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章 慈善拍卖
    跪在殿中的女子,哆哆嗦嗦的抬起了自己的头来。

    被烧得狼狈不堪的长发下,一张青青紫紫的脸,带着几分惊恐。

    皇后凤目微挑,在那双熟悉不过的脸盘旋片刻后,重新垂下了眼眸,仿佛,并不在意。

    “奴婢...奴婢是,奴婢是皇后娘娘宫中之人。陛下明鉴,奴婢,并没有纵火。奴婢是冤枉的,请陛下明察!”

    刚刚还慌乱的宫婢,渐渐安定了下来。

    猛地在地上磕头,哪怕额头冒血也是在所不惜。

    安静的大殿,在她一声声不停的叩头声中,有些蹊跷的变化。

    林梦雅安静的坐在一边,不愧是皇后身边的人,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丝毫没有乱了分寸的样子。

    不过,现在还没有分出胜负来,所以,她只要安心看戏就好。

    “朕在问你,为何要去锦绣宫。”

    谁知道,陛下不为所动,一双龙目渐露精光,淡然开口,顿时,那宫女脸上故作的镇定,也有些微的波澜。

    “回禀陛下,奴婢...奴婢是因为...”

    不管她怎么说,无端出现在锦绣宫,不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肯定是不能脱身的了。

    谁知道,那宫婢不过是抬头看了一眼皇后,便咬了咬牙,一下子磕在了地上,大声说道。

    “奴婢该死!奴婢是想要去偷窃锦绣宫里的东西,没想到,无意中打翻了偏殿的油灯,才引起了大火,还请陛下责罚。”

    这样干净利落的承认,就连林梦雅也没有想到。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样安静看戏的皇后娘娘,却并未见到她的神色,有任何异常的地方。

    她本意是想要让祸水东流,救出德惠皇贵妃之余,再给皇后娘娘制造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的。

    却没有想到,才一开始,就让皇后的心腹,给掰成了结尾。

    她虽然有些不甘心,可到底,今天的主角,并不是她。

    “陛下,请听臣妾一言。”

    德惠皇贵妃既没有疾言厉色的谴责那人,也没有苦大仇深的,请求陛下来做主。

    反而,一张脸笑的温柔可人,美目中,含着思思点点的慈悲。

    “你说。”

    皇上喜怒未定,殿中,也唯有德惠皇贵妃才敢开口了。

    柔柔的施了一礼,德惠皇贵妃再抬头的时候,唇角弯弯,却是带了一个柔美的笑意。

    “其实陛下并不用为此动怒,臣妾相信,这个宫女也是无心之失。既然她是皇后娘娘的宫里人,那必定是经过了千挑万选,人品才貌也的确是上乘。不过,人无完人,何况是她们这些个身不由己之人呢。她们在宫中衣食无忧,可宫外的家人,也许是遇到了什么难处。而且,她没有去别的娘娘宫里,只去了臣妾的旧宫。想必,也只是想要拿一些并不值钱的物件换钱,救一时之急。此情虽然可悯,但是错必定是犯了。陛下若是要罚她,也是合情合理。但是,臣妾有一事,想要求一求陛下的恩典。”

    德惠皇贵妃温和婉转的声音娓娓道来,不由得,让所有人,都对这个贵妃娘娘,有了不同程度的好感。

    自己的宫室被烧了,可她一没有想到,要陛下给她盖一座更为华丽的宫殿,二来,也没有要求皇上,要严惩纵火之人。

    这样温柔敦厚的女子,足以担当得起皇贵妃这个尊贵的名位。

    “讲。”

    皇上依旧是惜字如金,可语气,毕竟是缓和了许多。

    看来此事,由皇贵妃处理,果然,更得圣心。

    “臣妾想要为宫中服侍的内侍,宫婢求个恩典。他们在外也是有家人的,身在内宫,既不能承欢膝下,也不能传宗接代。对于他们来说,未免有些太过残忍了。所以,臣妾想要把锦绣宫损坏的地方,改成田地。每年的收成,就用来让这些宫人们补贴家用,只要他们家人有难,提前知会一声,再让人去核实一下,若是真的,就给借他们银两来用。这样做,岂不是一举两得么?”

    德惠皇贵妃刚刚说完,下面众皆哗然。

    想不到,她竟然有如此的慈心。不但要把自己的宫室给改成田地,还要把田地的收入,用来做这种善事。

    一些机灵些的皇室贵族们,甚至都想要来巴结这位心慈貌美的皇贵妃了。

    陛下,似乎也有些惊讶。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皇贵妃后,脸上的严峻,也已经被柔情所取代了。

    “难得你有这样的慈心,好,朕恩准了。不过,锦绣宫改成的田地,也不过才能收成数担。换成银两,也未必能解燃眉之急。既然皇贵妃提起,那大家就各抒己见,替皇贵妃,圆满了此事吧。”

    陛下的一锤定音,也让锦绣宫走水的事情,轻轻带过了。

    也不知道是谁提起,说也许这一场大火,是老天爷给德惠皇贵妃的考验。

    想必,德惠皇贵妃此时的表现,也是十分的圆满了。

    大家的热情空前的高涨,甚至于,当那个皇后的宫人被侍卫们压下去的时候,除了皇后跟林梦雅以外,竟然无一人注意到。

    尽管皇后依旧仪态万千,高贵大方。但是如今热议之人,竟然是自己的宿敌,到底,还是让她的眸中冷下了几分。

    林梦雅轻启朱唇,点了一下杯中香甜的果酿,饶是以皇后的聪慧,怕是,也没有猜测到,为何今天的册封礼,会有如此变故了。

    讨论也因为有了陛下的默许,而更加热切了起来。

    但是大家说过来说过去的,不过是一些,捐款捐物的事情。

    这样既不能表达出自己的心意,又会让人觉得有攀比之嫌。到最后,反而是弄得一个不欢而散。

    见到大家都没有什么好的点子,德惠皇贵妃,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一项敏锐多才的儿媳身上。

    马上,就有跟德惠皇贵妃交好的宫嫔是,立刻就顺着她的意思,推出了林梦雅来。

    “昱亲王妃,你一向鬼点子最多了。如今这样的事情,你可不能置身事外呢。”

    如此气氛之下,林梦雅也不好再缩在一边作壁上观了。

    林梦雅缓缓站了起来,垂下了一双眸子,柔声说道。

    “启禀父皇,皇贵妃慈心。不过,臣媳觉得,在场的各位皇室宗亲,也都有此心意玉成此事。不如,把锦绣宫改成的田地里的庄稼改成拍卖的形式,让大家都能参与到这里来。而且,不管是价高还是价低,大家都是为了做善事,都应该感到众人的感谢。只是,臣媳觉得,这样利国利民的好事,若是选了一个平常的日子,倒是可惜了。”

    从德惠皇贵妃提出这个建议开始,林梦雅就想到了这个点子。

    其实也不算是新鲜,毕竟,在现代社会,各种慈善拍卖会的名头,也早就让人不觉得是什么特殊的事情了。

    一群有钱人,一年一度以慈善的名义聚在一起争奇斗艳。不管是得到了什么,亦或是花了多少钱,只要这名声传出去了,对他们来说,就是钱买不到的光荣。

    何况,这可是在皇上面前露脸的事情,谁,又会拒绝呢?

    果然,林梦雅的提议,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一致赞同。

    陛下略微思索后,方才说道。

    “梦雅说的有道理,此事不能马虎,不如,就让观星使择一个佳期吧。”

    这样珍而重之的态度,也让在场的皇室宗亲们知道,此事皇上已经允准了。自然,他们一个个的,也就当成了正事来办。

    关于德惠皇贵妃的非议,就这样消弭于无形之中。

    就连皇后现在都没有猜透,这一场混乱,到底意欲何为。

    只是,当她看到在场的皇室宗亲们,对德惠皇贵妃那种心悦诚服的态度后,皇后的心中,却是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微弱的危机感。

    难道,他们的目的是——

    皇后凌厉的美目,与林梦雅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交锋。

    两相交汇之处,林梦雅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也让皇后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们,果然是觊觎自己皇后的宝座!

    这一刻,她耶完全清楚了这几个人的目的。

    那个孽种果然是发现了那贱人所在的地方,但是,他们却并未立刻就把那个贱人救出来。

    反而,是想着法子,让陛下许那个贱人皇贵妃的位置!

    不,也许,陛下也是知道他们的计划。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会让那个贱人,露出那么大的破绽来,让自己起疑心。

    后来的火烧宫室,不过是为了给林梦雅提出的拍卖,做最后的铺垫。

    这一场,她跟她的宫女,都被戏耍了一顿。因为,他们完全清楚,自己为了撇清嫌疑,在册封典礼上,任何事情,都是不能做的。

    所以,他们才如此大胆。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贱人得到皇室的好感,继而,为夺取自己的后位,积蓄手段!

    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皇后就想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好一个兵行险招,而且现在,贱人成了炙手可热之人。即便是自己要动手除掉她,也会有多方的麻烦。

    只是,他们未免也太小瞧自己了吧?

    皇后脸上的虚伪消退,一丝丝残忍的冰冷,爬上了那张威仪的凤颜。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