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赈灾之策
    温润洁白的玉璧之上,却是刻画着一副,极为熟悉的图案。

    新月如钩,一道男子的身影,正背对着门窗,小心翼翼的,探头看着屋子里,还在榻上酣睡的女子。

    那玉璧雕琢得极为传神,就连细节,都刻画得十分的生动传神。

    哪怕是透过玉璧,都能看出,男子的不舍,跟小心来。

    林梦雅忽然间抬起眼睛,嗔怪着看着龙天昱。

    “好你个龙天昱,你竟然敢半夜偷窥我!变态!”

    话是这么说,但是心头,却是不免,涌动出无限的惊喜来。

    原来,在他的世界里,自己,一时一刻,都不曾缺席。

    “我看自己的王妃,天经地义。”

    依旧是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可龙天昱,却是动手,把一双玉璧,分成了俩个。

    玉雕虽然精致,但是如果不是捧在手里细看的话,却也看不出来个大概来。

    行走之间,更是只会让人当做一般的花纹。

    把自己的那一份握在手中,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礼物,为的,也不过是博她一笑而已。

    “赖皮,不过,我很高兴。”

    林梦雅此刻已经是心甜如蜜,龙天昱从来不是一个会耍什么浪漫手段的人。

    偶尔送自己个礼物,她当然是十分珍惜。

    靠在他的肩膀上,林梦雅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我听林魁说,你兄长来过了。怎么,可是他为难你了?”

    龙天昱眉头微皱,他不喜欢听到林梦雅叹气,因为,这就表示,是有事情,让她为难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为她承担所有的难题。只要,她能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当自己的妻。

    “没事,哥哥不过是来跟我闲话家常的。我今天跟他提了娶亲的事情,哥哥虽然没反对,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心里是不愿意的。我已经托了人去寻找合适的女子,只怕这事,不会简单。”

    林梦雅摆弄着手中玉璧的流苏穗子,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

    拥她在怀,其实龙天昱何尝不能理解,林南笙为何会如此。

    只是,他比林南笙要幸运得多。如果没有遇上梦雅的话,怕是他也会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般,终生,不能理解情爱的美好。

    “不妨事,他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倒是你,不要太过忧心了。虽然他是你哥哥,但我才是你的丈夫。”

    又是这样不讲理的歪门邪说,可林梦雅却知道,这是龙天昱为了宽慰自己,所以才故作小气的。

    小手抬起,本想要轻轻的锤他一下,最后,却是舍不得的轻轻落下,抚平了他衣服上的褶皱。

    “我知道,对了,你今天进宫,皇后没有为难你吧?”

    听说,前几日去往云州赈灾的太子,已经班师回朝了。

    果然,如同林梦雅所预料的那样。云州的事情,自然是有人对太子的功劳大书特书。

    至于之前铺垫好的龙天昱的功劳,则是只字未提。

    甚至,还把研制解药的功劳,全部都占了去。

    这一下子,太子那边的无耻,也算是刷低了林梦雅所知道的下限。

    嘴角轻轻的挑起,一朵泛着冷意的甜笑,在林梦雅的脸上,徐徐展开。

    一双水眸中,闪烁着算计死人不偿命的精明光芒。别说是别人了,就连龙天昱看到了,都有些后脊背发凉。

    “遏制住瘟疫的蔓延,才不过刚刚是个开始。我想,你父皇应该更重视的,是瘟疫过后的重建工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皇上,应该这几天,就会召集你们,共同商讨重建工作的吧?”

    她能这样敏感,龙天昱当然不会觉得有任何的意外。

    甚至于,他隐隐觉得,如果林梦雅是个男子的话,那么,天下间的少年英雄们,怕是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也幸好,这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是他家的。不然的话,怕是他被人卖了,还要替她数钱呢。

    “灾后重建,不过就是两件事而已。第一,妥善的安置灾民,帮助他们重塑灾后生活的信心,并且,帮助他们度过灾后第一年,协助让他们自建家园。第二,安全处置灾后的一切后续工作,在保证灾民安全的情况下,把损失减小到最低。说起来好像是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却是难得很。”

    林梦雅一边思索一边说道,说起来,现代的灾后重建的先例,给了她不少的启发。

    至少,在现在的晋国而言,有些思想,也算是极为先进与有效的了。

    “说得不错,所以,朝臣们都在极力的为云州争取赈灾粮款。尤其,是太子。”

    龙天昱也是受到了一些,林梦雅的启发。

    他手下的幕僚,其实已经为他出谋划策了一番。但是下意识的,他还是想要听听,林梦雅的意见。

    “他当然是要争取的了,谁抓住了赈灾粮,谁就是抓住了那些灾民的命脉。这种能中饱私囊,又能争名夺利的好事,太子爷不争取,那他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

    对于那个草包太子而言,林梦雅已经是不放在眼里了。

    其实厉害的,是太子身后的皇后与那些支持他们的大臣们。

    不管怎么说,太子还是储君,还是嫡子。自然是名正言顺,抢占了不少的先机。

    虽说德惠皇贵妃得到了晋封,可毕竟还是次妻,比皇后还是矮了一头。

    林梦雅心头即便是有千万分的不甘愿,也不得不,要顾虑这些事情。

    “这些钱款,如果太子敢动的话,我就上报给父皇。到时候,别说是皇后了,就算是上官雷来了,也保不住他!”

    龙天昱面有风霜,黑眸幽深而深邃,让人,读不出他真正的想法来。

    这也是为何,他在朝会上,并未跟太子,争夺的原因。

    “你想让他自曝其短?”

    默契如林梦雅,怎会不了解龙天昱的手段。

    见到后者点了点头,林梦雅却是垂下了一双眸子,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我看,他不一定会这么笨。”

    抬起头来,林梦雅已经恢复了自己惯有的柔和笑意。

    其实,跟太子斗了这么久,最了解太子的人,一定是龙天昱无疑。

    而且,上官家虽然家世显赫,可银子,却未必,有能让朝臣们都折腰的泼天富贵。

    的确这次的赈灾粮款,对他们会是个名利双收的好机会。

    但是林梦雅总觉得,事情,未必会像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是说,也许,这一次太子会放弃中饱私囊的机会?”

    两个人不知不觉中,携手走到了龙天昱的书房里。

    此刻,书案上,堆积着不少,幕僚们出谋划策的意见书。

    林梦雅没有回答龙天昱的话,反而,只是伸出来,轻轻的翻开浏览了一番。

    的确都是一些好建议,只是,都有些盲点。

    “我觉得他未必会放弃,毕竟,云州也是上官家的老窝。这一次的事情,上官家也算是损失惨重。可如果,我是上官雷的话,以我的老辣,我是绝对不会,让这种可以毁掉上官家的纰漏出现的。除非——”

    林梦雅思考事情,总是喜欢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

    当年的上官雷雷厉风行,行军打仗,所到之处,老百姓无不战战兢兢。

    传闻,他曾经因为失误,错杀了一人。

    可当他知道自己弄错了的时候,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屠杀了整个村子的人,消灭了所有的证据。

    所以,这事只能当做传闻,并未有人,敢拿这件事情,来跟上官雷求证。

    这样一个心胸狭窄,又手段狠毒之人,怎么可能,会冒着这样大的风险,为的,只是贪墨几百万两的赈灾款呢?

    要知道,上官家的图谋,可是整个大晋。

    “你的意思说,这,也许有可能,是他们故意卖的破绽。为的,只是引我们上钩?”

    龙天昱神色凝重,听林梦雅这么一说,他倒是觉得,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不过,他在朝会上,并未说过过多的话,想来,即便是如此,太子一党,也不会有计可施吧。

    “不仅仅是你,只要是对那个位置有心的。怕是这一次,都会被算计进去。等等看吧,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朝廷之事瞬息万变,常说伴君如伴虎,谁又完全摸透皇帝的心思呢?

    皇后也好,上官雷也好,布下这滔天的杀机。算计的,却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们。

    难道,一个在权臣与悍后的威胁中,能够处处隐忍,并且经常给予他们意外一击的帝王,怕是绝对不会,这样轻易的,被人摆布的。

    “也是。”

    龙天昱箍住了她的纤腰,把脸,埋在了她的秀发之间。

    嗅着她发间,淡淡的香气,那些你死我活的争夺,也似乎,渐渐的远离了他的心。

    “累了吧,早点用膳。”

    回身,抱住了龙天昱的肩头。林梦雅知道,龙天昱这阵子,总是会失眠。

    如果,他只是一个寻常人家的贵公子,她也仅仅,是这尘世中,最为普通的一名女子,该有多好?

    普普通通的晚膳,也似乎随着俩个人之间的关系的改变,而突然间,变得越发的浓情蜜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