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三章 哥哥来访
    林梦雅足足躺在床上一天后,才终于恢复了些体力。

    不过,她实在是没有力气,收拾起整个屋子的狼藉。所以,她只叫了红玉来帮忙。

    而且,有些事情,怕是只有红玉,才能了解她的不方便。

    “主子,你先坐在这里,把这红枣阿胶羹喝了吧。”

    抿着一双樱唇,红玉笑着看着自家的王妃,顺便,把手中,还是温热的阿胶羹,放在了桌子上。

    “多谢,我...”

    林梦雅低垂着头,双颊火热,好在红石最为善解人意,什么也没问,在林梦雅喝汤的时候,整理好了凌乱不堪的房间。

    “王爷,出去了吧?”

    即便是在昨晚的状况下,龙天昱依旧在乎她的感受,极尽温柔,才让昨晚的一切,没有变成一场噩梦。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俩个人之间的结合,林梦雅总觉得,她对龙天昱之间的感情,又多了一丝,柔情的牵挂。

    “是,王爷一大早就出去了。特意吩咐奴婢们,不得随便打扰王妃您。而且,王爷还特意嘱咐了厨房,给您炖了些鸡汤来喝。说是晚上,会回来陪您吃饭呢。”

    听了红玉的话,林梦雅的心头,又涌出了丝丝缕缕的甜蜜来。

    即便是碗里的红枣阿胶羹,都不如心头的那丝甜。

    两个人闺房之中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跟外人说的。好在林梦雅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况且,这也没有什么觉得丢人的事情。

    收拾好了房间,又在红玉的帮忙下,换了一身简单的常服。

    院子里的几个女子,包括德高望重的田妈妈,都用极为暧昧的眼神,打量着面前,娇羞如同新嫁娘般的林梦雅。

    就在她差一点就扛不住,想要投降之际,门外,却传来了门房的下人,匆匆传来的消息。

    “王妃,林家大公子林南笙求见。”

    听到林南笙来了,大家暂时给了林梦雅一个面子,放过了她。

    林梦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吧,还是自家的哥哥好,每次都能救她于水火之中。

    “快请进来,红玉,备茶。”

    昨日虽然在宫中见了一面,但是她有事在身,并未跟哥哥深聊。

    如今一切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其实,她也有心,想要请哥哥过来见上一面的。

    没想到,却是哥哥先来了。

    林南笙虽然是男人,但毕竟是林梦雅唯一的亲生哥哥。

    所以,林南笙很快,就被人引到了林梦雅的流心院里。

    长身玉立,一袭淡青色的衣衫,虽然突出了男子的瘦削,却显得人分外的精神。

    与林梦雅有几分相似的英俊脸上,唯有对妹妹,才会露出如何温和宠爱的笑容来。

    纵使府中,有温柔霸道的龙天昱,亦有雌雄莫辩的清狐。

    但是,林南笙常年在军中,磨炼出来的,军人独有的粗粝的英豪气质,却让人觉得,他沉稳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年轻人。

    “哥——”

    鼻子一酸,林梦雅也没有了昨天,在众目睽睽之下的高贵端庄。

    像是小时候,无数次期盼着哥哥的归来时一样,紧走几步,拉住了哥哥,有些粗糙的大手。

    “雅儿,我给你带了些东西来。还有,这是你最爱吃的糕点。别哭鼻子了,都成了大姑娘了。”

    尽管心头,对这个妹妹有许多的担忧。

    但是林南笙却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

    他能做的,唯有尽自己的可能,去帮助,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如今,幸好那个男人,对雅儿也是如此。

    不然的话,不管他是不是亲王,林南笙都会拼尽全力,让妹妹过上幸福的生活。

    “哪有,我只是见到哥哥很开心而已。哥,你怎么又瘦了,没有好好吃饭么?”

    在哥哥的面前,林梦雅完全可以卸掉自己所有的伪装与坚强。

    林南笙宠溺的摸了摸妹妹的头,又突然间觉得,这样的动作,似乎,已经不再适合她了。

    不由得,目光里划过了一抹遗憾。

    他从军多年,唯一的憾事,就是没有把妹妹带在身边,好好的保护。

    才让她,受尽了苦楚。作为哥哥来说,他简直是差劲太多了。

    “我很好,你别担心。让哥哥好好的看看你,是不是又长胖了。”

    忽闪着大眼睛,林梦雅甜笑着跟哥哥谈笑。

    跟哥哥在一起,她总是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

    不过,在提到母亲的身份后,兄妹俩个,却也是一样的不胜唏嘘。

    “没想到,母亲居然有这样的身世。怪不得,我小时候,常常看到母亲,偷偷跑出去跟临天国的客商们聊天。原来,是她思念故土的缘故吧。”

    回想起往事来,林南笙也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林南笙很快就接受了母亲,是临天国长公主的事情。

    怪不得,他们的父亲,哪怕是甘愿在苦寒之地苦苦坚持,也不愿意,再跟临天国开战。

    原来,竟然是因为母亲的原因。

    “恩,但是我想,更多的,是想要送给家人,自己过得很好的消息吧。对了哥,有件事,我想我应该告诉你。”

    从他们俩个私聊开始,屋子里,就已经没有了外人。如今,林梦雅也屏退了左右,只留下了清狐一个人,在旁边而已。

    轻快的语气,忽然间转为凝重,林南笙,也不禁有些紧张了起来。

    “母亲除了是临天国的长公主以外,还是百草阁大长老,神医沈燮的弟子。而且,母亲持有一本医书为青筝谱。出于各种原因,现在这本医书,是我在暂时保管。但是,我要说的是,不管是江湖还是朝廷中,有不少人,对这本医书虎视眈眈。只不过,我一直守口如瓶,只说这书被毁了。上面的方子,是母亲招录下来的。哥,你一定要小心一点。我怕,那些人拿不到青筝谱,会对你下手。”

    从她得知青筝谱是从母亲手中流传下来开始,林梦雅就暗中,派了三绝堂里,不少的高手,去保护哥哥。

    好在她之前,吸引了不少的目光,所以,才一时没有人,把主意打到哥哥的身上。

    但是她现在的炙手可热,在一定程度上,也保证了她的安全。

    只是,她一母所出的哥哥,也许,就成了某些人的靶子了。

    听到林梦雅说完了这些话,林南笙却是微微一愣。

    眼神里,忽然间掠过了一抹愕然。只是,却好像是并没有觉得很意外似的。

    “难道,哥你知道其中的内情?”

    林梦雅盯着哥哥的眼睛,后者,在妹妹这样直白的目光下,唯有轻点了点头。

    转动着手中的杯子,淡黄色的茶水,在晃动中,如同他心头,埋藏已久的秘密,被一点点的,翻腾出来。

    “其实,之所以当初,父亲要把我带到军营里,也是为了,躲避一些人。只是,当初的你并不能引起那些人的注意,所以,你才能安然长大。”

    真相,总是让人觉得猝不及防。

    林梦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前,她原以为是父亲跟哥哥,觉得自己是个累赘,所以,才把她自己留在家里的。

    虽然她心中不曾怨恨父亲跟哥哥,但是,让她没有想到,多年来分离的痛苦,居然,只是为了让自己,平安成长。

    气氛,一时变得极为沉默。

    就连清狐,也觉得这消息,实在是来得有些突然。

    “呼——别人都说,父亲是因为,看到我,就想起了死去的母亲,所以,才把我一个人仍在家里的。我心里虽然知道不是这样,但是每一次,父亲离开的时候,我总是想去问问父亲,为什么,不能把我也一起带走。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留在那个家里。”

    良久,林梦雅才吐出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

    这些话,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出现在她的心中。

    也许这些,都是那个曾经单纯善良的林梦雅,郁积在心中的疑问吧。

    她太善良,所以,即便是被那样对待,她依旧不会怨恨任何人。

    只是,她想要的,也只是一个解释而已吧。

    “父亲也是不得已,当初上官晴进门,父亲就知道,她也是那些人中的一个。如果当时,不是田妈妈机警的话,怕是连我,也会遭了她的毒手。雅儿,其实当初你之所以会变成那个样子,绝不是那么简单。不过,当时的父亲跟我,也自顾不暇,所以才——”

    林梦雅知道,哥哥并不是为了当初的事情而找理由。

    母亲刚死,上官晴就被皇后,硬塞给了父亲。而且当时林家,因为父亲硬要迎娶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差一点,就要跟父亲断绝关系了。

    此时两项围困,她又只是一个奶娃娃。所以,才会让上官晴逮到机会,暗害自己。

    但是这个仇,她,一定会亲自报!

    “哥,我不怪你,也不怪父亲。其实,我也是因祸得福。如果不是上官晴毒傻了我,我又怎么会有这十多年的安稳日子过。这件事情,你跟父亲,都不要放在心上了。倒是上官晴跟林梦舞,这些天来,可曾有过什么异动?”

    不想再这个话题上打转,也不想让哥哥,继续再内疚下去,林梦雅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心头,也不再有任何的介怀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