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无奈之举
    “嗯,我会帮你选一个好人家的女孩子。这事,我也会提前跟她说清楚。毕竟,没有夫君的宠爱,至少有尊重还好。不过,我希望哥你能只娶一个就好。你不能把心给人家,至少,也要给人家独一无二的尊严吧。”

    林梦雅其实心里也是十分的难过,毕竟,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资格,并且被她承认的嫂子,永远,只有岳婷姐一个人。

    但是,连父亲的婚姻,都被人当做交易。

    那么即便是有她从中斡旋,且不说哥哥是少有的少年英豪。只要冲着林家的权势,跟她这个昱王妃亲哥哥的头衔,那些来为女儿求亲的人,就会踩破门槛。

    当初,上官晴没有完成的任务,未必,皇后就不会派其他人来。

    何况,她越发觉得,看似还安静的林家,早晚,会成为风暴中心。

    与其这样,她不如先下手为强。

    “我知道,除了她,我也不想娶任何人。只不过,如果你寻到了合适的人选,一定要告诉她,嫁给我,只能做填房。”

    岳婷是他唯一的妻,这一点,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家里的长辈,以前也劝过他,就当岳婷没有过门,省得拖累自己的名声。可这一切,却都被林南笙给断然拒绝了。

    母亲说过,只要是结成夫妻的人,名字都会被刻到三生石上。

    这辈子,他们不能相守,但愿下辈子,他依旧能跟岳婷,再续前缘。

    “不说这些了,对了,萧奕?回来了,你可知道?”

    林梦雅打起笑容来,有些事情,他们只能藏在心底。

    她也好,哥哥也好,龙天昱也罢,万不能露出一点点的软肋来。

    听到妹妹提起那个年少时的好友,林南笙的眉目间,却掠过了一丝的阴郁。

    “哼,他若是敢回到京城,我一定会杀了他!”

    林梦雅笑着摇了摇头,她这个哥哥什么都好,就是护短一项,实在是可以跟清狐跟龙天昱媲美。

    “不必了,有人已经帮我好好整治他一番了。再说,当初的事情,错也不是全在人家的身上。你跟父亲想的好,想要让我有一个好归宿,可是你们让人家娶一个傻子,对人家来说,那可是一辈子的幸福。再说了,多亏了他的拒婚,我才有现在的生活,不是么?”

    林梦雅的眼神,自动的飘过一旁,充当人性立柱的清狐。

    后者只是撇了撇嘴,算是认下了这个首功来。

    林南笙还是生气,毕竟,他真的是把萧奕?当成自己的兄弟,所以,才把唯一的亲生妹妹,托付给他的。

    没想到...虽然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可他,还是对这个兄弟,十分的不满。

    “唉,你呀。不过,他不是跟女人私奔了么?怎么现在倒回来了?也不怕萧伯父他们,会大义灭亲。”

    说这话的时候,林南笙英俊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抹狰狞来。

    林梦雅百分百肯定,等到哥哥离开王府以后,一定会去萧家,添油加醋的跟萧伯父透露这个消息。

    唉,萧奕?啊萧奕?,怕是这个浪子的回头之路,不会那么太平就是了。

    “这其中的因由,一时半刻的,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有一点,萧奕?也是上了人家的当,所以才会消失这么长时间的。现在,他也已经成了我们的人,萧家,也很快,就会跟我们站在一条船上。只是,我希望这件事情,不要暴露得太早。毕竟,在外人的眼里,咱们跟萧家,可是有些间隙的。”

    其实,萧家是觉得对不起他们林家。

    更是因为萧伯父重情重义,觉得自家的小崽子,实在是给他这个当老子的丢了脸,所以,在表面上,两家的互动就少了许多。

    但是林梦雅在萧奕?刚失踪的那段时间,可是经常看到,萧家伯父,亲自抱了一坛子的酒,来偷偷找父亲喝酒。

    谁又能想到,向来以儒雅闻名的萧家伯父,一喝了酒,就会变身成一个套马的汉子,豪爽得简直令人发指。

    不过这些事情,就连上官晴都不知道,别人,就更无从得知了。

    反而,因为萧家跟天下读书人的关系,尽可能的去巴结萧家,不过,以萧家伯父的精明,都敷衍过去而已了。

    现在,萧奕?已经回来,那萧家跟林家的关系,可就更加微妙了。

    “这一点你放心,萧伯父可是个厉害的人物。别看现在,他的那几个子侄叫嚷得欢,其实,一切,都在他的手掌心里握着呢。”

    提起萧家伯父来,林南笙在佩服之余,也还是有些无奈的。

    父亲不在京都,萧家伯父就把他当成了酒友。

    唉,这种生活,还真的挺刺激的。

    毕竟,不是谁都敢,仗着艺高人胆大,隐在树冠上,喝得酩酊大醉的。

    “那就好,哥,好好的照顾你自己。”

    外面的下人们,已经来通传龙天昱要回来的消息了。

    林南笙也不得不起身离开,毕竟,他们之间的这一层姻亲的关系,已经够引人注目的了。

    万一要是被人说是秘密串联,怕是有些事情,他就不好在朝堂上开口了。

    倒是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妹妹。

    看着林梦雅,眼睛里,却埋藏着千万句的担忧。

    “雅儿,我得走了。你,莫要委屈了自己。”

    一句不要委屈自己,让林梦雅的眼眶,差一点就红了一圈。

    唯有家里人,会担心自己在外,是不是受到什么委屈。

    她也知道,只要有哥哥在,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

    “不会,他...对我很好。”

    提起龙天昱,林梦雅的小脸蛋,突然间泛出了淡粉色的红晕。

    看到妹妹这一副,完全沉浸在爱情中的小女儿姿态,林南笙虽然心头高兴,可却有些,隐隐的担忧。

    以妹妹的性子,如果真的到了龙天昱成事的那一天,会不会,闹出什么风波来?

    不过很快,林南笙就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

    那条路不好走,妹妹,还是让她像是现在这样的快乐跟幸福吧。

    依依不舍的送走了林南笙,林梦雅甚至亲自,把哥哥送出了大门口。

    看到他翻身上马,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自己,林梦雅的心头,也有些难过。

    皇家不必民间,若是想要回去,还要让龙天昱陪同才行。

    而且,现在这种情况,她又不想给龙天昱惹麻烦。

    只是,苦了哥哥,一个人住在那个冰冷的大宅子里,身边,连个说话的知心人都没有。

    眼睛,在四个姑娘的身上转了转。

    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除了白芍已经心有所属了,要是其他的三个,能当上她的嫂子,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别想了,她们几个谁也不行。”

    忽然间,清狐的声音,在她的耳后,轻柔响起。

    林梦雅狐疑的回头,难道清狐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什么念头,怎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这几个丫头,如果真的到了你们林家,很快,就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如果,你真的要给你哥哥选择一个良配,我看,不如从世家女子里选择。至少,还能成为你哥哥的助力。”

    清狐面色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可说出来的话,就连林梦雅,也没有任何办法去反驳。

    其实清狐说得对,她之前的想法,是过于理想化了。

    林家跟每一个大家族一样,都有着自己的不得已。

    当这些不得已,跟家族的利益起了冲突的时候,毫无家世背景的外人,会最先被人牺牲。

    何况,家里还有另外两头饿狼,正在虎视眈眈。

    默默的点了点头,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也烟消云散了。

    说实话,给哥哥选妻,对她来说,还是十分痛苦的。

    毕竟,她会不自觉的,把这个陌生人,跟岳婷姐比较。

    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看来,这还是个艰巨的工程。

    “跟云竹说,搜集各家适龄女子的情报,越详细越好。事无巨细,我都要知道。”

    林梦雅轻声吩咐说道,清狐略微点了点头后,人就拐到了小路的拐角,想必,是丝毫不引人注目的出了府。

    这件事情,她当然还是得亲力亲为。如果要是真的找媒人来说媒的话,怕是不出半天,哥哥要娶妻的消息,就会传遍京都的大街小巷。

    到时候,她可就麻烦了。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为什么总是觉得,这样做,就是背叛了岳婷姐呢?

    脸颊,忽然传来了一阵阵温润的凉意。

    林梦雅下意识的躲开来,不经意的,却撞上了一双含笑的黑眸。

    “干嘛?怎么悄无声息的回来了,你想吓死我么?”

    明明是抱怨,可听到某些人的耳朵里,却像是撒娇一般。

    龙天昱也不恼,只是把手里的东西,一下子就塞到了林梦雅的手中。

    “看看,这是我给你挑的礼物。”

    笑着瞪了龙天昱一眼,林梦雅才低头,看着她手中的东西。

    只见,她手里竟然是一双晶莹剔透的玉璧。可当她凝神看其中的花纹的时候,却忍不住,瞪大了双眼,反复的看了好几遍才敢确认。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