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 祈福懿旨
    为的,也不过是祈求一些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好念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皇后若是想要对她做些手脚,却也不简单。

    想了想,林梦雅却是柔声安慰着龙天昱。

    “我不去,怕是不合适。母妃如今已经贵为皇贵妃,皇后出宫,她老人家必然是要留在宫中主持后宫事宜。要是这个时候,我也称病不去的话,恐怕对你们两个的声名有损。何况,皇后一向不喜欢我,也未必会宣我跟从。”

    这种好事,说起来露脸,做起来简单。

    几乎是参与的人,都会觉得与有荣焉。皇后又不是傻子,怎会拱手,让给她这样的人情。

    龙天昱想要说服她,只是还没等说出口来,胸口,便传来了她绵长而均匀的呼吸声。

    宠溺的轻笑了笑,打横轻柔的抱起了林梦雅。看来,昨晚自己的没有节制,还真是累坏了她。

    芙蓉账内,又是一度旖旎的**时光。

    本以为这一次的法会没有自己的事情,可偏偏,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第二天的傍晚,一身冷冽的龙天昱,就带着皇后的懿旨,回到了自己的王府。

    “你们先下去吧。”

    正在逗弄着墨言跟看顾应华读书写字的林梦雅,看到夫君清冷的脸色后,便猜到了七八分。

    把孩子们都打发了出去,亲自端了一碗,已经沏出了香气的清茶,放在了龙天昱的面前。

    “皇后宣你五日后,跟随女眷们一起去护国寺祈福。并且,要应华随性。”

    龙天昱语气不善,显然,是受了什么刺激的样子。

    林梦雅也愣了片刻,宣召她去,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应华——

    “可是贤贵妃的意思?”

    如果是贤贵妃思儿心切的话,倒是可以谅解。毕竟,他们母子,每个月仅有一次的见面机会,却实在是有些不舍。

    可龙天昱,却是神色浓重的摇了摇头,一双俊朗的眉毛皱的极紧,看来,他也是曾经问过这个问题的。

    “不是,是皇后的意思。贤贵妃得了时疫,皇后的意思是,应华是贤贵妃的亲儿,理应在佛寺为其祝祷。”

    怪不得龙天昱会生气,这等废话,林梦雅听了,都不由得冷笑三声。

    慢说应华还是个六岁的孩子,即便是个成年人,母亲病了,不尽孝于床前,反而去寺庙里求神拜佛。

    皇后此等说辞,实在是令人费解。

    “父皇也是这个意思么?”

    林梦雅不相信,皇上会看不出来皇后的心思。

    可提到这里,龙天昱的脸色更差了。大手攥住了拳头,似乎,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般。

    “我跟皇后争辩了几句,最后,是父皇同意的。”

    神情,带着几分愕然,看向了龙天昱。

    什么?皇上居然同意了皇后的鬼话?为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这个小儿子,一旦落入皇后的手中,就有可能夭折么?

    还是说——

    “父皇对我说,成大事者,不能拘于小节!”

    林梦雅听到龙天昱说这话的时候,牙关紧扣。

    帝王家终究是无情的,没想到,为了所谓的权势,皇上,连自己亲生儿子的危险,也不顾了。

    林梦雅能感觉得到,在龙天昱的心中,其实,对他父皇的感情却是极深的。

    在他的心中,皇帝不仅仅是他的父亲,更是他的君主,他崇拜的对象。

    没想到,自己崇拜的对象,竟然是这样一个冷血无情之人。怕是一时半刻,龙天昱也是难以接受的。

    “其实,这未必是坏事。”

    一瞬间,林梦雅突然间很心疼龙天昱。

    这个男人看似冷酷无情,实则,有一颗比任何人都要柔软而火热的心。

    一双手,轻柔的抓住了他的手。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闪烁着温柔怜爱的波光,静静的,毫不躲藏的,跟龙天昱对视着。

    “我想,父皇既然这样安排,那他,一定会找人,妥善的保护好应华的。你喜欢这个弟弟,可他也会同样爱护这个儿子的,不是么?”

    如果皇帝没有做到,那她,也会同样,尽全力的,保护着龙应华。

    “你...傻瓜,何必这样安慰我。”

    知她莫若他,龙天昱一把,揽住了她的纤腰,把头,埋在了她温暖的胸膛之中。

    他又何尝不知道,即便是没有人保护应华,为了自己,这个傻丫头,一定会默默的,替自己做到。

    “我...既然贤贵妃把人托付给我了,那无论如何,我也要忠人之托不是。别担心了,既然是去祈福,那皇后想要在明面上对付我,还是有点困难的。只要我跟应华小心一点,终究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林梦雅安慰的轻抚着龙天昱的头,希望用自己的温柔,来抚慰他内心中的不安与创口。

    不知何时,安慰性的行为,俨然间变了味道。

    一声柔媚的吟哦之声,让两个人之间,互动变得热切而火辣...

    温暖的床帐内,已经一身轻松的龙天昱,悄然离去。

    明明是沉睡在被窝里的某人,却是在那道身影消失后,悄然间,睁开了一双水眸。

    即便是云鬓散乱,人也慵懒而倦怠。但是,林梦雅的心头,却是浮上了一丝丝,让她无法忽视的危机感。

    她很清楚,这种危机感,不是来自于皇后。

    其实,对于皇后的手段,她虽然不敢掉以轻心,却并未,真的会败在那个女人手上。

    但是,那种让她的心头发慌,甚至于,几乎于有些恐惧的情绪,却不知道,是为何而来。

    她总觉得,皇后这次去护国寺祈福,也许是为了对付她而设的一个局。

    但是,所有的措施她都够想到,可还是觉得,似乎,忽略了些什么。

    摇了摇头,林梦雅起身,没有唤任何人进来,匆匆的换好了,藏在衣柜中的衣物。

    听龙天昱说,他还要处理一些事情,至少要俩个时辰以后才能回来。

    这个时间,她正好要去三绝堂,去跟清狐商量一些事情。

    换上了轻便便于行动的衣服后,在白芨的掩护下,林梦雅没有惊动任何人,就出了王府的后门

    此刻,三绝堂里面的绝对心腹人士云竹,亲自驾车来接她。

    借着黄昏的掩护,林梦雅成功的躲过了所有的眼线。在忐忑不安的沉默中,马车一路东拐西拐的,终于来到了三绝堂的驻地。

    此时,三绝堂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即将要苏醒的猛虎。

    就连总部的驻地,都严密得如同铜墙铁壁一般。

    完全,没有任何的死角。

    而他们进来的秘密通道,则是布满了当朝的机关大师,专门打造的致命机关。

    可以说,这世上除了云竹跟清狐之外,任何人走这条路,都会死路一条。

    院落虽然扩大了一倍,但是在外观上,却看不出任何的破绽来。

    而且,云竹十分聪明。竟然暗中盘下了京城周边的小村落,这样下来,别说是外人了,就连林梦雅,有时候都分不清楚,哪一个是真正的村民,那一个,是属于三绝堂的精英。

    不过,她倒是觉得这样很好,至少,在外观中,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随着云竹一路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林梦雅终于再次回到了,她亲自参与设计的堂主内院。

    这里,其实已经成为了整个三绝堂的圣地。

    每一个内部的精英,都渴望能够在这里,看到他们奉若神明的堂主的召见。

    但是,除了两位不常露面的副堂主外,堂主大人,竟然是一次,都没有公开露面过。

    可没有一个人,敢对这位堂主大人不敬。

    毕竟,这里的一切,听说都是那位堂主大人的注意。严规铁律,更是毫不容情。

    所以,无形之中,林梦雅这个甩手掌柜的,竟然成了每个人心中的隐形老大。

    估计如果林梦雅知道这个消息的话,一定会觉得十分的莫名奇怪。

    不过,现在的她,倒是没有这个心情,去研究在别人的心中,自己的形象问题。

    因为,就在刚刚她刚到这个院落的时候,心脏,居然狠狠的跳动了几下。

    顿时她的俏脸煞白,人也是眼前一黑,一个趔趄,差一点就摔在了圆石小路上。

    还好,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及时的,抓住了她的手臂。

    把她带入了自己的怀中,轻柔却有些急切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丫头,梦雅?云竹,去请大夫!”

    清狐看着怀中,那个俏脸煞白的女子,心头的担忧,逐渐转为焦急。

    云竹立刻点了点头,准备去请堂里最好的大夫。可刚转身,就被还有些虚弱的林梦雅,叫停了。

    “不用了,我没事。可能是最近吃得太少,有些低血糖了。别担心,如果可以的话,给我一点甜的东西吃就可以了。”

    林梦雅瘫软着身体,依偎在清狐的怀中。

    揉着太阳穴,可她心中的惊愕,却是比任何人,都要来的猛烈。

    就在刚刚,她似乎觉得,自己的灵魂,有一种快要挣脱了**的感觉。

    其实,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自己会这样觉得。

    但是,当她眼前一黑的时候,确确实实的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一轻。

    那种感觉,似乎跟当初她死的时候,有几分相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