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灵肉排斥
    只不过,刚刚是极短的一瞬,却也让林梦雅,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堪堪恢复过来。

    白嫩的手心,早就已经攥得全部都是冷汗了。

    “好,我马上去弄。”

    云竹也不敢怠慢,立刻去厨房找一些甜点糖水之类的,端给林梦雅。

    刚想要起身的林梦雅,却发现此时,下肢居然没有了半点的力气。

    不得已,只好微闭着双眼,靠在了清狐的怀中。

    任由他,像是抱着个孩子一样,把她抱入了静室内。

    “怎么回事?”

    清狐再也玩笑不出来,好看的眉头拧到了一起。

    林梦雅的身体有问题,这他早就知道。但是,却从未有过一次,如同这次一样。

    不过才短短的一瞬,丫头的脸色就苍白无比,而且,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冷汗已经布满了白皙的皮肤。

    看着她如此孱弱的模样,清狐却只能把她抱紧,别的,却什么都做不了。

    “只是...只是我之前中的毒,余毒未清而已。没事,我自己以后注意就是了。”

    张了张嘴,最终,林梦雅还是没有说出实情来。

    家里的人,除了早就有预感的田宁之外,其他人,她是绝对不能,把这个最大的秘密说出口的。

    不是她担心,家里的人会背叛她,宣扬出去。

    而是这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存在于另外一个时空的灵魂,居然跟这个时空发生了交叠。怕是任何的正常人,都不会相信的吧。

    “好吧,我去看看云竹。你在这里,好好的休息。”

    清狐只是垂下了眼眸,忧心忡忡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就知道这丫头,一定是有事,瞒着自己。

    不过,按照林梦雅的性格,她不想说的事情,怕是不管他如何问,都是无济于事。

    如此,还不如去看看,什么东西,最适合她现在的状况食用,来的更加贴切实际一点。

    点了点头,林梦雅靠在柔软的枕头上,看着清狐疾步离开。

    脸上故作的轻松,完全的烟消云散。凝重的开启了神农系统,但是,令她有些措手不及的是,这个现代医学顶端的研究成果,此时,竟然对她的状况,一点帮助也没有。

    一直以来,林梦雅都是依赖着神农系统,才能在这里,一步步的站稳了脚跟,进而,得到现在的一切。

    可到头来,真的到了这种危急的时刻,神农系统,却半点都帮不上她。

    这让林梦雅,忽然间,有了些茫然无措的感觉。

    系统里,显示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是极为正常。

    身体,也的确慢慢的,开始生出了些许的力气。

    除了灵魂差一点脱出**之外,林梦雅找不出任何理由来,解释自己刚刚的状况。

    因为就算是余毒发作了,那么,难过的一定是身体。可她现在可以百分百的确定,除了酸麻的无力感,她的身体,没有任何人,可以被称为疼痛的感觉。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清狐跟云竹,就端着满满两个木盘的甜点跟糖水,回到了林梦雅所在的静室。

    甜而不腻的冰糖雪梨羹,香酥可口的牡丹酥,还有大厨特制的精致的水果糖,那甜蜜温热的气息,也终于,让林梦雅身上的疲惫感,渐渐的消失了。

    “趁热吃,不够的话,再让云竹去帮你拿。”

    知道林梦雅身体的状况,清狐立刻拿起汤匙来,细致温柔的,喂给了林梦雅。

    努力了半天,手还是有些颤抖的林梦雅,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清狐跟云竹的特殊照顾。

    可尽管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可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却还是惊疑不定。

    只是这件事情,她并不知道,应该向谁求救。

    “堂主,听说您跟清狐,要一起去寻药?咱们三绝堂内的高手不少,如果是您有需要,不管哪里的药,我们都能弄回来。何苦,您再亲自跑一趟?”

    云竹拿出帕子来,轻轻的擦掉了林梦雅嘴角的食物残渣,柔声问道。

    云竹虽然是林梦雅的准师娘,但是在三绝堂内,对林梦雅依旧是毕恭毕敬。

    而且,她也算是林梦雅除了清狐以外,最信任的人之一了。

    所以,寻药的事情,林梦雅也没打算瞒她。

    沉吟片刻后,林梦雅,才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先透露出一部分出来。

    “我也知道这样很麻烦,只是,我说的这种药,十分的罕见特殊。如果寻到以后,半刻中内,不曾服用的话。这一株药草,就算是毁了。而且,这种药草不能移植,只要是离开了故土,就一定会枯萎。这么苛刻的生长条件,要是想要带回来,简直是难如登天,所以,我必须要自己亲自去。”

    林梦雅说的倒是实话,这药草,是她在青筝谱上看到过的。

    药效奇特不说,条件限制得也是让人变通不得。

    她也曾经想过外公家传的培植技术,可惜,就算是以左丘羽跟左丘辰的能力,怕是,成功的几率,也不过是万分之一。

    何况,她吃下去这种药,能活下去的概率,不足十分之一。

    所以,不管情况如何,她必须要自己去找药才行。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的高手,可以在暗中保护你。毕竟,咱们三绝堂现在,并不缺少武功高强之人,而您的身边,也实在是需要有力的护卫。”

    云竹的担心不无道理,可清狐,却婉拒了她的好意。

    “有我在她的身边,不需要任何人。”

    这是他跟她,也许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单独相处的旅程。所以,他不想让任何人,来打扰到他们。

    “都听清狐的吧,毕竟,咱们三绝堂里,武功高于他,怕是也没有。”

    思量片刻后,林梦雅也决定听从清狐的计划。

    她这一趟,还是不要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好。好不容易,她才下定了决心,孤注一掷做最后的努力。

    如果被大家知道,她怕自己,会舍不得冒险。

    吃了不少的甜食,林梦雅终于恢复了体力。脚步还是有些轻浮,但至少,在清狐的搀扶下,也是一切行动如常了。

    “我先回去,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事情,就按照我们商量的办。至于路线图,我会尽快的交给你。”

    在所有的细节都敲定了以后,眼看着也快要到了时间。

    流心院里的所有人都在为她打掩护,至少现在,还没有传来龙天昱找她的消息。

    只要她悄无声息的回去,事情,也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登上了回去的马车,随着马车的摇动,林梦雅却是陷入了沉思。

    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她想不到任何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情况。

    难道,这是穿越之后的后遗症么?

    陌生的灵魂与陌生的**,也会出现像是器官移植之类的排斥反应么?

    可为什么,之前她没有感觉到,偏偏是在今天,才出现了这种状况。

    看着已经熟悉的双手,林梦雅只能默默的抱紧了自己。

    如果,她真的被迫让灵魂与**分离了,是不是,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自己,只能当一个游魂野鬼了?

    万般凌乱的思绪,充斥着她聪明冷静的头脑。

    这种完全超乎了她认知的事情,倒是让她,完全的束手无策了。

    平安的回到了王府,一切依然安静。

    龙天昱似乎是有了些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刚刚才派人,去流心院里通传,说是要晚一些再回来。

    林梦雅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跟前来迎接的白芍,闲适的,往院子里走去。

    “主子,你的衣服,怎么湿了?”

    白芍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家的主子,刚刚主子从马车上走下来的时候,身体就有些颤抖。

    她扶了一把,只是没有想到,主子的衣袖,竟然有了几分潮意。

    难道,主子刚刚出去淋了雨了么?

    抬起头来,夜色之中也是晴空万里,连星子都是格外的清晰,哪里,会有什么雨呢?

    “哦,没事。只是我刚刚回来的时候急了,跑了几步而已。你帮我换下来吧,免得被王爷看到。”

    胡乱的找了借口,好在白芍她们一向听话,没有怀疑到其他方面。

    重新沐浴更衣,变回清清爽爽的样子,而且,热水的洗礼,也彻底的,温暖了她的身心。

    心,也不像是从前那样,慌得厉害了。

    经过刚刚的一切,林梦雅丝毫也没有困意。

    打发了几个姑娘跟孩子们都睡去以后,一个人,坐在流心院的门口,痴痴的看着丝毫没有污染的夜空。

    毫无疑问,她的爱在这里,恨也在这里。

    以至于,这一年的生活,她已经渐渐的习惯了这里的一切。渐渐的,完全代入了林梦雅的角色。

    但是,今天的一切,却让她自己,在心中产生了怀疑。

    那么,现在的她,到底是林梦雅,还是,那个已经变得遥远,而陌生的苏清歌了?

    “你跟她一样,就是喜欢这么着迷的看着夜空。有时候我问她在看什么,她说,也许在月亮上,生活着另外一个自己。你说,是不是很奇怪?”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