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 造访金家
    龙天昱原本以为,林梦雅是因为林家跟金家水火不容的关系,而觉得难以启齿。

    他这样自告奋勇大包大揽的,倒是让林梦雅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犹豫古怪了。

    “其实...其实...金老将军倒不是那么固执的人。跟我父亲,也就是一笑泯恩仇的事儿。其实,是我跟金家的那位大小姐,有点,陈年旧怨...”

    林梦雅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件事情,她都快要忘记得干干净净了。

    可谁知道,天道好轮回,谁也不放过。

    本以为她跟金家的那位小姐,是老死也不相往来了,没想到,如今,金家小姐,倒是成了跟哥哥联姻的第一人选。

    这是报应?亦或是,缘分使然?

    反正林梦雅悻悻的想着,若是金家小姐看到自己,是不是会一刀,直接劈了自己?

    “你又做什么怪了?”

    自家王妃的性子,龙天昱算是完完全全的领教过了。

    表面上看起来乖巧温柔,可实际上,那一颗躁动的心,却是没有一刻,不在想着如何来恶作剧来恶整别人。

    他还以为,以岳父岳母的性格来说,林梦雅的性格,也许是大婚的时候,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如此。

    没想到,有些事情,竟然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看来,他的王妃,还有好些秘密,等着他去挖掘。

    “哎呀,说起来也没有什么。那你知道的嘛,当初我脑袋迷迷糊糊的,什么事情都不记得。大概是十年前吧,本来她跟岳婷姐,都是我父亲相中的儿媳人选。那天在府上,岳婷姐跟萧雪音的表现都不错,只是...金家小姐,出了那么一丢丢的意外而已啦。”

    林梦雅极力的,用手比划着一丢丢是多大。

    可龙天昱却不信她,看她这幅退避三舍的样子,怕是那一丢丢,绝对不仅仅是她所说的那么简单。

    “你要是不说实话,我怎么帮你?”

    龙天昱故意摆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来,林梦雅也只能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垂着小脑袋,有些丧气的说道。

    “也没有什么啦,我就是一不小心,把一根烟花丢在了金小姐的身上。然后,又不小心,把她推进了我家的小池塘里,差一点淹死而已...”

    声音,是越说越小。

    可龙天昱,却是越听,越觉得自家的王妃,说得有些不对劲。

    “你是说,你把一根烟花丢在金小姐的身上了?那你为什么,又要把她推到池塘里去?”

    龙天昱越来越像是一个,逼问着自家做错事了的小孩,讲述犯罪过程的大家长。

    林梦雅不好意思的看了龙天昱一眼,然后,才小小声的回答道:

    “烟花把她的衣服烧着了,我是为了救她一命,才把她推到池塘里的。不过,差一点淹死她罢了...”

    如此劲爆的事情,龙天昱也是第一次听说。

    他忽然间想起来,似乎在金家小姐十岁以后,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难道,是眼前这个丫头的功劳?

    也难怪她不敢去金家提亲了,可以想象,在众家长辈都在的正式场合,若是一个寻常的女子,出了这么大的洋相,别说是嫁人了,估计连踏出房门的勇气,怕都会没有。

    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小脸上的委屈表情,明明是金家小姐遭了难,为何,感觉却像是面前的丫头,受了什么责难似的?

    “你也不用内疚了,这种事情,相信只不过是你的无心之失而已。过几日我亲自登门拜访,相信到时候,金老将军,也不会怪罪于你了。不过,金家对这位小姐极为宠爱,我觉得,你还是要亲自跑一趟,以示尊重。”

    宽厚的大掌,拍了拍林梦雅的小脑袋。

    尽管对方不愿意,可也不得不,乖乖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归根结底都是她的错,要是一味的推给别人。反倒是有些过分了,反正这家事情,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

    若是金家小姐执意过不去这道坎的话,那她诚挚的道歉,或者,也让金小姐把她给推到水里。

    总之,龙天昱说的对,金家的确是最好的联姻对象。

    为了哥哥的幸福,她的脸面,没就没了吧!

    头一天晚上,才刚刚答应龙天昱要跟他一起去拜访金家。

    可深知林梦雅这家伙的性格的龙天昱,为了保证自己的王妃,一定会有充裕的时间,跟自己一起拜访金家,竟然把时间,安排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林梦雅傻眼的看着自家的仆人们,把一些贵重的礼物,一一搬上了车。

    最后,在红玉她们几个人的偷笑中,把打扮一新的自己,也塞上了马车。

    林梦雅却是连气都生不起来,因为,这件事情,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自己而起的。

    龙天昱是何等的身份,却甘愿为了她哥哥的事情,放低身段,主动跟人家示好。

    这样的牺牲,她,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

    只是——

    一想到要面对记忆里,那个无辜被她拖累得少女。

    沉重的愧疚感,就让林梦雅,把脑袋埋在了臂弯之中。

    鹌鹑似的逃避样子,倒是让同乘一辆马车的龙天昱,觉得可笑不已。

    他的王妃,就连皇后跟太子的刁难,都能振振有词的胆色女子,如今,却怕了一个金家的小姐。

    这样的落差,倒是让他,倍感意外。

    殊不知,林梦雅这人,向来是欺硬怕软的。

    尤其,是金家小姐这种完全无辜的人,她,倒是会觉得有些手足无措了。

    马车也终于到了金家,可林梦雅跟龙天昱刚刚下车,就看到大门紧锁。

    林魁亲自去敲门,也罕见的,没有门房来回应。

    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就算是金家的人不在,那至少,也应该有个门房来看门才是。

    林魁又用力的敲了三下,原本紧闭的大门,此刻,却是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王爷,这——”

    林魁回身,自然是要征询龙天昱的意思。

    后者想了想,也只能点点头。

    他们来的是冒昧了一些,但是金家如此的反常,若是不进去看看的话,他们还真是放心不下。

    得到了王爷的肯定,林魁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金家的大门。

    在确定里面没有任何的危险后,才重新,回到了王爷跟王妃的身边。

    “启禀王爷,里面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人。”

    奇怪,林梦雅眉头微蹙,看着已经开了一半的金家大门。

    其实金林两家所谓宿怨,也不过是因为在朝廷中,或者是在军权之中,此消彼长的关系。

    说起来,也不过是君主的制衡之策。

    而且金林两家的情况也极为相似,从祖爷爷那辈起,就都是各不相让的猛将。

    如今到了父亲跟哥哥这一辈,却也是有些瑜亮相争的味道。

    只不过,如今林家势大一些。但是有了金家的虎视眈眈,假若林家有什么恃宠而骄的心思,金家可立刻取而代之。

    这,才是历代皇帝的用意。

    但是今天,林梦雅跟龙天昱,都已经走到了前院的中庭,却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难道说,金家已经迁走了,不在这里了么?

    “你看,院子里花盆的土还是湿润的。这里,应该还是有人住的。”

    林梦雅能注意到的细节,龙天昱跟林魁,也同样注意到了。

    而且,前院很干净,不像是没有人打理的样子。

    只是,这样贸贸然进了人家家里,已经是十分无礼的事情了。若是闯入了人家后院,惊动了内眷,怕是不妥。

    俩个人正在犹豫的时候,右边的角门内,却突然走出了一个穿着黑色布衣的家仆来。

    可这看起来大概有四十多岁的男子,却是抹着眼睛出来的。

    一边走一边哭的样子,倒是十分的伤心。

    林梦雅看了龙天昱一眼,后者,立刻让林魁上前去询问。

    终于,林梦雅跟龙天昱,得知了为何,金府的前院,为何会寂静无人的原因。

    “原来是昱亲王与王妃驾到,小的不知,还请王爷与王妃恕罪。”

    刚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林魁的时候,这家仆还以为是家里进了贼子,反手就要去捉林魁。

    可他哪里是林魁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林魁给制住了。

    好歹解释清楚了,那家仆也是看到了林梦雅跟龙天昱俩人的气派后,这才服了气。

    只是他一副伤心的样子,却是让林梦雅,也无法责备他了。

    毕竟,是他们先闯入了人家家里的,这事,倒是也怪不得人家。

    “无妨,你且起来说话。你家出了什么事情,院子里没人守着不说,连你都这样的伤心。”

    林梦雅端庄秀美,语气温柔平和,顿时,让那个家仆,也平静了不少。

    行了礼后,方才低头哽咽着说道。

    “多谢王妃大恩,唉,其实今日,是因为我家少主子连遭大难。我家主人实在是伤心,这才无心迎接二位。”

    家仆的话,让林梦雅暗暗吃了一惊。

    “你慢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算了,你带我跟王爷过去,可以么?”

    既然发生了事情,那她跟龙天昱,也不能坐视不理。

    而且龙天昱也是这个意思,既然撞上了,那他们,理应也应该去帮帮忙才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