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二章 合卺之礼
    水汽蒸腾,熏红了林梦雅一张白皙的俏脸。

    热水缓缓从指间滑落,化成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水珠,俏皮的滚动在娇嫩的肌肤之上。

    四个姑娘在旁边嬉闹,一双双玉手,却是轻轻的扬起了一把把深红色的玫瑰花瓣。

    整个浴室里面,都飘荡着淡淡的馨香。

    林梦雅靠在大理石的池壁,也不知道是因为这热汤的温度太高,还是因为,今晚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那张通红的小脸蛋上,盈盈水目,闪烁着的,却是星星点点,独属于女儿家的羞涩。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德妃娘娘成了德惠皇贵妃娘娘,连带着咱们家主子,都出了不少的风头呢!”

    四个姑娘里,最为单纯可爱的,就要属年纪比林梦雅还要小的白芷了。

    其他三个,则是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白芨跟白芍,虽然也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可平常在家的时候,少不了自己的娘亲,会告诉她们一些隐秘的事情。

    尤其是听说她们要进府来服侍,更是破例,说了些关于男女闺房之中的忌讳。

    如今,看到自家王妃,跟王爷那痴缠的态度。更是多多少少的,明白了些什么。

    可她们,却是打心眼里,为了自家的主子高兴的。只不过是她们脸皮薄,又说不得什么话。

    唯有白芷,这样纯白如同白纸的心思,才能如此的天真烂漫了。

    “哪有,不过是咱们的福气好,才能乘了皇贵妃的东风。对了,各家各户夫人小姐送来的礼品,你可要记得跟白芍一一入库登记。少不得还要回礼,千万,可别忘了谁。”

    林梦雅一本正经的吩咐,其实,她的心里,却是紧张得要死了。

    之前,他们之间亲昵关系,仅限于寻常恋人之间的亲密。

    如今,真的要成了夫妻,她的心,竟然不争气的,紧张了起来。

    无数的担心,从心头瞬间如同弹幕般飞起。

    他会不会嫌弃自己的不够美?会不会觉得自己这样的新手索然无味?

    诸如此类的担忧,简直比她在高考前夕还要多上无数倍。

    就在她不停的陷入自我纠结的怪圈之时,林梦雅忽然间一拍脑袋,‘哗啦’一声,整个人就这样冒冒失失的,从池子里站起来,就想要上岸往外面跑。

    “王妃,衣服!”

    瞬间,四个姑娘大呼小叫的,各自拿着林梦雅的衣服,围了上来。

    这里虽然隐蔽,而且王爷,也不允许任何雄性生物,靠近这里半步。但是如果自家王妃,真的这样出去裸奔的话,相信,王爷一定会杀了她们四个。

    林梦雅任由四双小手,有条不紊的,给自己穿上了宽松舒适的寝衣。

    带着四个姑娘,就急匆匆的往自己的流心院走去。

    为了今天晚上的大事,红玉早就把流心院里的一干外人遣走了。

    如今,偌大的院子里,唯有她们五个。

    当然,最后她们也会各自散去,把这难得的独处时光,留给王爷跟王妃。

    但是现在,她们还要为今晚的事情,做最后的准备。

    林梦雅慎重的,从自己的枕头下面,翻出了三样东西来。

    按个的检查完毕以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还未到夏季,但是她院子里引来的温泉水,已然温暖了整个流心院的地气。

    林梦雅被红玉她们四个强行按在了床上,开始一层层的,往她的皮肤上,擦着各式各样,滑而不腻的香粉脂膏。

    夜幕悄然间降临,一个傍晚的准备,总算是没有白费。

    流心院,红烛摇动,安静而暧昧的气息,让人只要身在其中,就会有种暖意,在心头流动。

    独坐床头,即便是当年的洞房花烛之夜,林梦雅也未曾如此的忐忑不安。

    三千青丝倾泻,没有了尊贵优雅,却着实沉重发髻。只是用一枚羊脂玉钗,松松垮垮的挽了鬓边的发。

    慵懒之中,别有一番女儿家的温柔妩媚。

    俏脸白皙,唯有一双娇嫩樱唇鲜艳欲滴。

    林梦雅下意识的搓着自己的双手,刚刚红玉来禀告过,说是王爷已经回来,此刻,在浴室里面沐浴。

    顿时,藏在鲜红罗裙中的一双玉足,却是不知道该放在何处了。

    今晚,才是她真正的新婚之夜。即便没有凤冠霞帔,没有三媒六聘,却是她上辈子,跟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了。

    仆人们早就已经体贴的散去,所以,当林梦雅听到外面那沉稳的脚步声后,脸上的红晕,却是从双颊,一直扩散到了耳后。

    一双手温柔的分开了她房间的门,这一刻,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五感别样的敏锐。

    下意识的低下了自己的头,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竟然也会有这么害羞的时候。

    炽热的视线,从门口处传来。

    龙天昱只觉得他生平所见的美景,没有一处,能比得上眼前的一切。

    如烟般的帷帐后面,坐着他唯一的正妻。

    掀开那一层层的落纱,映衬着红烛的烛光,眼前,那个低头不语的女子,却美的,让他的心,只想把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独属自己的美艳。

    “梦雅。”

    几乎是如同呢喃般,叫出了这个,已经刻在他心中的可人儿。

    在她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如此的爱恋一个女子。

    如今,他也终于知道,为何有些人,会只爱美人,不爱江山了。能跟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即便是天下放在他的面前,他也可以转眼,就抛之脑后。

    因为,唯有她,占满了他的一颗心。

    抬起头,微微的看了他一眼。龙天昱依旧是一身玄衣如墨,俊美的容颜,不见了任何的冰冷,在她的面前,龙天昱,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那双黝黑的眼睛,却深情而炙热。

    林梦雅忽然间笑了,渐渐缓和了自己的心头的紧张。

    她还真是傻,为了她,龙天昱敢跟自己的父皇顶撞。也许别人看不出来,在他说出口的那一刻,是真的动了要放弃一切的准备。

    所以,她才愿意放下一切,只为更跟他,携手共度一生。

    二人的新婚之夜,自然是该如同蜜里调油一般,各种缠绵不可名状。

    但是,据说却笑昏了,仗着自己的顶级轻功,敢过去听墙角的某只狐狸。

    在他笑死,或者是被林梦雅殴打致死之前,围观群众,既流心院四大丫头,整理出如下,诡异的对话。

    “芋头,你有没有反应?”

    某新婚王妃,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你在香炉里放了什么?”

    某饿狼王爷,心头蠢蠢欲动之际,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没什么,只是一些帮助你放松的药而已。嗳,你现在有没有反应?”

    某新婚王妃,显然是已经有了点着急的问道。

    “你的唇上,抹了什么东西?”

    某饿狼王爷,已然克制不住身体里的洪荒之力,但依旧拼命克制自己问道。

    “呜呜,原来清狐说的都是真的。龙天昱,你放心,即便是咱们一辈子不能亲密,我也会对你一心一意,绝对不红杏出墙的!龙天昱,你现在有没有反应?”

    某新婚王妃,心凉半截的问道。

    “你——我一定要宰了他!我去喝口水冷静一下。”

    可是,半分钟后...

    “龙天昱,你现在,真的还是没有任何感觉么?”

    觉得自己已经无望的某新婚王妃,几乎带着哭腔小小声的问道。

    “水里有...清狐,本王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终于,被下了三重强力催/情/药,但是为了让自己跟媳妇的第一次洞房花烛,能在温柔友好的气氛下进行的某王爷,忍不住身体滚滚的洪流,顺利的把自己的王妃,扑倒在了床上。

    据说,当然以强悍聪明著称的某王妃,以狼嚎鬼叫的求饶方式,度过了自己新婚的第一晚。

    当然,这里面的秘密,除了清狐跟红玉以外,暂时没人听得懂。

    但是四个姑娘普遍形成了同一种默契,那就是——清狐,一定会死得很惨。

    一晚上的狂风骤雨,早上,只有龙天昱一个人,神清气爽的,从流心院的正屋里走了出来。

    而且意外的是,在看到清狐以后,昱王爷虽然惯例的冷笑了一下,不过,也不知道是看在谁的面子上,竟然,没有去找他的麻烦。

    只是吩咐任何人,没有王妃的命令,都不能去她的屋子里。

    所以,被龙天昱坑害到腰疼腿软的林梦雅,那副死猪似的凌乱样子,到底,没有第三个人看到。

    不然,林梦雅还不如去死好了。

    日上三竿,瘫倒在被褥之中的林梦雅,才勉强的,挑起了自己的眼皮来。

    “嘶——”

    才刚醒起身,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脑袋里,旋即想起了昨晚的一起,她,顿时就欲哭无泪了。

    好吧,其实这事也怨她。

    稀里糊涂的,就相信了清狐的鬼扯,更加糟糕的是,她做完一时心急,竟然把三种药混合在了一起用。

    就连清狐也说过,每次只要用一种药,渐渐的就能观察出来,龙天昱是不是有些难言之隐。

    可没想到——

    唉,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一言难尽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