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 慧点鸳鸯
    眸子一转,一丝坏笑,却爬上了林梦雅的脸。

    “是啊,田宁哥就是有办法。想起来我跟大哥小时候,也总是跟在田宁哥身后出去玩呢。说起来,田宁哥也二十多岁了,该是成亲的年纪。不如,你让白大娘给我留意着,要是有合适的,直接给田宁哥定下来如何?”

    林梦雅这话刚说出口,白芨的脸色就变了变。

    贝齿咬着嘴唇,脸上的表情,也黯淡了许多。

    看到这丫头还不肯承认,林梦雅不由得又加了一把火。

    “我想了想,外面的人终究是不靠谱。不如,咱们从院子里给他选一个吧。我看白芍就不错,人又漂亮又泼辣。正好跟田宁哥是一动一静,这样性格也好互补些。你看,这样如何?”

    以为林梦雅真的是这样想的,白芨不由得露出了几许的落寞来。

    不过,她一向是个温顺和婉的女子,在她的心中,主子的话大过天。所以,心头虽然疼着,却还是昧着心思,点了点头。

    “主子说的...必定是最好的。白芍能有这样的归宿,自然是她的福气。”

    看着身后的姑娘失魂落魄的样子,林梦雅也不好再逗她了。

    摇了摇头,抓住了白芨的手。

    “傻丫头,我何尝不知道你的心思。那是你的终身幸福,难道我的一句话,比你一辈子的幸福还重要么?”

    林梦雅把话挑明了,可白芨却绯红了一张脸。

    她不善言辞,每每只会在背后,整理好主子需要的一切就好。

    她不如白芍能干,也不如白芷那样的可爱,跟主子是从小长到大的。甚至于,因为林梦雅对她家人的帮助,她早就已经,把侍奉主子,当成了她终身的期望。

    至于那陌生的男女之情,对她来说,更是比不上报答林梦雅的恩情重要。

    这样忠心耿耿的白芨,却让林梦雅从心里,觉得心疼不已。

    “我早就对你们说过,我没有把你们当成下人,而是当成了我自己的姐妹一般。所以,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了,别人不知道,你自然是不必瞒我的。田妈妈是我的乳娘,田宁哥也是个知书达理之人。若是你真的喜欢他,明天,我便帮你,试探一下他的心意如何?”

    白芨更是羞得满脸通红,可却并未拒绝。

    只是那一双水眸里,去飞满了对爱情的向往。情窦初开,自然是最为美好的。

    林梦雅也不再逗弄她,白芨的脸皮薄,万一逗哭了可怎么办。

    田宁哥倒也算是个好的归宿,而且白芨的性格温柔娴静,虽然能干,她却也怕白芨嫁人了会受气。

    不管是她自私还是别的什么情绪,总之白芨以后在自己的身边,不管什么事情,她都是能照顾到的。

    姐妹两个又说了不少的悄悄话,林梦雅自然也是问到了雅轩那边的情况。

    白芨心细,所以府中的大事小情,基本上都瞒不过她的眼睛,事无巨细,都跟林梦雅做了个详细的汇报。

    “龟缩在雅轩里,自然是她最好的选择。不过咱们也不必着急,王爷跟我一回来,她必定不会消停。你告诉其他人,这几天给我盯好了,任何传递进去的东西,都要仔细的检查。哪怕是馒头,也得给我掰碎了查验。”

    林梦雅可不傻,龙天昱既然知道自己的母亲在哪里,依他的性子,自然是不肯放任德妃再受罪的了。

    但是,皇后敢扣压德妃,还敢明目张胆的,找个人来假扮她,必定,也是有所图谋。

    现在想来,别的不说,只要是德妃在皇后手中,不管是皇上还是龙天昱,也都是会投鼠忌器。

    既然如此,龙天昱一定会想办法,把德妃娘娘给营救出来的。

    所以,那个被她囚禁在雅轩里的冒牌货,可就成了最好用的工具了。

    一夜好眠,第二天,林梦雅就恢复了之前,光彩照人的样子。

    连修整好的龙天昱,也是如同往日一般的精神奕奕了。

    夫妇两个也早就商量好了计划,如何去营救德妃娘娘。

    可唱主角的,并不是龙天昱,而是林梦雅,这个盛传,得到皇上青眼有加的三儿媳。

    一大早,龙天昱就派人进宫请了旨意。说是林梦雅要跟德妃一起,亲自进宫给父皇请安。

    虽然有些突兀,却并不算是失礼。毕竟二人刚从云州治理瘟疫回来,自然,也是要一同去,跟皇上说明情况的。

    所以,才刚刚吃过午饭,陛下恩准他们进宫请安的圣旨,就送到了昱王府。

    如此迅速,也说明皇上对这个儿媳,是有多么的喜爱跟重视。

    一番打扮后,林梦雅跟德妃被送上了去皇宫的马车。

    流心院的四个姑娘,却是难得的,跟着林梦雅一起进宫去了。

    除了红玉,另外三个姑娘都是有进宫的经验的。

    而红玉也恶补了一番宫规知识,以她的灵透,自然是一点就透。速度快的,就连白芷,都惊呼红玉是不是以前就在宫里生活过的样子。

    “红玉身上的东西,有的你们学了。特别是你白芷,若是你再这样没个样子,看会不会有人要你。小心当一辈子的老姑婆,我可不养你。”

    林梦雅一直在闭目养神,可耳朵,却丝毫没有离开这四个人的谈话内容。

    白芷立刻委委屈屈的看着她,憋着一张嘴,好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您就别逗她了,白芷这么天真烂漫,一定会有个好归宿的。你也别委屈了,主子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再说了,主子回来,唯独给你带了一大包的点心。我可是看了,这些点心,都够你跟你屋子里的耗子,过冬了呢!”

    红玉笑着打圆场,白芷跟她妹妹的年纪差不多,可却比素梅乖巧多了。所以,她也下意识的,想要保护这份纯真。

    林梦雅看破却什么都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跟在乎的东西。红玉能这样,说明她真的找到了生活下去的动力,这样,也是不错。

    “好了,正事要紧。白芍,我让安排的人,你都安排妥当了么?”

    话锋一转,白芍立刻收敛了笑容,郑重的点头确认。

    “主子放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任何人,都查不出纰漏来。”

    微点了点头,林梦雅却倏然间睁开了双眼,看向了她前面的马车。

    饶是这狐狸再狡猾,怕是也挣脱不开,她设计的牢笼了。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德妃娘娘,就会再一次,回到他们的身边了。

    皇宫,依旧金碧辉煌。但是这一次,林梦雅却只感觉到压抑。

    住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或是主动,或是被动的,陷入了争夺权利的漩涡之中。

    她不想成为其中的一员,可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挣脱不开。

    当走进那扇朱红色大门的一瞬间,她的心头,却是快速的,划过了一个想法。

    如果龙天昱真的当上了皇帝,那她,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在这个四方的城里,度过自己的漫漫人生。

    心有有些震动,可却没有最后的答案。

    怀揣着复杂的心思,林梦雅还是坐在平稳的马车里,更加深入的,进入了这个众人所期盼的地方。

    进了朱雀门,又换乘了一顶软轿,摇晃了许久后,才到达了皇上平常修养所在的东暖阁。

    今天,这里不再有关于废立太子的争论,有的,只是一个等待迎接自己儿子儿媳的父亲。

    “德贵妃——昱亲王,昱亲王妃到——”

    才刚下轿,内侍的唱和声,便响彻整个冬暖阁。

    林梦雅与龙天昱并排站在一起,脆生生的一双璧人,倒是极为的引人注目。

    可德贵妃从软轿里钻出来,眼神里却带着几分犹豫。

    “母妃,一起去请安吧。”

    林梦雅面露礼貌温和的笑容,可是视线,却从未离开过德妃,淡淡压迫的感觉,就像是笃定了德贵妃,在宫中翻不出什么风浪来的样子。

    “哼,本宫自然知道,难不成,还要你一个外人来提醒么!”

    德贵妃一双美目倒竖,欲盖弥彰的样子,让林梦雅在心底里发笑。

    今天便是她的死期了,到时候,看她还如何嚣张得起来。

    德贵妃在前,他们夫妻二人在后。

    说起来,这还是林梦雅第一次到皇帝平常起居的东暖阁来。

    内侍打起珠帘来,林梦雅微垂着头往里面走去,绘着祥云图案的地砖,把内室渲染得,恍若仙境。

    刚进屋,一股子清香淡然的味道,就袅袅的飘散在空中。

    偌大的内室之中,一方龙纹四脚的青铜香炉,透着皇家独有的大气雍容。

    林梦雅才抬头看了一眼,就被龙天昱拉着行礼。

    “给父皇请安。愿父皇万寿无疆,祥康安泰。”

    这么些日子以来,她从一个初学者,已然习惯了在宫廷之中的繁文缛节。

    姿势优雅,即便是养在深宫之中的公主,也不遑多让。

    德贵妃倒也是循规蹈矩,只不过,行动之间,哪里有真正德妃娘娘的雍容华贵。

    屋子里另外的三个人,心头都有种一样的默契。

    此刻,这个冒牌货还在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殊不知,她的一起,都已经被人识破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