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 我想活着
    想必龙应华也是常来常往,田氏领着他的小手,轻车熟路的,把他放在了墨言的摇篮旁边。

    硕大的摇篮里,已经吃饱喝足了的小宝宝,睁着一双溜圆乌黑的大眼睛,笑嘻嘻的看着那个比自己大不到几岁的小叔叔。

    应华也伸出自己肉包子似的小手,有模有样的,轻轻拍着林墨言的小身子。

    小嘴里,还不断念叨着。

    “小侄子,你要快些长大。长大了,我把小皮球给你玩,把好吃的东西,也都给你吃好不好?”

    林梦雅站在门口,看到这温情的一幕,却是笑得个眉眼弯弯。

    六岁的哄一岁的,倒也是个稀罕的情景。

    “小姐,你们怎么过来了?”

    转过身来,田氏才看到站在门口的林梦雅等人。

    立刻把几个人都让了进来,自从她到了府里以后,生活自然是比从前要好上了许多。

    所以,人也精神了,渐渐的,也恢复了往日,精明的神采。

    把应华跟墨言托付给奶娘,这些日子以来,果然,也是半点的差错都不曾有过。

    瞧着应华从宫中骄傲的王子,变成了一个小暖男的样子,竟然,还跟墨言没有什么吃醋的样子,想来,也是田妈妈教的好。

    这样,她倒是能放心了。

    “没事,晚上吃多了,我就是出来散散步,顺便带应华来看看墨言。”

    林梦雅缓步,也走到了应华了身后。

    铺垫着簇新被褥的摇篮里,才几日没见,墨言就又胖了一圈,俨然,长了一个发面的小包子。

    伸出手来,轻轻的拨弄着他攥起来的小拳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孩子特别喜欢她,立刻抓住了她的手指,露出了还没长牙的小牙床,倒像是个小老头一样。

    “看,这孩子很喜欢你呢。说起来,当初夫人生公子的时候,就是小姐您这个年龄了。我是老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抱到小姐的孩子呢。”

    这话,别人说不得。可从田氏的嘴里说出来,林梦雅便是只能陪着讪笑了。

    她的身体状况,目前还并不适合孕育婴孩。

    所以,她聪明的选择了沉默,专心致志的,逗弄着只会笑哈哈的奶娃娃们。

    “三嫂,你以后,也会有小宝宝么?”

    应华突然间回过来头,一双大眼睛,认真的看着林梦雅。

    后者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内心,却有些无语。

    奶娘就算了,为何现在连一个小娃娃,都来询问自己这种问题了?

    “那,如果三嫂也有小宝宝的话,我就把我的好东西,分一半给他。一半给墨言,一半给小宝宝,这样,他们是不是都会叫我小叔叔,听我的话了?”

    耶?林梦雅惊讶的看着一脸认真严肃的龙应华。

    难道,这就是最初的结帮拉伙的雏形状态?

    不过,看到应华这个样子,林梦雅便是知道,在应华小小的心里,他已经把墨言,跟她未来的孩子,当做了自己人。

    这对应华跟他们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

    摸着应华的小脑袋,林梦雅斟酌着语言。

    “是,墨言跟三嫂未来的小宝宝,都会叫你小叔叔。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他们,不让任何人伤害他们。同时。他们也会好好的保护你,知道了么?”

    看着应华重重的点了点头,林梦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以贤贵妃的地位,跟应华如今的身份,以后,成长起来的龙应华,也许,会是龙天昱的左膀右臂。

    可儿时的感情,是最为亲密而真挚的,也许以后,这一段经历,会成为他们心中,最为紧闭的无形的羁绊。

    如此,她也能放心了。

    在田氏的房间略坐坐,林梦雅就抱着已经睡过去的应华,往自己的流心院走去。

    小孩子单纯天真,头一句还在跟你聊天,第二句,就已经睡倒了过去。

    清狐无声的接过了她坏中的小家伙,这种默默陪在她身边的关怀,总是那样的及时,却从来,未曾喧宾夺主过。

    “清狐,我不想死。”

    没头没脑的,甚至于前后面掌灯的红玉跟白芨,都没有听到林梦雅,如同呢喃一般的低声细语。

    “我不会让你死,哪怕是阎王爷,也不敢在我面前,把你带走。”

    霸道的话,很显然,绝不是说说而已。

    可林梦雅的心头,那勉强被她压抑下去,对死亡的恐惧,却在生活越发的美好时,像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利刃。

    “以前,我以为我已经看透了生死。可是现在我才知道,我不能死,也不想死。”

    她身体的状况,如今已经十分特殊。甚至于,连她都自己不清楚,即便是吃下那些药,她究竟能不能完全解毒,恢复成一个正常人的样子。

    纵使她现在看起来无恙,但是唯有她自己清楚,那一枚深埋在体内的重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炸开。

    到了那时,怕是她周围的人,都会被殃及。

    所以,她想要活下去。无论如何,拼尽全力活下去。

    “别怕,我会帮你。”

    清狐眼中,闪过了一抹心疼。

    鲜少,会看到她如此脆弱的样子。

    可她内心的感受,唯有他,感同身受。

    因为怕她伤心,所以他拼尽了全力,活在这个世界上。

    如今,却没有想到,这种不幸,却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明晚,你跟我一起去三绝堂会面。”

    林梦雅的眼中,终于浮现出了丝丝的决绝。

    其实,从接手青筝谱的那一天开始,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就在她的内心里扎根。

    只是这个想法太疯狂,而且,成功率太低。

    如果不是到了绝境,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冒这种风险。

    可如今,她想要平安的活下去,无论任何代价,都想要继续,生活在她爱的人的周围。

    所以,她不得不堵上自己的全部,放手一搏了。

    “好,我等你。”

    为了她,清狐甘愿去做任何事情。

    何况,是为了她的生死大事。哪怕,让他即刻去死,一命换一命,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感激的看着清狐,这件事,不管她对任何人说,都会遭到反对。

    可清狐不一样,唯有他,才能了解自己此刻的疯狂。

    更何况,如果她真的成功了,那么清狐,也会跟自己一样,平安终老。

    这是一场,属于她跟清狐的冒险之路,不能,拉上任何人来陪葬。

    短暂的交谈过后,清狐抱着龙应华,转到了应华平时起居的偏房。

    此时,龙天昱刚刚从书房回来,神色之间有些疲惫,即便是如此,他还是亲自站在流心院的门口,迎接回自己的王妃。

    “你怎么在这里等着?”

    林梦雅嗔怪的看着龙天昱,眼中的申请,深埋在心底。

    也许,她从另外一个时空穿越过来,只是为了跟他相遇。

    所以,哪怕是受尽世上所有的辛苦,她,也心甘情愿。

    “我想你了。”

    无比诚实的表情,此刻出现在龙天昱的脸上。

    幽深的黑色眸子,溢满了深情。林梦雅着迷的看着龙天昱,心头的不舍,却让她冒险的心,更加坚定了。

    “傻瓜。”

    垂下了一双眼眸,最终,还是她率先落荒而逃。

    她明明是现代人,可却连一个老古董的情话都承受不住,可见,这种事情,男人注定是比女人,要有一些先天的优势。

    比如说,脸皮的薄厚程度。

    沐浴更衣,换上了舒适的寝衣,林梦雅亲手,在桌子上的香炉里,点燃了一颗香饵。

    余香袅袅,室内充满了让人昏昏欲睡的甜美气息,林梦雅盯着那莲花造型的香炉,出了神。

    “在想什么?”

    低沉磁性的声音,忽然从耳后传来,转瞬之间,林梦雅便是跌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之中。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气息,让林梦雅忽然间伸出双手,紧紧的回抱住了龙天昱的脖颈。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几天事情太多,有些乏了而已。”

    闭上眼睛,靠在了坚实的胸怀中,唯有如此,她才能尽力的克制住自己,不让龙天昱,看出一丝一毫的异常来。

    大手,掬起一缕她柔顺芳香的发,龙天昱放在鼻间轻轻的嗅动着,嘴角勾起的笑容,似乎,是因为这香气,让他十分的满意。

    “好好休息,我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对了,我今天进宫的时候,听母妃提起,皇后好像是要带着后宫中人一起去城外的皇家寺院内做一场水陆道场的法事。说是要替大晋,祈求国运昌隆。母妃说,到时候,也许皇后会召集各家的诰命一起前去。我已经跟母妃禀报过了,若真的如此,那便推脱,说是你身体不适,不宜跟她一起去就是了。”

    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林梦雅眼中,带着几分疑惑,抬头看向了龙天昱。

    “只有女人们去?那皇上呢?各位皇子呢?还有,母妃不去么?”

    龙天昱也一一向她言明,其实,这算是大晋皇室的规矩。

    但凡是出了比较严重的天灾,除了在位的皇帝,要下达罪己诏,请求上天原谅。

    后宫的妃子跟各家有诰命在身的女性,都要去皇家寺院里,去做一场极为盛大的法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