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四章 兄妹相谈
    何况有些事情是骗不了人的,就像是不管上官晴,在人前如何对她温柔慈爱,哪怕,她还在糊涂的时候,也不会相信那女人的鬼话一样。

    这么多年来,即便是父亲跟哥哥不在身边,但是对她的担心跟宠爱,是骗不了人的。

    兄妹之间多年的秘密,也终归是有了一个还算是不错的结局。

    对于林梦雅,林南笙虽然觉得愧疚,但是更多的,却是在想,如何来补偿妹妹这么多年的辛苦。

    当然,林梦雅也不会让自己白白吃亏,上官晴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她后面人,才是造成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不是么?

    “哥,这阵子你住在府里,她们母女,你可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么?”

    林梦雅若有所思的问道,毕竟,上官晴跟林梦舞,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当初,她可是让那母女颜面尽失。

    要是上官晴她们真的能咽下这口气的话,她反而要怀疑,是不是被林梦雅的大姨妈给掉包了呢。

    “她们不敢,父亲跟我撤换了院子里所有的下人。她的那些个心腹,更是都被赶到外院去做粗活了。只是——这几天晴夫人的身体不太好,林梦舞请了个大夫来看病。这大夫也是咱们府中用惯了的,身家清白,不会有问题。”

    林南笙端着茶杯,回忆着这几天,关于上官晴母女的所有事情。

    他已经派人日夜监守,所以,基本上,这两个人想要勾结外人的话,怕是也不容易。

    “咱们府里用惯的人,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这件事可马虎不得。我又惹了皇后,怕是她现在,都要恨死我了。不管怎么说,上官晴也算是我们的继母,所以,我觉得,她一定会用上官晴跟林梦舞来做文章。”

    这一次,她用净月来换德妃,其实也是因为龙天昱有后招,才能这样顺利。

    很快,皇后就会知道,她用来挟制皇帝,囚禁德惠皇贵妃的筹码,已经出了一点小问题。

    以皇后的隐忍,怕也会暴走的吧。

    到时候,她跟龙天昱,便是首当其冲,要承受皇后怒火的人。

    她倒是很期待,跟皇后正面交锋的这一天。

    “不管做什么文章,你跟昱亲王一定要小心。对了,还有件事情,我要嘱咐你几句。”

    林南笙语重心长,有些话,他也不好对龙天昱直说,好在,自己的妹妹,也是个有胆识谋略的女子。

    “不要急着接手储君的位置,至少现在还不行。前几日,朝中有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竟然联名上书,希望罢黜太子的储君之位。可我曾经听父亲提起过。这几位前辈,都曾经是上官雷的旧部。即便,那是五十年前的事情,却不容小觑。上官雷是谁,你应该还记得。”

    上官雷?脑海中自动翻出了有关于此人的信息来。

    说起来,本朝皇帝上位之路如此的艰辛,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先皇,把最为重要的兵权,分散给了几家氏族。

    其实这并不算是坏事,至少兵权分散,那么被造反,赶出皇宫的几率可能会小一些。

    但是,在一个国家里,掌握了兵权,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权利。

    所以,其实那时候,国家全部的兵权,是掌握在少数几个人手中的。

    这其中,就有上官雷老将军。

    上官雷有多威风八面,林梦雅想想也知道,当初也是因为他亲自开口求了皇上,所以,才让父亲,在母亲刚刚过世后,就娶了上官晴续弦。

    皇上此举固然有拉拢的意思,却何尝,不是对功臣的一种妥协。

    “他不是去寺庙里静修了么?怎么,现在又要回来,重掌上官家了么?”

    林梦雅当然希望,上官雷不要回来。

    但是哥哥的脸色,有些难看,看来,有些事情,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了。

    “那倒还没有,只是他前些日子因为要回上官家过年。但是,往年的三月,上官雷都会回去。可这一次,竟然到了现在还待在家中。虽然对外说是老爷子身体不适,在家里静修几天。但是你要知道,虽然上官家现在是晴夫人的父亲在管理,可实际上,发号施令的,可是那个老爷子。前几天,他派人亲自给我送了一封信,说是想要接孙女跟曾外孙女过府一叙,我以晴夫人身体不适为由给婉拒了。但是,以上官家老爷子的性格,怕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善罢甘休。”

    林南笙脸上的凝重,让林梦雅,也不得不重视这个消息。

    太子现在的名声毁誉参半,可以说,他们这一年来的努力,已经动摇了太子,在过去的二十几年来,积累出来的好名声。

    甚至于,她还暗中授意三绝堂的人,利用各种文娱方式,传播太子无德的思想。

    不过,因为三绝堂的人做得隐蔽,自然,没有人发现罢了。

    没想到,上官家,居然请到了上官雷来坐镇。

    而且一出手,就是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

    联名上书要册立龙天昱当太子?这分明,是要把龙天昱,放在火架子上炙烤!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阵子,王爷跟我都会低调。况且,德惠皇贵妃才刚刚得到晋封,水涨船高,即便是上官家的老爷子,也得掂量掂量才是。哥,多谢你来告诉我这些消息。只是,跟那俩个居心不良的人生活在一起,辛苦你了。”

    家,本应该是最为温馨的港湾。

    比如说现在的流心院,就是承载她一切温柔的地方。

    何况,这里还有她在乎的人跟动物。所以,每次从外面回到这里,她都有种,回到家的舒适感。

    可如今,哥哥的家,却成了战场。

    跟敌人斗智斗勇不说,就连片刻,都不得放松。

    怪不得,她觉得哥哥消瘦了不少。怕是连谁,遇到这种情况,都没有办法,轻松得起来吧。

    “傻丫头,说什么呢。别担心哥哥,我会照顾好自己。”

    林南笙站起身来,下意识的,摸了摸妹妹的头顶。

    就像是小时候,那样的温柔宠爱。

    “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林梦雅皱了皱嘴巴,伸出手来,轻轻打掉了哥哥的手。

    正好,此时红玉端着托盘过来,上面是林南笙特意带来,给林梦雅品尝的各色花式糕点。

    看着红玉一盘盘的,把糕点摆放好,林梦雅却是有些感慨。

    这些东西,曾经都是岳婷姐,每个月都要带给她来打牙祭的。

    说起来,自从把岳婷姐的牌位,安置到祠堂以后,她,还真的没有去过几次呢。

    “哥,你还会想岳婷姐么?反正我最近,会常常想起她。不过我现在,除了憎恶那些,毁掉了她的人以外。越发觉得,岳婷姐,一定是天上的仙女。她不适合这么污秽的世界,所以,老天爷才会对她那么残忍。才会让她,这么早就离开我们。”

    从上一世到现在,林梦雅见过太多太多的人。

    作为医生,必须要有一颗冷酷的心。因为,病患会以各种各样的痛苦模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如果,她太过感性的话,也许,会因为一时的情绪波动,而影响了自己的判断跟治疗。

    而且,她也经历了太多,人性的阴暗面。

    但是,唯有岳婷,那个总是温柔腼腆,却能在关键时刻,奋不顾身的,挡在自己面前的女子。

    那样干净而纯粹的灵魂,天地间,怕是都再也,寻不出第二个了。

    “我——也会想她。”

    林南笙低头喝了一口茶,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但是有一点,林梦雅却是从他强壮镇定的语气里,听出来了。

    摇了摇头,他们林家,为何都是一些这样的情种?

    父亲为了母亲,能够冲冠一怒为红颜。自己跟哥哥,又何尝不是,为了心头的挚爱,能对抗全世界的那一种么?

    只不过,比起父亲的曾经,跟自己的现在。

    哥哥的未来,实在是太痛苦了。

    “我们生在这个家庭,生在这个国家,本就是身不由己的。曾经我以为,我是特殊的,我可以无视这些根深蒂固的规矩。但是我发现,我错了。哥,父亲那么深爱母亲,可最后,还是要跟上官晴结婚生女。你觉得,我们以后,真的会随心所欲么?”

    这话说出来,林梦雅只觉得痛苦难受。

    她是在劝林南笙,又何尝,不是在劝自己。

    哥哥太过优秀,而且,唯一的未婚妻又过世了。

    这样的人,总是会成为别人,想要拉拢的目标。

    与其,在再皇帝的妥协中,娶回一个床底间的密探,还不如,找一个不能给予爱情,却能一辈子举案齐眉的女子。

    至少这样,哥哥在这人世间,还有个喘息的空间。

    “我明白,你不必说了。只是这一年,我是必须要等的。婷儿等了我那么多年,我不过是区区一年,算不得什么。这件事,就由你来办吧。不过,我能给的,也不过是让她,有一世的安稳生活而已。”

    林南笙语气里的苦涩,听得林梦雅,不由得心酸不已。

    不是她残忍,而是有些事情,拖不得。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