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部分真相
    如果,皇后真的是着意要对付自己,那她最大的秘密,岂不是要有暴露于天下的可能性?

    可是,她思来想去,都觉得皇后虽然厉害,手段也高超繁多。但是能知道自己是个穿越者,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怕也是有些不太可能。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按下心头的各种各样的揣测,林梦雅知道,这件事情,怕是不到最后,她永远也不会得知事情的真相。

    只不过,皇后就是皇后,先不管对方到底是用了什么计策,单单只是简单的出了一招,就几乎让他灰飞烟灭。

    她当真,是再也不能掉以轻心了。

    离去护国寺的日期还有几天,好在林梦雅身边有几个得力的人,上上下下打点得妥妥当当不说,该准备的祭礼,她也是一应都准备好了。

    可龙天昱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阴沉,林梦雅便是能猜测到,怕是因为云州治理的后续问题,太子跟他,肯定会产生政见上的不同。

    只是,不管是她还是皇帝,定然,都是要龙天昱暂时忍耐的。

    看到那个庸才,用自己的自以为是,来残害那些,本就饱受折磨的灾民,龙天昱的心中,一定是不好过。

    林梦雅虽然替龙天昱担心,但是心头,却觉得,他能心系百姓,这便是一个明君最好的开端。

    其他的,可以慢慢来。

    又是从宫里回来,就一头扎进了书房里。

    不过,林梦雅倒是早就有准备。让厨房早就准备好了一碗,温热的鸡蓉粥。龙天昱虽然每晚,都会在她睡熟以后,回到他们的房间里休息。

    但是听他身边的侍卫们说,那家伙,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

    人是铁饭是钢,要是一直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

    而昨天,龙天昱的那几位心腹幕僚们,也是变着法子的,给她递了消息,或是暗示,或是委婉的转述。

    总之,中心思想就是,希望她这个昱王妃,能够心疼一下他们的王爷。千万,别让他把自己饿死了。

    好在,林梦雅一向是个顺应民意的民主型王妃,这不,只好找了个机会,端了些吃食,亲自去喂食昱王爷了。

    带着丫鬟刚到书房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几个幕僚的争吵声。

    有建议,有想法,自然也会有争议。

    林梦雅悄悄的带着白芷退到了一边,静静的,听着从房门里,传出来的声音。

    其实,所争论的内容,无非是一些如何治理灾民,如何重建的工作。

    而且几个人的想法都很好,只是不够全面而已。

    林梦雅无意打断这种良好的循环,所以,只是带着丫鬟,在窗下安静的聆听。

    直到屋子里的争论结束,林梦雅也听得出来,那些不完整的计策,也变得尽善尽美。

    这才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丫鬟,走到了门口。

    “主子,这粥已经凉透了,不如,我去热一下再端过来。”

    白芷小小声的,在林梦雅的耳边提醒。

    看到林梦雅微微点头后,才转身离去。

    外面的微末动静,却是已经惊动了里面的人。

    门被人立刻从里面打开,随后,一脸温和笑意的昱王妃,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各位有礼,近日多亏众位的帮助,才让我夫君不至于手足无措。我无以为报,只能与各位,说一声谢谢,聊表心意。”

    林梦雅微微躬身,向各位幕僚行了一个礼。

    谁知道,那些位都有治世之能的幕僚们,此刻,却是慌了手脚,连忙回礼不说。

    还忙慌慌的,立刻把空间,让给了夫妻两个。

    林梦雅转过身来,看着那一群马上消失了的男人们,嫣然一笑。

    这样年轻有活力的年轻人,不知道在过了二三十年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们,才是让龙天昱坐稳那个位置的基石。

    既然观众都已经退场了,林梦雅也转过身来,进了书房。

    宽大的书桌后面,这些有几分憔悴的龙天昱,此刻正闭上了双眼,英气的眉头微微皱起,大手,也在用力的按住自己的额头。

    林梦雅摇了摇头,他吃不好也睡不够,当然会觉得精神不济了。

    莲步轻移走上前去,伸出雪白纤细的一双小手,轻柔的,在龙天昱的额头上,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站在外面这么久,冷不冷?”

    大手,忽然间抓住了她的柔夷。不过,被她轻轻的挣脱后,也就任由那双,能让自己感觉到舒适的小手,继续力度适中的,在他的额头上揉捏着了。

    “不冷,这都什么时候了,我才没有那么怕冷。只是可惜了,你的粥冷掉了,怕是要等一会儿,才能吃上了。”

    林梦雅柔声跟他开着玩笑,龙天昱也渐渐的,展开了自己的眉头。

    其实,他早就已经察觉到了她的到来。可是,没想到她,居然会选择,在外面等上这么久。

    为的,就是不打扰到他的正事。

    她总是这样的善解人意,温柔宽厚,所以,他才会在她的柔情里,越陷越深。

    宁可,把这辈子的深情,唯独给予她一人,犹嫌不够。

    “粥有什么要紧的,有你在,我就不觉得累。听了那么久,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龙天昱反过手来,把她抱在了怀中,下巴顶在了她的头顶,惬意的问道。

    “我哪里有什么好的建议,他们都不错,我听着,都觉得佩服不已。有他们在,怕是以后,你也不需要我这个狗头军师了。”

    细细的,把他的领口翻起的细纹,一点点的抚平。

    林梦雅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其实,她不过就是沾了现代教育的光。

    以至于可以在学会,或者是经历过的事情里,拿出点现成的东西来用。

    但是她知道,比起从小,就受到帝王教育的龙天昱来说,她那点子东西,不过是用来抛砖引玉的引子而已。

    “狗头军师?从哪里学来这样粗俗的词来,我的王妃,不一向都是高贵典雅的么?”

    胸口,忽然间传来了一股子并不怎么疼的痛感来。

    龙天昱无声的笑了,她总是能愉悦自己。抱紧了那正在掐着自己胸膛的女子,嗅着她身上好闻的,混合着药香的清香味道。

    哪怕是再累,他也能甘之如饴。

    “父皇说,让我来安排水陆道场的事情。不过,这一次,我只能在外面保护你。你跟应华在护国寺里面,一定要机灵一点。尽量,避开她们,知道么?”

    龙天昱还是不放心,细细的叮嘱着林梦雅。

    放弃了跟他假意生气,林梦雅趴在了龙天昱的胸口,静静的听着他语气中的各种担忧。

    乖巧的点了点头,尽管,她也不想跟那些人打照面,只是,事情怕是不如,她设想的那般简单。

    “对了,我听说你今天拿了皇后的懿旨看了半天。可是有什么不妥?还是,你觉得这懿旨有什么问题不成?”

    她院子里的一切,都瞒不过他的眼睛。所以,这事林梦雅自然,也没有隐瞒。

    不过,从他的怀中直起了身子来,林梦雅心中,早就已经盘算好,该如何,解释这件事情了。

    “你也知道,之前我迷迷糊糊的,不谙世事吧?”

    见到她主动提起以前,龙天昱自然是点了点头。这些事情,对整个京都的人来说,都不算是什么秘密。

    何况,在知道那个痴小姐是自己的王妃后,他还主动派人,去林府查探监视来的。

    “其实,我并不是出生就是如此,而是后来有人陷害我,给我服下一种毒药,才会让我浑浑噩噩的活了十多年。但是那天在花轿上,林梦舞给我吃了一种混合着剧毒的枣子,我想,应该是恰好是相生相克的毒药,才让我醒了过来。而这一次,皇后懿旨所用的纸张,却经过特殊的处理。应该是掺杂了想让我,再次变傻的药。我想,他们怕是见不得我这么聪明伶俐,给他们添堵吧。”

    林梦雅故意把两件事情,真真假假的混合到了一起。

    毕竟,她说的东西,也都是事实。只不过,前因后果被她曲解了而已。

    而且,以她跟龙天昱现在的关系。既然已经约定下了白头之约,那么,她跟清狐出去寻药的事情,她也必须,要找到一个最合适的理由,才能让龙天昱同意。

    所以,这一次,她绝对不再对龙天昱完全隐瞒。

    至于真相嘛,她当然会以另外的一种合理的形式,让龙天昱了解。

    果然,听到她的话后,龙天昱被气得不轻。

    深邃的眼神里迸发出一股子彻人心脾的寒意来,最了解他的林梦雅当然知道,只是这家伙,要杀人的千兆。

    立刻拍着他的胸膛,柔声安慰着龙天昱,想让他的火气慢慢的降下来。

    可龙天昱却用力的抓住了她的手,那双眼睛里的心疼,简直让林梦雅,快要溺弊其中了。

    在龙天昱的心中,自己受伤,他却是比自己,还要难受心疼百倍。

    “没关系的,你忘了,这一年有老师跟你的功劳在,我吃了那么多的灵丹妙药。这种小儿科的东西,对我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