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二章 特殊懿旨
    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被他这样突然的欺身上来,然后,猛然间夺走了自己的呼吸。

    可是这一次,林梦雅却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在亲吻的人,是自己。

    不是林家的女儿,也不是硬塞给他的昱王妃。

    而是完完全全,原原本本的自己。

    似乎,那双炙热的双唇,能够穿透外表,直接到达自己的灵魂之中。

    林梦雅突然间,主动的加深了这个吻。

    一双小手挂在了龙天昱的脖颈上,踮起脚,热烈而真挚的,散发着自己的热情。

    龙天昱感觉到了一些意外的小小惊喜,这样主动的林梦雅,他虽然陌生,却喜欢得紧。

    大手体贴的抱住了她的纤腰,两个人越发的忘我,就连周围那位围观的不明群众们,都觉得脸皮发烫。

    自动自发的,躲在了各自的房间中,只是偷笑着,看着夜色中,那一对儿璧人。

    “呼——呼——”

    终于找回了自己呼吸的林梦雅,躲在了龙天昱的怀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一次,她虽然大胆,可她却是一点都不后悔。

    双手依旧勾在龙天昱的脖颈上,伏在他也同样,起伏不定的胸膛之上,林梦雅笑得贼兮兮的,却让龙天昱,爱不释手。

    “看来,我的王妃倒是十分的满意。很好,本王甚感欣慰。”

    林梦雅抬起头来,刚想要打击打击,这个老是用一本正经的脸来耍流氓的昱亲王爷。

    可是鼻间,突然间,却嗅到了一股子异香。

    瞬间,林梦雅开始在龙天昱的怀中仔细的寻找那股子味道。直到,锁定了他那一双,刚刚还揽在她腰后的双手后,禁不住,神色一变。

    “怎么了?”

    任由林梦雅,像是小狗一样,在自己的怀中拱来拱去的龙天昱。忍不住用大手拖住了她的下巴,眉头微挑,还以为这是林梦雅发明出来的,用来跟自己开玩笑的新花招。

    可随后,林梦雅就紧紧的抓住了他的双手,眼神带着几分严肃的,问道:

    “你去哪里鬼混了?为什么,身上会有其他女人的香味!你要是说不清楚,今天,别想上我的床!”

    林梦雅虎视眈眈的看着龙天昱,毕竟,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她也只有,当一把醋坛子了。

    可龙天昱却是将信将疑的嗅了嗅自己的手,随后,一脸疑惑的,看着林梦雅。

    好像,对这件事情,他也不是很明白的样子。

    “我...除了你之外,没有碰过任何人。难道,是在母妃那里蹭上的?”

    林梦雅当然知道,除了自己以外,龙天昱几乎不近任何的女色。

    “胡说,母妃用的香料都是我亲自派人调制的,根本就没有这一味香。来人,给我拿家法来。好你个龙天昱,才刚结婚你就敢给我爬墙是不是!”

    叉着腰,耍着野蛮的林梦雅,其实,别有一番的风情。

    龙天昱实在是严肃不起来,因为心中没鬼,反而,更觉得她的小任性,简直都要可爱死了。

    配合的站在林梦雅的面前,脑袋里努力的回想着,今天有可能会沾到香料的地方。

    想来想去,忽然间,一个东西,闯入了他的脑海里。

    “我想起来了,是皇后的懿旨。皇后懿旨所用的香纸,都是用熏香烘烤过的。这下子,你可冤枉我了。说吧,冤枉本王,该如何处置你!”

    龙天昱揽住她的腰,恶声恶气的盯着她,不过眼中的笑意,却是出卖了他真实的心思。

    林梦雅立刻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眼珠儿一转,却是想要转身,就往院子里逃跑。

    “敢跑,罪不可赦!”

    龙天昱哪里给她这个机会,长手一勾,小女子乖乖的回到了他的怀抱之中。

    大横抱起,瞬间,脑海里,浮现出了最适合,惩罚这个不乖的小东西的方法。

    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切,都被隔绝在正屋宽厚的门板之中。唯有停留在院子里的窃窃私语,也渐渐的,消失在了渐浓的夜色之中。

    明黄色,还印着皇后的九尾凤图样的懿旨,此刻,已经摆在了林梦雅面前的桌子上。

    没错了,那股子挥之不去的香气,的确是从面前的懿旨中散发而出。

    但是较之林梦雅记忆之中的香气,现在的味道,倒是多了几分脂粉的烟火香气。

    神农系统在自动运转着,但是,林梦雅却没有听到任何的警报。

    也就是说明,这里面,没有任何有毒的物质。甚至于,连她所猜测的致幻剂的成分,都毫无踪影。

    难道,是她跟田宁的探查方向,出现了失误?

    而且,从早上起来到现在,她已经盯着这个东西,足足有五六个小时了。鼻子都已经习惯了那香气的味道,可昨天,那种灵魂的虚弱感觉,却并未再次发生。

    难道说,其实昨天,只是一个偶然而已。

    就像是她所猜测的那样,仅仅,只是灵魂与**的偶尔排斥,才会导致那样的情况么?

    可现在,这又是唯一的解释了。

    “启禀王妃,皇后娘娘宫中的德顺,受命给您送东西来了。您是要亲自见,还是让他把东西放下就好?”

    门外,白芨恭敬的等待着林梦雅的指使。

    想了想,不过是皇后宫中的一个太监,如果她亲自迎出去,反而显得她巴结皇后似的。

    吩咐了白芨,让人把东西放下,再封些银子当跑腿费,这才继续,盯着桌子上的那一封懿旨发呆。

    不多时,经过层层检查过的东西,送到了她的手上。

    林梦雅抬起头,看着桌子上同样,摆放在托盘之中的深红色的礼服。

    仔细的端详了片刻后,才发现,那深红色的绸缎面料上,所用的花纹图样,居然都是一句句的佛经。

    能把一部经书,用绣花的方式绣在衣服上,除了绣娘的一双巧手外,出这个主意的人,怕也是十分的聪慧。

    林梦雅摸了摸,料子不错,而且,白芨肯定差一点就拆开看过了。

    丝毫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这一点上,林梦雅倒是一下子,就看出了皇后行事风格的不同来。

    习惯性的,抽动了几下鼻子。

    可新来的衣服上,似乎,并没有懿旨上,带来的那股子诡异的冷香。

    只是,附带着一股子清幽的檀香味道而已。

    听说这些礼服,在没有被皇后指派给各府的时候,都是在皇后的佛殿中供奉。经过浆洗焚香之后,才分发给各府的。

    一般,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么熏香衣服所用的香料,跟熏香纸张所用的材料,应该都是同一种。

    多出一股子檀香味道,她倒是能理解。毕竟是佛前,不得不尊重的。

    可为什么,除了檀香的味道以外,她竟然闻不到任何,跟懿旨上完全相同的味道呢?

    难道说——

    林梦雅一手托着礼服,一手托着懿旨。

    这两个东西,也许有一件,是特别为她制作的。

    虽然只凭着香气的不同,不足以证明这一点。可她,就是觉得,这里面,一定是有蹊跷的。

    因为,不管是任何人,在使用香料的问题上,都会有一定的偏爱。

    尤其是在皇宫之中,各个宫里的娘娘,使用的名贵香料,都会有所不同。

    即便是有相同的,以她的嗅觉,也能从细微之处分辨。

    头几次,她去皇后的宫里,或者是跟皇后近距离相处的时候,的确,只能嗅到她身上,那股子清幽的檀香味道。

    而礼服上的味道,也恰好能符合。

    所以说——

    林梦雅拿着懿旨,不住的端详着。

    这东西,如果真的是为了自己特制的。那这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而且,自己灵魂的异动,到底是不是跟这个东西有关?

    心头虽然生出了无限的疑问,可林梦雅还是暂时压制了下来。

    她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假如,想要对付她的人是皇后的话,怕是这一次护国寺之行,必然会充满了意外。

    可她林梦雅,这辈子,还会害怕,任何的意外么?

    “红玉白芨,白芍白芷,你们四个这几天安顿好院子里的一切。过几天去寺院里祈福,咱们一起去。”

    四个姑娘在外面柔声应下了,有条不紊的各自准备去了。

    这一次,林梦雅可不仅仅是要保证自身的安全。更重要的,是要守护住无辜的龙应华。

    坐在屋子里,林梦雅看着桌子上的两样东西,心头,却是在急速的盘算着。

    如果,对方真的是通过香气,来干扰她的灵魂。那她怕是,屏住呼吸也难以抵抗。毕竟,人的毛孔可不能各个都闭合吧?

    要是有现代的防护服就好了,别说是诡异的香气了,就连强酸强碱都不是对手。

    在没有弄清楚,对方到底用了什么招数以前,她的防御,就显得有那么些被动了。

    起身,林梦雅来到了床头。

    镜子下的小柜子里,那一枚田宁送给她的小圆珠,还在散发着柔和的光辉。

    希望,田宁哥说的是真的。这个小东西,真的能够保她一次平安吧。

    找出一枚荷包,把小圆珠小心翼翼的塞了进去。

    林梦雅看着手中的小小荷包,眼神里,却是带着几分的凝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