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一章 月下赠珠
    转过头来,一双清润而温和的眸子,正看着自己。

    林梦雅勾起了嘴角,跟田宁算是打了个招呼。只是转过头来,继续看着夜空之中的新月的时候,不由得,心里却有了几许疑惑。

    田宁口中的‘她’,不用问,也知道是当初那个真正的林梦雅。

    这话,她如今听起来,倒是有些怪异。

    难道,这事‘她’早就有预感不成?

    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不过是小女孩的幻想罢了,哪里会真的,有这种荒谬的预感呢?

    “也许吧,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田宁哥,如果有个可以让之前的‘她’,回来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你会选择,让‘她’回来么?”

    林梦雅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也许,是因为那种灵魂震荡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真切,真切到让她恐惧。

    如果当时,她的灵魂真的再次被排挤出身体,那是不是代表着,她跟‘她’,是有可能各归各位的可能?

    “如果是这样,那我问你,你舍得放弃现在的一切,重新回到你之前的生活中么?”

    林梦雅抬起头来,看着依旧镇定而睿智的田宁。心头,那纷乱嘈杂的疑问,此刻,竟然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思考片刻后,林梦雅的眼神,也忽然间坚定了许多。

    直视着田宁的眼睛,语气,不再有任何的迟疑。

    “不,我不舍得。也许我的想法是自私的,但是我现在,绝对不会舍得,把一切都还给她!”

    是这里,让她拥有了爱人,拥有了家人,拥有了友情。

    也许,一切的基础,都是林梦雅这个外在的身份。但是,其实她内在的灵魂,才是真正的决定因素。

    如果没有了现在的她,那么这一切的精彩,也就没有可能再发生了。

    想通了的林梦雅,也不再去钻那个牛角尖。

    这种想要把生命还给他人的事情,简直就是胡思乱想。

    眼神里,忽然间有了几分解脱的神情。

    长久以来,她虽然已经了解了林梦雅这个人的喜怒哀乐,接受了她的情感,拥有了她的回忆。

    可实际上,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心头,居然聚集了那么多的不安。

    怕真正的她会突然间醒过来,怕自己,会变回一个孤魂野鬼。也许,她最怕的,就是失去自己所有在乎的人吧。

    上一辈子,她是个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的冷清女子。

    没想到这辈子,她的牵挂,居然会这么多。

    “既然想通了,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对了,你可不是那样会胡思乱想的女子。今天,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田宁悠然的坐在了林梦雅身边的台阶上,即便,他不是府中,最为优秀的男子。

    可是,他却有一双,能够看透人心,安定心灵的眼睛。

    也怪不得,一向小辣椒似的白芍,居然会爱上田宁哥了。可见,这人,都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的。

    “我...”

    组织了一下语言,林梦雅才把今天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田宁哥讲了出来。

    只是,在听到她的灵魂差一点从**脱离的事情后,饶是镇定如田宁,也不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眉头微蹙,田宁也在思考着,这个看似荒谬的问题。

    “你是说,突然间就觉得你的魂魄,要冲出身体了?你还记得,那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么?”

    田宁看着林梦雅,眼神认真而严肃。

    她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发现那种感觉,无论她如何用语言来形容,都是苍白无力的。

    甚至于,她现在根本就回想不起来,那种魂魄出窍的具体感觉了。

    “在这之前,你可曾遇到过什么?吃过,或者是听到过什么?”

    田宁好像是知道了些东西,林梦雅乖乖的仔细回想,努力的回想某一个细节,甚至于,用上了神农系统的帮助。

    最后,她终于在一切如常中,找出了那么些微的异常来。

    “要说有什么意外的话,是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嗅到了一种细微的香气。那种香气很淡,但总是萦绕在鼻间。跟我以往用的香料完全不同,但是,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

    林梦雅用力的嗅了两下,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回想停留在嗅觉里,那为数不多的记忆。

    “诡异!我说不上来这是什么味道,但是,我却觉得,这种香气极为的诡异。幽然而冷冽,又似乎,带着一丝丝的缠绵火热。总之,是一种我说不上来的味道。难道,你觉得,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种反应,是因为这香气的关系?”

    林梦雅狐疑的看着田宁,心头,却在暗想,这种事情玄之又玄,怎么可能,又是一种香气来决定的呢?

    可田宁却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随后,才低沉开口说道:

    “我娘在被夫人带入府中以前,曾经在一个香料商人的家里做过工。我那时候还小,却听到过那个香料商人说过,他房中的一种香料,万万不能燃。后来我问过他,这香是一种禁香,名为鬼犀。”

    鬼犀?禁香?

    林梦雅满脑袋的问号,可接受了她信息的神农系统里,此刻,却自动的浮现出了一段话来。

    此刻,林梦雅才知道,为何,田宁会提起这种香料来。

    “鬼犀,燃之香彻骨,能通鬼神。我想,你的魂魄之所以能够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冥冥之中,也是有鬼神主宰的吧。既然鬼犀能连通鬼神,那么,能让你的魂魄动荡不安的东西,也许,也是这样邪门的玩意吧。”

    这...怎么可能?

    林梦雅愣在了当场,她之前是个大夫,更是个无神论者。

    而且,以现在科学的角度来看,有许多事情,都能用合适的科学理论来解决。

    但是,她现在的状况,却像是出了一个大大的bug。

    难道,真的是有人用了这种邪门的东西,才让她,出现这种情况的么?

    林梦雅不由得,心头生出了几分警觉来。她之前转变得太快,后来虽然用别的事情给搪塞过去了。

    但是,如果是有心人的话,怕是推敲出来有蹊跷的地方,似乎也不难。

    可到底是谁,猜到了她的底细?又是谁,想出这样的招式来害她呢?

    “你说的没错,这东西的确邪门。看来,我真的要好好的注意一下才行了。对了田宁哥,我看你好像是对这件事情知道得不少。难道,你之前,曾经遇到过这种情况么?”

    林梦雅觉得,既然她能穿越,那么前代跟后世,未必不会有另外一个同样的状况。

    如果真的有前车之鉴的话,也许,她也不会这样的惊慌失措。

    可惜,田宁看着她,却又摇了摇头。

    不过在林梦雅失望的眼神里,却从袖口里,拿出了一块手指大小的圆珠子来,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这东西,是我十二岁的时候,一个老和尚给我的。当初你还小,老和尚说这个东西,是给我的妹妹的,说是,能保你一次平安。也许,这东西,就是为了今天的事情所准备的。贴身收着,绝对,不能离身。”

    林梦雅听了田宁的话,立刻伸出手来,接过了这颗珠子。

    那珠子放在手心里,圆润温暖,像是玉石珍珠之类的宝石,可是质地却有些柔软,感觉又不太像。

    但是,在月色中,这珠子也能静静的发散着它独有的温润光辉。

    而且颜色好像是越发的清透白皙了,林梦雅看着就喜欢,把它握在手中,轻轻的把玩。

    “嗯,我一定贴身收着。不管有用还是没用,都多谢你了。”

    收起珠子来,林梦雅真挚的对着田宁道谢。

    月色中,那恢复了镇定的女子,一双眼睛闪着睿智的光芒,五官即便是在夜色中,都不掩艳光。

    田宁突然间笑了,虽然依旧是温润如玉,却像是带着几分不舍。

    “我的雅儿妹妹终于完全走了,以后,你便是你,无人可取代。至于她,会永远的,活在我们两个人的心里,对么?”

    林梦雅看着田宁,突然也舒心的笑了出来。

    原来,这府中,第一聪明人,竟然是眼前,名不见经传的田宁小哥。

    笑着点了点头,林梦雅却看到田宁,竟然冲着自己礼貌的一笑道别后,缓步退出了她的视线。

    刚想回头,一双手臂,却早就从身后,环绕在她的纤腰之间。

    “我想,我嫉妒了。以后,不许你对任何人其他男人,笑得这么甜。”

    霸道不讲理的话,从耳边传来。

    林梦雅只是轻轻的推了推那双铁臂后,就放弃了挣扎。

    懒懒散散的靠在了身后,那已经十分熟悉的胸膛之上,樱唇开合,吐出的话,却是一点也不退步。

    “凭什么啊,难道我对人家笑的权力,都被你买下来了么?还是说昱亲王大爷你,其实是个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自卑的家伙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

    俏皮的话,还不曾说完。那困在她腰间的大手用力的一转,人,如同轻盈的蝶,轻轻巧巧的,转了一个弯。

    “对,我都买下来了。”

    比她还无赖的话才刚刚说出来,下一刻,那熟悉的气息,便合自己的呼吸,交叠在了一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