大操大办的,可那一个父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这样无声无息的去了。

    “我跟你一起去。”

    龙天昱冷冷的环顾四周,稍微震慑了那些蠢蠢欲动的眼神后,便想要跟着林梦雅一起去灵堂。

    可林梦雅却推了推他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

    龙天昱代表的可是皇家威仪,这种夭折的孩子,是不能置办丧礼的。自然,龙天昱如果进去了,反而会折煞了自己的身份。

    虽然不放心,可知道金诀不会任由自己的家人乱来。龙天昱这样同意,她可以一个人前去上香。

    只是,龙天昱跟林魁,两个人身上,随时都散发着冷冽的气场,至少,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敢找林梦雅的晦气就是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