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火烧锦绣
    四月初六,诸事皆宜,万事大吉,百无禁忌。

    一大早,东配殿里的一干人等,就忙活了起来。

    德惠皇贵妃,庆元十三年进宫,赐婚皇长子龙峥为侧妃。后皇长子登机,册封为德妃。

    因抚育三皇子龙天昱有功,进德贵妃,与皇后统摄六宫事宜。

    陛下感其辛劳,姑赐封号德惠,进位皇贵妃。

    这可是宫里目前唯一的大事,就连之前的贤贵妃册封,都不如本朝第一位皇贵妃的册封礼隆重。

    尽管皇后心情不悦,但是按照祖制,德惠皇贵妃出身高贵,为人温和端庄。对皇上跟皇后,也是恭顺礼貌。

    再加上三皇子屡建奇功,在朝中的口碑不错。

    如今又与林家联姻,风头正劲。此时册封,却也有安抚提拔之意。

    如此,就连皇后,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来,表面上,她却还是不得不,行使她一国之母的职责。

    不管是皇贵妃册封的典礼,亦或是皇贵妃的服侍,她少不得要做做面子,一一过问。

    但是,林梦雅十分佩服皇后的一点是,尽管心头不悦,但是至少,在表面上,一点错处都是挑不出来的。

    来这里几次,都被林梦雅用各种理由给挡了回去,也不见她脸上,露出半分不悦来。

    可见,此人的心计深沉,并非是寻常之人。

    “王妃,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一身青灰色软甲的清狐,扮作宫中侍卫,趁机给林梦雅打下手。

    “好,请皇贵妃娘娘上銮驾,咱们,即刻启程。”

    册封典礼,要在帝后大婚用的乾坤宫中举行。

    因为皇贵妃,乃是皇后以下地位最为尊崇的女人了。即便不是嫡妻,也不是普通的妾室,而是仅仅位于嫡妻之下的从妻。

    所以,册封典礼,更是要在帝后新婚的宫中举行。假皇贵妃换好了衣装,却是被人,给抬到了銮驾内的。

    林梦雅看着那金黄色盘龙画凤的仪仗,唇边的笑容,越发的似有深意。

    “起驾。”

    礼官唱和道,林梦雅也不啰嗦,坐上銮驾后面的红顶小轿,不紧不慢的,走在了皇贵妃銮驾的后面。

    一路上,无数的宫人垂手屏气,无人敢大声喧哗。

    抬着皇贵妃的十六人轿子,从东配殿离开,一路平稳的,往乾坤宫的方向走去。

    林梦雅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后面,今天是德惠皇贵妃的好日子,更是她跟龙天昱重要的日子。

    所以今天,她不能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一场册封典礼。

    帝后所在的乾坤宫早就已经准备妥当,*的礼乐声,响彻整个大晋的皇宫。

    今天,所有的皇室贵族,都会进宫来观礼。当然,这样破格的册封典礼,更加显示了德惠皇贵妃的皇恩浩荡来。

    皇帝与皇后,俱都是一身繁琐尊贵的礼服。就连龙天昱,也是一身绣着龙蟒的玄色衣衫,长身玉立,与别家不同。

    林梦雅作为晚辈,也只能站在公主王妃的这一边,不过,还是引起了不少的目光。

    毕竟,德惠皇贵妃,可是她的亲婆婆。

    她的身份本就非同一般,如今,更是一飞冲天,俨然成了众人眼红耳热的目标了。

    不过,她在外一向谦逊,不见任何的跋扈,只是低着头,不敢逾越规矩半步。这样,倒是少了不少的嫉妒之心。

    礼官宣读册封的圣旨,从此以后,德惠皇贵妃,就成了大晋,独一无二的皇贵妃了。

    三跪九叩倒是少不了的,不过,刚刚在轿子里一副病弱姿态的皇贵妃,竟然都一丝不差的挺了下来。

    说起来,皇贵妃也是许久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之中了。

    如今看来,除了腰身细弱一些外,气色倒是很不错的。不过,唯有林梦雅捕捉到了,在看到皇贵妃以后,皇后眸中,一闪而过的疑惑。

    因为,在她所得知的消息里,这个皇贵妃,还应该是她派去的人假扮的。

    可眼前的德惠皇贵妃,却给她一种危险的感觉。

    待到皇贵妃接受群臣跪拜之际,皇后,急忙找来了自己的贴身心腹,耳语了几句,那心腹,就悄悄的,溜出了人群。

    林梦雅垂下了眸子,只是手,却是静悄悄的做了一个手势。

    无人知道她的意思,也无人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唯有林梦雅,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继续看着册封礼。

    总算是熬过了必须要走的礼仪部分,别说是她一直跪在那里行礼的人,都觉得膝盖酸疼无比了。

    就连德惠皇贵妃,一张粉脸,都透着几丝苍白了。

    幸好,在大家都坚持不住的最后一刻,礼仪结束了。

    林梦雅心有余悸的,看着站在太阳下面,连汗都没怎么出的礼官。

    人家不愧是专业的,就是跟她这种业余的选手不一样。

    接下来,便是大摆筵席,庆祝新的皇贵妃的好日子了。

    作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林梦雅再一次,被德惠皇贵妃给叫到了她的面前。

    一双美目里,喊着对这个儿媳的千万分的感激与怜爱。看着皇贵妃这样激动的样子,林梦雅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皇贵妃自然清楚,她也是个人精,转而,就拉着了林梦雅,跟各家的王妃公主们,攀谈了起来。

    皇贵妃这样风光,自然是有些欢喜有人恨。

    不过皇后掩饰得很好,这么多年来,她也早就习惯,带着面具做人了。

    只是,她派去打探消息的心腹,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顿时,皇后的心中,有了些许不好的预感。

    难道,自己藏匿真德妃的地方,居然被皇上跟那个孽种察觉了么?

    想了想,皇后又觉得不太可能。即便是察觉了,以她现在的势力,皇上也不会轻举妄动的。

    只是,面前的这个皇贵妃,又不像是那个贱婢假扮的。

    心头正有些疑惑之际,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走水了!走水了!锦绣宫走水了,快来护驾!”

    声音刚刚传到了大殿中来,帝后与皇贵妃三人,都呆愣了片刻。

    林梦雅很好的掩饰着自己眸子中的了然,转而,也跟着大家,做出了一副面面相觑的模样来。

    此时,大家的表情有些微妙。

    谁都知道,锦绣宫可是德惠皇贵妃之前的住所,如今,皇贵妃才刚刚册封,就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道,是因为上天觉得,德惠皇贵妃,没有当皇贵妃的命么?

    种种猜测,现在却没有一个得到证实。

    陛下再上,也无人敢乱嚼舌头。

    “儿臣去看看,诸位,稍安勿躁。”

    此事关系到自己的母妃,龙天昱当然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陛下点了点头,默许了龙天昱的行动,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龙天昱带着龙轻寒,匆匆的离开了乾坤殿。

    “才刚册封,就有这样的事情,看来,德惠皇贵妃的册封礼,还真是多姿多彩呢。”

    小声的议论,听在林梦雅的耳中,格外的刺心。

    刚想要反驳,可德惠皇贵妃,却抓住了她的手。美丽的脸庞,丝毫没有因为这污蔑,有半分的改变。

    “启禀皇上,这事不管是天灾还是**,总归是出在臣妾的宫里。只是,若是要大修锦绣宫,未免劳民伤财。所以,臣妾觉得,不如就拆了走水的地方,化为耕田,春种秋收,也是一项节省。”

    谁也没有想到,德惠皇贵妃非但没有反驳怪罪,反而,主动要求把自己的宫室改为耕地。

    林梦雅当下就暗叫了一声好,姜还是老的辣。

    这一场大火虽然是她安排的,而且,她也想好了如何,让皇贵妃脱离嫌疑。却没想到,皇贵妃轻轻松松的,就自己化解了尴尬。

    “如此也好,只是太过委屈你了。走水之事,天灾还是**,现在还未尝能下定论。”

    皇帝陛下开口,也堵住了悠悠之口。

    无人再敢轻易的谈论此事,只是,如果不是天灾的话,那**——

    众人的目光,不敢落在在场某一个人的身上。

    但是心中,却已经是猜测纷纷了。

    没多久,龙天昱与龙轻寒,就再次出现在了大殿之上。

    看来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可没想到,龙轻寒的手下,竟然从外面,拖了一个人进来。

    那人灰头土脸,身上跟头发,也有好几处焦黑的地方。

    可诡异的是,手中,却是牢牢的握着一个火折子。

    在看到满屋子的权贵后,那人却是如梦初醒一般,一下子就扔掉了自己手中的火折子,只是颤抖的跪在那里,连话都不敢说。

    “启禀父皇,此人是跟轻寒,在锦绣宫起火的偏殿找到的。找到她的时候,她手中还握着这个火折子。不过,儿臣经过探查,觉得火势的起因,跟这个人可能有关系。所以,把她抓来,让父皇亲自审问。”

    龙天昱的话掷地有声,也让那个身影,急速的颤抖了几下。

    陛下坐在上位,一双龙目威严无匹。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后,才开口说道:

    “你是何人,又为何要去锦绣宫?有何目的!”

    低沉的声音,却像是一把利刃,瞬间,刺进了那人的心肺之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