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突然表白
    一场宾主尽欢的宴会,在对德惠皇贵妃的赞美声中落幕。

    林梦雅极尽乖巧,努力在德惠皇贵妃的光辉下,完美的充当了一个合格的皇家好儿媳。

    因为她是慈善拍卖的倡议人,所以,理所当然,她就成了这项活动的负责人。

    像是这种抛头露脸的事情,当然让林梦雅,成为了众人巴结的对象。

    不过,她向来十分的谨慎谦虚,别人的赞美,到她的面前,丝毫激不起任何骄傲的反面效应。

    所以,这样得她,更成功的获得了大家的喜爱。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昱儿,梦雅,今天辛苦你们了。”

    雕梁画栋的正殿宫室之中,德惠皇贵妃端坐在梨花木的贵妃椅上,盈盈目光,似乎带着点点的泪光。

    即便是红了一双眼睛,可是在头上的流凤点翠凤头金钗的映衬下,依旧是高贵典雅得超乎常人。

    曾经的德贵妃晋升为皇贵妃,身份地位,自然是不同。

    走水的锦绣宫已然是不能居住了,好在陛下早就有准备,所以赐住了离锦绣宫不远的元曦宫,龙天昱跟林梦雅也跟在皇贵妃的身后,一起去了元曦宫的正殿。

    “臣媳还没有恭喜母妃脱困,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林梦雅幽幽拜倒,脸上终于带上了最为真诚的笑容。

    这一晚上的假笑,她的脸都快要抽筋了。

    其实,从跟净月摊牌的那天晚上开始,在锦绣宫偏殿里的人,就已经换成了净月。

    所以今天晚上烧死的,也是那个丧尽天良的恶奴。

    只是,在让净月送死以前,林梦雅用尽手段,总算是撬动了净月的牙关。

    在皇帝陛下的配合下,也能确保万无一失的,把德惠皇贵妃救了出来。

    “唉,你们两个...其实,不必如此着急。有良儿在暗中照顾,我一时半刻也无性命之忧。倒是你们,如此的鲁莽,万一皇后那边若是有什么易懂,你们如何是好?”

    德惠皇贵妃虽然欣慰,但是她更加担心的,是自己的丈夫跟儿子的安全。

    龙天昱笑了笑,刚想要解释,忽然听得外面,传来了一声内侍的唱和之声。

    “皇上驾到——”

    与林梦雅相视一眼,龙天昱倒是觉得有些惊讶。

    父皇现在应该在处理政务,即便是要来母妃的宫里,也应该再晚一点来。

    为何,却是现在过来了?

    还不等他想明白,皇上衣着明黄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德惠皇贵妃立刻起身,笑意相迎。双方见礼以后,皇上跟皇贵妃,坐在了上位。

    林梦雅跟龙天昱,乖巧的站在下面不敢言语。

    皇上严肃的眼神,也专为了慈爱。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转而,把视线落在了儿媳的身上。

    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不过,在场的三个人,都没有发现他眼中的深意。

    “平身,热闹了一天,终于有咱们一家人相聚的时间了,宁儿,你受苦了。”

    如今,他不是金殿上,那个高高在上的君主。只是一个,与自己的爱人孩儿团聚的普通男人而已。

    林梦雅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到底,他们才是一家人,而自己,才是一个外人。

    刚想告退,却被龙天昱,暗中抓住了她的小手。

    “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

    突然,龙天昱跪在了陛下的面前,林梦雅更是惊讶,不知道他到底所求的是什么。

    皇帝却像是若有所思的样子,眯起的眼睛,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何事?”

    龙天昱抬起头,跟皇帝陛下相似的眼眸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果决。

    “请父皇允准,儿臣从今以后,不必纳妾,不必娶侧妃,一生,唯有林梦雅一人当正妃。”

    一番话,惊呆了林梦雅,也让皇帝跟皇贵妃,目不转睛的,看着严肃而坚定的儿子。

    “昱儿,母妃知道你跟梦雅夫妻情深,可是——”

    皇贵妃有些着急的劝到,林梦雅的确是个合格的正妃,而且不管是能力还是容貌家世,别说是一个亲王妃了,就算是一国皇后,也是绰绰有余。

    只是,昱儿的前途,不仅仅是亲王而已。可若是想要再进一步,为了权衡各方势力,跟各家联姻,是最为有效简洁的途径。

    她不是不疼自己的儿媳,但是,方法有千万种,皇家的独宠,对林梦雅来说,却并非是单纯的好事。

    “胡闹!”

    皇帝显然没有想到,龙天昱竟然会在此时,提出如此放肆的要求来。

    训斥了龙天昱一句,可没有想到,龙天昱非但没有改变。而是,以更加坚决的目光,直视着自己。

    “儿臣并非是胡闹,母妃的遭遇,儿臣不想让梦雅也遭受。若是不能护她周全,儿臣,宁可放弃一切!”

    这话说出来,皇帝,就不仅仅是生气而已了。

    龙目恢复威严,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跟儿媳。他最为优秀的儿子,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一个会为情所困的庸才?

    “龙天昱,记住你的身份!儿女之情,最终只会毁掉你!梦雅是你的正妃,有朕跟林家在,无人能撼动她的位置。还是,你要以你母妃的事情,来指责朕么!”

    皇帝隐忍着怒意的声音,让德惠皇贵妃心头一震。

    她爱恋的夫君,同时也是整个晋国,最为不能忤逆的人。可现在,龙天昱的倔强,怕是要真的,触怒了陛下。

    勉强的缓和了脸色,德惠皇贵妃想要出来打个圆场,可没有想到,比她更早的,则是一直站在龙天昱身边的林梦雅。

    “陛下息怒,其实昱亲王只是对母妃的事情,感同身受而已。请陛下,不要责怪夫君的爱母之心。”

    优雅的跪在了地上,林梦雅的声音如同山涧的清泉,温柔淡雅,奇异般的,缓和了父子之间的剑拔弩张的气氛。

    缓缓的,却坚定的回握住了龙天昱的手,在他不解的目光中,眼神温柔,勾起唇角展开了一个柔美的笑。

    “果真如此?”

    陛下狐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终于,那倔强如同坚冰一般孤傲的男子,也渐渐的,和缓了神色。

    跟自己的王妃对视了一眼后,终于,点了点他的头。

    “那就好,昱儿,你母妃的事情,也是朕一时疏忽,才让人有了可趁之机。你要明白你肩上的责任,不要让朕跟你母妃,失望才是。”

    还好,他还是自己的儿子,是千尊万贵的皇子,有着不能为七情六欲所困的冷酷。

    唯有如此,自己的江山,才不至于落到旁人的手中。

    “是,儿臣告退。”

    一场交锋,消弭在林梦雅的恬淡温柔之中。

    龙天昱心中虽然有不甘,却碍于林梦雅的暗示,不得不退让。

    两个人在宽大的袖子之间,紧握的双手,却再也没有分开过。

    从华丽的宫闱之中退出,林梦雅始终脸上带笑,小脚分外的轻快,整个人像是逃脱了牢笼的小鹿。

    龙天昱默默的看着她轻快的脚步,一双眼睛里,满是宠溺。

    即便是身着贵重沉重的宫装,可是,她快活的样子,哪怕是这套宫装都束缚不住。

    哪怕是头上的华冠已经有些歪斜,但是林梦雅,依旧笑眯眯的,像是喝了一坛美酒的样子。

    “怎么了?”

    龙天昱拉住了差一点倒在了路边的林梦雅,像是宠爱着小孩子一样,看着面前如此快乐的她。

    “没事,我就是觉得很开心,特别开心,无比的开心。龙天昱,我爱你!”

    突然的告白,却让龙天昱楞在了当场。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是自己对她的感情,更加的深刻一些。

    因为,她是那样的完美无瑕,而自己,除了身份之外,竟然无一可以跟她媲美。

    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最先开口表白了她的心意。对男女之情向来迟钝的龙天昱,却是张了张嘴,始终,害羞得不敢回应她的大胆。

    “我先走了,你处理好了,早点回来。”

    林梦雅通红着一张脸,她也被自己的大胆给惊呆了。

    天!身为女性的含蓄呢?矜持呢?

    竟然在那一瞬间,通通的抛到了大海里。

    可是,在看到龙天昱在他父皇面前,那样勇敢而坚定的样子,她的整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在此之前,她也曾经有些担忧,以为龙天昱会在皇权的面前,会有动摇的这一天。

    却没有想到,龙天昱竟然,会为了她,如此的顶撞皇帝。

    她心花怒发,却觉得,她的幸福,并不需要一个圣旨的保证。

    即便是以后,龙天昱真的入主了皇宫,她也有能力,把握住自己,独一无二的幸福。

    龙天昱把林梦雅送到了皇宫门口,此时,红玉带领着四个丫头,已经在昱王府的马车里等候了。

    不过是一个暂时的告别而已,这家主子,却跟王爷是这般的依依不舍。

    唯有红玉,看出了两个人之间,缠绵不绝的爱意来。

    小手掩住了红唇,红玉看着主子跟王爷,笑得极为的暧昧。

    看来以后,她们四个,终于不用再担心,自家主子是不是跟王爷出了什么问题,才不能同房的问题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