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册封贵妃
    “起身吧,一家人,何须多礼。”

    皇帝的声音有些疲惫,想必是连日来操劳国事,所以,才会如此吧。

    林梦雅这样恭顺安静的起身,只是垂手屏气的站在龙天昱的身边。现在不是她的主场,所以,自然也没有她表现的余地。

    假德妃心头,也在犯着嘀咕。

    心想着皇上也好了这么些个日子,唯独在几个月之前,曾经把她召进了宫内。

    可什么都没有说,反而斥责她没有恪守宫规,罚她在昱亲王府面壁来的。

    但是如今,却又极为反常的,把她也召进了宫来,这一下,倒是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些日子以来,你也辛苦了。昱儿已经把你的委屈,全部都陈情过了。这事,的确是错不在你。朕也知道委屈了你,所以,想要补偿。爱妃,意下如何?”

    假德妃虽然心头疑虑重重,但是皇上金口玉言,必定不会戏耍她的。

    既然说了封赏,那不管是金银亦或是权势,对她来说,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样下去,怕是连皇后,也会不敢小瞧她的了。

    顶着这张脸,始终不是个长久的办法。不如,等到她大权在握之际,也能跟皇后,走上一个回合。

    当下,假德妃的心里,就乐开了花,自然,是没有个不同意的。

    “多谢皇上,臣妾自然都凭皇上做主。”

    喜不自胜正在谢恩的德妃,却没有看到,她面前的这三个人,眼中飞快划过的一抹精明来。

    皇上略微沉吟了片刻后,才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次,昱儿救驾有功。本来应该封赏给他的,可这孩子孝顺,非要给你讨个荣耀。如此,那朕便册封你为皇贵妃。也是嘉奖你这么多年来,抚育昱儿有功。你看这样,如何?”

    皇贵妃!假德妃的心里,简直是要乐开花了。

    那个死女人这辈子,都只是当一个有名无实的德贵妃。

    不仅仅让皇后给压得死死的不说,现在,更是生死未卜。自己若是能荣登贵妃之位,那跟皇后,便是可以分庭抗争了。

    假德妃立刻谢恩,身高稍微慢了一点,皇上就收回了他的封赏似的。

    “臣妾领旨谢恩。”

    一丝玩味的笑容,静静的绽放在林梦雅的唇角。

    皇贵妃,多高贵的位置,而且更是唾手可得。只是这个冒牌货不知道,她心里越是期盼,真相,就越是有多残忍。

    册封皇贵妃可是大事,皇上虽然下了旨意,但是着手办理此时的礼部,需要挑一个吉期。

    先是由皇帝派礼官去督办此事,还要让圣衣局裁制新的贵妃服侍与金册。

    这些倒是不妨事,唯独吉期难寻。礼官不敢怠慢,当天晚上就选择出了最近的吉期,恰好下个月的初六,就是难得的好时候。

    皇上御笔朱批,算是裁定了下来。

    册封典礼必须要在宫内举行,所以,德贵妃这个女主角,要在宫中比较方便。

    林梦雅这个儿媳,顺理成章的就成了德贵妃身边第一得力的人选。

    也不管德贵妃愿不愿意,林梦雅带来的人,顺利的接管了德贵妃的衣食住行,也以圣旨为由,彻底的掐断了德贵妃与外界的联系。

    之前荒芜的宫室不能住了,皇上开恩,特许她在大殿旁边东配殿住着。

    虽然不如之前的宫室华丽,却也情境优雅。

    只是有些异常的是,此次德贵妃荣耀回宫,却不见任何一个故人来拜访。

    这倒是让每天想要耀武扬威的德贵妃,有些小小的失望。不过,她既然身为皇贵妃,那身份自然是不同凡响。

    以后,还怕那些人,没有给自己行礼问安的时候么?

    不过,唯一让德贵妃添堵的,就是这个总是看着自己的儿媳。

    不管她如何的疾言厉色,或者是和蔼和亲,这该死的丫头,就是不肯让她出去宫门半步。

    偏偏,她周围伺候的,还都是林梦雅的人。

    如今,她倒是想个犯人一样,被人给完全看守了起来。

    ‘哗啦’一声,正在外面检查皇上封赏的林梦雅,就听到东配殿里,传出瓷器碎裂的声音。

    还不等她进屋,就听到了假德妃,那拔高了声音,略有些尖细的声音。

    “你这个死丫头!端这么烫的茶水给本宫,难不成,是要烫死本宫么?真以为有人给你们撑腰,就能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么!呸,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身份,本宫可是皇上册封的皇贵妃,岂是你们这几个小蹄子,能够谋害的!”

    叫骂声极为的难听,不过这几天,林梦雅早就已经习惯了的。

    从容的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示意送东西来的内侍赶紧走,林梦雅眼神里带着几分冷冽,进入了东配殿的屋内。

    地上,温热的茶水打湿了地面。红玉紧紧的把年纪最小的白芷护在身后,样子,也有些怒容。

    红玉可是府中有名的笑面菩萨,能让她动容的,毕竟不只打翻了茶碗这么简单了。

    林梦雅本还想维持最后的温和,如今,怕是也不能了。

    “既然娘娘不喝,你们就不要再送来了。红玉,传我的话下去,才今天开始,皇贵妃娘娘要静心断食。一直到册封典礼的那一天,也是为了不冲撞神灵,才如此的诚恳。所以,以后的吃食茶点,一应省了。”

    林梦雅面冷如霜,就连刚刚发了疯的德妃,也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忌惮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这几天不管是她如何的软硬兼施,这丫头就是不肯松口。如今竟然惹恼了林梦雅,怕是她也少不了苦头吃了。

    不过,等到她当了皇贵妃的那一日,这几个死丫头,死期就到了。

    “还做着当皇贵妃的春秋大梦呢么?你面具下的那张脸,我们早就已经看透了。净月姑姑,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或许,我们还能给你留一条生路。若是你再这样折腾下去,德贵妃暴毙,也不是什么难事。”

    林梦雅目光有些阴测测的,看到假德妃,也就是之前的净月姑姑一阵阵的心头发冷。

    怎么会——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秘密。

    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一道身影的出现,更是让她心神不宁。

    “昱王妃,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这里,以后就由我来看守吧。”

    那是一张,净月曾经看得无比熟悉的脸蛋。

    每次,的确是她的眉眼,也的确是她的轮廓。不过,诡异的是,此时此刻,这张脸,却顶在了别人的脸上。

    “锦月!都是你这个贱人出卖了我!哼,我还以为你对小姐有多忠心,别忘了,你拆穿了我,小姐也活不了多少日子!”

    以为是已经被她变成净月的锦月出卖了自己,净月的眼中的阴毒,让曾经的姐妹,看起来分外寒心。

    “我从来都不会对不起小姐,净月,你别再错下去了。你的事情,王爷跟王妃,都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了。还有,我不会再心软。这一次,哪怕是要了你的性命,我也要保住小姐。”

    锦月的话,让净月呆愣在了当场。

    当初,是皇后设局,让真正的德贵妃中了*,而且还用了这俩张以假乱真的人/皮/面/具,让她成为真正的德贵妃。

    却没有想到,她以为保存得天衣无缝的计划,却是早就已经被人洞察得知了。

    如此,让她如何,不震惊。

    “别跟她废话了,来人,把她给我捆了。”

    林梦雅本想让她再逍遥半日,最后再告诉她实情。

    但是龙天昱刚刚传过话来,说是今天晚上,就是实施偷梁换柱的好机会。

    在加上这个死女人作死,自然,她是不会再对净月客气的了。

    一声令下,便有几个侍卫,拿来绳子捆了净月。在她惊恐的叫声与剧烈的挣扎中,林梦雅只是给了她一个残酷的笑容。

    “以为你的主子还会来救你么?真是可笑,你以为当了皇贵妃,就能跟皇后抗衡了么?可惜,在皇后的眼中,你什么都不是。还有,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的跋扈,已经让皇后,对你起了杀心。所以,你现在才是真正的走投无路。”

    带着世上最残忍的笑容的林梦雅,如同阎罗一样,宣判了净月的结果。

    其实,这都是净月作死。

    之前林梦雅故意放了一个皇后身边的人来试探净月的底,可这个作死的东西,居然跟人家大摆皇贵妃的架子。

    以皇后的心胸,真正的德贵妃尚且都敢下手,何况,是这么个西贝货。

    现在,净月可真的是独立无援,也只能,任由他们搓扁揉圆了。

    “你们几个轮着看着她,若是听话还好,若是不听话,就忘死了打她。打死了最好,不用留什么活口。”

    一瞬间天翻地覆,净月怕是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成了林梦雅手中的阶下囚。

    冷冷的看了一眼净月后,林梦雅拉着锦月姑姑的手,出了东配殿的大门。

    “王妃,您说今晚就去接娘娘,可是真的?”

    锦月有些着急的问道,之前林梦雅曾经问过她,以后可能,她都不能恢复自己的身份了,后悔不后悔。

    可谁知道,锦月竟然连思考都没有思考,立刻就说,为了德妃娘娘,她甘愿当一辈子的净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