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幼稚游戏
    “这是你最爱吃的蟹粉豆腐了,多吃一些。”

    饭桌上,龙天昱脸上带着浓浓的宠溺,用勺子,舀了一勺黄白色的豆腐,小心的放在了林梦雅面前的盘子里。

    这样的一幕,同桌的几个人,都已经见惯不惯了。

    只是年纪尚幼,尚且还不知道男女之情的十皇子龙应华,看了看自家甜蜜蜜的三个三嫂子,圆溜溜的大眼睛,泛出了几分委屈来。

    因为林梦雅回府至今,都还没有好好的看过他,这样的忽视,让十分喜欢三嫂子的龙应华,心里头,有了些小小的酸意。

    “三嫂,这是我最爱吃的虾仁,送给你。”

    小家伙忙不迭的从盘子里,把自己平常最喜欢吃的虾仁,送到了林梦雅的盘子里。

    看到了那一颗最大最饱满的虾仁后,林梦雅却笑得比刚开更加甜蜜了。

    立刻伸出手来,轻轻的捏了捏应华嫩嫩的小脸蛋。

    “多谢你啦,我们应华夹的虾仁,一定最好吃了。”

    林梦雅看到这孩子,才想起来,似乎从应华来到这里开始,自己就把他扔给了别人看管。

    也难怪,这孩子会如此献殷勤了。

    再加上她从云州带回来的林墨言,看来,她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是时候要在家里,好好的当一个带孩子的保姆了。

    谁知道,明明林梦雅是来哄孩子的,可龙天昱却来了劲头。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只是一勺勺的,往林梦雅的盘子里夹菜。

    而身为小奶娃娃的龙应华小盆友,则是俨然,把这种行为,当成了一种游戏。

    一时间,两个人倒是你来我往,往林梦雅的盘子里夹菜,夹了个不亦乐乎。

    最后,在林梦雅的强烈瞪视,以及盘子里,已经堆得高高的美味佳肴下,这一场比谁更幼稚的游戏,终于,算是落下了帷幕。

    而从来不喜欢浪费粮食的林梦雅,终于在努力把自己撑死的边缘,成功的,消化掉了两个人的心意。

    毕竟,也不是谁都能抗住,一大一小俩个美男那殷切的目光轰炸的。

    唉,她是想吃胖一些,但是一口,吃不成个胖子啊!

    痛,并幸福着的晚餐过后,吃了一个肚子溜圆的林梦雅,不得已,牵着应华的小手,在王府里随处遛弯消食。

    而罪魁祸首之一的龙天昱,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后,继续回书房处理正事去了。

    完全没有顾忌到,背后自己那险些被撑死的王妃,极为明显的一脸怨念。

    王府各处都在大家的维持下,运转得井井有条。

    此时已经是暮春,各处的花草,都在花匠的照顾下有次序的开放了。

    虽然天色渐晚,光线也暗沉了不少,但是此时看来,却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刚吃饱了的龙应华,更是精力充沛得到处好看又奇特的花儿,然后,献宝似的,拉着林梦雅前去欣赏。

    “慢点跑,别摔着了。”

    晚风和煦,送来近处,花儿悠然的香气。

    走得有些脚酸的林梦雅,不得不在花园子里的凉亭里休息一会儿。

    此时,是红玉跟白芨跟在了她的身边,当然,并不可少的,还是如同膏药一般,片刻不离开她身边的清狐。

    府中最大的隐患已经消失了,林梦雅也不用再时时刻刻的,在府中还要警惕万分的过活了。

    不过,穿过花园,就是从前发生过许多事情的雅轩,如今在层层花影的掩映下,那里少了些许的阴森,却多了几分孤寂之感。

    “主子既然介意那里,不如,咱们重新给它休整一下如何?”

    白芨笑了笑,柔声说道。

    白芨不愧是林梦雅的解语花,一双眼睛轻轻一过,便知道主子心头所想。

    当初,如果不是那个假德妃兴风作浪的话,有些事情,主子,原不必如此的辛苦。

    林梦雅眼神落在那个昏暗的院落后,却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把它改成,让孩子们读书的地方吧。我看改个名字就好,就叫——静斋吧。”

    人,之所以会变成魔鬼,都是因为内心里,都着不属于他的**。

    唯有能克制住心头的**,才能平安的活下去。

    应华也好,墨言也好,包括她将来的后代子孙,她都希望,他们能明白这个道理。

    不然,也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

    “好,我明天就去办。”

    白芨点了点头,这事,她自然是会放在心上的。

    毕竟,这可是关系到将来的小主子。

    “三嫂,你看,这是我在角落里找到的小野花。花园里那么多花,可只有它,开得那么大一簇!”

    应华兴奋的声音,忽然间吸引了亭子里的人,所有的注意力。

    林梦雅转过头去,笑着接住了那个飞奔过来,冲进自己怀里的小身子。

    那双肉呼呼的小手,高举着一朵淡黄色的小花。

    “是啊,它虽然没有花匠的培育,却是开得最好的。应华,三嫂希望你,也跟这花一样,成为花园里最茁壮的花儿。”

    应华自然是不懂林梦雅话中的意思,但是看到三嫂脸上的笑容,他便知道,三嫂一定是喜欢这花。

    立刻把花塞到了林梦雅的手中,兴冲冲的,又去找其他的稀罕物去了。

    看着手中,那一朵淡黄色的小花儿,林梦雅却是笑了笑,人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丫头,难道,你不怕养虎为患么?”

    依旧是淡然的声音,清狐即便是在讨论正事的时候,也依旧是这幅不紧不慢的浪荡样。

    虽然没少被林梦雅修理,却还是没有任何的成效。

    不过,也只是在她一人的面前如此罢了。

    “不怕,其实我觉得,宫里面最清醒的聪明人,就是贤贵妃。”

    从第一次见面,林梦雅就能感觉得出来。

    跟宫里面,那些总是想要争夺权力的娘娘们相比,贤贵妃,其实倒是把这件事情,看得很透彻。

    贤贵妃家世没有皇后家显赫,甚至比之姜家,都略逊了一筹。

    但是,她能爬到贵妃的位置,还能平安的生下孩子,足以说明,此时并不简单。

    而且,从她把孩子,送到自己手中抚养的那一天开始,林梦雅,就已经看透了贤贵妃,对自己的孩子,最大的期望。

    不是成为千尊万贵的九五之尊,亦不是身世显赫的亲王贵戚。贤贵妃之所以,能忍受这种母子别离的痛苦,为的,不过是想要求一个平安罢了。

    让应华在龙天昱的身边长大,即便是以后她有了孩子,这个小叔叔,也依旧能保持最为亲密,如同兄弟般的关系。

    这样的算计,是最为心酸,却也同时,是对自己的孩子,最大的保护。

    “也是,这女人虽然心思多了些,却是个能知道自己轻重之人。女人啊,真是可悲。为了自己的孩子,什么都能付出。所以,我才讨厌小孩子。”

    清狐如是说道,还恶作剧般的,伸出手来,重重的捏了应华的小嫩脸一把。

    被他弄疼了的龙应华,一边红了眼眶,一边,却又立刻敏捷的转过脸,想要狠狠的咬一口,那双作怪的大手。

    只是可惜,清狐却立刻收回了手来。

    脸上露出了极为赖皮的笑容,逗得应华牙痒痒,围着清狐蹦高的想要来报仇。

    “女人就是如此,每一个母亲,都有自己的伟大之处。我看啊,应该把墨言跟应华都扔给你带,看你还说不说这样的风凉话。”

    林梦雅白了清狐一眼,别看他现在是这幅死样子。但是其实,从对墨言当初的细心跟熟稔,林梦雅也能猜到,清狐有怎样的过去。

    这家伙,总是用那副不正经的样子,来掩盖住自己,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也许她认识的所有人,都会有伤心的事。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像是清狐那样的惨烈,那样的屈辱。

    所以,不管在人前人后,她虽然是笑骂清狐,但是却比任何人,都在乎他的尊严。

    “可别,要是带他们,我怕自己只要一天就会被烦死。”

    清狐立刻垮下了一张脸,苦兮兮的看着林梦雅,一双眼睛,巴巴的乞求着她。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要是把他们都交给你,我还怕他们俩早晚,会被你饿死呢。走吧,咱们去看看墨言,天色不早了,大家也都该休息了。”

    已经蹦了半天的应华,此刻也消了气。

    小孩子的注意力就是这样,一会儿就会忘记之前发生的所有事。

    任由林梦雅领着,乖乖巧巧的去看那个新来的小侄子。

    因为看护他的姑姑说,那是三嫂子的侄子,所以,也是他的侄子了。

    既然他已经荣升为小叔叔了,那么,他自然是要照顾那个小娃娃的。

    所以,当林梦雅他们几个刚到偏院的时候,应华已经自动自发的,迈动着短短小腿,轻车熟路的,往屋子里找去了。

    “田妈妈,小侄子在么?”

    应华稚嫩的嗓音,奶声奶气的询问着正放下墨言的田妈妈。

    才从奶妈那里抱回了墨言,田妈妈又立刻扬起了慈爱的小脸,迎来了这个可爱的小皇子。

    这段时间,他们相处得特别融洽,在加上应华长得玉雪可爱,又是别样的乖巧伶俐。

    喜欢小孩子的田妈妈,早就已经,把这个小皇子,当成了心肝宝贝一般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